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八章 名裂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八章 名裂

readx();    场中,群雄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同起来。》  ]

    虽然叶二娘没有明说,但那细微的表情和动作,却是瞒不过附近这些武林人士敏锐的目光,一时间,看相玄慈方丈的目光却是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李轩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巧合?亦或是事先安排。

    对于赵敏的手段,李轩是了解的,若真有这方面的信息,定会不择手段的做出来,以往身为蒙古郡主,手中又有着足够的权利,能力也足够,很多事情更注重的是结果而非手段是否光明,只是若真是赵敏安排,李轩倒是好奇她是如何能让段延庆这个四大恶人的老大把还算忠心的叶二娘出卖的?

    以赵敏如今所表现出来的手段来看,在宋朝江湖乃至江湖上应该有着一定的能量,不过还不至于拿出令段延庆心动甚至不惜出卖手下的东西。

    而萧远山倒是有可能,眼前的黑衣人虽然还没有表露身份,但看叶二娘的反应其身份也并不难猜,以赵敏的本事,若是真的知道萧远山存在的话,暗中达成什么协议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萧远山乃至慕容博的存在,虽然隐秘,但若真要去查,结合江湖中这一年来的事情其实也不难推测。

    目光落在段延庆的身上,却发现段延庆在看向萧远山的目光中,也带着几分愕然和警惕的神色,应该不是同一阵营的人物,这么说来,西夏那边也有所行动了?

    在萧峰父子与段延庆三大当世顶尖高手之间,此刻的李轩却是真的有些走神了,若让三人知道,心情估计不会太好。不过其他人显然并不准备让他就这么一直走神下去。

    场中,萧峰和萧远山已经完成了父子相认的场面,老和尚玄慈在看到萧远山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口宣佛号,没有了之前的咄咄相逼,心中开始出现不祥的预感。

    随着一段数十年前的往事在萧远山嘴中缓缓道出。身临其境的萧远山感触最深,同时也憋在心中数十年的事情此刻发泄般的说出来,却是让原本就有些悲苦的剧情听在群雄耳中的时候更多了几分心酸的感觉,对萧峰的敌意倒是在不知不觉间降低了不少。

    听着这份往事,最愤怒的,自是萧峰,看着萧远山道:“父亲,却不知当年的带头大哥究竟是何人?”

    对于死在萧远山手中那些武林名宿,萧峰此时知道了真相自然没有了先前那种愤怒的情绪。一肩担了便是,杀父之仇,若自己知道的话,也定不会让那些人苟活在世上,如今想来,自己这一路冤屈倒也不算太冤,真正心有愧疚的,恐怕还是将他养大的桥三槐夫妇以及恩师玄苦大师了。不过如今留在萧峰心里最大的问题却是那仍旧活在世上的带头大哥究竟是何人?

    “嘿,这个人。你也不陌生!”萧远山冷笑一声,回过头,目光落在玄慈方丈身上:“玄慈,站在这里听了半天的故事,不发表下自己的看法吗?”

    “方丈?”萧峰一怔,看了看萧远山。又看了看一脸愧疚与苦涩的玄慈,心中一沉,有些不愿相信。

    “阿弥陀佛。”玄慈双手一合,深深地向萧远山鞠了一躬,沉声道:“萧施主。当年的事情,却是贫僧错了。”

    “哈,不愧是得道高僧呐,认错认得很干脆,你不会真的以为,出家了就真的四大皆空了吧?”萧远山冷笑道。

    “阿弥陀佛,大错即已酿成,贫僧却是从未想过要逃避,要杀要刮,任由萧施主处置,贫僧绝不反抗!”玄慈双目微阖。

    “方丈不可!”几名少林高僧齐齐抢出,护在玄慈身前,怒视向萧远山。

    “哼,想死?哪有那么容易?”萧远山眼中闪过一抹残忍的笑容,冷冷的看向叶二娘,突然一脚踩在虚竹光溜溜的脑袋上,冷笑道:“叶二娘,不是想见你儿子吗?说出他老爹是谁,否则的话,就等着给他收尸吧。”说话间,随手一挥,虚竹感觉屁股一凉,裤子却已经被强劲的内功震碎。

    “不,他谁也不是,他只是我的儿子!”叶二娘此刻已经确定了虚竹的身份,在虚竹疑惑的目光里,一把将光溜溜的脑袋抱在自己怀中,恐惧中带着哀求的目光看向萧远山:“求求你,放过他,放过他吧,我愿意为你当牛做马,侍奉你一辈子,求求你!”

