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七章 身败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七章 身败

readx();    场面,随着萧峰一句话变得有些寂静,所有的目光不自觉地随着萧峰的话而转移向李轩的方向。===

    李轩看相萧峰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赏,先是以雷霆的气势震慑群雄,彰显强大的武力同时,也让群雄心中不自觉地多了几分忌惮,在气势上先声夺人,而紧接着却是以国仇家恨的说法,将话题在不知不觉间转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原本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动手的武林群豪不自觉间被转移了注意力,暂时熄灭了动手的打算,而原本作为看客的自己,反倒被卷入了局中。

    相比于昔日的乔帮主,如今的萧峰无论手段还是气魄都不可同日而语,已经脱去了一身江湖草莽的气息,行事作风更显森严,这样的人,无疑是极难对付的。

    “大辽疆土?”轻笑声中,李轩脚步已经迈出,下一刻,已经到了广场中央的位置,森严的气势,瞬间让周围的武者不自觉地让出一片空地,抬头,目光落在萧峰身上:“这燕云十六州,乃至贵族如今窃居的辽水之地,若认真算起来,都该是我汉家疆土才对,如今算起来,我不过是将属于汉人的土地从贵国手中拿回来而已,应该还算不上侵犯吧。”

    “慕容公子此言差矣,若按公子所言,在数千年前,北方一带也不过是北方游牧民族的牧场,更早的话,甚至无人居住,更无疆土一说,依在下看来,那燕云十六州归属辽国日久,民心已定,公子为一己之私欲,途生兵祸。致使生灵涂炭,致使北地百姓民不聊生,恐非君子所为吧?”段誉目光看向李轩,却是没有了之前的种种复杂情绪。

    “呵~”

    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李轩目光落在段誉身上,摇头轻叹道:“段世子大概从未去过燕云之地吧?”

    段誉微微一怔。点头道:“心向往之,奈何俗务缠身。”

    “既然没去过,那段世子却没有发言权,更无资格说什么生灵涂炭。”李轩目光渐冷,看向段誉道:“段世子与萧将军兄弟情深,在下是十分敬佩的,不过国家大事,黎民生计却不可信口开河,段世子大概没有真正见过易子而食的惨状吧?”

    “我……”段誉心中一紧。这话光是听着,都有些渗人,虽然不知李轩此刻为何突然将话题转到这里,但却察觉到一丝不妥。

    “若段世子不知,可去问问萧兄,在下周游燕云十六州,此等惨状甚至更惨的情景,在那边。却是屡见不鲜,若非如此。在下又有何德何能,能在燕云之地一呼百应,若非生活无望,就如段世子所言,燕云十六州已在辽人统治下过着太平的日子,又有谁会愿意抛弃安稳的日子冒着杀头甚至株连九族的风险对抗辽人的统治?”李轩嘴角牵起一抹冷酷的笑容。看着段誉:“我知镇南王死于我燕子坞,世子对我乃至对大宋都有所偏见,但生灵涂炭这种话,还是莫要继续挂在嘴边的好。”

    “这……我……”段誉一时间有些错愕,目光不由看相萧峰。但入目的,却是萧峰一脸沉重的表情,心底不由一沉,局面因为自己一句话,却被李轩彻底占据了主动,看相萧峰的眼中,带了些许的惭愧。

    “二弟莫要自责,此非你之过。”萧峰拍了拍段誉的肩膀,目光却落在李轩身上,沉声道:“萧峰是个粗人,是非对错,也不想再管,但今日,萧某却是要为战死在南京城下的契丹儿郎讨个公道。”

    “公道吗?”李轩冷冷一笑,点头道:“的确,是非对错现在说来,也确实没有了意义,今日你萧峰若能将我毙于掌下,那大汉国自是烟消云散,反之,若你萧峰死在这里,过去的恩怨自也没了意义,你我说到底,最开始也都是江湖人,我也很好奇,你我昔日虽然齐名,但北乔峰,南慕容却是谁更强一些?”

