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九章 秋水难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九章 秋水难为

第二十九章 秋水难为

readx();    幽谷

    夜风

    还有松柏燃烧发出的声音,构成一幅奇特的背景。[

    李轩一直以为,在这幅背景之下,所有的东西本该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虽然这里还有很多鲜活的人物,比如少林寺那位玄字辈高僧,比如鸠摩智,再或者段誉乃至于山洞中那位未曾谋面的无崖子,本该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再栩栩如生,但在李轩看来,仍然逃不出自己事先在脑海中勾勒出的画面。

    武功精神在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会生出一种非常奇特的感应能力,并非普通武者那种对危机本能的感应,而是一种更高级的表现,身体周围的一切,都会自动的在脑海中凝聚成一副真实的画面,在这幅画面之中,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哪怕武功高如鸠摩智,也难以脱出这幅已经完全呈现在李轩脑海中的画面,一举一动都会在李轩脑海中自动呈现,这种境界,无关乎功力的高低,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升华或者说质变,所以无论是武艺高绝的鸠摩智亦或是内功浑厚已经可以独步武林的段誉以及意志应该算是很坚定的少林玄字辈高僧乃至这座山谷真正的主人苏星河,此刻都算是在李轩掌握之中的人物。

    但眼下,当一个本不存在于画面中的人物突然强行闯入这幅画面的时候,所造成的结果却是让李轩脑海中自动呈像出来的画面差点崩碎。

    第一次,李轩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不同于当初广宗城下张角那种更类似于天威的压迫感,眼前所承受的压力还控制在人类的范畴之中,但却更真切,也更具危机感。毕竟当初广宗城下,说到底他不过是哥龙套,真正抵抗那股天威的却是桃园三英,虽然也受到波及,但那种感觉距离自己太过遥远,也太过缥缈。至少眼下自己的实力哪怕恢复到巅峰时期,距离那个级别也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而眼下,这股压力却是实实在在的作用在自己身上,甚至瞳孔都在这股威压的逼迫下自发的向金色转换,帝王金瞳,还是第一次在非人为控制下自动出现,眉心处不断传来的刺痛感,诉说着来人的强大,这种感受。恐怕便是当初倚天位面号称一代宗师的张三丰也无法给予自己的,纵使如今的自己相比于当初的太极殿上,已经强出太多,甚至本身已经达到当初张三丰所站的那个高度。

    归刀,入鞘。

    目光透过浓浓的月色,向着前方看去,在那里,本该是一座孤零零的山石。此刻在山石之巅,却多了一道人影。

    月色、火光的映衬下。整个山谷的事物都被照的异常清晰,但本该同样清晰地人影,此刻看去,却有种不真切的感受。

    缥缈、神秘、美艳、圣洁还有一种极度的……诱惑,如果之前呈现在脑海中的画面可说是一副丹青宗师所画,栩栩如生的话。那此刻,伴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就让这幅画仿佛挣脱了自己精神的控制,被赋予了生命和灵魂,不再是受自己支配的东西。完全挣脱了自己的掌控。

    轻纱遮面,白衣如雪,本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中,却让人自心底生出一股别样的**,心旌摇曳之下,脑海中的画面却是在目光落在这道身影的瞬间,终于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掌控,消散无形。

    舌尖传来的刺痛感,让李轩瞬间恢复了清醒,原本涣散的目光,在瞬间转化为凝重,只是单凭一道飘渺不定的身姿,甚至连本来面目都没有显露,就差点让自己迷失在自己脑海中所构筑的画面之中,这种恐怖的控场能力,绝对是生平仅见,目光再次落在对方身上,却并未再次陷入那种迷离的状态,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武功境界,本不该出现在一个低武位面之中才对,但眼下,却实实在在的出现了。

    “李秋水!?”疑惑的语气中,却带着一股肯定,放眼整个天龙位面,能够单凭气质就让自己差点吃亏的人物,李轩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位西夏太妃了。

    天山童姥的修为或许更高,但刚愎的性格绝对不会也不可能制造出这种气氛来,相比于李秋水,她更擅长的是用拳头来说话,那唯我独尊的气势,与眼瞎的气氛绝对是南辕北辙。

    只是眼下李轩更好奇的,却是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原著的剧情,李轩没有去想太多,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自己这只还算彪悍的蝴蝶从来到这个位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变化,现在再去想剧情,除了一些大势之外,江湖已经可以不做考虑了。

    刚刚被自己击杀的丁春秋?亦或是应该已经被康敏秘密囚禁起来的李青萝?乃至眼下风尘仆仆跑来的梅剑,在李轩看来,李秋水来找自己的目的,大致上也就这些了。

    至于前来找其他人晦气或者找旧情人无崖子的可能,李轩没想过,对方明显并不知道无崖子在这里,而其他人,包括鸠摩智在内,就对方眼下所散发出的气势而言,让对方亲自出手,鸠摩智显然还未够资格,而最重要的却是,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对方的气机就已经完全锁定在自己身上。

    至于在锁定自己的同时还锁定着其他人,这点李轩没有想过,此方天地,哪怕自己修为受到限制,也没人能在锁定自己的同时还去招惹别人,哪怕对方武功几乎已经超越此方位面极限的水准,也不行!

