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七章 聋哑谷,众生百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七章 聋哑谷,众生百态

第二十七章 聋哑谷,众生百态

readx();    因为丁春秋的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原本算好的行程,当众人抵达擂鼓山天聋地哑谷的时候,谷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而且其中很多都是老熟人。

    “大师,久违了。”目光扫过鸠摩智有些阴鸷的面庞,李轩就仿佛遇见多年不见得老朋友一般,抱了抱拳道。

    “慕容施主别来无恙。”鸠摩智目光微敛。口中喧了一声佛号,微微一礼之后,便不再做声,只是微微低垂的面色却并不好看,鸠摩智颇为郁闷的发现,似乎每次遇到李轩都不会有好事发生,燕子坞一战的伤势刚刚平息,眼下却是被这珍珑棋局引出了心魔,差点走火入魔,虽然及时清醒过来,但如今的状态却是极为糟糕。

    李轩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落在谷中正中央的位置,山谷陈列不算奢华,却极其讲究,李轩虽然不通奇门遁甲之术,但排兵布阵却还懂一些,眼前山谷虽然不大,但不算多的建筑却给人一种连成一体的感觉,在山谷的最中央,那里有一座几乎占据了山谷一半空间的棋秤,两名棋手正在最中心的位置,其中一名神色漠然的老者,想来便是聋哑老人苏星河了,另一个却也是一位熟人,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段延庆。

    岳老三和叶二娘分列在段延庆的两侧,看到李轩的到来,目光都不由得闪过一抹警惕之色,除此之外,还有惊恐,毕竟西夏一品堂包括总管赫连铁树在内的高手几乎全部折损在无锡,这在两国高层之间,却是引起了不小的风暴,而结合之前在姑苏郊外遇到李轩的情景,哪怕是比较呆傻的岳老三也能察觉到其中的问题。再加上之后丐帮开始积极的为南慕容正名,以及江湖流传的无数个版本,都足以证明这个南慕容绝对是个危险地绝色。能不招惹,最好还是不招惹为妙。

    只有段延庆。此刻却仿佛陷入了某种特殊的状态,对于李轩一行人的到来,置若罔闻,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棋盘那方寸之间。

    谷中的气氛绝对算不上和谐,这里有恶名昭著的四大恶人,当然,如今也只剩下三大恶人在这里了,还有一名少林玄字辈的高僧以及一群和尚。还有一群三教九流的,苏星河发帖,只问棋艺,不问正邪,只是这一次来的,几乎都是正邪两道的高手,这样的局面不发生一些化学反应才奇怪。

    更何况自己这边还有个段誉,牵扯到大理段氏的爱恨纠葛,估计待会儿段延庆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该抡拐杖上了。

    李轩自然知道段誉跟段延庆之间的秘密。不过这个秘密眼下却不准备说出来,毕竟无论段誉还是段延庆,此刻李轩都是半点好感都欠奉。没有牵扯到足够的利益之前,李轩宁愿把这件事情烂在心底也不会说出来。

    反倒是父子相见不相识,反而如仇人见面一般的场面,李轩倒是很乐意围观一下。

    棋盘之上,双方的交锋显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段延庆此刻的状态明显已经接近走火入魔的边缘。

    “嗡~”

    突然间,段延庆抡起手中的拐杖,运足了功力往自己脑袋上抡去,这一杖如果打实了。估计江湖上从此也就再没有什么四大恶人了,凭叶二娘和岳老三。还撑不起四大恶人的名头。

    “施主,住手!”一名小和尚突然窜出来。将眼前的棋盘拨乱。

    李轩眉头微微挑了挑,目光有些古怪的看向那棋盘,这珍珑棋局被金老爷子说的神乎其神,段延庆在原著之中棋艺可是堪称国手的存在,但就在刚才那一刻,李轩分明感应到对方精神波动在那一刻出现的紊乱,甚至体内的功力在那一刻还出现一瞬间的暴动,这棋局,竟有影响人心智的作用?

    “我输了,多谢。”段延庆此刻却是从之前的诡异状态中清醒过来,额头满是冷汗,对着苏星河拱了拱手,后半句却是对那面目可憎的小和尚说的。

    看到这个小和尚,李轩严重怀疑这小和尚的身世,当日他易容成乔峰的模样夜闯少林,自然也见过玄慈方丈,甚至还有过交手,单论容貌而言,慈眉善目的玄慈方丈绝对算不上丑,而叶二娘虽然容貌被毁,但从轮廓之中能够感受到昔日应该还是个不错的美女,否则也不可能让一个高僧动了凡心,只是两人的结晶,虚竹这个天龙中的三号男主角的形象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此刻李轩却是极度怀疑他的真正身世。

