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四章 再遇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四章 再遇

readx();    午后的太阳被乌云所遮掩,阴沉沉的天色偶尔夹杂着道道电弧划过翻滚的云间,像是要下雨的样子,整个天地仿佛都被笼罩在一层看不见得压抑当中。[

    少室山下,一间规模不小的酒楼中,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夹杂着各种方言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特殊的旋律,听起来却是无比的喧嚣与吵闹。

    “哼,那萧峰弑父杀师,如今以为跑到辽国便能高枕无忧,更伙同那些辽人残害我汉家百姓,当真不为人子!”

    “昔日大家虽然不屑与他为伍,但也感念他昔日身为丐帮帮主之时,为我大宋武林所做的贡献,放他一马,谁知此人竟狼子野心,不思感恩,反倒变本加厉,此次借着少林公审恶贼的机会,此人却是绝不能留!”

    “嘿,人家现在贵为辽国南院大王,天下兵马大元帅,若人家不来,你能把他怎的?”

    “嘿,不来?”冷笑声中夹杂着一缕阴毒道:“那我们便找上门去,昔日他萧峰霍乱我大宋,那我们现在就找到辽国去,霍乱他辽国。”

    “萧峰一手降龙十八掌,技压群雄,昔日聚贤庄中,群雄围困都让他跑了,天柱山下,更是数十位武林名宿死在他掌下,就你……怕在人家手下过不了一招吧?”

    “那又如何?我不信那辽人各个都有萧峰那一身武功,我干不过萧峰,难道还干不过寻常辽狗不成,杀不了萧峰,我就拿辽狗来出气,我们这么多人如果都过去,每人一天杀十个辽狗。用不了多久,恐怕整个辽国都会被我们给平了!”

    “哈,这话说得在理,来,在满上!”

    喧嚣的人群,话题却是不离萧峰。虽然萧峰离开宋境已有一段时间,但这份仇恨却并未因为他的离开而消散,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眼下,少林寺竟在这种时候发出英雄帖,公审萧峰。

    “可查到是什么人在推波助澜?”雅间之中,李轩轻叩着手指,耳畔听着从雅间外不断传来的声音,眉头微微蹙起。江湖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所谓人走茶凉,许多江湖公案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弭,但眼下的情形,却有些诡异,让他不得不去在意。

    从这些江湖汉子的谈话中,不难听出许多发生在辽国跟萧峰本身并无太多瓜葛的事情都已经被寇到萧峰的头上,这背后应该是有什么人在推动。而且竟然连丐帮少林这两个时下宋朝武林中泰山北斗的存在都被卷进来,背后之人所谋。显然不小。

    相比于大多数江湖人将视线放在萧峰以及丐帮、少林的身上,李轩更感兴趣的却是这背后的人,毕竟丐帮如今可是自己手中的力量,如今却被别人利用起来,能够让范遥帮主,李轩倒是对此人的身份生出了好奇。

    “宋朝内部的人。只查到是一个名叫正气帮的江湖帮派,本身并不怎么出名,但内里却跟朝中某位权贵有着密切的关系。”穆清雅肃立在李轩身后,脆声答道。

    “也就是说,这件事背后。有朝廷之人插手了?”李轩皱了皱眉,摇头道:“不过这手段,倒是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正气帮……呵呵。”

    穆清雅疑惑的看了李轩一眼,她却看不出眼下的局势有哪里熟悉,倒是正气帮这个名字真的有些眼熟的感觉。

    “明日一早,就去少林,还是换身男装吧,否则那些和尚不让进,我这大小也算个皇帝,那么多人面前,被少林驳了面子可不好看。”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此次南下少林,虽说是为了了结一些恩怨,但也未尝没有出来透透气的想法,毕竟整天呆在同一个地方,处理一大堆事情时间久了,难免会出现一些负面情绪,至于这幕后之人有什么打算,至少眼下在李轩的推算中,跟自己关系不大,范遥既然首肯,显然不会害到自己。

    至于少林发帖……多半还是面子上的事情,毕竟昔日的姑苏慕容复在大宋武林之中的声望可不低。

    穆清雅抿了抿嘴唇,没让自己笑出来,极力做着严肃的表情,脑海中,却是不自觉的开始想象自己男装会是什么样子。

    “咦?”

