第二十二章 囚凤

readx();        一品轩乃是姑苏城中格调极高的一间酒楼,无论设施环境还是服务亦或是菜色口感,都堪称姑苏乃至整个江南之最,当然,与之对等的还有那足以令普通平民百姓望而生畏的价格,平日里能够往来此处的大都是一些身价万贯的巨富商贾又或是达官显贵,甚至不少外地巨商富户也偶尔会来此附庸风雅一番。

        似乎一品轩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身在姑苏,却没进过一品轩,那只能证明你绝非一品的人物,在姑苏城的上流圈子里,几乎已经成了一道潜规则。

        只是作为一品轩幕后真正的大老板,李青萝此刻哪怕是看着酒楼依旧如往昔一般车水马龙,人流不绝,心情却依旧无比糟糕,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女儿翘家,商业上遭到昔日下属的逆袭,都是令她心情糟糕的缘由,不过相对于眼下而言,这两件事情却又有些微不足道。

        女儿翘家,但终究不是被绑架,虽然愤怒,但终究还是会回来的,至于昔日下属的背叛乃至倒戈相向,在李青萝看来不过是藓苔之芥,虽然一时间给山庄造成不小损失,但如今自己已亲自出马,相信不会太棘手。

        真正令李青萝烦闷的却是这一路上无意间打探来的江湖消息,曼陀山庄处境特殊,作为李秋水的女儿,背后有着西夏一品堂的影子,又身处在这大宋腹地,平日里虽然嚣张跋扈,但为了避免引起宋朝朝廷的注意,大多数时候李青萝对于曼陀山庄的定义还是商业性质居多,至于江湖上的事情,却是很少会去过问,更不会主动去插手其中。

        但不过问却不妨碍道听途说。哪怕不去刻意打听,如今只要人多的地方,几乎都在宣传着姑苏慕容复的事迹,似乎短短几天之间,南慕容的名声一下子暴涨了十倍一般,所过之处。几乎是人人称颂南慕容如何如何,与之相比,昔日的北乔峰却是落了个人人喊打的下场。

        虽然对于江湖中的事情很少去主动过问,但此次事件却关乎到曼陀山庄,李青萝终究还是着人去打听了一翻,只是打听回来的消息,却让这个一直以来以雍容、庄严和贵气示人的贵妇沉默了,虽然传闻大都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抛开那些夸耀、吹捧之言。核心的东西却不难得出。

        就算一直以来对于自己那位名义上的外甥看不上眼,此刻也不由得为对方这一手笔而心生惊叹。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李青萝并非蠢人,相反能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将曼陀山庄偌大家业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足以说明她的才能和智慧,敏锐的从中找到一些慕容复的痕迹。

        杏子林之局,一开始应该仅仅是丐帮内部出了问题。有人想要夺权,想要驱赶乔峰。那全冠清、白世镜应该就是其中之一,至于那康敏……本身就是女人,李青萝自然不会轻视女人,但帮派不同于家族,没有足够的武力威慑,哪怕心机再深也不可能以一介女流掌控丐帮。

        从一些情报中不难得出。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女人,绝不像表面那般单纯和大义,庄严圣洁的外表下,却掩藏着一颗勃勃的野心,依照李青萝的推断。对方若想指掌丐帮,至少在眼下,只能在全贯清或白世镜中选择一人作为依靠。

        但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无论白世镜亦或是全贯清,几乎都是间接死在这个女人的手上,这个结果,只能证明对方找到了更强大的依靠,至于是谁……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李青萝也不是捕快,没必要真去追根究底找寻什么证据,作为大半个商人,她判断事物的方式往往是直接从结果来逆向推断,这次影响大宋武林乃至西夏格局的事件中,谁获利最大?

