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四章 亡辽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四章 亡辽

readx();    南方的方腊起义了

    时机的选择上,不算太好,眼下大宋周边的国家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事情,辽国忙于夺回被李轩抢去的燕云十六州,萧峰的不辞而别,辽国眼下士气有些低落,哪怕辽帝亲自出面,也无法挽回失去萧峰所带来的影响,失去了大辽的牵制,西夏面对大宋朝这种庞然巨物,就算对方没有攻击性,但也不敢过分逼迫,至于大理和吐蕃,眼下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对天下大势产生太大的影响。~..

    这样相对安稳的外部环境,对大宋而言,是极为罕见的,选择这个时候起兵造反,大局上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时机。

    不过毕竟是江湖人,眼光大多数时候都局限在江湖之上,江湖上怨声载道,被方腊看成了一个机会,谋略也不是说没有,至少方腊的起义凭借其宗教的特性,短时间内,倒是势如破竹,凭借其在民间不低的人望,占据了不少的城池。

    不过这些城池,非要说攻破也不是不行,但真正凭借实力拿下的绝对不多,大多数早在起事之前,已经被方腊渗透的差不多了,攻城看起来更像形式化,往往大军刚刚开动,守城的地方军已经被城内负责接应的百姓给冲散了,义军的到来,也只是接收城池,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不过就如同张角所发起的黄巾起义一般,在经过初期的势如破竹之后,起义军各不将领的自信心开始膨胀,如同历史上出现的大多数农民起义一般,开始爆发式的发展。

    随后一段时间里,大宋内部的视线大都被这场声势浩大的叛乱所吸引,虽然对于那些真正站在顶端的大佬而言。眼下的叛乱虽然浩大,但实际上无论从底蕴、策略、时机的选择来看,这场叛乱处处都透着败笔,不成大器,眼下的僵持也不过是暂时的,他们在等的。也不过是一个在他们看来最佳剿灭对手的时机而已。

    而就在大宋内部所有人都将视线聚焦在南方的叛乱之时,北方一场短暂却足以影响到天下大势的战争悄然打响,当消息传到大宋的时候,却已经尘埃落定。

    辽国,上京。

    恢弘的城墙上,此刻还残留着刚刚经历了战争的痕迹,黏在城墙上的鲜血还未完全干涸,只是,此刻。昔日代表着辽国的旗帜已经被一面代表着汉朝的五爪金龙旗帜所取代。

    城头,几名武将如同众星捧月般簇拥着李轩站在城墙的顶部,居高临下俯视着耶律洪基,这位野心勃勃的帝王,哪怕是如今沦为阶下囚之后,依旧展现出那股属于帝王的气度,怒视着眼前这个令自己沦为阶下之囚的人。

    “耶律洪基,你让朕。很失望。”目光落在耶律洪基的身上,李轩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果然。没有了萧峰,你连如何打仗都忘了吗?”

    “哼,卑鄙小人,只会使用一些阴毒的伎俩,有本事,你我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耶律洪基看着李轩那失望的目光。胸中一口怒气难平,有些憋屈的怒吼道。

    “兵不厌诈啊!”李轩有些无奈的摇头:“当初我既然能把人安插在耶律重元身边,自然有足够的能力将人安插在你的身边,作为一名君王,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呐!”

    目光在看着有些苍凉的城池。契丹人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哪怕城门被打开,城头出现叛乱,大势已去的情况下,依旧展现出顽强的战斗力,在接手城池的过程中,李轩这边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几乎耗尽了几月来的累积,眼下就算想要再有动作,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还得防范契丹余孽的报复。

    这一次的突袭,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开始布置,选择适合的人选,想要在辽帝身边近臣中安插自己人说来容易,但哪怕是阿朱在易容术方面的造诣,就算成功捕捉到这些人并成功偷天换日,想要在日常的接触中不被发现也很难,耶律洪基作为一国之君,若真的连这方面的防备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所以在一开始,李轩就没想过要从这些辽国上层人物身上着手,虽然成功之后所能发挥到的效果极大,但被发现的风险更大。

    相对而言,选择一些基层将领,虽然能够起到的作用有限,但十个百个加起来,也足以影响到整个上京城的布局,而且这些人只要掉包成功,被发现的风险不大,即便发现了,这种级别的小人物,在上京城中数不胜数,根本查无可查。

    方法看起来很简单,但真要实施下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选定人选,虽然底层军官大多数时间是不会和外界发生太多交流,而且事情敲定后,被派去的人所需要扮演的时间也不长,但在军营之中,日常的训练、巡逻差事都是由这些基层军官来执行的,派去的人,必须熟知上京的军务,哪怕暗堂如今的规模已经不小,渗透能力也足够,但这些东西看起来简单,却是一座皇城的最高机密。