    “好,萧某也正有此意!”萧峰目光一亮,双目中更是精光大放,澎湃的气势油然而发,形成一道看不见得气场在两人之间形成碰撞,随机向四周蔓延开来。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声中,一身僧袍的玄慈方丈与一身皂袍的范遥联手闯入两人所形成的气场之中,将原本一触即发的战斗压下。

    “慕容施主本是我寺贵宾,此次我少林寺召集武林同道,作为东道主,却不能让慕容公子为我少林来打头阵,萧施主,今日少林召开这英雄大会,为的却是解决江湖纷争,至于贵国与慕容施主之间的家国大事,此役过后,再讲不迟。”玄慈方丈最终将目光落在萧峰身上,对于萧峰身上此刻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丝毫不惧。

    “乔帮主,这是范某最后一次称呼你为帮主,徐长老的死,范遥却要为丐帮,向阁下讨回一个公道。”范遥目光冷冽,目视萧峰,缓缓道。

    “方丈大师,于萧某而言,家国之事却要大过个人恩怨,还请方丈大师让开,此战过后,若萧峰还有一口气在,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萧峰目光看向玄慈和范遥,目光微沉,他可以不在意范遥,但他一身武艺均来自少林,以他的性格,哪怕此刻少林寺欲与他为敌,也做不到无视。

    “呵呵~”冰冷渗人沉闷的声音在广场某个角落中响起,让人有种发麻的感觉。

    段延庆僵硬的脸庞拄着拐杖出现在人群之后,身后是一脸凶神恶煞的岳老三以及满脸复杂,带着一丝期待又有些不情愿的叶二娘排开众人,来到中央的位置。

    “萧大将军是不是对这些贼秃太过客气了一些,以你的本事,何须在乎这些老秃驴,一并杀了便是。”目光森然的落在玄慈的脸上,因为早年的遭遇,却是让他将天下所有的和尚都给恨上了。

    “放肆!”萧峰看相段延庆,目光微冷,厉声道:“此乃英雄大会,何时轮到尔等一帮恶人来此搅局,还不与我滚开!”

    “哈哈~”眼角抽了抽,似乎有些讥笑的神色,段延庆的目光落在玄慈的脸上:“英雄大会?英雄何在?为何我没看到?”

    “方丈大师德高望重,岂容尔等匪类污蔑,若再有不敬,休要怪萧某掌下无情!”

    局面随着段延庆这恶贯满盈的大恶人出场,变得有些诡谲起来,以萧峰如今在江湖上的声名狼藉,在众人想来,该是与段延庆同样阵营才对,但眼下,本该站在同一阵线的萧峰,却在维护少林方丈的声誉。

    “德高望重吗?不见得吧?”段延庆目光落在闭目不语的玄慈方丈身上,冷笑连连。

    “呵呵,阁下号称四大恶人之首,又有何资格来评判他人的品德?方丈大师德高望重,江湖上早有公论,岂容你一介恶人来污蔑?”段誉冷笑着看着段延庆。

    “哼!”段延庆看向段誉的目光里,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冷哼一声,看相玄慈方丈道:“我虽号称恶贯满盈,但老夫自来便是摆明态度,不屑虚伪做作,可不像某些人,外表德高望重,受江湖人敬仰,内心里却是男盗女娼,为祸天下!”

    “大哥,别说了。”叶二娘有些惶恐的拉了拉段延庆的袖子,却被一股强劲的内力弹开了手臂。

    “我说二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婆婆妈妈起来?跟个娘儿门儿一样!”岳老三不满的拉了拉叶二娘,随机有些挠头道:“不对,你就是个娘儿门儿!”

    “段延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否则,今日我少林,却是不会与你善罢甘休!”一名玄字辈高僧怒视段延庆,厉声道。

    “什么意思?呵呵,今日,我却要为我这可怜的二妹讨回一个公道!”段延庆嘿然笑道。

    “哼,无恶不作叶二娘?她要公道,那些失了孩子的父母,又该找谁来要公道?”玄字辈高僧冷笑一声道。

    “问得好。”段延庆目光落在玄慈方丈身上,正要说什么,空气中陡然再次响起一道豪迈的笑声,笑声听在众人耳中,却有些熟悉,不由得将目光看向场中的萧峰,这笑声,与萧峰的声音竟有些相同。

    笑声中,一名黑衣人提着一个丑陋小和尚出现在众人视线中,随手将丑陋的小和尚扔在地上,黑巾遮掩的脸上,目光却透着一股戏谑的神色看着叶二娘。

    “是你!”一怔之后,叶二娘眼中闪过一抹仇恨还有一股畏惧的神色,随机却化作一股凄厉:“我儿呢?”

    丑陋的小和尚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不明白自己好好地在菜园子里浇水,为何会莫名其妙的被人掳到这里来。

    “你儿子?”黑衣人看着叶二娘,眼中戏谑之意更甚,冷笑道:“可敢在这天下人面前,说说你那孩子的父亲是谁?若说了,我就告诉你你儿子在哪!”

    “这……”叶二娘有些为难,偷偷地看了玄慈方丈一眼,却是迅速将目光转向别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