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五章 有点碍眼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五章 有点碍眼

第二十五章 有点碍眼

readx();    段誉一行人的加入,不管几人做何想法,终归是让平淡的旅途多了些不一样的气氛,阿朱和阿碧心地善良,对这位来自大理的段世子感观还算不错,当然,原则性的问题还是必须要守的,对于段誉这种一心想要撬自家公子爷的墙角的心态乃至直接付诸行动的行为,自然不可能跑去支持,在这一行人中,最痛苦的恐怕不是段誉,而是被夹在双方中间的阿朱和阿碧。

    相比于阿朱和阿碧的左右为难,武青樱和穆清雅的立场显然要坚定无比了,燕子坞这些人中,要说最早跟段誉接触的,恐怕就要数阿朱和穆清雅了,毕竟有过那么一场与鸠摩智斗智斗勇的经历,也算得上是共患难过了,不过两人对待段誉的态度上却绝对算得上南辕北辙了,至少在穆清雅这里,段誉碰到的多半是冷钉子,那对漂亮的眸子里,深刻的将鄙视、不屑、厌恶等多种负面情绪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发挥的淋漓尽致,让一路来颇有女人缘的段誉颇为郁闷。

    武青樱相比于穆清雅来说会含蓄很多,也许是经历过卫壁的伤害,对于这种公子哥形象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感,更多的时候还是会用手中的刀来代替自己说话。

    至于李山,作为跟随李轩最久的老人,无论实力还是其他能力在李轩如今的武将阵容中都算是最顶尖那一层次,李轩也有意去培养其独当一面的能力,想的自然会比其他人更多一些,对于段誉,至少在表面看来,还是要正常一些的,不刻意去亲近。也不表现的太过梳理,分寸把握的不算太好,很多时候会带入自己的情绪。不过总的来说,是比较正常一些的。

    至于李轩。对于段誉,若说不厌烦那绝对是骗人的,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另一个男人整天黏在自己的女人身边喋喋不休,哪怕王语嫣从未正眼看过段誉一眼,心中肯定是会有些不舒服的,更何况李轩本身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人,只是不知不觉间,他开始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

    几次算不上深入的接触。李轩也算看出来了,这位在原著中,运气爆棚,一路仿佛开着作弊器一般走过来的天龙人气主角并不像金老先生笔下写的那样简单,至少心机并不单纯。

    段誉很多时候,会毫不顾忌李轩在场的情况下,用一种看似隐晦实际上却十分露骨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于王语嫣的爱慕之意,其中或许包含着他的真是心意,但在李轩看来,却是用另一种方式来挑拨李轩与王语嫣之间的关系。

    能成为一国之君。又有几个会是真正单纯的角色?

    也许是身居高位久了,李轩在看待事物的角度也有所变化,不过对于自己内心的猜测。结合原著中的一些事情,李轩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当然,这种推测自然不能说出来,宋朝的时代背景是以儒为本的,讲究的是君子之风,就算从小幽居深闺的王语嫣,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其中的影响,面对段誉这种文雅无赖的手段,任何回应都会落入对方的圈套。

    既然看清了。自然不会巴巴的往里面跳,心中仍有不爽。但以他此时的涵养和气度,自然不会肤浅的表现在脸上。这种时候最好的回击就是将他彻底无视,相比于段誉,李轩倒是对跟随他同来的四大家臣更感兴趣一些。

    褚万里、古笃诚、傅思归算是纯粹的武功高手,虽然在如今的李轩眼中,对方的实力也就那么回事,不过在江湖上了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不在丐帮长老之下,倒是排在最后的朱丹臣,武功在四人之中不算出众,却允文允武,算是一位文武双全的人物,也是四大护卫中智囊型人物。

    表现到外在,就是少了几分江湖草莽的气息,却多了几分温文尔雅,颇具儒风的气度,一路上相比于段誉,倒是跟眼前这位儒生多过武者的护卫交流更多,而王语嫣爱屋及乌之下,加上朱丹臣给人的观感确实不错,倒是也对这位朱丹臣亲近了不少。

