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一章 结果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三十一章 结果

readx();    风声渐停,谷中的打斗也随着鸠摩智那声颇为凄惨的惨叫声而停止了,众人的目光被山洞口的奇异景象所吸引。》》]

    鸠摩智如同见到鬼一般自山洞中出来,一条右臂整个软软的垂下,神情中透着一股明显的萎靡之色,看上去,就跟普通人连续几天厮混在窑子里出来后的状态一般,只是此刻鸠摩智的状态要远比那些纵欲过度的人都要严重,看向山洞的目光带着些惊悚。

    在山洞口处,王语嫣依旧是那份淡雅如仙的样子,只是此刻看向鸠摩智的目光里,带着一股浓浓的恨意,甚至有一丝丝的杀意,能让心思单纯善良的王语嫣生出杀意,鸠摩智之前在山洞中的行为,显然已经彻底突破了王语嫣所能容忍的底线。

    不过此刻的王语嫣,状态显然并非那么简单,周身袍袖以及满头乌发无风自动,原本柔柔的眸子里,此刻却不时的闪过一抹精光,翩若惊鸿的身形下,此刻却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压力,却又有一股莫名的牵引力。

    “北冥神功!?”李秋水面色突然一白,身形闪动间,已经出现在王语嫣不远处,却被王语嫣凌空一掌,迫的生生停下。

    “他呢?”看着王语嫣的面容,李秋水突然有些涩然道,倒并非被王语嫣所展现出来的功力所震撼,即便获得了无崖子一甲子的功力,而王语嫣本身又是一座武学宝库,对于武功也并非全然不解,脑海中所记忆的各派武功,足以让她跳过那常人所必须经历的熟悉和磨合阶段,只是单是如此,还不足以对与无崖子处于同一级别的李秋水产生威胁。

    只是从王语嫣的容貌上。李秋水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那是自己的亲外孙女儿,若是其他人,李秋水自可轻易将对方废去,但面对眼前这个容貌几乎跟自己一般无二的少女,纵使以李秋水的心性。也难生出杀机。

    清冷的目光落在李秋水的身上,王语嫣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遥遥头,轻声道:“外公已经走了,语嫣不希望外公的遗体受到任何的打扰。”说话间,却是反掌拍出,用的赫然便是李秋水的白虹掌力,一掌之下,山洞瞬间坍塌。转眼间便被无数落实堵死。

    “噗~”

    一蓬鲜血自最终喷出,带着淡淡的腥气弥漫了周围的空气,看着被掩埋的山洞,李秋水眼中闪过一抹哀怨,最终目光落在佩戴在王语嫣手上的七宝指环之上,涩声道:“那他临走前,可曾说过什么?”

    看着李秋水凄婉的目光,虽然对于外婆当年的背叛多少有些恨意。但此刻外公已去,眼前的女子纵有千般不是。也跟自己血脉相连,最终幽幽的叹口气道:“外公让语嫣去西夏找外婆,将本门功夫学全……”犹豫了一下,却并未将画卷拿出来,虽然画卷上的人与李秋水极为相像,但王语嫣却能看出。画中女子一些细微神态之处,与自己这位外婆有着区别,虽然不甚了解,但骨子里的亲情不愿让自己的外婆承受这份痛楚,最终选择了隐瞒。

    “他果然还是念着我的……”李秋水留恋的看了一眼山洞。最终却将目光移向李轩,声音微微转冷道:“慕容公子,语嫣既然在这里,那你我之间的这场打斗,恐怕也很难在继续下去了。”

    李轩点点头,自己跟李秋水的境界,就算有差距,也十分有限,唯一不足的,恐怕也只有功力上如今未完全恢复的自己无法与李秋水苦修一甲子的内力修为相比,但对方即便能胜,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如今王语嫣强势回归,两人算起来跟王语嫣都算是最亲近的人,有王语嫣在场的情况下,分胜负乃至决生死,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善待语嫣,若有一日让我知道你辜负于她,纵使天涯海角,我也定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周围那些你所关爱的人一个个死在你眼前!”李秋水的眸子骤然变得冷厉,整个山谷的气温,仿佛瞬间下跌了几度。

    “你在威胁我!?”李轩目光落在李秋水丝毫不掩饰杀意的眸子上,争锋相对,气氛骤然一紧,所有人的心没来由的一提,有新组织,但包括内功最高的段誉以及武功最高的鸠摩智在内,此刻看着已经将各自气势发挥到极致,弥漫在整个山谷中的两人,心中莫名的闪过一抹苦涩,这种等级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插手得了的了。

