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五章 暗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五十五章 暗流

readx();    刚刚因为乔峰出走塞外而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江湖,再次掀起了波涛,只是这一次,无论规模还是意义上,要比之前因乔峰而掀起的一场场腥风血雨更加庞大。-顶-点-小-说-

    继北乔峰之后,中原又一名高手被自己人逼走了,所不同的却是,乔峰是在一路冤屈,处处碰壁的情况下,被自己昔日的兄弟逼得走投无路,心灰意冷之下,才远赴塞外,而这一次,昔日与北乔峰齐名的南慕容走的却是光明正大,所过之处,武林人士更是夹道相迎。

    同是异族出身,但这受到的待遇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燕子坞一场大战,虽然在李轩的压迫下,在场的宋军选择了缄口莫言,一来是怕遭到报复,这些江湖人如果真的报复起来,那手段,可真没什么下限,二来,也是被李轩当时所表现出来的气魄所折服。

    只是宋军不说,不代表其他人不说,当时在场的可不止是宋军,那数百武林高手也在其中,甚至也曾亲身参与了那场争斗,似乎是忘记了,也或者是没想过这些人会自报家底,总之当时李轩却没有刻意要求这些人去保密,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其中有人将这份让他们引以为豪的秘密与好友分享,以至于眼下,那原本该极为隐秘的燕子坞一战,彻底成为了眼下江湖中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至于这样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至少眼下,朝廷还未有什么动作,不是不知,只是此事涉及的面太广,而其中不乏在当地有着深远影响的大门大派。哪怕朝廷中那些尸位素餐的大佬们从未将这些江湖中人放在眼中,但眼下,面对几乎遍及大半个江湖的势力,也不得不选择暂时性的息事宁人。

    不过以朝廷对自己人反叛的手段,哪怕只是有这个可能活着苗头的情况下,想要彻底息事宁人是不可能了。随着慕容复一行在江湖各路人马或明或暗的掩护下有惊无险的北上,加上眼下西夏内部出了问题,无力去东顾,让朝廷所面临的压力小了不少,不过空出来的精力却并未用在对抗日渐势大的辽国身上。

    毕竟眼下双方边界小摩擦几乎从未断绝过,但大的争斗却是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是以,在官家眼中,驱除后患才是眼下最该做的事情。

    西夏内部出了问题。自然不会再有空闲跑来因为昔日一品堂的问题来责难大宋,加上慕容复北上,看样子,是准备离开宋境了。

    如果放在不久前,这自然是皆大欢喜的结果,但眼下吗,随着燕子坞那一场混战,这性质却是变得不一样了。

    一营人马全军覆没。对于手握着百万雄兵的大宋皇帝来说,这点损失。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他愿意,甚至不需要动嘴,自会有人将这失去的兵力迅速补充,但就本身的意义而言,在性质上却有些不同了。

    于江湖人而言。李轩做的事情自然是没有错的,无论是灭杀西夏一品堂还是不久前在燕子坞那场大战。

    西夏一品堂,在大宋境内横行无忌,作为使节,也就是客人。却跑到人家家里来作威作福,这种事,搁谁身上都不会有什么好想法,更何况是桀骜不驯,崇尚自由,更是整天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挂在嘴边的江湖人?

    灭杀西夏一品堂,不止没错,而且是杀的大快人心。

    至于之后燕子坞一战,说到底,不过是自保罢了,就算骨子里流的血脉并不纯正,但就如李轩所说,生于大宋,长于大宋,人家却是从没做过一件对不起大宋的事情,却只是因为看不惯外人在自己地盘上横行霸道,烧杀抢掠而仗义出手,最终却要被杀,兔子急了都咬人呢,何况人家堂堂一方高手,大家都是江湖人,这种事,放谁身上,也不会真的就束手就擒。

    结果呢,整整一营的官军败了,甚至连最后逃回来那点人马,都是人家大发善心,放回来的,这种情况下,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尤其是在最后,李轩那句一肩担之的话语,更是深得人心,虽然朝廷对李轩发布的悬赏整整翻了一倍,但此刻,江湖上却是少有人去过问那种事情,真正有这个能力的,更注重的却是自己的脸面问题,如丐帮、少林,自不会为了那点赏金,去做自毁身价的事情,而贪图这些赏金的,却往往上不了台面,是以那高额的赏金,如今到了江湖中,却成了一句笑话。

    但这种事情,放在朝廷眼中,性质却变了,站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会相同。

    江湖人虽然也注重名利,也好脸面,但大多数时候,道义之类的东西一旦占据了主要,却还是说得通的,这就是江湖人心中的大义。

    但在真正的上位者眼中,所谓的大义,说到底也不过就是那么一面旗帜,尤其是在天下太平的时候,自己才该是大义,其他所谓的大义都得靠边站,而且,经历了燕子坞那么一战,哪怕最初本身,并没有将这事太放在心上,但随着那一营人马的损失,很多问题的性质却是变了。

    什么时候,江湖人也有了跟朝廷大军相抗衡的能力?

