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九章 合击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九章 合击

readx();    之前还风度翩翩,一副云云淡清风的气质,转眼间,却被一股犹如神狱般森严的气势,这份转变,让人难以接受的同时,却生出一股诡异的自然感,仿佛本该如此一般。()..

    而李轩那句话中的自称——朕,也让在场武林群雄想起来,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江湖人,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国家,在这一刻,那份底气以及自身本就具备的霸气糅合在一起,却是有种慑人的魅力在里面,让人不自觉间生出一股臣服的感觉。

    “哼,好大的口气!”伸手,将自脸颊滑落的血液抹去,伤口竟在片刻间停止了渗血,毕竟并非普通武人,无论信念还是心智,都足够坚定,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很快挣脱李轩在这一瞬间利用自身的威势以及精神所形成的精神上的压制,怒吼声中,袍袖扬起,少林绝技袈裟伏魔功此刻在他手中用出来却是杀机四溢,丝毫没有佛门武功该有的慈悲气息。

    “昂~”

    龙吟声中,萧峰一招亢龙有悔带着刚猛的气息,狠狠地轰向李轩的胸膛,虽然他骨子里有着盖世豪气,但却并非迂腐之人,李轩之前那一招已经足以证明对方的能耐,此刻回想起来,哪怕早有准备,都未必能在对方那随手一刀之下全身而退,此刻若海恪守江湖规矩,恐怕最后也只能为父亲收尸而已,是以,在二人交手的瞬间,果断的选择了出手。

    亢龙有悔,走的却是堂堂正正的路子,以萧峰的心性,哪怕到了此刻,也不愿做出背后出手偷袭的事情。

    另一边。段延庆目光微敛,手中的钢杖无声无息间点向李轩后腰处的肾俞穴,眼前的男人每一次出现,给他的压力都太大,大到哪怕以他的心智,都生出一种不敢与之敌对的念头。但此刻,有萧峰、萧远山两名顶尖高手合力,再加上他自己,段延庆自信,哪怕李秋水在世,在面对如此阵容的情况下,也绝难幸免,因此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出手。

    作为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却是有着将恶人路线贯彻到底的觉悟。丝毫没有因为偷袭而生出一丝的惭愧。

    “哈~有意思!”李轩嘴角一咧,此刻脸上却是泛起一抹兴奋地神色,眼前三人所形成的压力,确实已经足以对他产生威胁,有时候无敌的久了,也会产生寂寞之感,更容易消磨人的斗志,失去奋斗的目标。眼下的局面,却让他生出一股久违的兴奋感。

    左手一阳指力透指而出。后发先至,点在段延庆的钢杖尖端,金铁交鸣声中,段延庆却是面色一变,本该是强硬的碰撞,但劲力在碰触的瞬间激射出去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自己激射而出的劲力如同泥牛入海般瞬间失去了踪影,反倒是一股吸扯力自钢杖的顶端生出,体内的内力竟有流失的征兆。

    面色大变之下,却是急忙撤掌,过程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对方并未趁机追击自己的心思,反倒在自己撤去掌力的瞬间,身形一转,迎向了萧远山随即而至的袍袖。

    “啪~”

    脆响声中,与段延庆类似的感觉在萧远山身上发生,却又有所不同,体内的真气并未流逝,却在与对方真气碰触的瞬间,生出一种暴动的征兆,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在体内翻腾起来,面色大变中,哪怕心中多少已经存了死志,此刻却是急忙收功,原本在内力的激发下足可开碑裂石的衣袖,却在莫名劲力的挤压下,在瞬间化作一团齑粉。

    转身,出掌,同样的一招亢龙有悔,此刻在李轩的手中施展出来,却与萧峰那至刚至猛的一掌打出不同的声势,同样刚猛,却在这份刚猛之中,带着一股本不该出现在掌法之中的锋锐之气。

    “轰~”

    双掌碰撞的瞬间,一股气旋迅速在两人之间形成并向四周迅速扩散,围观的群雄就算想插手,此刻却被这股气旋迫的不得不连连后退,功力稍低者,更是在这股气劲碰撞产生的余波中,生生被震得昏了过去。

    短暂的僵持过后,群雄看到的却是面色超红的萧峰踉跄着轰然倒退三步,地面的青砖被踩出三个深深地脚印,蛛网般的龟裂向四周延伸,反观李轩,却依旧保持着那份从容不迫,傲然立于原地,顾盼间,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有资格让他变色。

    群雄相顾骇然,眼前这种交手级别,已经超出了他们对武功上限的认知,这种级别,已经超出他们太多的层次。

    “袈裟伏魔功,一阳指力?”萧峰擦掉嘴角溢出的血迹,感受着体内气劲,抬眼,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却是带着一抹由衷的赞叹:“姑苏慕容氏的斗转星移,不愧是武林绝学,竟在瞬间将我父亲与段延庆的攻击转嫁在我身上。”

    闻言,萧远山和段延庆面色不由一变,如此说来,人数的优势对此人而言,岂不是失去了意义?

