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七章 大宴武林 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四十七章 大宴武林 上

第四十七章 大宴武林 上

readx();    燕子坞,参合庄

    假山、流水、草木乃至四周小心翼翼往来的家丁仆役,在清风无形的吹动下,构成一幅唯美而生动的画面,单论景色,这里并不比如花海般的曼陀山庄差上分毫,尤其在格局布置上,隐隐间暗合术数,将奇门遁甲九宫八卦暗藏其间,却又不流于表面,单就这份布置,就可看出当初布置山庄之人在奇门术数方面的造诣。

    李轩盘膝静坐在草地之上,五心朝天,以道家最正规的姿势运转着体内的真气,周围的一切随着灵台清明,自动重新再脑海中汇聚成像,虽未睁眼,但方圆十丈之内的一切却竟在李轩脑海中。

    自当日在天聋地哑谷中被李秋水崩毁的精神镜像随着这段时间的不断弥补,加上灵鹫宫中那一幕荒唐,不但重新成像,而且隐隐间,比以往似乎有了精进,此刻,哪怕李秋水重来一次,李轩也有自信哪怕是与李秋水同一级数的高手前来,也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感知。

    对于半月之后的婚事,李轩并未太过去关注,那场婚宴,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李轩当做了一个诱饵,一个能够让自己脱离大宋却又不会失去大义的诱饵。

    虽然这样做,对深爱着自己的语嫣有些惭愧,在这个时代,婚姻对男人而言,可能只是一场比较特殊的宴席,但对一个女子而言,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刻,只是……天下并没有绝对完美的事情,人的一生都是在不断衡量利与弊之间,选择出一条自认为最正确的路。

    原著中,慕容复为了自己的复国大业,抛弃了王语嫣。无论外人如何看,但至少在他看来,这是正确的,而眼下,李轩所能做的,也只是让这场即将影响五国格局的风暴中。对王语嫣乃至曼陀山庄的伤害降到最低。

    眼下诸多事情已经开始着手布置,李山、李火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去处理这些事情,不必自己去操心,眼下自己所需要做的,其实跟王语嫣没什么两样,就是等待大婚当日的到来,并将自己的状态调整至最佳。

    黄帝心经和逍遥派三大功法的融合,虽然经过灵鹫宫密室中那荒唐的一幕,成功的将三大功法的真气与自己的帝王真气融合。但并未臻至完美,严格来说,只能算是初步融合,甚至连李轩,对其中原理都有些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对武者而言,无法真正了解自己的功法绝对是一件非常危险地事情,哪怕暂时而言一帆风顺,但并不代表危机会因此而消失。反而会潜伏起来,当境界达到一定程度而真正爆发出来的时候。却是致命的。

    帝王的掌控欲通常都是极强的,对于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东西,哪怕眼下对自己十分有利,也依然会抱有十二分的戒心,是以李轩并未在这段时间过多的利用黄帝心经某项突然强化的特性去疯狂的提升功力,而是静下心来。体会着帝王真气的变化,以期将新的黄帝心经彻底完善。

    ……

    江湖

    随着乔峰北出雁门,离开大宋境内,围绕乔峰的一连串轩然大波也渐渐平息,只是仇恨已经埋下。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除非乔峰此生不再踏足中土,否则当乔峰再度踏足中土之际,便是这份仇恨彻底爆发的时候。

    而随着乔峰的隐退,另一则消息却俨然已经成为眼下江湖武林中一项热谈,那便是昔日与乔峰齐名的南慕容慕容复公子将在半月之后大婚,遍邀天下群雄齐至燕子坞。

    若是昔日,北乔峰南慕容双雄并立的时代,南慕容虽然声名显赫,但一场婚宴,想要邀请天下英豪参与,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眼下,随着北乔峰的身败名裂,眼下江湖中,却是已经隐隐出现南慕容一家独大的局面。

    随着西夏遣使就西夏一品堂之事对宋朝责难,朝廷迫于外交压力,对慕容复下达了海捕文书,虽然引来了不少邪门歪道的窥视,却也将南慕容的声望推到一个极致。

    尽诛西夏一品堂,以德报怨,义助丐帮,这可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尤其是在有心人刻意渲染下,将西夏一品堂在大宋境内公然烧杀抢掠的事迹传的活灵活现,李轩在江湖中已然成了英雄般的存在,声名之盛,可说是如日中天。

    而更让众多江湖势力欣慰的是,李轩并未借着如日中天般的名声,以任何形势去扩大势力,一时得势而趁势扩张势力,意图席卷武林,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中屡见不鲜。

