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二章 失声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二章 失声

readx();    厮杀的声音将本该宁静祥和代表着佛家庄严地少林寺全部笼罩,佛陀染血,肆虐的箭簇如同飞蝗般夺走了一条条本该鲜活的生命,当然,宋军自然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箭雨的效果自然不错,但神机弩这种对付高手的利器终究造价过高,箭簇也有限,无法无限制的使用,战斗打到最后,最终靠的还是近身战,一旦近身,宋军本身的损失却是无法避免了。

    此次派来行动的,当是禁军,训练有素,身上也有着足够的杀气,绝非普通的地方军队可比,哪怕是武者们最擅长的近身战,此刻也是这些禁军占了上风,虽然在对外作战中连连失利,但并非表示宋军就真的软弱可欺,事实上,北宋时期的宋军还是有着足够的战斗力的,可惜宋朝太祖赵匡胤制定的军制发展到此时已经失去本来的面貌,开始衍生毒瘤,加上皇帝本身没有足够的能力却喜欢在背后指挥,享受那运筹帷幄的优越感,才导致宋军在对外战争中屡屡失利。

    单就兵员素质而言,此时的宋朝禁军却是不亚于辽国和西夏任何一支精兵,此刻拿来对付一帮没有丝毫准备的江湖草莽或者用乌合之众来形容也十分贴切的武林人士,却是势如破竹,哪怕少林丐帮各自的罗汉阵亦或是打狗阵,在面对真正为战而生的战阵时,也显得有些无力。

    广场一角上,看着胸口被凌厉的刀气整个洞穿的老僧,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怒意:“和尚这是何意?”

    “杀生成仁,老僧天资愚笨,无法以佛法来消泯仇恨,以慕容施主的武功。老僧也无足够的把握以武功来压服,只能以这种方式,请求慕容施主放过此二人一条生路。”

    李轩目光转向萧远山和萧峰父子,此刻萧远山却是没了往日的狠立,或许真是看破红尘,也可能是装的。萧峰虽然在那一次交锋中受了重伤,但李轩对于自己的力量很清楚,那一掌以萧峰的武功和体格,还不至于危及生命。

    “值得吗?”李轩扭头,看向老和尚,对于老和尚的做法无法理解。

    老和尚没有说话,盘膝坐在原地,气机却是在这一瞬间断绝了,李轩看着对方至死依旧祥和的脸庞。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在离去的瞬间淡漠的声音传来:“真也好,假也罢,老和尚既然以生命换来一招先机,这一场却是朕输了,虽然不愿,但这一次。你我两家之间的恩怨就作罢,他日若想寻仇。还可来找我,只是那时,却没这般好运!”

    交锋只是瞬间,在交手的瞬间,老和尚最终没有理会李轩的攻击,或者说放弃了生的机会。以此来换取一次攻击的机会,但这攻击,最终没有落在李轩身上,否则,此刻李轩却不可能完好的站在这里。

    虽说帝王心性是容不得半点怜悯和慈悲的。但此刻,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李轩,却不愿意违背承诺,虽然这份承诺并未说出口,只是在老和尚坐化的瞬间,李轩已经在心底承认了这份承诺,以自己一命加上老和尚的一命,换取萧氏父子一次活命的机会,无论萧氏父子今后会如何,这一次,李轩都不准备再出手,当然,如果两人执意找死的话,也不算李轩违背承诺。

    萧远山抬头,看着李轩的背影,双手握了握拳,目光扫过老僧端坐原地的尸体,最终叹了口气,握紧的双拳却是悄然松开了。

    目光扫过四周,此刻一众武林高手,却是死的死伤的伤,满地狼藉,哀鸿遍野,经此一役,中原武林恐怕是真的要元气大伤了。

    “杀!”

    两名禁军看着迎面走来的李轩,齐齐喝了一声,挥刀扑上,两把朴刀,看似简单,却暗合战阵之理,双刀挥出,配合无间,杀气弥漫。

    李轩目光冷漠,依旧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在两人愕然的目光中,自两刀的缝隙间穿过,两人愕然回首,却感觉身体一轻,借着天地陡然翻转起来,模糊间,似乎看到两具有些熟悉的无头尸体正在轰然倒落……

    “站住!”

    宋将自然注意到李轩的存在,此时战局基本已经被控制,活着的武林人士已经退往各个角落在禁军的攻击下节节败退,如今突兀走来的李轩在满地尸体中显得无比扎眼,尤其是先后十几名禁军莫名其妙的死在他身边,而对方看起来甚至连出手都没有过,这样诡异的画面,让宋军将领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心寒,看着缓步走向这边的李轩,目光一厉,厉声喝道。

    闻声,李轩目光扫向宋将,其身后,两排弓弩手已经将弓弩对准他,一枚枚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冷寒芒的箭簇牢牢地将他锁定,成百上千人的气势汇聚成一股无形的压力,单是这份压迫感,已经足以让普通武者丧失斗志。

    蹙眉,脚步却是依言停下,让宋将心中微微松了口气,随机皱眉沉声道:“尔乃何人?”

