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五章 错乱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三十五章 错乱

readx();    “剑神?”李轩看着眼前目光中透着苦涩的老者,眼中却并没有多少轻视,点点头道:“单以剑法而论,眼下江湖中能与你相比者,恐怕不多。”

    武功到了眼下的境界,尤其是还有一门刀术更是达到宗师之境,许多东西,哪怕不用去刻意体会,也能感觉得到,卓不凡的剑术至少在李轩看来,并不算太高,应该在入微级别左右。

    这个级别,若放在江湖上,也算是罕见的级别了,能在技能等级上超越卓不凡的人,有,但绝不多,至于同级的,却也不少,只是李轩却能在卓不凡的剑术之中,感受到一些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诚!

    一种将毕生心血都倾注在剑上的诚,这种诚却是李轩目前为止从未感受到过的,包括李轩本身在内,也只是将手中的刀看成一件特殊的工具而已,存在的意义也只是为了达成目的而已。

    卓不凡苦涩的点点头,嘴角突然一颤,一缕鲜血自嘴角溢出,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略显瘦弱的身体,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倒地,有人上前伸手一探,竟是已经气绝了,看先李轩的眸子里不由更是惊骇。

    此刻众人都被李轩这一手生生扼杀三名高手的威势震慑,天山童姥此刻却是被晾在了一边无人理会,看着卓不凡失去生机的尸体,嘴角不由浮起一抹冷笑,她看的清楚,卓不凡虽然中途收剑,但斗转星移配合乾坤大挪移以李轩当前的功力施展出来。又岂是那么容易卸去?

    只要无法突破李轩所能承受的临界点,攻击越强,受到的反噬之力也越恐怖,卓不凡的攻击无疑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个,而且见机得早,生生收回了剑招。但此前射出的剑气却绝非能够在仓促之间轻易化解的,三人中,最先受伤的反而是他,只是他以浑厚的内功暂时护住了心脉,才苟延残喘了片刻,事实上若以内伤而论,卓不凡反倒是三人之中最重的一个。

    看向李轩的目光中,忍不住生出一股惊讶。

    “慕容公子,我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与公子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横加毒手!?”说话的是那名安洞主,看向李轩的目光中除了忌惮之外,还带着些许的恼怒,他们这帮人聚集在这里,本是为了对付灵鹫宫而来,如今还没动手,这边却已经折了三名好手。心惊李轩武功之余,也生出一股恼怒。在他看来,自己这些人跟这慕容复本来是没有半分瓜葛的。

    死去的卓不凡、乌老大乃至那名施展毒针的桑土公可都是这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之中的顶尖高手,如今竟在一招之间尽数被杀,让本就不多的机会更加渺茫,若非顾及对方那堪称恐怖的手段,说不得此刻安洞主已经直接招呼众人并肩子上了。

    “无仇无怨?”李轩摇头冷笑一声。突然伸手,眼前的空气再次扭曲起来,一股牵扯力凭空而现。

    “大家小心!”安洞主面色一变,不禁后退一步,警惕的看向李轩。

    只是这一次。李轩的目标却并非众人,而是那早已被众人遗忘在角落里德天山童姥,此刻化作女童的天山童姥原本正准备悄然离去,却陡然感到一股吸力自背后传来,面色一变,身不由己的被这股吸引力吸走。

    “慕容小子,你竟敢对我无礼!”天山童姥恼怒的对着李轩喝道,这番话说的老气横秋,对李轩的称呼更是让人哭笑不得,若是以她真容来说,自是霸气无比,但从此刻十一二岁女童模样的嘴中说出来,却变得不伦不类,让人觉得怪异无比。

    “原来这宫女并不是哑巴?”安洞主等人看着对着李轩张牙舞爪的女童,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只是下一刻,梅剑的动作却让这帮人集体失声。

    “属下梅剑,参见尊主!”虽然没有真正见过天山童姥返老还童的样子,但梅剑作为天山童姥的贴身侍婢,对于天山童姥的行为模式自然是极为熟悉的,眼下女童模样的天山童姥看起来虽然极为诡异,但对于侍奉天山童姥多年的梅剑而言,那早已融入了骨子里的霸道举止,却是怎么都不会认错的。

    “起来吧。”挥了挥手,天山童姥看向似笑非笑的李轩,冷哼道:“慕容小子,你是否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虽然功力全失,但境界却并未随着功力的消失而消失,早在乌老大将她带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感知到李轩的存在,此刻看着李轩那略带戏谑的眼神,顿时有些恼怒的道。