    “就算是吧,你也可以将我这句话当成一句戏言。”李秋水耸耸肩,即便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在她身上也能表现出异样的魅力,但此刻,李轩显然没有心情去欣赏。

    “我自会给表妹幸福,不过以阁下如今的处境,还是莫要来管我的闲事的好。”李轩冷笑一声,久在上位,自然也会养成一种睥睨之气,李秋水的威胁,自然会让他恼火,只是此刻,王语嫣就在身边,谈论的也是关于两人日后的话题,出发点本是好的,哪怕李轩此刻有脾气,也只能忍下去,只是不爽却肯定会有。

    “拭目以待。”李秋水深深地看了李轩一眼,曼妙的身形一展,已然飘飞离去。

    “神仙姐姐?”看着李秋水飘然离去的背影,段誉张了张嘴,目光中带着一股怅然若失,随即回头又看向王语嫣,恰巧此时王语嫣目光也朝他看来,心中不由一惊,张嘴想要解释什么,那边王语嫣却已经先开口了。

    “段公子。”王语嫣淡然开口,语气中听不出太多额情绪,对于段誉看向自己外婆那迷恋的目光,让王语嫣心中多少有种古怪的感觉,只是此刻却不愿过多的谈论这个话题,毕竟喜欢谁是别人的事,自己也没理由和立场去阻止。

    “王姑娘,我刚才……”段誉讷讷的想要解释什么,之前的表现,别说王语嫣本就对他没有丝毫情愫,就是有,恐怕也会烟消云散,哪怕再厚的脸皮,此刻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挽回自己的形象。

    “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乃我逍遥派武学,如今还请段公子归还。”轻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肯定。

    “这……”段誉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胸口,李秋水的画像和北冥神功、凌波微步的功法一直藏在那里,从未有过片刻离身,只是此刻,王语嫣开口索要,他却生出一股不舍。

    “还请段公子归还!”李山踏前一步,冷声道,武青樱和穆清雅却已经联手将段誉一行人的退路给封死。

    “王姑娘,给你。”自怀中取出卷轴,段誉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舍之意,功法他倒是不在意,但那副刻画着李秋水画像的画卷,在段誉心中却是重愈生命的存在,只是此刻,王语嫣获得逍遥派掌门人的地位,追回门派失物本就是人之常情,段誉却是没有理由继续拒绝。

    “多谢段公子。”接过卷轴,王语嫣并没有去查看,虽然对于段誉并不喜欢,但对方的人品,王语嫣还是放心的,转手将卷轴交到了李轩的手中,那种随意亲昵的神态,让段誉心如刀割。

    “王姑娘,此间事情已了,段誉不便久留,就此告辞了。”这一次,段誉却是十分干脆的告辞了,如果之前,他还可以抛开脸皮不要的死缠烂打,但随着之前那一计六脉神剑射出,想要继续留下,莫说李轩等人,恐怕就是一直与自己比较亲善的阿朱阿碧二女,此刻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带着些许排斥,继续留下来,面对的可能就不是白眼,而是刀子了。

    “慕容公子,之前段誉不明就理,多有得罪,他日定登门谢罪。”再次朝着李轩一拱手,此刻的段誉,看起来却要比以往成熟和稳重许多,一旦放开了心底那不切实际的念想,那股皇族的气度还是有的。

    “无妨。”李轩皱皱眉,随即挥挥手道,眼下对付大理确实为时尚早了一些。

    “咦?那个番僧呢!?”阿朱突然惊叫一声,众人此刻才发现,鸠摩智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踪影。

    “表哥,那番僧倒也决绝,之前在山洞中偷袭我不成,反被我以北冥神功所制,情急之下,竟不惜自废一臂脱身,只是如今他不但右臂断裂,而且功力也被我以北冥神功吸了半数,日后就算再遇上,也对我们造不成太大的威胁,恐怕以青樱姐姐的武功已足以应付。”王语嫣将之前山洞中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却是鸠摩智趁着谷中混战,趁人不备一掌将苏星河击伤,窜入洞中,却正好遇到因为无崖子身故而悲痛欲绝的王语嫣,趁其不备,欲从背后偷袭,却因北冥神功自动护主的功效,不但没能伤到王语嫣分毫,反被吸去了大半的修为,最终不惜指挥一臂逃离。

    “对他来说,修为被毁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李轩淡然一笑,对于鸠摩智的最终结果,并没有太过在意,哪怕全盛时期的鸠摩智,于他而言,威胁也并不大,眼下擂鼓山之事已了,紧跟着却要考虑考虑接下来的天山之行,如何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了。(未完待续。。)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