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七章 阴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三十七章 阴狠

readx();    无名雪峰

    终年被积雪所覆盖的巅峰之上,此刻却被一幕银雾所笼罩,颗颗冰粒在错乱气劲的催动下,如同一枚枚细小的箭簇,带着丝丝尖锐的低啸朝着四面八方激射出去,哪怕是百年老松,在这些细小冰粒的摧残下,也会在瞬间变得百孔千疮,莫说普通人,便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若是不慎闯进两人的战场,饮恨当场的可能性都极高。

    “丫头,还不快动手!”看着被漫天银雾所笼罩的战场,在外面甚至只能勉强看到两团人影在其中不断碰撞,分开然后再碰撞,巫行云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焦虑的情绪。

    眼下的形势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原本只是想借着李轩的手为自己赢得一丝喘息之机,但李轩的实力,还是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虽然不如李秋水,但也相去不远,保不齐,这倒是一个除掉李秋水这个大对头的良机。

    巫行云此刻有些无奈,如今她功力失了大半,眼下这种级数的战斗却是有心无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王语嫣这个继承了无崖子一甲子北冥真气更精通百家武学的逍遥派新任掌门人身上。

    不过要说服这丫头动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先不说对方那温软的性子,单是跟李秋水的亲情关系,就让巫行云十分的头疼,要说亲疏远近的话,貌似自己才算外人吧?

    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巫行云心中突然一惊,似乎把握到什么东西,但一时间却又想不清楚究竟。

    王语嫣最终摇了摇头,没有答应,目光怔怔的看着眼前仿佛被平白削掉一截的雪峰。心中突然有种淡淡的挫败感升起。

    原以为,自己得了外公一甲子内功,更在外公的帮助下。修成了北冥神功,加上胸中所包容的百家武学。原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可以更好地帮助表哥,毕竟这份修为乃至眼界,普通人可能穷其一生都未必能够达到,心中在彷徨之余,也未尝没有一股骄傲。

    人在达到一定成就的时候,自然生出的一种情绪。无关乎性格、地位。

    只是此刻,看着眼前的场景,却让王语嫣第一次对自己所掌握的百家武学生出一股怀疑,武学招式,在此刻似乎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无论是李秋水的白虹掌力,亦或是李轩此刻所施展出来的刀法,看起来似乎都平平无奇,每一招每一式都能让她看的清楚明白,但能看清楚。却并不代表能够破解,就如当初,在杏子林忠。乔峰所施展的擒龙手,哪怕自己能够清楚地把握到擒龙手的每一个细节变化,招式连接,但这些东西,到了乔峰身上,却完全失去了作用,与其说在破解,倒不如说是在旁白。

    而眼下,自己的外婆与表哥。此刻所施展出来的手段,给王语嫣的感觉甚至还要超出那位豪气干云的乔帮主。

    技进乎道。大致就是如此吧!

    看着被无尽银雾所笼罩的两人,王语嫣心中陡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眼下,似乎也只有这四个字才能形容眼前的两人,只是……

    清丽脱俗的脸上,泛起一抹苦涩,眼前这场交锋,绝对算的上是百年难见,对任何一个武者而言,能够一睹,哪怕只是从中体悟一心半点,都有可能造就出一个不下于北乔峰的高手。

    当然,如果将眼前决斗中的人物缓一缓,或许她也会以一种学习和欣赏乃至赞叹的心态去观看眼前这场战斗,但如今,一个是跟自己有着血脉亲情的外婆,哪怕双方之间,真正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但血浓于水的亲情,让本就从小缺少亲情温暖的王语嫣分外珍惜,而另一个,却是自己的挚爱,与自己有了白首之约的心上人,无论哪一个出事,都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只是眼下,那个有着女童长相,骨子里却已经是一位快有百岁高龄的老太婆,却给了她一个看似两全其美的办法,以自己的北冥真气为基,再配以她的特殊秘法强行介入这场比斗,将其终止。

    “如今他们两人的气势都已经快要臻至巅峰,再不做出决定,恐怕到时候,你连一个都救不了。”巫行云此刻的语气有些像诱人堕落的恶魔,眼前两人,无论哪一个败亡,对她来说,都不会有任何损失。