    “乌老大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些旁门左道折磨人的法子却是不少,能够一声不吭的撑下来的,自然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毅力,却不是一个小小的女童能够做到的,灵鹫宫中有这份毅力的,除了童姥之外,怕是没有别人了。”

    “哼!”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她虽然性格刚愎,却也并非一味的蛮横霸道,李轩的实力她看在眼里,哪怕是全盛时期,要胜对方都得费不少功夫,眼下功力全失,更要仰仗依赖对方,而李轩也并非虚竹,自然不可能像原著中对待虚竹一般随意打骂。

    “救援来迟,还请童姥莫怪。”李轩笑着说道。

    天山童姥点点头,自然听得出这是客套话,只看对方那没有丝毫诚意的眼神就知道如果自己当真了,说不定会自取其辱,只是冷哼一声道:“若非我正在练功的紧要关头,九天九部又各有任务,凭乌老大那见不得人的身手,又怎么可能进到灵鹫宫里,眼下这帮乌合之众,还用不着慕容公子出手。”

    说道最后,目光却是被王语嫣手中的七宝指环吸引住,同时王语嫣的容貌也让她面色大变,突然厉声道:“你跟李秋水那贱人,却是什么关系!?七宝指环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王语嫣柳眉微蹙,对于眼前女童的嚣张饶是以她的性子,也忍不住生出几分怒意,未等说话,李轩却已经身手挡住巫行云抢向王语嫣的手臂,蹙眉道:“语嫣是我未婚妻子,童姥还请慎言!”

    “那小昭呢!?”巫行云豁然回首,狠狠地瞪着李轩,声音如夜枭般凄厉:“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似是联想到自己、李秋水与无崖子之间的纷乱纠葛,语气中带了一股难言的幽怨。

    “此事容后再说。”李轩有些头大,看着巫行云的目光也带着丝丝的恼怒之色,这老女人果然有点儿心理变态啊,若非顾及小昭的感受,李轩都有种一巴掌拍死对方的冲动了。

    “哼!”巫行云究竟是一宫之主,情绪控制十分到位,若非功力大失,又接连变故令她心绪波动,也不会如此失态,此时冷哼一声,目光再次看向王语嫣,冷声道:“李秋水之事暂且不提,我且问你,我逍遥派至宝七宝指环为何会在你手上?”

    王语嫣闻言看了看手中的戒指,眼中闪过一抹黯然道:“此七宝指环,乃我外公所授!”

    “胡说八道!”刚刚平复的心绪此刻却再度激动起来,王语嫣的外公,她自然知道是谁,看着王语嫣厉声道:“无崖子师弟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传你七宝指环!?”

    “童姥,这其中另有隐情,无崖子前辈当年并未去世,此事容后我会详细解释给你听,现在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李轩眉头微皱,瞳孔突然开始向金色转化,心中警兆大起,连忙喝道。

    “不行,这事今天必须说清楚!”事情关系到无崖子,巫行云却是无法继续控制自己的情绪,看来有些稚嫩的脸上,此刻却是泛起一抹难言的狰狞之色。

    “这……”安洞主一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貌似突然陷入内乱的一群人,所有人脸上都生出一股纠结的表情。

    虽然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却十分清楚明白,眼下天山童姥功法上出了问题,虽然奇异的返老还童,但也失去了一身的功力,这个时候的天山童姥,无疑是最弱的时候,本该是个好机会才对。

    但多年来天山童姥在他们心中种下的阴影却让他们活跃的心思无法挣脱这股阴霾的束缚,更何况此刻天山童姥身旁还有一个实力恐怖的慕容复存在,虽然貌似对方在某些方面发生了冲突,但此刻动手,难保对方不会统一阵营,将矛头对准他们。

    良久,心中对于解除生死符的希望最终战胜了对天山童姥的恐惧,壮着胆子硬着头皮上前,拱手道:“尊主明鉴,我等这些人本无冒犯之意,只想尊主为我们解了生死符之苦,安某保证,我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之人终身听从尊主调遣,不会有丝毫违背!”

    “滚!”巫行云的回答非常的干脆,不耐的朝着安洞主等人咆哮一声,目光再次转向王语嫣。

    安洞主脸上闪过一抹狰狞,正要动手,空气中却飘来一阵飘渺动人的笑声:“我的好师姐,究竟是什么事让您这么大的火气,不妨跟师妹我说说,也许师妹我可以为世界您排忧解难呢。”

    巫行云面色一变,终于意识到不妙,李轩则是面色冷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