    “凭你也配!?”萧远山一脚将叶二娘踢飞出去,随后在虚竹痛苦的惨叫声中,一脚将虚竹的腿骨踩裂,眼中闪烁着残忍的凶光:“下一次,我会直接踩爆他的脑袋。”

    “大哥,求求你,看在我这些年为你也算出生入死的份儿上,救救我的儿子,求求你!”叶二娘无助的看着段延庆,然而回应她的却是一双漠然的眼神,虽然双方在事前并未通过气,但两人却都是果决狠辣的枭雄人物,在确定双方目标相同之后,短时间内达成了共识。

    “求求你……放过他……放过他吧,若要杀,就杀我,杀我吧!”绝望的看着萧远山踩在虚竹脑袋上的脚,叶二娘无助的匍匐在萧远山的脚前,凄厉的声音,哪怕在场江湖人士都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女魔头,但此刻,却被那凄惨的悲泣声感染,生出一股不忍。

    “嘿嘿,既然不说,那我就成全你吧?”萧远山冷笑一声,脚底猛地用力,就要一脚将虚竹的脑袋踩爆。

    “蓬~”

    气爆声响起,玄慈已经出现在萧远山身侧,目光却看相叶二娘以及一脸惊恐的虚竹,眼中没了宝相庄严,却多了几分慈爱和愧疚之色,摇头叹道:“可惜,原来我儿一直以来与我近在咫尺,却始终未能相认,二娘,这些年,却是苦了你了。”

    此言一出,无异于公然承认,身为少林方丈,天下有数的得道高僧,却犯了淫戒,这个结果,让在场武林群雄一时间难以接受。

    “父亲,恩怨已了,我们走吧。”看着昔日敬仰的玄慈方丈生生的被迫上了戒律院的惩罚,萧峰自然知道,经此一事,少林寺千年声誉恐怕会毁于一旦,有些心灰意懒,甚至连之前与李轩的约战此刻也提不起心情来,虽然一直以来困扰在自己心头的谜团一个个被解开,但此刻,却是在兴不起太多高兴的情绪,只想尽快离开这里,群雄此刻,却是在没有继续为难他的立场。

    “谁说恩怨已了了?”萧远山摇了摇头道。

    “当年的带头大哥,不是玄慈方丈吗?”萧峰微微一怔,疑惑的看向自己的父亲,对于当年的事情,他也有过追查,随着带头大哥的身份浮出水面,人数应该已经齐了才对。

    “哈,他确实是带头大哥,但却并非主谋,在这些人之后,却还隐藏着另外一人,这个人,也是造成这场悲剧真正的罪魁祸首!”萧远山冷笑着将目光落在李轩身上。

    “到底是何人?”萧峰疑惑的看了李轩一眼。

    “怎么,慕容小子,老夫已经在这里唱了这么久的独角戏,你那死鬼老爹还不准备现身吗?”萧远山目光落在李轩的身上,声音冷厉的道:“既然你已经复国,该是见过你那死鬼老爹了吧?”

    虽是在疑问,但语气中却带着酌定的情况,对于慕容氏,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年前江湖中那连续杀人惨案都是他嫁祸给慕容氏的,为的就是逼慕容博现身,只是随后李轩一番连消带打,不但把自己的计划落空,反倒是让自己儿子出来扛了黑锅,被人追杀,这口气,却是无法咽下去。

    “父亲,你是说……”萧峰目光一冷,看着李轩沉声道。

    “不错,当年,正是慕容博那老匹夫假传消息,才有了我一家的惨祸!”萧远山森然道:“如今看来,这慕容氏一家却没什么好鸟!”

    “对子贬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摇了摇头,李轩目光落在萧远山身上,淡然道:“至于家父,萧兄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你是说……楚王耶律重元身边那名神秘高手!?”萧峰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看着李轩怒道:“原来你父子早就包藏祸心,欲霍乱我大辽江山!?”对于当日出现在耶律重元身边的神秘高手,他可是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当初若非那神秘高手横加阻拦,耶律重元早被他斩杀,也不会有之后僵持了数月之久的辽国内乱,更不会让李轩获得可乘之机,生生将燕云十六州从辽国境内抢去。

    “可以这么理解!”李轩点点头,很坦率的承认了这份因果。

    “好孽种,既然你老爹没来,就用你的血来洗清我……”萧远山被李轩那淡然的态度气到了,怒吼声中,却在中途生生被打断。

    “啪~”

    一缕淡金色的刀气在脸颊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若非反应及时,恐怕这屡刀气会直接贯穿他的脑袋,哪怕以萧远山的凶狠,此刻看向李轩的眼中也带了一抹惊骇,震惊于对方出手的果决,更震惊于对方那一身功力。

    “再让朕听到你嘴里那不三不四的污言秽语,朕便在此将你父子一起给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