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六章 伊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五十六章 伊始

readx();    悠扬的琴声伴随着清晨的各种声音,开始弥漫在逐渐占据了整个院子,北方的气候哪怕是在眼下这个时节依旧有些清冷的感觉。?

    完成了刀法的修炼,在王语嫣心疼的眼神下,披上了一件披风,就这么光着膀子,在坐在院落中间的躺椅上,开始查阅穆清雅送来的情报。

    南京乃至整个烟云的布置早在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燕子坞和曼陀山庄的产业也在不断向这边转移,哪怕如今昔日的燕子坞与曼陀山庄,已经被怒火不得宣泄的官兵付之一炬,但对李轩而言,除了有些惋惜两地的美景之外,却也没有任何意义。

    辽国境内眼下还算太平,楚王明显还没有找到在他看来成熟的时机并未发动,身在人家的老巢,很多事情哪怕想要去做,也有颇多掣肘,不过幸运的是,李轩目前手中并不缺人手。

    丐帮不断将宋境之内的消息传来,眼下朝廷已经开始着手对付江湖上一些门派,不少门派已经被搞得人心离散。

    而有着天下第一大帮作为传话筒,加上之前李轩刻意在江湖中营造出来的形象,那些被朝廷迫害的家破人亡的门派掌门或者庄主什么的,倒有大半选择北上,前来投靠李轩,这些人不同于那些江湖草莽,有着管理一派的经验,如今穷途末路投入自己麾下,用起来倒也得心应手。

    对于自己的想法,李轩并未去刻意隐瞒,以宋辽两帮之间的仇恨,李轩并不担心这些走投无路的人是否会跑到楚王那里去告密。

    尤其是在这南京城之中,汉人的待遇明显并不好,甚至说汉人的身份在这种时候。更多的却是一种耻辱、卑贱的代名词,辽人基本上不会把治下的汉人当回事,哪怕是有人公然在大街上杀了一个汉人,官府大都也只是象征性的责备两句,了不起赔偿些钱财,这样极端差异以及歧视下。汉人的生活可想而知。

    不过这种局面,对李轩而言,却是再好不过,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压迫越大,隐藏在之后的反抗也就越大,这样的环境,才适合李轩去施展,就如同当初在倚天世界中。对付蒙古人那样,不过细节上却需要重新规划一下,毕竟眼下辽人虽然压迫的厉害,但还没有蒙古人那般残暴,想要用跟在倚天位面中同样的办法来不太可能。

    而且李轩也不准备继续用那种极端的手段,毕竟眼下留给自己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三年的时间如今也不过只是小半,足够让自己占据几座城池之后。安心治理,再跟其他五国角逐一番。然后……

    “咦~”一声轻咦声中,穆清雅将手中的信笺递到李轩面前:“公子,您看这个。”

    灵鹫宫那一场荒唐,无论几个当事人心中是什么样的感想,但已经成为事实的东西却已经无法在变,尤其是王语嫣嫁进来之后。却是渐渐地默认了这几个凭空多出来的姐妹,而穆清雅在细微的称呼之上,也发生了转变,更是不时主动地与李轩做些亲昵的动作,相比于性格含蓄的王语嫣而言。小姑娘最终女将军的梦想虽然没有达成,但性格上却要爽利不少,敢爱敢恨,对于身份转变的接受能力显然要比一般人更强些。

    “唔~段誉那小子迎娶了西夏银川公主?大理和西夏联姻,看来段正淳的死,对这小子有着很大的改变呢。”李轩看了看情报,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段誉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不难猜,铁狼经过那场战斗,阴差阳错之下,不单没有被朝廷降罪,甚至因为在之后对付江湖人中不断立下大功,反而身受朝廷赏识,至于大理的态度……,大宋或许会去重视西夏、吐蕃,但唯独不会去在意大理皇室,很多时候,在大宋官方眼中,大理可不只是一个属国,更确切的讲,大理不过是大宋境内一个比较大的家族而已,既然是大宋境内的大家族,那就是自己人,对于自己人的想法,官方向来不会太在意。

    更何况,段正淳的死,严格来说,也是挑起整件事情的起因,好端端的大理镇南王不做,却偏偏去参加宋朝头号通缉要犯的婚礼,这算是一种条行吗?朝廷不去责难你们,已经是一种恩赐了,又有什么立场,反过来责难我们?

    正是这种心态,彻底激怒了包括保定皇帝和段誉在内的大理皇室,只是大理在五国之中国力垫底,想要出兵并不现实,只能以这种联姻的方式来寻求盟友,脱离大宋属国的身份。

    至于西夏方面,对于这种事情也是喜闻乐见的,大理就算再小,也是当今五国之一,能够拉到这支盟友,对如今刚刚解决了内部问题,暂时还无力去继续祸害大宋的西夏来说,也能产生一些威慑力,大理虽然国弱,但拿出一支一两万人的兵力来说总是不难的,再加上西夏以及大辽的威慑,足够让大宋不敢轻举妄动,陷入极端被动的局面。

    “呵呵~”看着手中的情报,李轩突然笑了起来。

    “夫君?”看着笑的很欢的李轩,王语嫣和穆清雅都不由的好奇的看过来,那笑容中,分明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昔日段誉那书呆子追求语嫣那些囧事。”摆了摆手,李轩笑道,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貌似这位银川公主在原著中本该是虚竹的女人吧,不过如今无崖子的一身内力给了王语嫣,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死了,虚竹的机缘算是被李轩彻底玩儿没了,最后连这本该属于他的女人,也被本该属于他的义弟给霸占了,这种情况,让李轩有种错乱感。

    “不过段公子能够找到好归宿,也算是一件喜事。”王语嫣嗔怪的瞪了李轩一眼,随即也是莞尔一笑,抛开对方那死缠烂打的性格不说,段誉倒也有些君子风度,只是没了杏子林外磨坊中那一幕的催化,这份欣赏哪怕后来段誉也曾继续痴缠过,却也不会化作好感,如今想来,对王语嫣也不过是一件趣闻而已。

    “不过有趣的是,段公子还迎娶了另外两位姑娘,一位是钟灵,另一位叫木婉清,却不知是哪家姑娘,不过段公子看起来文质彬彬,不过现在看来,跟公子爷一样,也是个花心之人呢。”阿朱将情报放下,没好气的道,对于灵鹫宫中那荒唐一幕,却是有些耿耿于怀,身为慕容家的侍女,对某些事情也确实有着准备,对李轩更是有着足够的好感,但那种场面对她们而言,冲击力还是不小的。

    “不过公子爷,您说那楚王真的会反叛吗?最近的消息,辽国风平浪静,甚至楚王还受邀前去参加辽国皇帝举办的狩猎大会呢。”阿朱翻看着手中的情报,其中倒有大半是辽国各地的情报。

    “狩猎大会?”李轩心中一动,伸手接过阿朱手中的信笺,一目十行的阅读起来。

    “有什么问题吗?”阿朱目光看向王语嫣,得到的却是两道茫然的目光,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她也自负还算不笨,但之前那份情报中,却没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仔细回想了一遍,仍旧不得要领,目光不由疑惑的看向李轩。

    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

    “立刻飞鸽传书,通知李山他们,停止一切行动,随时等待命令,另外战堂人马尽快集结入城,让岳母协调安排一番,别让人看出端倪。”放下信笺,李轩眼中闪烁着难以压抑的兴奋,对着穆清雅道。

    “诺!”虽然同样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小姑娘对于李轩的话,从来都是不打半分折扣的全部执行,闻言立刻领命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