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四章 返回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四十四章 返回

readx();    江湖

    依旧是风起云涌

    不过最近,江湖上发生的几件大事却大都是围绕在昔日的丐帮帮主乔峰身上发生,一连串的武林名宿之死,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巧的是每一个名宿死亡时,都能在附近找到乔峰的身影,几件事加起来,再加上武林中人对其契丹人身份的排斥,却是将矛头直指这位昔日天下敬仰的丐帮前帮主。

    加上最近几次围剿当中,乔峰终于不再沉默,天柱山下,一口气连杀三十多名知名高手,消息一经传开,却是将本就不算太平的江湖彻底引爆。

    不过自天柱山一战之后,乔峰的身影却是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但江湖上,对于乔峰的声讨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这愈演愈烈的趋势,此刻乔峰在江湖上的恶名,甚至已经超过了作为恶人招牌的四大恶人。

    同时无数个关于乔峰身世的版本开始在江湖中流传,其中最扯得却是乔峰潜入大宋,本就是一个惊天阴谋,是有人想要颠覆大宋武林,将乔峰自幼年起就送入了丐帮,并暗中助乔峰夺得了丐帮帮主之位,以达成契丹人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惜最终纸还是包不住火,身世被揭发的乔峰,恼羞成怒之下,暗中将暴露其身世的人接连杀死。

    若非前段时间丐帮前马副帮主的遗孀正好回家省亲,并未留在丐帮,恐怕以乔峰的丧心病狂,连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不会放过。

    这无疑是一个很扯得说法,但江湖上对于这种说法抱着支持态度的人却不在少数,虽说谣言止于智者,江湖上有脑子的人无疑会活的更好,除去那些随波逐流的真正的莽夫之外。真正能够看清其中猫腻的人,却更清楚眼下的局势,恐怕是有人针对乔峰,暗中推波助澜。

    但即便看清楚又如何?乔峰契丹人身份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能在江湖中掀起如此浪潮却又不露痕迹的,这样的势力也并非能够轻易得罪。在这种时候,哪怕看清楚又如何?没有人会真的为了乔峰在眼下形势下,冒着得罪幕后那股看不见的势力的下场为乔峰去澄清,那样的结果,哪怕是乔峰昔日那些肝胆相照的朋友,此刻却也集体选择了沉默。

    肝胆相照,仗剑江湖,那是无数人憧憬的江湖梦,但真正的江湖。却远没有那样美好,现实的残酷,足以将一颗赤子之心,生生的磨平棱角,变得圆滑,义士固然有,但放眼天下,真如乔峰这般豪气干云的男儿又有几人?

    江湖。更多的时候,却也不过是一个以刀剑来说话的名利场。

    雁门关。作为事件的主角,乔峰对于江湖上的人如何评价自己却已经不再关心,如今呈现在自己眼中的江湖,让他感觉有些心寒,也有些陌生,同样。乔峰也隐隐能够感到那背后所隐藏的暗流,虽然外表粗犷,但昔日作为丐帮帮主,能将偌大一个丐帮带领向巅峰,成为天下第一大帮派。在那粗犷豪迈的外表下,却也有着几分属于他的细腻。

    对于幕后之人,乔峰自然恨之入骨,但眼下,除非幕后之人主动站出来,否则的话,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将其揪出来。

    看着眼前的石壁,乔峰一双虎目之中却是忍不住流下两行热泪,在他身后,此刻却是多了一个跟屁虫,一个古灵精怪的紫衣少女,眼珠却在不住转动,那眼神里偶尔闪过的戏谑和狠辣,转动间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东西,只是此刻看着无声落泪的乔峰,心底却是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悲凉,乖巧的站在乔峰身后,罕见的没有继续自己的恶作剧。

    ……

    江南,姑苏

    一品轩。

    昔日曼陀山庄的产业,在这段时间康敏以及莫细雨各种手段的打击下,包括驰名江南的一品轩在内,已经尽数成为了姑苏慕容氏的产业,只是眼下却依旧挂在曼陀山庄的名下。

    “复儿,我是你舅母,你怎可如此对我!?”一间最为隐秘的厢房之中,昔日雍容华贵,傲气逼人的曼陀山庄主人,李青萝此刻却是钗横鬓乱,四肢瘫软的跪坐在李轩的怀中,华贵的衣裙此刻却被撕扯的凌乱无比,根本无法遮掩那破碎不堪的衣襟下诱人的风景。

    看着胸前一对已经多年未被异性碰过的雪峰,此刻却在自己这位名义上侄儿的手中,毫不怜惜的揉捏变幻着各种形状,裸露的香肩被强行翻转过来,脑袋无力的垂落在对方宽阔的肩膀上,瘫软的四肢却仿佛不受自己支配一般,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地贴在对方的身上,任由滑嫩的肌肤与对方散发着灼热力量的身体亲密无间的接触,强忍着那一**将自己推向云端的快感,残存的理智让这位满身贵气的贵妇眼中至今还残留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惊呼声中,李青萝几近全裸的**被以一个屈辱的姿势跪趴在地上,男人的灼热瞬间充斥了自己的空虚,晶莹的耳垂被突如其来的热气喷打,莹润的脸颊泛起一抹夹杂着羞愤的红晕。

    “记住,下次要叫主人,我的好舅母!”声音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温和,反而带着一股彻骨的冰寒,让李青萝的娇躯忍不住一颤,意识逐渐清冷下来,却突然感觉一股强有力的冲击狠狠地将自己已经无力的娇躯用力的顶起,脸颊、伟岸柔软的雪峰乃至手臂死死地贴紧在被轻纱覆盖的墙壁之上,纤细的腰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幅度将浑圆的翘臀如母狗般高高翘起。

    伴随着的却是一声忘我的尖叫声,这位昔日成熟、冷艳、贵气逼人的豪门贵妇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却是在瞬间烟消云散,昔日身为豪门贵妇尊严、雍容、优雅以及那份来自骨子里的骄傲此刻却伴随着那猛烈地冲击彻底被抛弃,只剩下如杜鹃啼血般的哀鸣,在宽敞明亮的厢房中经久不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