    此刻站起身来的段延庆也注意到了李轩的存在,严重闪过一闪而逝的警惕,却没有叶二娘他们那如临大敌的模样,只是朝着李轩微微点了点头,在看向段誉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之后却并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带着叶二娘和岳老三退出了棋秤,算是对聋哑老人的一丝尊敬。

    段延庆、鸠摩智的相继认输,在场的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怯场了,抛开两人的功夫以及错综复杂的身份不论,单论棋力懂些棋艺的人都能看出,如今两人相继弃子认输,甚至段延庆差点挥杖自尽,让这珍珑棋局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魔力,吸引着众人的眼光,却又让人忌惮无比,生怕成了下一个段延庆。

    “慕容公子?”段誉朝李轩投来询问的目光,虽然当日被李轩一番连消带打,弄的无地自容,但心中这番较劲的心思却始终未曾熄灭过。

    段誉自是知道段延庆的棋力,自己就算强也强不过太多,但就跟武功一样,当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哪怕只是一线的差距,就是胜负之间的距离,对于自己的棋艺,段誉还是有着相当自信的。

    “段公子先请吧。”李轩扬了扬手,示意段誉先请。

    “献丑了。”段誉点点头,目光却在这一刻停留在王语嫣身上,只是让他失望的是此刻佳人的视线根本没往自己身上瞧过一眼。

    “表哥,你觉得段公子会赢吗?”棋盘上段誉已经开始落子,王语嫣经不住好奇的问道。

    “说不准,大概不会吧。”李轩摇了摇头,输是一定的,珍珑棋局如果按照后世各种版本的说法,归根到底,不过是利用了人性之中的一个盲点而已,但想要堪破,哪怕有了一些了解的李轩,也不敢有十足的把握,何况身在居中的段誉,这已经不是棋力的问题,而是上升到另一个高度,至少眼下的段誉,李轩很难从其身上感受到那股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魄。

    时间一点点过去,段誉的落子速度也越来越慢,在场不少人已经开始离开,毕竟这里说到底不过是个下棋的地方,虽然大多是些江湖人,但这种风雅之地,毕竟不适合解决江湖恩怨,没了丁春秋的捣乱,那些江湖中人倒也还算守规矩,倒是段延庆,看着棋秤之中的段誉,眼中不时的闪过一抹凶光。

    两个时辰过去后,段誉额头已经开始渗汗,一枚白子捏在指间,却迟迟没有下去,最终遗憾的摇了摇头,弃子认输。

    “王姑娘,我输了。”让朱丹臣等四大护卫集体无语的是,自家世子没有跑到自己这边,反倒是先跑去李轩这边对着王语嫣苦叹道,仿佛是辜负了人家的希望一般。

    “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只是一盘棋局,段公子也不必妄自菲薄。”王语嫣微笑着摇了摇头,虽然礼貌,却距离感十足。

    碰了个软钉子,段誉有些悻悻然的回到了朱丹臣四人那边,迎着四人古怪的目光,脸上一片苦涩,对此,四人也只能无奈叹息了。

    “慕容公子,您要不要去试试?”似乎想到了什么,段誉突然转头看向李轩道。

    “自然要去的。”对于段誉的想法,李轩大致能够猜到,却也没有太多的理会,目光看向身旁的王语嫣道:“表妹,一起来吧,你的机缘到了。”

    机缘?

    段誉听着一阵莫名奇妙,目光不由得看向王语嫣,却见王语嫣也是满脸不解,却没有做声,温柔的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原因其实并不重要。

    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在黄昏下出落得仿佛一对神仙眷侣一般,段誉心中突然一阵钻心的疼。

    坐在苏星河的对面,开口寒暄什么的,对于一个装聋作哑的人来说显得有些多余,李轩也不客气,大致扫了一眼棋盘上的局势之后,拿起棋子啪的一声放上去。

    苏星河眉头一皱,抬头,看他一眼,一枚黑子落下。

    李轩紧接着第二子便下来,这是一招自杀棋,棋盘之上瞬间清空了大片,苏星河再次落子,李轩紧跟着又一步下来,如此往复,十几手后,棋盘上已经空出了大片的空间,入眼指出,几乎都是白子,少数黑子在苦苦支撑。

    跟之前的下法不同,之前几人,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思索半天,但眼下,李轩跟苏星河几乎是在竞速一般,往往一子刚落,对方的棋子也已经落下。

    “阿朱姑娘,慕容公子是不是不通此道啊?”听着那清脆的落子声,段誉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凑到阿朱身旁,语气虽然平淡,但此刻说来,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闭嘴!”武青樱冷冷的瞥了段誉一眼,语气中透着森寒。

    段誉撇了撇嘴,退了回去,只是心中却隐隐有些高兴,这种情绪,是人之本性,无关善恶,情敌之间,你若不好,便是晴天,绝对是从古至今不变的真理,段誉眼下显然也是再次验证了一次真理的正确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