    没有了利益的冲突,真正有能力的大型帮派自然不会冒着引来骂名的风险去招惹燕子坞,甚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还会给予掩护,以至于朝廷的海捕文书虽然下达一月有余,但却连燕子坞的具体位置都没弄清楚。

    而此时李轩突然放出大婚之日,大宴天下的消息,江湖上更是群起响应,天下第一大帮的丐帮已经公开声明将于大婚之日,亲自前往赴宴,此外还有大理段氏也会在当日由大理镇南王段正淳携世子段誉前来祝贺,除此之外,少林、峨眉、青城乃至龙虎山等江湖顶尖势力也做出了回应,虽非如丐帮一般帮主亲至,却也派出了足够分量的人物前来道贺。

    有众多武林顶尖势力牵头,其他收到请帖的帮派无不群起响应,甚至慕容氏的请帖如今在江湖中已经成了一种荣誉和身份的象征,被众多武林人士争相追捧,半月之后的燕子坞大婚,到最后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场武林盛会,一些距离较远的帮派已经开始启程赶往姑苏,哪怕是没有收到请帖的武林人士,也开始动身前往江南,想要一睹这场武林盛会。

    当然,其中并不缺乏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或嫉妒慕容复如今的江湖声望和地位,或被朝廷那巨额赏金所诱,这种人并不在少数,甚至在数量上可能已经超越了真心前来祝贺的人群。

    姑苏,官邸

    姑苏知县王琦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份请柬,精致的请贴上,那烫金的姑苏慕容敬上六个大字此刻在王琦眼中有些刺眼。

    江湖和朝堂从来都是各不相干,侠以武犯禁,很多时候,那些高来高去的高手们从不将朝廷官员放在眼中,甚至有些人仗着武功高强,对于朝廷官吏动辄出手打杀,作为燕子坞的邻居,王琦这段时间过得可是胆战心惊。

    作为姑苏知县,王琦并不像普通官员那般对武者一知半解,毕竟自己身边就有着一个名满江湖的大高手,平日里去治下转转,听到的也大都是这个名字,久而久之,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

    跟大多数官员一般,对于这种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就不将朝廷放在眼中的武林高手,王琦同样没有半点好感,平日里,也大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只是随着李轩在无锡城外大杀四方,一举将凶威赫赫的西夏一品堂几乎杀绝,甚至连哪怕在宋朝境内也是声威赫赫的赫连铁树都未曾幸免,王琦有些害怕了。

    说南慕容北乔峰,他没什么感觉,对于久历官场的他而言,很多时候看待问题会不由得以官场的思维方式来思考,以为江湖也跟官场一样,不过是互相吹捧出来的高手,就算厉害,也绝对有限。

    但随着一品堂尽数陨落,朝廷更是下发了海捕文书之后,王琦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聚集兵马歼灭燕子坞,而是下意识的提高了自己身边的防御,武林高手有多高,他不知道,但赫连铁树的凶威,哪怕是一届儒生,他也有所耳闻,那可是屡屡在边境以少胜多,数次将宋军打的抬不起头来的西夏悍将,这样的人物,却折在一个江湖草莽的手中,这样的结果让王琦不得不对自己这位邻居重新定位一番。

    至于结果,伟大的知县大人身边的防御在海捕文书下达的三天之内,身边的护卫扩充了三倍不止,甚至就算出门,身边的侍卫都没有低于两百过,饶是如此,每次出门,王琦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两百多名护卫都不能让他生出一丝安全感,生怕一个不小心,招惹了这位老邻居,跑来一刀把自己给剁了,要知道,赫连铁树身边,可是有着整整五百名西夏一品堂高手,却仍旧惨死在对方手下,王琦可不认为自己这点姑苏城卫兵能跟西夏一品堂的骄兵悍将相比。

    至于派兵剿灭燕子坞……抱歉,朝廷调令未至,县兵不能轻动,对于官场上那一套,王琦显然已经烂熟于胸,使用起来没有丝毫的别扭。

    “老赵,你看这事如何是好?”看着眼前的请帖,王琦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看相身旁一幅师爷打扮的中年人道,燕子坞,对他来说是龙潭虎穴,他是绝对不会去的,但若没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日后若传出去,那就是折损朝廷威严,若在官场上传开,定会遭到同僚的耻笑。

    “大人若不想去,不防将此请帖交由知州大人,大批江湖人聚集,此事已经超出了我等的能力范围。”中年人抹了抹骸下的山羊须,一脸智珠在握的表情。

    “也好。”王琦闻言,不由点点头,两眼放光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