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七章 征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七章 征兆

readx();    杭州。()..

    经历了战火的荼毒,作为方腊暂时的都城,相比于其他被义军占领的城市而言,这座城池虽然无法再看到往日的繁花似锦,但经过一段时日的恢复,也恢复了几分生气,毕竟若日后方腊称帝的话,这里很可能是被当成都城的存在,方腊手中不多的能人,几乎都聚集在这里,或负责战后的重建工作,或准备不久之后的登基之事,当然,大多数人都在忙碌着即将可能出现的决战。

    随着朝廷的军队不断汇聚过来,一开始那种势如破竹的场面,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很少会出现了,不过总体而言,义军的士气并未因此而有太多的衰落。

    江州城城南,一座保存的比较完整的庄园,坐在属于庄园的庭院中的石椅上,一柄折扇在指尖灵巧的转动着,听着眼前的女子喋喋不休的说话,神色中透着些许的无奈以及无聊。

    “赵家妹妹,不是我说你,以你的年纪,现在已经算是老姑娘了,我知你心气高洁,等闲人物自是入不了你的眼睛,但圣王可非一般人物,你看这南方乃至整个大宋,江湖上哪个豪杰提到圣王的名字不赞一声英雄?”

    “我知道妹妹是个有本事的人,能出谋划策,堪称女中诸葛,更是精通百家武学,我圣军之中虽然猛将无数,却几乎无人是你对手,所以你高傲,但说到底,你终归是一个女人,任你如何高傲,任你本事通天,到最后还是走不出身为女人的哪条老路,这是每一个女人都无法逃脱的宿命。”

    “宿命吗?”女子的话,却是触动了赵敏心底的某根弦。目光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是啊,宿命。”看着赵敏的神色,似乎有些意动的意思,女子不由更卖力了几分。

    “我知妹妹巾帼不让须眉,也喜欢以男儿装示人,军中将领也大都服你。但那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还真能去做女皇帝不成?”摇摇头,女子苦笑道:“你现在也算是功成名就,这圣军之中,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圣王对你,也是敬佩有加,但作为女人,走到这一步,我觉着也已经是极限了。也是该考虑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我知妹妹是那种有本事的人,胸中所想的事情,姐姐这种凡人自然是难以猜透,不过这世间,能胜过圣王的人,却是不多了,如今圣王他对你也有意,况且他至今未取。虽然不能说以后就没有其他女人,但你此时过门儿。日后登基称帝的时候,你就是皇后之尊,这种事情,是多少女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好事,我看妹妹你对圣王的事业如此兢兢业业,想来也对圣王有着一定的好感。正是襄王有情,神女有意,又何必再犹豫?”

    “听姐姐一句话,只要你点点头,姐姐这就去为你张罗。哪怕眼下我们圣军还很清苦,也断不能委屈了妹妹,定让圣王把妹妹风风光光的娶回宫去。”

    女子的话依旧在继续,只是赵敏的心思却已不在这里。

    那日少林一役,从容布局之后,便抽身而退,这个局,在自己原来的世界已经布过一次,如今也不过是把在倚天位面的东西稍作修改之后,照搬到这里,至于结果,赵敏并未过多的去参与,她相信以那个男人的本事,要让事情朝着自己需要的方向发展,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当然,就算留下其实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或许还能顺理成章的跟着那个男人回到属于他的国度,只是想到那个国度,却又让她非常恼怒,因为在那里,那个男人又有了一个对她来说可以说完全陌生的女人,霸占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

    眼前的女子有些话是没错的,无论她再怎么优秀和出色,但说到底,她也还是一个女人,一些属于女人的特性一样会出现在她的身上,有些事情上,甚至会更加激烈。

    正是因为这些东西,所以在跟他离开自己的家乡,进入另一个世界之后,拒绝了成为他女人的机会,而是选择了辅佐他这条路,然后跟他一起来到了眼前这个世界。

    那个名叫王语嫣的女人出现,让她感受到一种危机感,还有更多的不满,也正是基于这个女人的原因,让她选择了回避与李轩的碰面,至少在没有想清楚一些事情之前,赵敏不准备给他见面的机会,就算是……作为他花心的惩罚。

    虽然这种惩罚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意义,但以赵敏昔日贵为郡主的高傲,若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被他召唤回去,对照明来说,那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无论出于面子问题,还是内心那股偏执,赵敏暂时都没有原谅对方的想法,虽然依然在想尽办法帮助对方,但另一方面却不断地拉开跟对方的距离,享受那种若即若离中,想象对方苦恼和煎熬的感觉。

    虽然最终被煎熬的反而是自己,但赵敏自己却是乐在其中。

    “所以说啊……”叽里呱啦叽里呱啦,意识从思索中清醒过来的时候,面对的却是另一个女人仿佛永远不会终止的聒噪,方腊身上的优点,此刻在对方的嘴中被放大了无数倍。

    听着女子的话语,赵敏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对方嘴中所说的那些优点,有不少虽然是以方腊的名义,但实际上从幕后的策划亦或是施行者基本上都是自己,如今从另一个女人嘴中以一种被扩大了好几倍的效果说出来,停在赵敏耳中,除了可笑之外,更多的却是一股无奈。