    对朝廷而言,这是一个危险地信号,很多事情,在这些人脑子里那么一转,都会变得复杂了无数倍,更能看出许多基本上不会出现的东西。

    今天虽然只是小小的一营人马损失,算上被放回来的,真正损失的兵马其实也不过就是几百人,但今天是几百人,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是几千人?几万人?

    虽然由于涉及面太广,朝廷并未立刻对那些人动手,但暗地里,却已经开始着手布局,所针对的,却不单单只是那些参与燕子坞一役的高手,皇帝显然也有心思趁着眼下边界平静的时光里,做些有益于国家,有益于社稷的大事情,眼下这些不听朝廷号令的江湖帮派,却是必须整理一下了。

    毕竟在自己的国家却出现不尊朝廷号令的非法武装,以前问题没有爆发前,或许不会这么想,但眼下,经过燕子坞一役,本来没有问题的问题,算是彻底爆发了。

    皇帝通常都多疑,尤其是在关系到自己屁股下面那张大椅子的问题上,无论昏庸还是睿智,都不会太冷静,眼下这位大宋官家显然也是犯了类似的毛病,开始对这些东西疑神疑鬼起来,再加上不需李轩刻意去安排,周围一帮子聪明人已经开始顺着他的意思去添油加醋,以至于闹得如今整个朝廷都变得不对劲起来,最明显的就是,对于江湖人的态度开始前所未有的强硬起来。

    至于李轩那句一肩担之的话,在江湖人听来无疑是很感人肺腑的,让李轩在大多数江湖人心中肃立成一个义薄云天的男子汉形象,但在真正当事人李轩和朝廷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李轩自己可是已经在朝廷黑榜上面榜上有名的人物,海捕文书满街乱飞的情况下,已经无所谓担或者不担了,债多不压身,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朝廷眼中,这定罪的问题本该由朝廷来定夺,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武者莽夫来说的?这种事情,是你说担就能担的吗?最后还不是要由我们来定夺吗?

    这句话到了最后的结果,却是李轩跑路,走的相当洒脱,留下一地烂摊子,朝廷开始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准备对江湖开始着手去整顿,而那些江湖人,莫名其妙的被卷入这场争斗,让朝廷记恨上了,最终却还要欠下李轩一个人情债,这种结果,如果有当事者能够真正想通的话,估计会被气死。

    北方

    雁门关

    一脚将奉命前来追杀自己的将领给踹飞,有些贪婪的吮吸了一口这北方干燥中透着豪迈的空气,李轩回头,看着身后一大票人马,举起手中的钢刀,脸上带着笑容道:“诸位,从现在开始,我们自由了!”

    “吼~”

    回应他的,是千余名劫后余生的好汉兴奋地嚎叫。

    虽然当日,大多数江湖人选择了默认由李轩一人去承担那份由朝廷而来的怒火,但也有不少人折服于李轩的气魄,直接选择投入李轩麾下,跟李轩一起跑路,这些大都是些无名无派的江湖人,一开始,人数也不算多,只是到了后来,随着朝廷开始着手对江湖人开始进行整顿,不少人直接被官府玩的家破人亡,义愤之下,直接杀官造反,之后就是跑来跟李轩汇合,一起跑路。

    结果这一路来,虽然不断与追杀自己的宋军交战,但身边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到如今,成功突破雁门守将的阻隔,身边已经聚集了千余江湖好汉。

    这些江湖好汉,可不是昔日燕子坞外那群乌合之众,这一路北上,虽然险阻重重,折损了不少投奔自己的高手,但大浪淘沙,经过这一路的磨合,眼下自己身边这千余高手,却是已经被李轩磨练成为一支可以迎接任何挑战的精兵。

    “主公,我们去哪?”此刻,这千余高手早已被李轩折服,宣誓效忠,只是此刻,看着这与中原繁华迥异的关外,却不免心生茫然之感。

    “南京,那里有我慕容氏的产业,可以作为我们暂时的落脚之处,至于以后,还得再看看。”这一切李轩早有安排,南京正是楚王的老巢,从各方收集过来的情报看,楚王已经开始筹谋造反,那里无疑将是他在此位面最理想的立业之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