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四章 一肩扛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五十四章 一肩扛之

第五十四章 一肩扛之

readx();    “属下恭迎夫人。(.23w[x].”听香水榭之畔,一名魁梧精悍的汉子单膝跪地,朝着王语嫣行了一个大礼。

    “你是……”李青萝看着眼前这名魁梧精悍的汉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诧的神色道:“太湖水匪总头领,九现神龙凌霸天!?”

    哪怕刚刚亲手将爱郎段正淳送归黄泉,情绪处于极度低落的状态,此刻看着眼前的人影,心中也是由不得泛起真真波澜。

    虽然李青萝对于江湖事并不上心,但曼陀山庄本就建在太湖之畔,关于太湖水匪的事情,却是不得不重视。

    一直以来,燕子坞、太湖水盗与曼陀山庄便是太湖之上三大势力,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太湖水匪人数不过千余,但一直以来神出鬼没,官府数度围剿,却只是损兵折将,甚至连太湖水匪的头领是谁都不知道,莫说官府,偌大江湖,真正知道太湖水匪首领身份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是以江湖上给了个九现神龙的称号。

    李青萝也是偶然间见过一次太湖水匪首领的真面目,那次山庄货物被劫,李青萝亲自出面,曼陀山庄高手更是倾巢而出,不过双方却并未大动干戈,在亮明身份之后,太湖水匪却是主动放弃掠夺的财物,更是这位太湖水匪的首领亲自登门道歉,并送上厚礼。

    人家礼数做的周到,哪怕当时的李青萝刚刚遭遇段正淳抛弃不久,性格变得极端,但毕竟是一庄之主,也不得不顾虑彻底得罪太湖水匪的后果,至于将太湖水匪的事情通报给官府,却是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江湖事,江湖了,哪怕曼陀山庄性质有些特别,并不愿过于沾惹江湖之事,却也无法否认江湖人的身份,此事到了那种程度。也只能选择不了了之,虽然后来没再见过面,但对于这位太湖水匪的头领却是有着印象。

    “江湖朋友抬爱,却是当不得夫人如此称呼,夫人唤我名姓即可。”摇了摇头,凌霸天朗声笑道。

    “我只想知道,我这位好女婿是花费了怎样的代价能让凶名赫赫的太湖水盗甘心俯首称臣的。”李青萝声音里,带了丝丝怨气,亲手将爱郎送上黄泉。虽然已经任命,但心中那股怨气却是挥之不去,语气中,甚至带了丝丝嘲讽。

    “夫人说笑了。”凌霸天起身,朗声道:“若无燕子坞许可,又有什么人活腻了,敢在慕容氏的地盘上撒野?”

    “这么说,太湖水盗。原本就是燕子坞的私兵了?”李青萝娥眉微蹙,她并非笨蛋。从对方的态度上早看出些许端倪,若只是出于义气相帮,根本不必行如此大礼,如今对方直接将话点开,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想。

    “不错。”凌霸天点点头道:“凌某本是昔日太湖之畔大户,昔日也曾有些薄产。怎奈家中出了恶奴,勾结官府,侵吞家产,霸占我母亲,我母亲不堪受辱。投湖自尽,那恶奴更是欲斩草除根,当是凌某已是走投无路,幸得主公义薄云天,不但出手相助,更将那贪官恶奴枭首示众,让我凌家满门冤魂得意安息,凌某不识什么大义,却也知道知恩图报,自那以后,便在主公的帮助下,秘密建立了太湖水盗,替天行道,专杀那不义之徒,如今朝廷昏庸,义士受辱,凌某愿随主公一起,扫清寰宇。”

    看着慷慨激昂,眼神中透露出灼热崇拜目光的凌霸天,李青萝真的很难跟几年前那个不卑不亢,有着慑人气魄的九现神龙联系在一起,同时,对于李轩的谋划再一次感到惊叹,如今算来,有了太湖水匪,燕子坞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了一统太湖的实力,只是一直隐忍不发,为的恐怕也是避免惹到朝廷的注意,如今一旦爆发出来,整合了曼陀山庄与燕子坞的力量,即使没有那些江湖人士相助,也足以凭借太湖的地势与朝廷周旋,只是看眼下的情况,对方竟是不准备将这些力量向世人展现,显然还有更大的谋划,只是想想,李青萝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相比起来,贵为大理镇南王的段正淳,一生却在大多数时间留恋在佳人美眷之间,自诩风流,却少了几分男人该有的霸气,心中对于李轩的怨气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少了几分。

    对于已经过了少女浪漫和幻想阶段的李青萝而言,男人的魅力更多的还是在事业和气魄之上,想要彻底这幅这位高贵美艳又事业有成性情高傲的深闺美妇,单单在身体上折服却是远远不够的,段正淳若非在少女时代给她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换做如今的李青萝的话,哪怕段正淳手段再高明,恐怕也难以折服这位高傲美丽的娇花。

    参合庄外,土地此刻已经被鲜血所染红,千余名宋军,此刻已经不足半数,而同样各方武林高手,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经过初期绝望催生出来的战斗力渐渐消耗之后,宋军却是逐渐处于下风,倒是诸多武林高手渐渐打出了默契,伤亡越来越小,攻击却越见凌厉。

    若非失去了退路,残存的宋军恐怕早已化作溃兵,此刻却是全凭着一口气在支撑。

    “啊~”

    一名宋军突然发出一声嚎叫,倒窜几步,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奋力的朝着外面游去,眨眼间,只能远远地看到一朵水花朝着远处不断移动。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了第一个例子在先,越来越多早已失去战意的士兵放弃战斗,丢下兵器一头扎进了水里,混战之中的武林群豪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任由着这些人离去。

    “主公?”看着那些不断落水的宋军,李山心思一动,看相李轩。

    “任他们离开。”点点头,李轩想要彻底控制这些江湖人物,就得断了他们的后路,宋朝对于民间反叛之事手段向来狠辣,哪怕是最终迫于无奈招安。也终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水浒中那些梁山好汉最终的结果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些在场的江湖豪杰之中,也不乏有些身份家业的人物,想要凭着一张画饼让这些人放弃家业跟自己离开宋境若在平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若没了那份家业的牵挂。又被朝廷逼上绝路呢?