    幸好,刚刚经历了楚王之乱,虽然成功夺回了上京,但重建到重新整顿,有不少漏洞可以钻。

    除此之外,萧峰的存在也是一个问题,作为昔日的丐帮帮主,萧峰在这方面的经验恐怕要比任何人都强,而且以他的性格,肯定会与底层的官兵打成一片,若要彻底执行这个计划,萧峰的问题必须解决,所以李轩选择接受少林的邀请,同时暗中将消息散发出去,大汉可以说是李轩亲手从辽国身上割下来的肉,加上萧峰本身在宋朝武林的恩怨纠葛,以李轩对萧峰的了解,八成以上的可能会去。

    “这些事情说起来,其实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你我,都有着君临天下的野心。但帝王之路,不过则亡,这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或者比我更清楚,萧峰没死,有个老和尚用命逼我放他一命。他的命还有我的命,帝王无情,但有时候,有些承诺还是要守的。”

    缓了缓,看相耶律洪基渐渐平淡下来的眼神,摇头笑道:“不过不死也没用,那一掌,哪怕他天赋异禀,体格远超常人。再加上有足够好的药物、大夫,想要恢复过来,没有三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的,那时候,大局已定,就算回来,也没用了。”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此时,压着耶律洪基的人已经退开了。李山等人也被李轩派往城中各处去处理一些善后事情,耶律洪基没有继续暴怒。与李轩一起,并肩站在城头上,俯视着苍茫大地,眼中闪过一抹落寞,看向李轩问道。

    “为什么?”李轩怔了怔,目光看向耶律洪基。有些自嘲的笑笑:“我也说不上来,你有野心,也有足够的手腕,就算不是雄主,也算得上一带人杰了。而且,你应该算是被我以堂堂正正的手段打败的第一个帝王,有纪念意义,不想你死的不明不白,所以告诉你。”

    “呵~”耶律洪基敏锐的察觉到李轩话中一些他听不懂的含义,堂堂正正手段打败的第一个帝王,也就是说,败在他手中的帝王并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不过却也并未深究:“可惜,国破家亡,我高兴不起来。”

    “所以啊,帝王之路永远都是一条孤独的路,就算成功,真正能够明白这种喜悦的,也只有同为帝王的你,偏偏这种时候,作为失败者,是没心情也不可能有心情来跟我分享的。”点点头,并没有太多的遗憾,一路至此,李轩只是想找一个真正能够听懂自己在说什么的人来分享一下此刻的感受,真正站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

    “有没有什么遗愿?不太难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该出口的,就不用说了,你也是皇帝。”最后,李轩看向耶律洪基,为这次更多是他在发泄的谈话画上一个句号,虽然说的都是实情,但也是废话,路走到今天,能做的,只是一直走下去。

    “遗愿?”耶律洪基看了看如同染血般的残阳,摇摇头:“倒是有个疑问,上京虽然已被攻克,但我大辽还有大片领土,更有无数契丹勇士,你就算占据了上京,但要面临的却是无数契丹勇士的反扑,你不怕吗?”

    “怕?”李轩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担心有些多余。”

    “呃~”耶律洪基有些不解。

    “中原有句古话,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这段时间,你们契丹人的反扑肯定会有,但没有统一的组织和统筹,只凭一腔热血,想要撼动我的统治是不可能的,而之后,契丹族内肯定会分出各个大小势力,为了辽帝的位置陷入内斗之中,而我也不会任其发展,挑拨、收买、谣言,想要这些势力无休止的内斗下去不难,等最终有结果的时候,剩下的人,该考虑的就不是如何报仇,而是如何生存了。”

    “嘶~”哪怕已经有所准备,但听着眼前的男子以一种淡漠的语气将未来数月乃至几年之内契丹族的走向以平缓的语境说出,耶律洪基心中仍旧倒吸了一口凉气。

    “将死之人,本不想告诉你这些的,这是阳谋,就算你的那些族人知道了,但也没有人能够阻止,萧峰回来也不行,他的武功虽然不错,手腕也够,能震慑三军,却无法震慑人心。”摇了摇头,李轩挥了挥手道:“上路吧,眼下上京,还有很多事要处理,这最后一程,就自己去走吧。”

    两名刀斧手上千,将一脸失魂落魄的耶律洪基带走,李轩看着渐渐落山的残阳,此刻的心绪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