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章 暗流涌动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章 暗流涌动

第五十章 暗流涌动

readx();    “吉时已到,新人拜堂!”司仪高亢的声音中,李青萝作为双方的家长,坐在了主位上,将手中的红绸递到李轩的手中。

    “复儿,今后语嫣就要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辜负于她。”李青萝目光复杂的看着此刻器宇轩昂的李轩。

    “舅母放心,今日之后,我会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被红盖头遮住视线的王语嫣听着心爱的人儿此刻誓言般的话语,心头一酥,仿佛整个身体都要化了一般,之前的不快和芥蒂,却早已随着这句话而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绵绵的情谊。

    李青萝闻言娇躯却不由一颤,现场这么多宾客,却是只有她才真正的知道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真正含义,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忍不住带上些许的哀求,但回应她的却只是李轩冰冷的目光。

    “有复儿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随着司仪新人敬茶的声音,李轩已经将茶盏递到了李青萝身前,看着眼前的茶盏,李清咯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一饮而尽,婚宴在司仪的主持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众人似乎已经了铁狼之前所带来的压抑,哪怕此刻这位名动黑白两道的捕神眼下就坐在这里,却已经被众人所忽视,婚宴随着新娘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送入洞房之后,迎来了最热闹的时刻。

    “大人,我们还要继续吗?”铁栏一行捕快被安排在一个角落,并非李轩刻意羞辱,只是对方的身份参与进这江湖人的事情中,本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名捕快忍不住低声问道。

    虽然对这位捕神大人依旧十分敬佩,但这些捕快也不是笨蛋。铁狼能够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十几年来无人能够逃脱其追捕,凭的可不仅仅是他那如同野兽一般敏锐的嗅觉和精湛的追踪技巧,高绝的武功也是他无往而不利的一个重要因素,甚至可以说是关键因素。

    江湖不同于官场,侠以武犯禁。这些江湖高手可不同于普通升斗小民或普通官吏那般一旦被拿到证据就束手就擒,你连抓捕人家的本事都没有,哪怕追踪技巧再高明,也不过是快点送菜的料。

    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刑部巧匠研究出来的那些工具在那些真正的高手面前,作用会大大降低,更何况,如今这燕子坞中,高手可不止一个两个。就算之前差点被铁狼秒杀的濮阳逸,除了铁狼之外,他们这些跟随在铁狼身边,也算刑部一顶一高手的捕界精英,都未必是人家的对手,更何况,今日燕子坞中,濮阳逸也不算顶尖高手。单是人家燕子坞那位家将,看实力。都不在自家捕神之下,更遑论那位名满江湖的慕容公子。

    这些人真的有些害怕,若铁狼真要在此强捕慕容复的话,自己这些人,甚至包括铁狼本身在内,恐怕都会交待在这里。

    铁狼皱了皱眉。能够感觉到这几个部下的忐忑,目光掠过这满庄高手,隐隐间,察觉到一丝不对,按理说。姑苏慕容氏哪怕再胆大包天,但眼下朝廷已经对其下达了海捕文书,对方也不该如此明目张胆的举行婚宴,仿佛生怕别人不知一般,将婚宴闹得天下皆知,甚至将请帖送到了朝廷官员的手中。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胆大包天可以形容的了,这是对朝廷**裸的挑衅,但以铁狼多年捕头生涯磨练出来的眼力,这位慕容公子并非那种莽撞嚣张,目无余子的纨绔才对,野兽的直觉让他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

    在一众捕快松口气的表情中,铁狼沉吟着摇了摇头,目光越过人群,看着那位慕容公子,沉声道:“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刑部的能力范围,陈敢,你立刻返回姑苏,将此间情况详尽的呈报上去,另外,告诉大人,最好不要动用军队。”

    眼下的燕子坞,看起来虽然只是一次江湖人物普通的婚宴,但参加婚宴的人却让他不得不重视,寻常武林门派还好说,但此处却还有大理镇南王,丐帮帮主,少林寺高僧,这些人凑在一块儿,已经将这场原本只是寻常婚宴的问题上升了一个高度,一旦出动军队,哪怕能够捕获慕容复,却会同时交恶三家足以影响天下的大势力,对朝廷而言,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是!”名叫陈敢的捕快低头,躬身应诺一声之后,迅速退出山庄,不过却并未依言立刻返回姑苏,而是驾船奔至燕子坞一处隐秘宅院之内。

    “属下陈敢,参见统领,此次却有要事禀报。”单膝跪在一座看起来与普通下人居住的房屋一般的房间外,沉声说道。

    “哦?”屋中传出的声音没有想象中的阴沉,声音中反而带着一股刚强稳健,随着房门打开,李火的身影出现在陈敢身前,低头俯视着陈敢道:“可是那位捕神下达了什么新的指令?”

