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一章 死局、开端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一章 死局、开端

第五十一章 死局、开端

readx();    “我……是来抓你的。”抬头,迎着那张看似无害的笑脸,铁狼在周围几名捕快警惕的目光中,以依旧冷漠的语气说道。

    参合庄内气氛依旧喧嚣,但此处却瞬间陷入一种难言的冷寂气氛,仿佛周围的空气被冻结了,又仿佛被某种东西和外界的喧嚣分隔开,与喧嚣热闹的其他地方分割成为近在咫尺的两个世界,甚至捕快们能够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和呼吸声。

    “我知道,这里是参合庄,我的地盘。”李轩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酒杯举了举,认真道:“不过今日是在下大喜的日子,有什么事,可以放到明天再说,今日之后,你我各凭手段,但今日吗……既然坐在这里,就是参合庄的客人,就都是可以跟我喝一杯的朋友,不是吗?”

    “朋友?”铁狼抬头,看着这张年轻的脸庞,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对他而言非常陌生的字眼,点点头,没有多言,举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各位慢用,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呐。”本是客套的言语,但此刻经李轩嘴中说出来,却给人一种十分真诚的感觉,哪怕众人明知此行的最终目的,恐怕还是免不了与此人以刀剑来说话,但此刻,面对着那温煦的笑容,却始终难以生出太多的敌意。

    觥筹交错间,段正淳穿梭在人群之间,得体的应付着周围前来敬酒的人群,虽然此刻心早已不在此处,但生于皇室,哪怕大理段氏有着浓重的江湖气息,但长期处于高位,对于这些应酬。早已达到一种境界,哪怕此事心不在焉,也不会让人觉得对方是在随便应付自己。

    告别了一位武林名宿,段正淳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看着那比往昔更加动人的背影和身材,心中顿时腾起久别重逢的情谊。看着对方自如的应酬着周围来自四方的恭贺,段正淳并未急着上前,而是静静地站在人群中,微笑着看着昔日的傲娇少女,化作如今雍容端庄的妇人,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复杂难明的情绪,怀念,情谊,怜惜以及淡淡的失落。

    随着不胜酒力的新郎官被送入了洞房。人群渐渐开始消散,段誉和刀白凤也在段正淳高超的演技下被打发回自己的房间内,重新回到庄园之中的时候,正看到李青萝离去的背影。

    酒意以及一股源自内心冲动的驱使下,竟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李青萝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被人尾随,径直朝着参合庄花园的方向走去。

    明月当空

    明亮的月色如同水银泻地般将花园内的景物镀上一层银辉,与日间相比。满地鲜花异草,少了几分灿烂的生机。却多了几分神秘和优雅,如此良辰美景,本该是一些痴情男女私会的好场所,但此刻,却多了两道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两个男人的身影。

    宽眉微微蹙起,看着眼前本该在洞房中享受人生最大乐趣的李轩。铁狼不解,却并未有多问,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漆黑的双瞳,反射着幽幽的月光。黑暗中,如同一头匍匐在地,随时准备暴起伤人的凶猛野兽。

    “捕神不想问问,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此刻出现在铁狼眼前的李轩,却没有了日间的温文儒雅,虽然在笑,但给人更多的感觉,却像一柄锋芒毕露的宝剑,甚至不需要与他对视,哪怕看着此刻的他,眼睛都会生出一种刺痛的感觉。

    一身红袍,此刻在月色的照耀下,却折射出别样的光彩。

    “说与不说,阁下既然已经站在这里,我又何必多问?”铁狼抬头,目光落在李轩脸上,气沉丹田,闷声说道,同时心中却生出一股浓浓的惊骇。

    单凭借气势,对方已经逼得自己不得不催动功力来抗拒来自对方身上那股凌厉之极的气势,而对方,铁狼可以肯定,并未动用任何手段。

    “多做少说,不问不该问的东西,难怪年纪轻轻,又无任何背景,却已经能够成为朝廷炙手可热的神捕。”点点头,李轩看相铁狼的目光带着一丝赞许之色。

    “铁某虽知不自量力,但职责所在,还是必须说一句,请慕容公子明日随我往汴梁一行。”压下心头因为对方那一丝赞许就生出的一股莫名激动地心情,铁狼看着李轩的眸子里,已经带上深深地忌惮。

    铁狼自问出道以来,也算阅历丰富,见过的人物数不胜数,有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也有显赫一时的朝廷显贵,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乃至一句话,就令人的心绪产生波动的人物。

    “据说铁捕头是被野狼养大?”李轩并未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问出一个令人意外的问题:“却不知为何又要以铁为姓?”

    铁狼有些跟不上李轩的跳跃性思维,看着李轩,一直被压抑的情绪有些失控的爆发出来,声音中带了丝丝的咆哮,眼白处也泛起丝丝血丝:“这些,又与阁下何干?”