    于是段誉突然悲哀的发现,貌似自己忙活了大半天,在神仙姐姐眼中,似乎还不如自家护卫更有吸引力。

    当然,段誉也知道王语嫣之所以对朱丹臣另眼相看多半还是那位慕容公子的原因多一些,只是在看向朱丹臣的眼神里,不免掺杂了几分别样的情绪。

    对此,朱丹臣只能报以苦笑,作为跟随段正淳多年的老人,自家这位世子的心思倒也能猜出个大概。

    原本单纯的世子学会了使用心机和手段,本该是件值得高兴地事情,只是根由却是一个女人,这个结果让朱丹臣哭笑不得,果然是有其父便有其子的感觉,只是自家这位世子却没学到他父亲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本事,反倒是被这位慕容公子不带丝毫烟火气息的反击中,自己反倒乱了阵脚,叹息之余,对于这位慕容公子的手腕却是多了几分佩服。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虽然如今只是在一个女人身上的一次没有硝烟的交锋,但朱丹臣不同于其他三大护卫,想问题想的的要更深入一些,以点窥面,虽然有些片面,却也大致能够感觉到眼前的慕容公子不仅仅是武功高强那么简单。

    一路上走走停停,虽然段誉一行人的加入多少让原本融洽的气氛变得有些不一样,正应了那句名言,两人便可成江湖,何况如今已经是十几个人在一起,不同的心思汇聚到一起的时候,也能演绎出一个世间百态的缩影。

    擂鼓山之邀在江湖上虽然不如聚贤庄一役那般浩荡,但被邀请的却都是时下青年俊杰亦或是武林名宿,就声势而言,却是丝毫不弱,甚至犹有过之。

    江湖人遇到一起,自然不可能一派和气,南慕容名声在外,想要通过他来扬名江湖的自然不会少,就比如眼下这位自号星宿老仙的人物。

    丁春秋的卖相认真来说还是不错的,鹤发童颜,白虚飘飘,慈眉善目,乍看上去,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只是身后那一帮弟子令人牙酸无比的歌功颂德和谄媚奉承,却是将这份仙风道骨的气质给破坏的荡然无存。

    “表哥,这些人……”王语嫣看了看眼前那群人,嘴唇动了动,终究没办法将心中的想法吐露出来,毕竟有些话,对女子来说,说出来是很有损形象的。

    “你便是被那些无知的中原武林人士推崇备至的南慕容?”侧卧在一张宽大的躺椅之上,目光落在李轩身上,颇有种居高临下审视的感觉。

    “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化功**或许厉害,不过对李轩而言还入不得眼,单就武功本身而言,丁春秋在这个位面虽然也算一流,但绝对算不上顶尖层次,但那一身毒功,哪怕是李轩,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虽然先天境界对于毒素有很大的免疫和净化功能,但先天真气也不是万能的,至少悲酥清风的毒,如果摄入过量的话,李轩如今的功力境界也会受到一定影响,当然,比之普通武者要强上不少,至少不会立刻失去战力。

    “大胆!”

    “放肆!”

    “小辈无礼!”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阵喝吗之声响起,对于这帮星宿派弟子的能力,众人算是服了,当然,这个服却并非武功上,而是对方的语言表达能力,一群人竟能在一边诋毁贬低李轩的同时,将自家师父的地位无限拔高,单是这份本事,就足以让人望尘莫及,让一旁包括李山等人在内的人目瞪口呆,甚至忘了去回击。

    在众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神情中,丁春秋却是甘之如饴,享受了半天,才轻轻挥动手中的羽扇,身后的各种歌功颂德立刻停止,这一刻表现出来的素养,丝毫不亚于李轩所见过的任何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那是真正的令行禁止。

    “小辈,老仙久未涉足中原,想来江湖上的朋友对老仙有了些误解,我可以原谅你。”仿佛施舍般的语气中,丁春秋看了李轩一眼道:“看你资质根骨不错,以后就当老仙门下弟子吧,老仙可以……”

    “锵~”

    激越的铮鸣声中,屠龙刀在阳光下反射出沁人心脾的寒芒,凌厉的刀气仿佛将空气撕裂一般,顷刻间一已经到了丁春秋身前。

    丁春秋虽然走的是歪门邪道,但一身功力不俗,更经历过无数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几乎是对方出刀的瞬间,危机感立生,也顾不得自己的招揽大计,反手在椅子上一撑,人已经搞搞跃起,手中羽扇更是连连拂动,顷刻间便将对方的刀气化解,但迎面而来的另一道刀罡,却让丁春秋有种发狂的感受。

    他甚至没有看清对方是何时出刀的,刀罡已经斩至,也顾不得继续摆造型,十分狼狈的堪堪避开了刀罡,但身后的椅子以及弟子却是遭了秧,甚至连前后的两名弟子都未能幸免,直接被刀罡给分尸了。

    “慕容小儿,你在找死!”丁春秋有些羞怒的看向李轩,只是内心里却并不平静,之前的两刀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了。

    “丁老怪,你有些碍眼呢。”李轩抬头,看着一脸狼狈的丁春秋,寒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