    陈敢眼中闪过一抹敬服之色,点头道:“铁狼命在下前往姑苏,将此间事情上报给朝廷知晓,说此间事情,已非超出刑部能力范围。”

    “哦?”李火眉头一挑,沉吟片刻之后,沉声道:“把他的话源源本本的给我再说一遍。”

    “诺。”陈敢点了点头,将铁狼的话原封不动的再说了一遍。

    “呵~”听着陈敢的话,李火不禁发出一声冷笑道:“这位捕神大人,倒是机警的很呢。”

    “统领,我们该怎么办?要不属下将此信延迟几日如何?”陈敢小心的看着李火的表情,沉声道。

    “这倒不必。”想了想,李火摇摇头道:“以这位捕神大人表现出来的机警,若你迟迟未归,恐怕还会派其他人乃至自己亲自前去,那时,主公安排的一出好戏可就没处唱了。”

    “统领的意思是……”陈敢疑惑的看向李火。

    “去还是要去,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去,不过这通报的内容吗,却要稍加改动一番!”李火想了想道,随机对着陈敢招了招手,在陈敢疑惑的眼神中,对其耳语交代了一番。

    “照这样去说,尽可能让朝廷派出军队来围攻燕子坞。”李火冷声道。

    “这……”陈敢微微犹豫,只是下一刻,面对李火那冰冷的目光,突然生生的打了个寒噤,连忙拱手道:“属下遵命。”

    “快去快回,你是我燕子坞不多数安插在朝廷之中的暗棋,日后还有大用,眼下还是尽量不要暴露为好。”摆摆手,李火说道。

    “属下遵命。”陈敢点点头,再次向李火行礼之后,展开轻功,迅速奔至燕子屋外,架起小船,朝着姑苏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看着陈敢离去的方向,李火想了想,突然开口道:“神箭八卫何在?”

    “属下参见统领。”不大的院子里,突然窜出八道身影,齐齐跪在李火身前,八人,却是李火从原燕子坞护卫中挑选出来的八名有着不错箭术天赋的护卫培养出来的,慕容氏本就心怀复国之志,府中家丁都是以军队的方式训练出来的,本就有着不错的底子,再加上李火的指导,本就在箭术方面有着不错底蕴的八人却是能够迅速形成战力,不说百步穿杨,但三十步内却能做到百发百中,被李火作为暗部一支特殊编制存在,虽然只有八人,但若能占据有利地形,足可狙击一支百人队。

    “从现在起,对铁狼一行人进行严密关注,除陈敢外,不得再放任何一人离庄,也不得让其与外界有任何联系,哪怕是一只苍蝇从他那里飞出来,也得给我打下来。”李火冷然道。

    “遵命!”神箭八卫闻言躬身应命之后,身影连闪,转眼间,已经失去了踪影,院落中,只剩下李火一人静静地站立在原地。

    与此同时,参合庄内,铁狼一桌中,一名捕快终于忍不住问道:“头儿,我们既然已经不准备参合此事,又何必继续留下来,让那些江湖莽汉当猴儿看。”

    目光有时候也是一种武器,至少眼下,感觉着周围那有意无意瞟来或不怀好意,又或是幸灾乐祸的视线,无形中已经形成一种精神压力,让几个捕快如坐针毡,早知如此,还不如跟陈敢一起离去。

    铁狼倒是沉得住气,目光却落向握着酒杯,正朝自己这一桌走来的李轩,不动声色的朝着一众部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慕容复不过区区一介江湖草莽,竟能让威震两道的捕神亲自前来参加婚宴,倒是让这小小参合庄蓬荜生辉呢。”握着酒杯,仿佛并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对着铁狼举起酒杯,好像两人真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热情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李轩,铁狼目光微微一凝,竟在对方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真气波动,要知道但凡内家高手,言行间体内的真气也会随之而动,哪怕是双方实力相差甚远,但言行举止间,也会不自觉地透露出一丝真气的痕迹,铁狼作为刑部提刑官,自有一套查探他人基本修为的方法,但此刻,眼前的这位慕容公子身上,却让他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内力波动。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名满江湖的慕容公子竟然没有丝毫内力?这个玩笑显然并不好笑,而且,虽然感受不到对方的真气波动,但自李轩出现在他面前开始,野兽般的直觉就让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这股压力,远超以往所见过的任何高手,单此一点,铁狼可以肯定眼前这位慕容公子绝对是一名深不可测的高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