    摇摇头,李轩有些惋惜的看着铁狼道:“明明是一头野兽,却硬生生的被条条框框所束缚,有些可惜了。”目光落在对方腰间那柄奇形怪状,模样有些像现实中狗腿刀的冰刃,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道:“你也用刀?”

    “不错!”铁狼点点头,闻言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之上,对方的的微笑,让他突然生出一股一刀将其砍死的冲动。

    “传闻中,捕神刀一出鞘,从不落空,今日,我却想见识见识。”李轩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手已经出鞘的刀身,微笑道。

    “嗡~”

    没有再回答,也不想继续这种在他看来没有意义的谈话,两人之间,其实刀要比语言更容易沟通。

    半月形的弧光在明月的映衬下劈出一道惨烈的弧线,不带丝毫花俏,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的劈斩,却已经将这两个动作的威力发挥到最大,一股惨烈的气势随着这一刀的劈出将他整个人都笼罩。

    这是很纯粹的一刀,正如他的人,如灵鹫宫下,那位自号剑神的卓不凡一般。只是卓不凡的纯粹,在于他的剑术,是一种将精神寄托在剑之上的纯粹,而铁狼的纯粹却并非针对任何有形体的事物,而是一种精神上的纯粹,一刀既出,有死无生,对敌人如是,对自己同样如是。这样的人,无疑是最可怕的。

    “这刀法叫什么名字?”李轩侧身,避开这带着惨烈气势的一刀,哪怕以他如今在刀术上的修为,也禁不住对这一刀产生了好奇,他可以感觉到,眼前的男子与自己相差的不止一星半点,但这一刀的刀意。竟让他产生了警觉,单就这一点。已足够挑起李轩的好奇心。

    “无名。”身体一旋,刀随身转,借着这股旋转力,再次一刀斩出,威力竟比前一刀更甚了几分。

    “自创?难怪!”李轩展开步伐,身如飘絮。脚踏七星,却始终不离铁狼周身三尺之内,眼中闪过一抹了然,难怪这刀法给自己的感觉如此怪异,找不到丝毫刀法的感觉。竟是源于自创,恐怕这刀本身形状,也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吧。

    “这等本事,却只是一个小小捕头,倒是有些屈才了,有没有想过,另找出路?”李轩身影连动间,嘴中话却是如同唐僧一般,絮絮叨叨,令铁狼烦不胜烦,加上自始至终,对方只是凭借身法闪避,却从未还上一招,而自己却刀刀落空,让这股烦躁感在不知不觉间,被不断催升。

    “与你何干?莫不成,你一介通缉犯,也想给我一个更远大的前程不成!?”铁狼终于无法再忍耐情绪的爆发,咆哮出声,同时手中的刀法却越见惨烈,完全放弃了自身的防御,只是一味的追求速度与力度。

    “说不定哦。”身形在空中违背物理定律的一折,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对方的刀锋,身形已经出现在另一方,看着对方这越见惨烈的刀法,出声提醒道:“铁捕头可要小心了,这刀法若一直继续下去,若始终斩不到我,铁捕头怕是要力尽而亡了,不如就此罢手如何?”单以刀法而论,铁狼的刀法其实再简单不过,以李轩在刀术方面的造诣,自然可以一眼窥破其中虚实,只是此刻说出来,却并非源于善意,只是为了不断扰乱其心境。

    “休想!”怒吼声中,铁狼再次一刀挥出,刀法似乎又凌厉了几分,但此刻,李轩却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呼吸与招式间已经失去了那种连贯性,若下一刀再无法建功,恐怕就会生生将自己给耗死!

    “吼~”铁狼自然也察觉到这些,只是他却没有停,也不想停,手中的刀锋凝聚了毕生的功力狠狠地劈出。

    “噗嗤~”利器撕裂肌肉的声音中,铁狼原本已经开始浑噩的大脑一清,心中先是一喜,随机却是察觉到一丝不对,抬眼看去,眼前的人影却并非想象中的那个人,待看清样貌时,铁狼整个人呆住了。

    “他日若在大宋无立足之地,可来燕国找我。”

    耳畔传来李轩以内力凝聚成线的声音,慕然扭头四顾,却哪里还有李轩的影子,回头,有些苦涩的看着双手死死地扣着自己的咽喉,鲜血却自指缝间喷涌着出来,眼中犹自带着不解神色看向自己的段正淳。

    李青萝仿佛被抽尽了浑身力量一般软倒在地,后方,传来段氏四大家将的怒吼声以及段誉母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再往后,还有被惊动的各方高手怒喝之声。

    “走~”铁狼知道,此刻就算解释也是无用,眼下的情形,也容不得自己再解释,如今能做的,也只有暂时离开这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