        明面上的主谋者,死的死,走的走,剩下的一介女流貌似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丐帮本身更是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中途插入的西夏一品堂全军覆没,唯一得利的,恐怕也只有如今在江湖上经此一事名声直接盖过北乔峰的南慕容了。

        屠杀西夏一品堂,看似不智,但李青萝却知道自己这位外甥内心的志向,若能以此挑动两家大动干戈,恐怕正入了他的心意,就算最终难逃大宋和西夏的追杀,但凭此义举,一举获得丐帮乃至整个大宋江湖人物的好感,对他那所谓的大业也是利大于弊,再往深一步想,甚至可以借此而挑动大宋朝堂与江湖之间的矛盾……

        一石数鸟,无论如何算,自己这位外甥都是此次事件的最大赢家,只是这份手笔真是自己那位外甥做出来的?

        虽然和燕子坞不和,但两家毕竟有着一段香火情,慕容复几乎是李青萝看着长大的,对于自己这位外甥,李青萝自认为还是看的通透,在武学一途上,或许是继承了慕容家的遗传,天赋不俗,但若说到机谋手段,在李青萝看来也不过如此,却偏偏心怀遥不可及的复国之志,更为此而奔走半生,最终的结果,恐怕不过是徒劳无功,这也是她一直看不上慕容复的原因。

        只是眼下所打听过来的消息,却让李青萝生出一种士别三日之感,第一次对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外甥生出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这种感觉,却让李青萝十分不喜。

        “夫人,细雨公子来了。”一名剑侍打断了李青萝的沉思,脆声说道。

        “哼!”李青萝闷哼一声,对于这个称呼,并不满意,一个背主家奴,又有何资格称之为公子?不过这话,却不能真的说出来,至少不能当着南天双绝的面说出。

        “带他进来吧。”李青萝眼中闪过一抹戾气,冷声道。

        “稍后,恐怕还要仰仗二老出手相助了。”打发走剑侍,李青萝却是回头,对着闭目静坐一旁的南天双绝道。

        “夫人放心,我二人既已答应出手。自然会做到。”卜长青微笑颔首道。

        从一开始,李青萝就没有想过以正当的途径来解决问题,毕竟说到底,莫细雨出身曼陀山庄,如今反水,严格来说。已经不算是纯粹的商业上的竞争了,江湖事江湖了,李青萝的想法很简单,先将这个曼陀山庄的叛徒拿在手里,再逼他幕后之人现身。

        虽然眼下断了一臂的莫细雨其实根本用不着让南天双绝出手,但对方背后还有其他人的影子,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也不由得李青萝不谨慎对待,特地请来了南天双绝压阵。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直双目微阖的顾浩天突然睁开双目,疑惑的看向门外,发出一声轻咦。

        “顾前辈?可是有什么问题?”李青萝闻声有些不解的看向顾浩天,这一品轩是属于她的产业,虽然想过对方也可能有什么其他手段,但在这里,李青萝却不相信对方能玩出什么花样。

        “没有。当是细雨公子无疑,只是……”摇了摇头。顾浩天跟卜长青对视一眼,都看出其中的疑惑。

        “只是什么?”李青萝问道。

        “只是看来细雨公子这段时日不知有何奇遇,观其步伐呼吸节奏,功力不但没有衰竭的迹象,似乎更有精进!”顾浩天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毕竟断臂之痛。短时间内,哪怕治疗得当,损失的气血也是无法弥补的,别说精进,正常人功力大退都是正常的事情。纵使顾浩天见多识广,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中根源,只能将其归纳在奇遇之上。

        李青萝心底却一沉,她自然不会认为这是什么简单的奇遇,虽然因为天资的关系,哪怕修炼的是逍遥派顶尖的小无相神功,又有无数资源,也难有太大成就,但毕竟是李秋水的女儿,知道不少寻常武林人士难以接触的秘闻。