    一身白色的霓裳在夜风吹拂下不断摆动,女子目光静静地看着李轩,眼中却是闪过一抹惊讶。

    “慕容复,现今燕子坞的主人?确实有几分慕容家的气势。”

    平淡的声音恍若清泉滴水般清脆,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妩媚,却又让人生不出半点亵渎之感,只有李轩,能够自对方气机之中感受到那股冰冷的杀机。

    对方想要杀自己?

    李轩微微怔了怔,虽然有所猜测。但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直接的将杀意表现出来,体内的黄帝心经真气运转至极致,屠龙刀仿佛感受到主人此刻的心情,在刀匣中发出不断的轻颤,犹如神龙低吟一般清脆悦耳。

    此刻,山谷中除了李轩和知晓对方身份的鸠摩智、苏星河之外。其他人面色却变得古怪起来,听声音对方的年龄明显并不大,但话语中除了那隐藏在柔媚之下的霸道之外,却更有一股老气横秋。

    也只有知晓内情的李轩三人才知道,眼前这位看似花信少妇般的女子,真实年龄恐怕已经足够做在场任何一人的奶奶甚至祖奶奶了。

    “呵呵。”对于李秋水的评价,李轩不置可否,慕容家有何气势他却不知道,也没必要去知道。目光看向李秋水道:“前辈谬赞,只是前辈来此,不会只是来评点在下气势的吧?”

    “好重的傲气,不,该说是傲骨呢!”轻笑声中,李秋水隐藏在轻纱之后的面颊之上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道:“慕容家一向自封皇室后裔,傲气十足,但真正有傲骨的。你却是第一个,这种气度。也难怪会让那小妮子魂牵梦绕!”

    “哦?”

    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古怪,迎向李秋水的目光:“却不知前辈所指何人?”

    “将死之人,又何必知道太多?”李秋水幽幽叹息一声,轻柔道:“哀家这便送公子上路,去了阎君那里,可莫要忘了问哦。”

    话落。人动,掌至。

    十余丈的空间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晶莹如玉的手掌竟在拍出的瞬间,已经到了李轩眼前。

    “昂~”

    亢龙有悔伴随着龙吟声拍出,势大力沉的一掌。狠狠地撞击在那晶莹如玉,仿佛一碰就可能碎裂的手掌之上,双掌碰触的瞬间,却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巨响,只是一股细微的清风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而去,同时周围观战的众人,此刻却生出一股不真切的感觉,仿佛两人身周的空气在这一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扭曲了一般,甚至连周围的光线在此刻都发生了严重的扭曲。

    双掌只是稍稍僵持片刻,李轩的身影却是跌飞而出,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明明是阴柔的一掌,但在接触的瞬间,传入自己体内的却已经转化为一股阳刚的掌力,哪怕降龙十八掌在他手中如今尚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但以他如今的武功警戒,这一掌之威,当不在杏子林时乔峰之下,但此刻,如此刚猛霸道的一掌,却是被对方轻易的一掌击溃,甚至让李轩受了一丝内伤。

    “内力尚可,只是这掌法却有些不到家呢。”轻笑声中,玉手却散发着一股莹莹的光泽,再次劈空拍来。

    “吟兹~”

    屠龙宝刀终于有机会出鞘,凌厉的气劲当中,却并未掺杂太多的真气,正是李轩自丁春秋身上实验出来的新的出刀方式,在这一刀之下,凶名卓著的丁春秋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做出便饮恨在刀下。

    只是李秋水却非丁春秋可比,面对这足以秒杀丁春秋的一刀,左手猛然拍出,身影却犹如凌波仙子一般飘渺不定,同时隔空掌力却是在瞬间绕过了凌厉的刀锋,向刀后的李轩攻去,正是李秋水的绝学,白虹贯日,曲直如意。

    李轩面色不变,右手凌空一拖,刀锋一转,凌厉的刀气斩向对方的粉颈,左手却是瞬间打出三掌两指,才堪堪将这道白虹掌力消泯。

    “一阳指!?”不只是李秋水,围观的镇南王府四大家将此刻看着骤然自李轩手中施展出来的一阳指力同样惊讶莫名,大理的不传之秘什么时候落入慕容氏手中了。

    至于段誉,此刻却是将目光死死地锁定在李秋水的身上,嘴中喃喃念叨着神仙姐姐,至于自家绝学是否外泄,却是没有太过在意或者说根本没有注意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