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八章 汇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二十八章 汇聚

readx();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山谷中点起了十几支松油火把,将棋秤周围照得亮如白昼。

    段延庆等人已经离开,对于李轩,段延庆心底是非常忌惮的,哪怕段誉的出现已经让他暂时的将对段正淳的仇恨转移到段誉身上,有李轩在场的情况下,段延庆最终也选择了暂避锋芒,一声不吭的离开了,让段氏的四大家将齐齐的松了口气。

    段延庆这个邪道巨鳄走了,大部分邪道人士也跟着离开了,毕竟没了段延庆这个大佬级人物的存在,面对有着少林寺坐镇的正道人士,局势对他们明显不利。

    不大的山谷中,随着段延庆等人的离开,仿佛瞬间变得空旷了不少,如今留下来的,也只剩下少林一行和尚,段誉和他的四大家将以及鸠摩智,没有太多的交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棋秤的中心,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偌大的山谷中,只剩下松油燃烧的声音以及清脆的落子声,只是相比于之前雨点般的落子声,如今的落子声却是稀疏了不少。

    与段誉预想中的不同,此刻李轩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神色,反倒是苏星河,每下一步都很久,偶尔会抬头看看李轩,或者摇摇头,继续下,眼下棋盘之上苏星河所执白子依旧占据着优势,只是此刻,优势却已经不甚明显。

    良久,苏星河一子落下,却是抬头看向李轩,突然开口道:“公子这下法,当真是……”虽然胜负未分,但就珍珑棋局而言,眼下却已经算是破了,虽然暂时白子还占据着优势。但却多处守势,反倒是黑子开始反击,逐步开始蚕食白子,挤压白子的生存空间。

    “原来苏先生会说话?”段誉好奇的瞪大了眼睛,不止是他,只要知道聋哑老人名号的。此刻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其中并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突然开口说话,更大的原因却是,听对方的口气,眼前的这位慕容复恐怕是有机会破解这珍珑棋局,才让聋哑老人破例开口说话,这个结果,多少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不由得开始向棋盘靠拢。想要一睹对方是如何破开这残局的。

    李轩紧跟着落下一子,摇头笑道:“破局原本不难,弈棋之道,与其恋子以求生,不如弃子以取胜,只是这取舍之间,人们常常不愿意放弃自己已有的东西,最终却失去更多。这局棋,考验的不是棋力。而是人性。”

    “置之死地而后生,慕容公子果真非常人也。”苏星河摇摇头,随即道:“按理说,此刻珍珑棋局已算破了,不过老夫钻研此局数十年,今日难得遇到公子这等人中龙凤。却想将这局棋下完,也算不枉此生,不知公子可否答应?”

    李轩微笑着点点头,对于棋道,他还算得上有些研究。不过还远未达到国手大师的层次,只是所谓一法通万法,世间万物,原本就是相通的,刀术晋级宗师,今日更是借着丁春秋将自己的不足弥补,虽未获得突破,但隐隐间也触摸到一丝,如今反过来将刀法武学乃至帝王之道融入棋道之中,大局一成,却是无师自通,虽然未达到顶峰,但即使面对苏星河这等堪称棋道大师的人物,也不差分毫。

    “原来如此!”段誉看着眼前的棋局,一开始还以为李轩只是不懂强撑,如今想来却是有些可笑,人家分明是已经成竹在胸,早已想出了破解之法,可笑自己却因此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如今看来,自己反而有些像小丑一般。

    不止段誉,其余懂些棋道的人,此刻都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只是心思却大相径庭,鸠摩智看向李轩的目光有些阴鸷,他所修炼的小无相功正是逍遥派顶级功法,更是知道不少逍遥派秘辛,虽然不清楚破解珍珑棋局之后会是怎样的情况,但想来至不济也能获得逍遥派精妙功法,此次前来,正是为此而来,眼见李轩破解珍珑棋局,看向李轩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冷厉。

    “啪啪~”

    寂静的山谷中,落子声不断响起,只是此刻围观众人的心思却大都已经离开了棋局本身,反倒是段誉,此刻抛开心中杂念之后,目光却是再度回到棋盘之上。

    “咦~?这是……珍珑棋局!”半晌之后,段誉突然发出一声轻咦,随即有些失态的指着棋盘开口道。

    “段公子此言何意?”少林高僧有些不解的看向段誉,鸠摩智却是将目光落回棋盘之上,半晌之后,眼中也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苏星河闻言诧异的看了段誉一眼,随即目光再次落回棋盘,半晌之后,嘴角不由牵起一抹苦笑,对着李轩拱手道:“久闻南慕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今日,老夫却是领教了。”

    起身,遥遥一指身后的山壁道:“慕容公子,请入洞!”