        至少李青萝就知道不少损人利己的法子能够短时间内提升自身进境,不说星宿老怪那些刁钻古怪的法子,单是逍遥派三大神功之一的北冥神功,就能令人在短时间内一跃成为江湖顶尖高手,至于短时间内提升功力境界的药物,虽然不多,但也绝非没有,最广为人知的,便是少林的大还丹,天师道的龙虎丹。

        对于莫细雨身后的莫名人物,却是因为顾浩天这一句话,更多了几分忌惮。

        很快,房门打开,莫细雨此刻却没有当日被逐出曼陀山庄的狼狈,倒是颇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样子,单手对着李青萝一礼,嘴角含笑,似乎已经忘了昔日的不快,朗声道:“莫细雨见过王夫人,见过两位前辈。”

        “叛徒,你还有脸来见我!?”李青萝眼神一冷,看着莫细雨厉声道。

        “为何不敢?”面对李青萝,虽然已经决意站在对立面,但昔日余威犹在,看着对方冷厉的眼神,心中难免生出几分心慌,但更多的却是一股报复的快感,挺直了胸膛冷声道。

        “哼!我曼陀山庄养你多年,不但让你过着最舒适的生活,更是为你开放琅嬛福地,任你修炼,你如今不思报恩,却反倒伙同外人兼并我曼陀山庄产业,你还有何颜面来见我?”

        “呵!”听到李青萝的话,原本还有些怯意的莫细雨却是怒从心起,冷笑道:“夫人当日不顾我苦苦哀求,将我逐出曼陀山庄之时,又可曾想过会有今日?是否想过昔日我为曼陀山庄奔波的情谊?”

        “哼!”李青萝冷哼一声,摆手道:“这些暂且放于一边,今日我来,却是要拿回属于我曼陀山庄的产业,交出这段时间侵吞我曼陀山庄的产业,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恐怕却是由不得夫人喽。”莫细雨脸上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容道:“再告诉夫人一个秘密,这一品轩,从掌柜到大厨乃至跑堂的伙计,如今业已是我们的人了,现在只差地契还在夫人手里,还望夫人不吝相赐。”

        “你……”李青萝闻言大怒,心中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正要喝骂,鼻尖陡然嗅到一丝香气,同时眼角一阵刺痛,面色不由一变,难以置信的道:“悲酥清风!?”

        说话间,娇躯却是一软,已经一头软倒在桌上,身后南天双绝虽然内功雄厚,但悲酥清风却是西夏一品堂专门用来对付高手的利器,加上有心算无心,又是自己的地盘,大意之下,却是双双中招,无力的软倒在地。

        “不错,正是悲酥清风。”莫细雨冷笑着看着这个昔日无比高傲冷艳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欲炎,却是一闪而逝,随后却是躬身让开道:“恭请夫人。”

        “做的不错。”一道柔柔糯糥的声音如同蜜糖一般有种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魔力。

        李青萝心中一颤,极力抬头,看向来人,入眼的却是一名妖娆妩媚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怒火,沉声道:“你是何人?为何会有悲酥清风?”

        “悲酥清风?好优雅的名字!”妖娆女人脸上泛起一抹令人心动的笑容,看向李青萝的眼中却闪过一抹嫉妒和恶毒,柔柔道:“我是何人,夫人很快便会知晓。”

        “细雨公子,王夫人就由我带走了,曼陀山庄的产业还请细雨公子这段时间照看一二,至于那两个老不死,就交由公子处置了。”

        “公子那边,还请马夫人美言几句了。”莫细雨连忙躬身道,颇有种狗腿的气质。

        “马夫人?”李青萝心头一动,突然抬头道:“你是康敏?”

        康敏闻言一怔,随即有些诧异的打量着李青萝,点头道:“夫人果然聪慧,难怪主人会对夫人如此上心,就请夫人随康敏走一趟吧。”

        “主人!”这种称呼,令李青萝心底越发沉重,身不由己的被两名妇女抬起,往门外走去,南天双绝如今自身难保,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抓走(未完待续。。)

        ...

        ...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12/12128/70267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