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九章 以臣逆君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三十九章 以臣逆君

第三十九章 以臣逆君

readx();    按照巫行云最初的设想,利用八荒**唯吾独尊功的特性,在王语嫣体内凝聚一枚虚丹,一个属于她在王语嫣体内的虚丹,通过这枚虚丹,不断汇聚北冥真气与无相真气壮大自身,同时进一步加强对王语嫣体内那磅礴北冥真气的控制,从而用对方的真气来壮大这枚虚丹。

    同时虚丹与巫行云本身属于从属关系,通过身体的接触,在虚丹和巫行云之间,以王语嫣的经脉身体为媒介,形成一个暂时的单向循环,虚丹转化而成的八荒真气会源源不绝的通过这个单向循环流入自己体内,最终达到壮大己身的目的。

    一切原本都按照巫行云的计划完美的实行着,只是短短的时间,已经让她几乎恢复到最巅峰时期,若能以这两人为鼎炉,吸进二人全部功力,不但能够让自己省去百日重修之苦,甚至能再做突破,达到一个连她们师尊逍遥子都未曾达到过的武道至境,只是随着李轩的中途介入,变得不可捉摸起来。

    不知道对方施展了什么手段,竟让对方在上丹田的位置同样凝聚了一颗虚丹,与自己种在王语嫣体内的虚丹遥相呼应,彼此排斥,却又有种莫名的牵引,在王语嫣体内形成一个类似太极的东西,而最终,那原本属于自己的虚丹竟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反而将那原本给自己供输真气的虚丹反过来对付自己,循环逆转,竟开始从自己体内倒吸真气去滋养,这个结果,莫说巫行云不得其解,就算是始作俑者的李轩,此刻恐怕也难以解释。

    李轩眼下的状态并不是太好。一条类似于巫行云勾连虚丹的经脉循环也在他和王语嫣之间建立了,不过这条循环,却并未去吸纳自己的内力。反而将王语嫣体内多余的真气开始倒灌而回,涌入李轩体内。

    乾坤大挪移。能够逆转阴阳五行,反映在此刻,就是在王语嫣体内重新凝聚了一颗与巫行云在王语嫣体内所凝聚的虚丹属性完全相反的虚丹,虽然同为女子,但巫行云修炼的八荒**唯吾独尊功却是至阳之气,阴阳相生,反映在另一边,自然就是一股至阴之气。这股至阴之气倒灌回李轩体内。

    李轩所修习的黄帝心经,哪怕是在混乱三国的世界,也是属于最顶尖那一层次的功法,所修炼出来的真气更是霸道无比,虽然没有北冥神功吸人内力的功效,但对方打入自己体内的真气,却能在瞬间被同化,但此刻,倒灌而回的八荒真气,竟没有被体内那浩瀚无比的帝王真气所同化。反而自成一派,与帝王真气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差点让李轩受了不轻的内伤。

    只是眼下。李轩却决不能松手,一旦松手,不但前功尽弃,就连王语嫣也会有性命之忧,只能强行将体内真气的暴动压下,只是随着汇入自己体内的八荒真气越来越多,李轩感觉自己就像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哪怕一丁点的碰触,都可能让自己直接爆炸开来。

    “尊主!”远处。响起梅剑凄厉的声音,此刻。在梅剑以及武青樱和穆清雅眼中,李秋水和巫行云两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下去。

    原本莹润的肌肤,仿佛在不断地失去水分,迅速的干瘪下去,就在不久前,两人都还保持着三十岁黄金年龄的样子,飘渺如仙,即便对自己容貌有些自信的武青樱,在两女面前都有种自卑之感,但此刻,看着两名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密布仿佛老妪一般的女人,真的很难将她们跟之前那风华绝代的佳人联想到一处。

    红颜弹指老!

    不约而同的,三女心中闪过这样一句话,莫说梅剑,便是武青樱两女都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凄厉的叫声中,梅剑不顾一切的冲向四人所在的方向,武青樱眉头一皱,想要阻止,但下一刻,梅剑却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推了回来,这种级数的交锋,并不是什么人都插得上手的,四人真气交锋,所产生的气场,也绝非梅剑的实力可以突破的

    “烦人。”穆清雅不知何时,出现在梅剑身后,一个掌刀干脆利落的将对方给击晕过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冷哼声。

    场中,虚丹此刻已经跟王语嫣的丹田所重合,原本的北冥真气已经完全被迫出丹田,与不断纳入体内的无相真气融为一体,朝着上丹田的方向涌去,而巫行云体内的八荒**唯吾独尊功真气却不断的涌入丹田,成为王语嫣功力的根本所在。

    “啪嗒~”

    随着最后一丝真气的失落,那股恐怖的吸力不约而同的中断,李秋水与巫行云的身体软软的垂到在松软的雪地之中,已经化身为老妪的两人还不忘以凌厉的目光去攻击自己的宿敌。

    “呵呵~”看着闭目盘膝,旁若无人般盘膝坐在地上的王语嫣,巫行云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遍布皱纹的脸上,让旁人根本难以分辨出她的表情,只是嘴中兀自喃喃自语道:“北冥无相合八荒!呵呵!”

    “以臣逆君,巫行云,没想到吧,任你机关算尽,到头来却便宜了握着外孙女儿,说到底,还是我赢了!”李秋水苍老的脸上带着极尽讽刺的笑容,哪怕她现在的状态同样不好,但看着巫行云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却是无比的畅快。

    “哼!凭你也配!”恢复了神智的巫行云,看着李秋水那得意的嘴脸,冷笑一声道:“恐怕你全身功力,此刻也所剩无几了吧,哈哈,天意!天意呢!”

    “找死!”李秋水怒哼一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掌拍出,正是最得意的白虹掌力,只是此刻,没有丝毫内力的加成,哪怕李秋水的掌法境界已经达到鬼神莫测的地步,但没有内力的支撑,一掌推出却是平平无奇。

    巫行云勉力让过对方的手掌,一招天山折梅手使出,去拿对方的手腕,却被李秋水躲开。

    逍遥派的功夫无论威力如何,但在招式步法间,却力求完美和优雅,只是此刻,本该飘然若仙的白虹掌力却没了昔日的威力,而巫行云最拿手的天山折梅手此刻施展出来,实难体会其中的威力。

    一开始,两人还守着武者的规矩,虽无内力,但一招一式之间也算工整,但到了后来,两个皓首老妪的攻击方式已经不再局限于各自的武功,拳打脚踢乃至牙齿,都成了攻击对方的武器,在雪地中扭打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管理形象。

    当小昭带着三剑加上钧天部高手循着打斗的痕迹找到这里时,看到的正是李秋水以一枚藏于指尖的银针狠狠地刺入巫行云脖颈中的画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