    虽然方腊起义也不过是自己顺势而为的杰作,最初的目的也只是在耗损大宋元气的同时,为李轩提供一个灭辽的契机,帮助对方吸引天下人的视线,但这支名为圣军的义军,毕竟是相当于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没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在大势上来说,这次起义无论时机还是准备以及策划上,都不是最佳的,但亲眼看着它在走过短暂的辉煌之后开始向灭亡迈进,心中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再说了,这圣军终究是圣王的。你一个女人,手中的权利太多了,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好事。”

    “这话……是圣王教你的?”

    赵敏抬头,美眸中带着一抹清冷,身为昔日的郡主,哪怕如今到了李轩麾下,李轩也从未想过将她雪藏,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愤怒,这所谓的大业还只不过刚刚开始。就要想着夺权了吗?

    久居高位,哪怕失去了郡主的身份,也一直以来是以运筹帷幄的形象示人,虽然平日里显得平易近人,但那股逐渐被内敛的凌厉一旦释放出来的时候,却有着足够的威慑力。

    平淡的目光中,却透露着往日里很少会表现出来的威严,看着眼前的女人。这种话,绝不是这样一个长舌妇能够想到的。

    “我……没有……不是……这……”面对赵敏突然间变得凌厉起来的气势。女人明显有些手足无措,眼神中带着一股惊慌和无措,在赵敏突然间展现出来的威势下,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

    “总之,我觉得妹妹该考虑考虑了。”面对此刻的赵敏,女人突然没有了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勇气。起身,匆忙间告辞一声之后,几乎是以逃跑般的离开了这座庄园。

    “哼!”琼鼻中发出一声淡淡的轻哼,对于眼下方腊的义军,在这杭州城中。没人比赵敏更清楚眼下这支义军所面临的困境。

    朝廷的大军虽然在人数上比义军人数差了很多,但几乎都是久经战阵的边军和禁军组成,无论战力还是装备的精良程度,都绝非这些刚刚丢下农具的农夫所能相比,哪怕义军之中,也同样有着经历了不少战阵的精锐存在,但那毕竟是少数,而且被方腊自作聪明的分给了各军将领作为亲卫,本就不多的精锐,这样一打散,更难以发挥出作用。

    而经过前段时间那爆炸式的膨胀,眼下义军数量虽多,但在赵敏看来,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顺风仗还行,守城仗若运用得当,也能打出威力,但若是拉开在野外进行野战的话,哪怕比人家多了十倍,那也只有送菜的份儿。

    而且军中将领的盲目乐观,甚至将自己跟北方的辽人相比,认为宋军不堪一击……那能比吗?

    虽然如今占据了几乎整个江南和江浙一带,而且听从了自己的建议加上朝廷的平叛大军到来,没有继续进行这种爆炸式的发展,急切间,哪怕以宋朝如今的阵容,也很难将其连根拔起,但失败的因素已经出现太多了,甚至连方腊本身性格都是赵敏推算中的失败因素之一,莫说登基称帝,便是称雄一方如今看来都很勉强。

    这样的情况下,不说好好整顿内部,反而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想要从自己手中夺取冰泉,这样的人物,想要真正成就大事,那只有两个字——妄想!

    至少赵敏在对方身上,看不出任何能够成就大事所该具备的条件。

    “姑娘……方腊这是要……”院子中,一僧一俗两道身影出现在赵敏身后,看了看女子离去的方向,年纪三十许的男子眉宇间带着些许的不满。

    “林教头,你的家眷我已安排出城了。”赵敏看了看男子道:“杭州我是不准备待下去了,林教头的家眷已经送往燕京,慕容复与我也有几分交情,这里有一封书信,教头可持此信以及这枚令牌前往燕京,自会有人接待于你,到时候是去是留,全凭林教头做主,我绝不会有半分干涉。”

    “燕京……大汉?”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作一抹苦笑,对着赵敏拱了拱手道:“姑娘不随我们一同去吗?”

    “暂时不准备去,我在大宋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完,若林教头最终留在燕京,想来日后会有相见的一天。”赵敏笑道。

    “只是姑娘的安危……”林教头说到一半却是止住了,他很清楚眼前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子,可是精通百家武学,一身武功足以令无数男儿汗颜,江湖经验更是丰富无比,加上国人的机智,想要威胁到她,或许来杀自己更容易一些。

    “林教头是有本事的人,相信他不会慢待,我的安危教头自不必担心,鲁大师会跟我一路,此去眼睛,一路波折无数,倒是林教头需担心些了。”

    “如此,姑娘珍重!”点了点头,林教头拍了拍和尚的肩膀,嘱咐几句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看着居住了一段时间的宅院,心中闪过各种滋味,眼下,却是到了必须离开的时候了,否则今后便是想走,也来不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