    轻咦声中,李轩目光有些讶异的隔着雅间的门板朝着门外看了一眼,自然什么都不会看到,却是扭头,对穆清雅道:“有故人到了,去请他过来坐坐吧。”

    穆清雅有些疑惑的看向门外,却没发现什么熟悉的身影,疑惑的看了李轩一眼,点点头,向雅间外走去。

    “世子,大雨将至,我们不如就在此处歇息一晚,明日再上山吧。”客栈门外,段誉以及昔日段正淳的四大家将快不走入,外面已经开始有大滴的雨点砸下,虽然不算密集,却也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几位大爷,抱歉的很,今天小店已经客满,诸位不如随便找一桌,搭个伙吧。”跑堂的伙计一脸赔笑的看着眼前段誉一行人,虽然不知身份,但从对方衣着打扮不难看出对方的尊贵,不敢怠慢。

    “那就有劳店家为我们准备几间客房吧。”段誉点点头,身后朱丹臣递出一锭官银出去,目光扫向周围的座位,但此刻酒楼之中早已满座,就算想要拼桌都不成。

    “段公子。”清脆的声音中,却夹杂着一股清冷的气息,哪怕在这喧嚣声震天的酒楼中也清晰地传出来,似乎并不会受到其他人声音的干扰一般,单是这份手段,已经足以让四大家将色变。

    “清雅姑娘。”段誉回头,看到穆清雅时神色不由一颤,目光随即看相四周,想要寻找那道萦绕在自己脑海中从未离去过的身影,最终却未能如愿,勉强一笑道:“却不知清雅姑娘为何会在这里?”

    “公子爷在这里,我自然就在这里,我家公子有请,还请段公子上楼一叙。”穆清雅眼中闪过一抹不满的神色,自然知道段誉在寻找什么。

    “慕容公子相邀,在下自然却之不恭。”内心中突然腾起一股火热的情绪,想到即将可能见到朝思暮想的佳人,甚至连声音里都有些发颤。

    怀着期待、激动、黯然的心情,跟着穆清雅步入雅间,但期待中的佳人身影却并未看到,雅间中,此刻却只有李轩一人,原本复杂难明的心情,瞬间化作一股浓浓的失落并明显的表现在脸上。

    “段公子见到我,很失望?”李轩抬头,看着段誉脸上那掩饰不住的情绪,不由有些失笑,见见对方的想法不过是一时兴起,更多的却是夹杂在心中想看看对方此刻在见到自己之后想想心爱的佳人如今却已成了他人妇的失落表情的阴暗心理作祟,曾经的情敌相见,类似的情绪总会有的,这是一种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的俯视情绪。

    “呵呵,慕容公子风采更胜往昔,段誉只是一时失神,并无冒犯之意。”经历了段正淳之死,此时的段誉身上已经有了些沉稳的感觉,双目中不时划过的精光,以往是绝不可能出现在他的眼中,显然在经历了燕子坞一役之后对武学有了重新的理解,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此刻的他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武功高手应有的风度。

    “无妨,坐。”李轩伸了伸手,示意段誉落座,目光在朱丹臣一行人身上扫过,嘴角含笑道:“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跟段公子再见,原以为,你不会参加的。”

    “此次出来,却是段誉自作主张,以义兄的为人,段誉绝不相信他会做出那等事情,慕容公子如今身在燕云之地,不知可曾见过我义兄?”段誉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李轩,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年初的时候,有过几次交锋,英雄气概,却是不减当年呐,只可惜,造化弄人,没想到昔日的北乔峰南慕容,最终却还是走到这一步。”李轩点点头,到了如今的地步,已不需要去撒谎。

    “慕容公子倒也坦荡,英雄气概,也不输于义兄。”段誉点点头,客套的恭维了两句,目光却是看向李轩道:“那不知慕容公子此次不远千里而来,又是所为何事?”

    “算是吧。”李轩没有太多的避讳,点点头,悠然道:“虽然有些误会,但事到如今,许多东西,也该有所了结了。”

    段誉瞳孔一缩,虽然早有准备,但当眼前这个男人真正表明自己的立场的时候,段誉却能感受到那份来自对方身上的压力,并非李轩刻意营造,这份压力,却是段誉自己生出的,哪怕如今六脉神剑已经使得熟练,体内那庞杂的真气也逐渐炼化,但面对李轩时,依旧会生出一股难言的无力感。

    “王姑娘……她还好吗?”过得良久,段誉终于打破了沉默,看着李轩,眼中闪过一抹痛楚。

    “好和不好跟段公子已经没有太多瓜葛了。”摇摇头,李轩目光变得有些凌厉起来:“她如今是朕的王妃。”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让原本有些昏暗的雅间里有一瞬间被刺眼的光线所充满,随之重归黑暗,紧随而至的却是震耳的雷鸣声,大雨如同瓢泼一般洒下,酒楼被笼罩在朦胧的雨幕之中,仿佛随时会被淹没,雅间中的气氛,陷入了难言的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