    宋朝家大业大,就算当今皇帝昏庸,凭着祖宗打下来的基业,就算一辈子也败不完,对于这些胆敢作乱的民间势力,手段向来严苛,但对于没有太多根基的慕容氏而言,每多一份力量,未来也就更多一份成功的可能性。宋朝看不上眼的人物,就由自己来接收。

    至于如何断绝这些人的后路,李轩根本没有必要去自己出手,这些逃走的宋军,无疑会做的比自己更加漂亮。

    虽然以太湖之大,数百里水泊,单凭人力想要游上岸去无疑是痴人说梦,大多数。估计都会溺死在太湖之中,但这么多人下去。总会有那么个别的幸运儿在里面侥幸生还,这是一个概率问题,哪怕最终,这些倒霉的宋军都倒霉的折损在这里,李轩也有后手,能够保证在场江湖豪客乃至一些并未在邀请之列却在李轩内定之列的人物名单完整的呈送到朝廷实权人物的手中。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无需李轩去推动,相信宋朝那位官家会比自己做的更好。

    “吼~”

    眼看着一个个丧失斗志的宋军争先恐后的朝着湖中奔去,宋军中一名看起来有些军衔的将领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吼,将一名趁机想要偷袭的武者凌空举起。咆哮声夹杂着武者凄厉的惨叫声中,整个身体被对方生生以蛮力撕成两半,喷溅的鲜血夹杂着内脏朝着周围飞射,残暴的气息,让喧嚣的战场为之一静,哪怕是桀骜不驯的一众江湖高手,也被对方这股气势所慑。

    “混账,找死!”虽然凭借一身蛮力,震慑住不少人,但眼下,在他面前的却是聚集了江湖半数以上的高手,加上如今宋军士气已泄,对方的做法却是惹恼了不少人。

    一张肉掌迎面盖来,犹如泰山压顶般盖下,周围功力稍低者都感觉胸口一滞,不少宋兵更是在这一掌威势之下,双腿一软,直接坐倒在地上。

    “是大悲手林泰前辈,狗官死定了!”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大悲掌林泰那可是老一辈前辈名宿,早年凭着一手大悲掌力雄冠武林,不知多少黑道枭雄被毙于掌下。

    “吼~”壮汉发出一声怒吼,对着那泰山压顶般盖向自己的一掌不闪不必,一拳轰出,竟是想要以拳头硬捍对方掌力,人群中,不少江湖人士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蓬~”

    闷响声中,壮汉被雄厚的掌力轰的刀飞而出,手臂筋骨更是直接断裂,林泰淡然而立,双手微拢,看着壮汉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叹,拢于袖中的双手此刻却是微微发颤,显然在刚才的碰撞中也并非没有损伤。

    “够了,诸位都住手吧。”人群中央,突然生出一股无形巨力,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生生将两拨人马分开,双方人马定睛看时,却见李轩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人群中央,目光扫过那满地尸骸,眼中闪过一抹悲悯之色。

    “慕容公子!”一众江湖豪客,看到李轩出场,连连招呼,反倒是宋军之中,对于这场事件的始作俑者,报以仇恨的目光。

    “此事因我而起,如今却连累诸位武林同道为我招来灾祸,慕容复万死难辞其咎!”脸上露出一抹悲痛的神色,李轩却将目光看向仅剩的数十名宋军,朗声道:“我慕容复虽非汉家血脉,但这些年来,生于大宋,长于大宋,自问此生,所作所为也从未有做过半点危害大宋的事情。”

    “西夏一品堂之事,乃我慕容复一人所为,与旁人无关,宋家朝廷不愿因此而得罪西夏,任由西夏人欺凌我汉家百姓,如今却要以我颈上人头去讨好西夏,慕容复虽然不才,却也不愿坐以待毙,我念诸位皆是听命于人,事已至此,也不愿我手中再添我汉家人的鲜血,听香水榭已备好船只,诸位可自行离开,只是……”

    李轩视线扫过一众目露喜色的宋军,目光陡然一厉,如同刀子般落在一众早已破胆的宋军身上,声色俱厉道:“今夜之事,全因我一人而起,在场诸位武林英豪,只是我慕容复请来的客人,今夜之事,由我慕容复一人担之,若日后,让我知道朝廷以此事为由,为难在场任何一位英豪,慕容复在此立誓,上穷碧落下黄泉,必尽诛尔等满门!”

    一众宋军,哪怕是之前战斗中,已经把性命豁出去的那些人,此刻面对李轩那冰冷的目光,却是心底一寒,噤若寒蝉。

    “慕容公子,我等……”

    “诸位不必多言,眼下大宋已无我慕容氏安身之处,只是诛杀西夏一品堂一事,在下却从未后悔过,今夜过后,在下将远赴关外,此生怕是难有再见之日,此事便由我慕容复一人担下来便可,免得连累诸位家人,却是成了慕容复的罪孽。”李轩朝着众人拱了拱手,朗声说道。

    “这……”原本想说什么豪言壮语,但此刻,却都不禁沉默了,江湖人,可以无视生死,但在场诸人大都有着自己的家眷,李轩那番话,却如一盆凉水浇下来,只是胸中那股炙热却是翻腾的更加激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