    “萧兄的降龙十八掌,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愧是天下第一的掌法。”点点头,对于萧峰说出的东西,并未否认,刚才他确实是以乾坤大挪移和斗转星移在瞬间将段延庆和萧远山的攻击挪移,将两股力道在体内暂时储存之后,原封不动的轰向了萧峰。

    “峰儿,斗转星移太过玄妙,你我不可同时出手!”萧远山闷哼一声,此刻却是已经压制住体内紊乱的真气,看着李轩的目光中,那股忌惮之色却是更浓了几分。

    “萧老先生所言却也未必!”

    一声洪亮的声音突兀的响彻在整个少林广场,更在整个山顶回荡不止,显示着来人不俗的内功修为。

    所有人,哪怕身处对峙之中的几人,也在此刻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看清来人,李轩目光一眯,有些微微惊讶,而段誉却是神色一沉,看着来人面色有些不善。

    “慕容施主,许久不见,比之以往,却是更加风采照人呢。”看着李轩,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脸上露出一抹和煦的微笑,仅剩的单手微微一礼,微笑着说道,不知内情的人很难感受到在那和煦的笑容下,所隐藏的刻骨仇恨。

    萧峰、萧远山乃至段延庆此刻闻言,却是眉头微微皱起,虽未与此人交过手,但单凭对方在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内功造诣,已经不亚于任何一位顶尖高手,此刻突然出现,对李轩表现出来的脸色,作为旁观者,哪怕几人都是老江湖,一时间也难以察觉其中所藏的刻骨恨意,只以为是对方来了强援,个个凝神戒备。

    “大师能活到现在,也挺不容易,不好好呆在吐蕃念你的经,又跑来这里作甚?”点点头,李轩的目光看向鸠摩智左臂那空荡荡的袖口,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微笑道。

    鸠摩智闻言一滞,眼中闪过一抹森然道:“昔日慕容施主厚赠,小僧却是不敢有片刻忘怀,此番前来,自是为了了解与失主之间的因果而来。”

    萧远山闻言心情一松,哈哈笑道:“却不知这位大师方才所言,是为何意?”

    鸠摩智微笑道:“小僧昔日与慕容老先生有些交情,对这斗转星移,也有过一番了解,此功的确神妙,但若说独步江湖,却也未必,就小僧所知,斗转星移虽能反弹他人劲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却也有个限度,当对方的攻击超出施展此功的人太多,哪怕斗转星移再神妙,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哦?”萧远山神色一动,但转眼间,却又隐没下去,虽然说得十分有理,他也绝不相信这世间真有无法破解的武功,但之前以他和萧峰父子,加上段延庆的功力,这天下间又有几人可比,却依旧被李轩挥手间所破,如今哪怕知道了破解方法,但试问这世间又有几人能有此等本事?

    “以慕容施主如今的功力,当今天下,想要能独力胜之,怕是难找,但若合众人之力,要破却是不难,眼下却是个绝佳的机会。”鸠摩智眼中释放出灼灼的目光:“合萧老先生父子、段施主以及小僧四人之力再加上大理段氏号称天下第一剑法的六脉神剑,萧老先生觉得合我五人之力是否能破掉慕容施主的斗转星移呢?”

    萧峰父子此刻已经是天下顶尖的高手,鸠摩智虽在天聋地哑谷中北王语嫣吸走了半身功力,但数月间恢复,虽未恢复巅峰,但与段延庆也是同一个层次,再加上内功浑厚,更修炼了号称天下第一剑法六脉神剑的段誉,若五人真的联手,这天下间,恐怕无人能挡住五人的合力一击。

    “妙,妙,妙!”

    萧远山朗声大笑,连说了三个妙字,每一声都夹杂着内力所发,一声高过一声,当说到最后一个字是,却是悍然出手,一招般若掌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狠狠地轰出。

    仿佛是一个讯号般,几乎在同时,萧峰凌空跃起,一招飞龙在天凌空拍下,鸠摩智的火焰刀夹杂着毕生修为与段誉的六脉神剑同时射出,而段延庆,也是在瞬间出手,钢杖带着凌厉的气势再次点出。

    五人,五个方位,将李轩死死包围,断去其所有退路,就算李轩此刻想躲,也成了一件奢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