    虽然对于此处将会出现的武林人士有过了解,但他本身对武林江湖并无太多了解,自然不会认出李轩,只是眼前李轩一身气质太过慑人,让他不得不谨慎。

    “朕乃大汉天子!”李轩看着宋将,淡然道。

    随着他的话语,宋将却是勃然变色,虽然大宋一直以来主张不以言罪人,但在大宋境内,有人公然以朕自称却是绝对犯了天家的忌讳,而且大汉天子……贪婪和狠辣之色在眼底一闪而逝,甚至连场面话都懒得再说,狠狠地挥动手臂,竟是直接下达了攻击命令,身后的两排弓弩手瞬间扣动手中机括,数百支箭簇在空中汇聚成一张巨网,将李轩整个笼罩,带着无边的杀机,朝着李轩攒射而至。

    “既然如此!”

    李轩眼中寒意大盛,在宋将疑惑的目光中,双手猛地屈指成爪。虚空一抓。

    “这人……有病吧?”看着李轩的动作,宋将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只是下一刻,这股不屑却被惊悚所替代。

    周围的空气仿佛随着李轩虚空一抓被抓住了一般,随着张开的双手虚空一合,宋将以及他身后的禁军眼前顿时出现诡异的一幕。似乎看到对方身前的空气竟然如水流般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涌动,攒射而至的箭雨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在空中改变了方向,随着李轩的动作,迅速汇聚到身前,如同水流般围绕着对方的身形转动起来。

    大脑被眼前这违背常理的一幕深深地震撼,但宋将却要比其他人清醒的要快一些,本能的危机感促使他不顾形象的往地上扑去,耳畔传来对方的一声怒喝。接着便是头顶不断传来嗖嗖的破空声。

    这种声音,作为一名带兵上过战场的将领,他并不陌生,那是密集的箭簇撕裂空气的声音,这种声音的出现,在战场上往往代表着死亡!

    脑海中没有太多的思考,身后传来的不断地惨叫声哪怕此刻不用回头,也能够大致猜到此刻背后是怎样的景象。纷乱吵杂的声音并没能维持多久便恢复了寂静,甚至连远处的喊杀声和惨叫声都停下了。天地仿佛在一瞬间从极度喧嚣变得极度寂静,让寂静中响起的脚步声变得异常清晰和刺耳。

    听着不断接近的脚步声,呼吸陡然变得急促,宋将此刻,突然有种希望时间停止的荒唐念头,不敢抬头。如同鹌鹑般将脑袋缩在地上,心中无比的希望对方并未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只是这份并不算奢侈的愿望,却在对方的脚步声停在自己身前不足三尺远的地方时,生生被打碎。

    破损的寺庙。不少地方已经出现滚滚的烟火,远处偶尔会传来伤者痛苦的呻吟,只是此刻,交战双方的视线却都被此处所吸引,之前的场景实在有些违背自然规律,战场上瞬间数百人的伤亡也不是没有过,但却绝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该出现在本已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宋军头上,哪怕此刻李轩被万箭穿心而死,都比眼前这诡谲的一幕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

    对方并没有说话,仿佛已经离开一般,抱着几分侥幸的心思,宋将硬着头皮,抬头看向前方,只是前方出现的身影以及那漠然的看向自己的目光,彻底将宋将心底那最后一丝侥幸击碎。

    “国……国主恕罪,小……小将……”磕磕碰碰,原本在官场上已经磨砺的不错的嘴皮,此刻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未能说出。

    “无罪。”点点头,在宋将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李轩错身而过,随之而来的惊喜却是迅速占据了整个身心,第一次生出类似活着真好的感动,忙不迭的想要磕头说些谢过不杀之恩之类的话语,只是身后飘来的声音却让他如坠深渊。

    “人死灯灭,朕不会去治死人的罪!”

    人影已经远去,在一众武林高手以及大宋禁军惊悚的目光中,宋将脸上还挂着谄媚的笑脸,但下一刻,整个身体却在瞬间化作无数巴掌大的碎块,瞬间坍塌下去,化作满地的碎块和瞬间染红了大片地面的鲜血。

    穆清雅黛眉微蹙,与范遥换了个眼神之后,身形一跃,几个起落间消失在视线之中。

    段延庆和鸠摩智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中闪过深深地忌惮,哪怕以二人的境界和眼力,之前那片刻,也只是模糊地感觉到李轩身边的空气流动有些异常,相视一眼后,各自分头离去,心头却是一阵阵的发凉,对于李轩的恐惧达到一个极致,恐怕这一生,李轩都会成为两人心中的噩梦。

    广场上,随着李轩等人的离开,残存的武林人士和大宋禁军却是相视无言,并未因为李轩的离开而再次陷入混战,最终,没有经过商议的情况下,默契的选择了各自离去,只是原本辉煌庄重的少林寺,此刻却只剩下一片废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