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五章 国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五章 国事

readx();    日出日落,时间迈着恒古不变的步伐悠闲却以永不停止的坚持在所有人不经意的时候悄然走过。{顶}点{小}说3w.

    相比于大宋境内如火如荼的起义和平叛,北方一场没有激起太多硝烟的局势变动显得平静无比,耶律洪基的葬礼没有太多的铺张,当然,李轩也没有继续在死人身上做文章,虽然耶律洪基的人头如果拿出来,会在短时间内成为他的功绩,只是那种事情,在李轩看来没有多少必要。

    虽然看起来效果惊人,但事实上,短时间内会起到振奋人心的效果,但终究无法持久,只是事情已经成了事实,早晚人们会知道,如果从全局来看,虽然那一下子的**会让人很有视觉效应,但远不如不愠不火间,将所有能够拿到手的利益有条不紊的拿在手中,聚沙成塔所得到的实惠多。

    契丹人、女真族会有什么反应,李轩不知道,但至少在北地长时间饱受欺压的汉人来说,这种看起来振奋人心的消息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效果惊人,一国之君死亡,国都陷落,对普通百姓而言,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他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振奋人心的士气,而是一个稳字,至于打击对手的士气什么的……完全没有必要,契丹人随后肯定会有反扑,但更多的却是这个种族中内部的自相倾轧的戏码,士气高低跟自己这边关系不大。

    不过,哪怕李轩没有去刻意宣传,却也不会去扫了部下的兴致,作为胜利者,他们有向世人炫耀的权利,不过这样的结果。却是南方方腊那原本气势滔天,颇有些席卷天下意味的起义,如今看在许多人眼中,却失了原本的色彩。

    上京被攻占,可不仅仅是攻占了一个国都那么简单,耶律洪基的死。直接让刚刚经历了楚王之乱的辽国彻底崩盘了,剩下的契丹人,被打散成多达十几支的势力,有的是拥有皇室血脉的耶律族人,打着报仇的旗号聚集了不少人马,也有昔日辽国大将,割地称王,总之,如今的契丹人很乱。大大小小的十几个势力,打的旗号都是报仇,但真正跑来报仇的却没有多少,偌大北疆颇有些群雄争霸的戏码在上演,偏偏作为事件起因的李轩,在击溃了数十支前来复仇的契丹人马之后,像是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北边打的热火朝天。偏偏在大汉境内却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相比于这边,方腊那边虽然有声有色。但比起来,颇有些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让原本关注着事态发展的人突然之间生出一股提不上劲来的感觉。

    燕京,皇宫

    “改进后的犁如果能够全部落在实处,按照陛下定下的税法,国库每年收入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多至少三成,冯阿三的手艺确实没的说。”苟读微笑着将自己估算的数目呈报上来,虽然说是粗略,却是他连同十七名精通术数的能手花了三天工夫才推算出来的理想数据。

    “这东西,先不要一次发放下去。人们对于新兴事物心中多少会有抗拒的情绪在里面,先找几个民心较高的县城进行试用,秋收之后,效果好的话,再向全国推广。”点点头,这段时间,李轩大都在忙着笑话攻占上京带来的利益,同时随着春耕接近尾声,一些民生方面的问题也必须步上形成。

    北方缺粮,在没有现代化机械帮助的情况下,加上天气的影响,北方的农作物不但种类少,产量也极低,辽国统治这片土地的时候,维持生计靠的大都是宋朝的岁币,其中就有大批粮食进贡过来。

    “不过陛下为何要将战马列入与宋朝贸易之中,这样做,虽可获取些实利,却也无疑增强了大宋朝的军队,长远来看,于我国却是不利的,昔日辽国称霸北方之时,也将战马一项列入禁止交易项目,我们……”苏星河皱眉道。

    “这个不必担心,宋朝的弊病不是在战马上,而是在本身的军制出了问题,除非能够再出一个赵匡胤那样的皇帝,否则,哪怕有着足够的战马,也无法在根本上改变什么。”李轩摇头笑道:“而且以眼下大宋国情来看,也不必太过担心对方会以从我们这里买来的战马掉过头来对付我们,我们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打仗,他们同样没有。”

    “呃~”这样一个回答,多少让苏星河有些愕然,看着李轩那漫不经心,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身上的眼神,一时间也难以猜测对方心中的想法,毕竟从认识眼前之人的第一天开始,对方就很少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点点头,既然作为主子,李轩有了自己的决策,那作为臣子,只需要把问题提出来就行了,剩下的,不需要太过操心,作为逍遥派弟子,苏星河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当官,不过眼下李轩组建的朝廷大都以昔日大宋朝的江湖人为主,虽然也有些勾心斗角,但相比于大宋官场来说,却是纯净太多。

    转而,开始商议其他问题,眼下压在李轩身上的事情可不少,民生虽然重要,但华夏上下几千年,如何治理民生,其实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经过数千年不断休整,如今已经很完善了,哪怕是做出一些工业上的调整,也只是在宏观上进行一些修正,其他的按部就班就可以了。