    就算李秋水最终能够活下来,恐怕也是元气大伤,哪怕凭借自己如今这点功力,要战胜乃至斩杀她或许有些困难,但若要走的话,元气大伤的李秋水却是绝难再拦住自己。

    若是慕容复这小子最终活下来,恐怕伤势会更加糟糕,就算他那些家将侍女个个武功不俗,但灵鹫宫的人马按时间来推算,也快要到了,更不必怕他们。

    至于王语嫣……巫行云心中不禁生出一股冷笑,无论谁胜谁负,此刻的战场,只要王语嫣出手,就断无活下来的可能,没有人能在吸收了无崖子一甲子功力之后再吸收一名同等级高手的毕生功力,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

    “这……”王语嫣此刻却是犹豫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是女童,实际年龄却比自己的外婆都要大出一轮的老女人,心中恐怕没安什么好心,王语嫣虽然有些田震,但却绝对不笨,以巫行云之前对自己外婆所表现出来的仇视,本不该这么大度的让自己在两人之间选择一个。

    恐怕心中根本没安什么好心,只是此刻看着交手越见惨烈的两人,加上巫行云不断在耳边蛊惑,最终却是有些动摇了,他本就不是一个太有主见的人,目光不由得朝身旁的武青樱和穆清雅看去,希望两人能够给自己一些意见,至于梅剑,虽说这段时间相处的也算不错,但此刻恐怕还是回向着巫行云,巫行云的意志基本上已经可以代表她了。

    “表小姐,公子爷此前有过吩咐,若无他许可,我等不得随意出手,我们还是再等等吧。”武青樱摇了摇头,没有直接拒绝,显然也有些心动,在她看来,巫行云跟自家主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说起来,自家主人对她还有救命之恩,没理由也没道理去害自家主人,至于李秋水的死活,又关她何事?

    不过眼前这个机型老太婆短时间内表现出来的各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理念,让武青樱有些不踏实,以巫行云那乖张且记仇不记恩的性子,说不准还真有可能连自家主人都算计了,对于北冥神功的了解,武青樱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是一门可以吸人内力为己用的功法,但更具体的,却不知道,更不敢以李轩的性命拿来赌。

    穆清雅抬了抬眼皮,目光扫过巫行云的脸庞,漠然道:“公子爷没有出口。”

    “混账!”巫行云恼怒的瞪了武青樱一眼,若非如今修为不足,她连一巴掌拍死这个贱婢的心思都有了,只是此刻,形势比人强,面对两个油盐不进的小丫头,哪怕他有满腔算计,此刻也只能偃旗息鼓了。

    “噗~”

    一朵血花在李秋水的肩胛处炸开,伴随着一碰雪舞以及一声闷哼,交手的两人各自退出一步,李秋水此刻有些狼狈的看着状态同样不好的李轩,恨声道:“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慕容公子,你会的东西当真不少!”

    肩膀上的鲜血顷刻间便被止住,被鲜血濡湿的衣襟下,晶莹的肌肤若隐若现,似乎岁月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哪怕此刻生气,没有了当日在擂鼓山聋哑谷中那份清灵脱俗,却依旧动人心魄。

    李轩没有说话,他左侧的肋骨被对方一掌拍断了好几根,半边身子都被一股钻心的痛楚席卷,挥出的刀锋也走了样,原本凌厉的刀势却被李秋水轻易避开。

    “不好!慕容小子要遭!”巫行云面色突然大变,不只是她,王语嫣此刻脸色也不太好看,虽然两人如今看来是平分秋色的局面,谁也没能讨到便宜,但李轩的伤势无疑更加严重,甚至连动作都因为痛苦的作用下有些走形,高下在这一刻已经明朗起来。

    几乎是同时,王语嫣终于动了,凌波微步此刻在她脚下施展开来,虽然没有李秋水那种飘渺如仙,却也已经有了几分风采。

    只是王语嫣并未照着巫行云的计划去合力对付李秋水,只是在衣袖飘荡间,落在李轩身旁,严格来说,其实在这里,巫行云才算是外人。

    “语嫣,让开!”突然出现的身影让李秋水目光不禁一变,连忙收功,而就在此时,那双纤纤玉手却被另一只有着婴儿肥的手掌贴住,同时王语嫣也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抓到了,接着便是一股微弱的内力钻入自己体内,而让她惊讶的是,体内的真气在这缕若有若无的真气射入之后,竟开始不受控制的运转起来,一股股精纯的内力不断涌入体内。

    “这是……北冥真气!师姐,你果然好毒的心肠,难道就不怕语嫣反把你的内力尽数吸走吗!?”李秋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狠狠地盯着巫行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