    “先生,眼下哪里有洞?”王语嫣不解的看向苏星河道。

    苏星河微笑不语,目光却看向李轩,一旁的鸠摩智神色一动,陡然挥手间,一道凌厉的火焰刀气轰击在山壁之上,轰然巨响声中伴随着一声隐隐的龙吟声,看似坚固的山壁陡然倒塌,露出一个巨大黝黑的山洞。

    “轰~”

    一声巨响声中,两道人影却在山洞前分开,鸠摩智冷厉的看着李轩道:“慕容公子,你我功力相若,继续这么比拼下去,怕是最终谁也得不到好处,不如我们携手,共同参阅洞中的武学秘典如何?”

    “这就不必大师操心了。”李轩对着王语嫣招了招手道:“表妹,你的机缘到了,入洞吧。”

    “慕容公子,这恐怕不合规矩。”苏星河横身拦在洞口,怒视着鸠摩智,话却是对着李轩所说。

    “规矩无外乎人情,也许无崖子前辈见到语嫣会更高兴也说不定。”李轩一招飞龙在天使出,将鸠摩的火焰刀气拍碎,头也不回的说道。

    “她……”苏星河回头看了王语嫣一眼,之前就感觉此女熟悉,如今被李轩提起,突然一惊,惊讶的道:“莫非是……”

    “不错。”李轩点点头。

    “即是如此,姑娘请!”苏星河侧身一让,躬身道。

    “表哥,我……”王语嫣茫然的看着李轩,又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山洞,有些为难的道。

    “莫要担心,此处就是你机缘之所在。”李轩朗笑一声,纵身一跃,隔空与鸠摩智对了三丈,陡然并指成刀,凌空斩出一缕刀气,鸠摩智不查之下,差点被刀气斩断了手臂,看向李轩的目光里第一次出现惊骇的神色。

    王语嫣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李轩,最终点了点头,咬牙踏入山洞之中。

    李轩接过武青樱递来的屠龙刀,气势陡然一变,似笑非笑的看向鸠摩智道:“大师,还要继续吗?”

    鸠摩智目光凛然,之前李轩随手射出的刀气已然说明对手在刀法上的不俗造诣,如今宝刀在手,想想之前那凌厉的刀气,心中一阵凛然,权衡片刻之后,突然收势,双手合什:“阿弥陀佛,因果天定,想来洞中宝物却是小僧无缘参悟,本该归属女施主所有,小僧岂敢妄起贪念?”

    虚伪!

    即便如今对李轩不大对付,此刻看到鸠摩智那比翻书还快的嘴脸,饶是以段誉的性子,此刻也不由暗自唾骂一声。

    “大师不愧是得道高僧,心胸宽广,佩服,佩服。”对于鸠摩智的表现,李轩倒是有些高看了对方一眼,有时候厚脸皮也是一种独特的能力,毕竟睁眼说瞎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慕容公子过誉,小僧突然想起还有些俗事未了,这便告辞了,慕容施主,后会有期。”鸠摩智脸上带着微笑,对着李轩微微一礼,便要离开,就在此时,一道纤细高挑的身影陡然自谷外跃入,对着众人微微一礼,躬身道:“请问哪位是慕容复慕容公子?”

    言语虽然彬彬有礼,却能让人感到一股仿佛万年冰山般的冷傲,甚至看向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地会带上一丝俯视的感觉。

    “我就是,姑娘找我何事?”李轩皱了皱眉,眼前少女虽然功力不错,但就这点本事,貌似还不够资格对着谷内众人以这种态度说话吧?而且看其言行举止,应该是个婢女吧?

    “少主人让我为公子带个信。”少女从怀中掏出一份书信,将带着些许少女体香的信封交到李轩手中。

    “哦?”李轩微微一怔,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有身份的人物了?信手打开书信,一行行熟悉的字体跃入眼帘。

    “小昭……在灵鹫宫?而且还成了你们的少宫主?”半晌,李轩抬头,眼中闪烁着古怪的光芒看向眼前的少女。

    “不错,少主人如今正在我灵鹫宫中,已被童姥收做亲传弟子。”少女一脸坦然的答道。

    正要踏出山谷的鸠摩智突然一怔,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警兆,面色一变,身形突然后窜,转眼间重回到山谷之中,隐身在一处不起眼的阴影之中,同时,李轩也生出感应,目光看向谷口的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