    真正繁重的,其实还是眼下攻占上京之后,许多东西还没有消化,治下的汉人需要得到妥善的安排,上京城周围的城池有些地方还不属于大汉,这些地方必须尽快占领,以免让上京城沦为一座孤城,那就有些危险了。

    此外还有来自暗堂的各地情报,如何处理境内异族的问题,一味打杀肯定是不行的,其中还有不少在辽国统治期间,跟汉人一样被辽国压迫的少数民族,女真族如今已经脱离了控制。在更北方与契丹人纠缠在一起,或攻伐或联盟,那位女真新任族长在其中表现出来的气魄和手段引起了苏星河的警惕。

    此外还有一些人才方面的问题,如今李轩手下不缺武将,但真正能够管理的人才,随着上京城被攻下。地盘再次扩大,已经出现一些管理上的问题,李轩之前用来管理的方法眼下已经有些不灵了,苏星河准备着人去宋朝找些有能力的人来,毕竟眼下宋朝最不缺的就是这方面的人才。

    对于西夏的事情苏星河也知道一些,虽然不全面,但大致知道李轩在西夏有着后手,而且地位不低,能够影响到西夏国策的存在。甚至在大宋境内也有类似的人物。

    惊叹于李轩对于两国渗透能力的同时,作为如今李轩身边不多拿得出手的谋臣,虽然这些问题有些遥远,但苏星河也必须早作准备。

    事情很多,不过总需要解决,李轩如今的境界,在经历了少林寺一战之后,已经彻底得到根本上的巩固。以眼下的精力,哪怕连续几天不眠不休。都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不过他可以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哪怕苏星河同样有着不低的功力,也无法做到与他一般,所以在天色渐暗的时候,便被李轩打发休息去了。

    随着上京的攻占。李轩已经具备了将此界与混乱三国连通的能力,如果需要,他随时可以从混乱三国位面中寻找帮手来帮助自己,不过却并未如此做。

    混乱三国位面,此时他所占领的也不过是两座城池。手下能用的,也只有那么几个,虽然每一个都有着不俗的能力,但这个时候去拉人,很容易造成分身乏术的窘境,毕竟位面穿越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人力和物力资源,来弥补自己在原始位面底蕴方面的不足,至少在原始位面没有足够的底蕴之前,李轩不准备动用那边太多的人手来这边帮助自己。

    更何况,一旦真正建立连接的话,时间轴会被同步,自己在人手方面,只会更加不足。

    忍忍吧!

    面对眼下有些尴尬的局面,李轩也只能暂时忍耐,三年的时间此刻才过了一半,况且这边大局基本上已经稳定在自己手中,需要的,也只是时间的沉淀。

    与此同时,少室山,少林寺。

    萧峰脸上还带着一抹苍白,雄壮的身躯却如同往昔般挺拔,只是在这挺拔之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落寞,站在一处残破的庙门外,目光看着北方的方向,怔怔的发着呆。

    “峰儿。”一声夹杂着叹息的呼喊声,自背后传来,唤回了萧峰的思绪。

    “父亲。”萧峰回头,看着比之当日苍老了不少的萧远山,目光有些复杂的躬身行礼。

    “行了,你我父子之间不必这么多繁文缛节,没来的生分了许多。”挥了挥手,萧远山叹了口气道:“还在想辽国吗?”

    “嗯,峰儿想回去看看,陛下昔日以兄弟待我,如今他蒙难,作为兄弟,我当保住他的血脉。”萧峰点点头,却没有再说报仇之事,以免让父亲担心。

    “要报仇可以,但需为我萧家留下血脉才行。”萧远山看着萧峰,没有去劝阻,虽然严格来说,父子真正相认时间不长,但萧峰却是他暗中看着长大,对于儿子的脾性,他太了解了,这个时候,劝说是没用的。

    “父亲……我……”萧峰嘴唇动了动,却被萧远山打断。

    “行了,父母之仇,亡国之恨,岂能不报,如此女儿作态,若让那慕容家的崽子看到,平白的让他笑话,我契丹男儿,头可断,血可流,志却不可曲!”萧远山脸上闪过斩钉截铁的神色。

    “那,父亲要与我同去吗?”萧峰看向萧远山问道。

    “不了。”萧远山眼中闪过一抹落寞的神色,看了看断掉一半的右手道:“大师以命换的你我生机,我契丹男儿,当恩怨分明,萧家有你这样的儿子足以,当年害我一家的,如今除了慕容博那老匹夫之外,也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为父此生也无憾了,大师的恩德,就由我来偿还,为父会留在少林,在我有生之年,保全少林。”

    “如此……孩儿就此别过,此去山高路远,还望父亲珍重!”这一次,萧峰没有犹豫,轰然跪倒在地,对着萧远山狠狠地叩了三个响头。

    起身

    转身

    大步向着少室山下走去,萧远山远远看着萧峰离去的背影,心中闪过一抹黯然,此次一别,此生恐怕是再难父子相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