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八章 水浒武将登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十八章 水浒武将登场

第七十八章 水浒武将登场

readx();    “你是林冲?”

    燕京,天和殿上,将手中的书信放下,李轩目光落在单膝跪在殿下的汉子身上,儒雅中透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面相虽然平和,但骨子里那股傲气却是逃不过李轩的眼光,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时至今日,莫说在这低武位面遇到一个熟悉的人物,就算到了原始位面,真正见到那些名留青史的历史谋臣和猛将,也难以让他心中再起太大的波澜,经历在不断地积累,心态也在不住的变化。;.

    “小人林冲,参见大汉陛下。”林冲低头,年轻时的他,自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这是有本事的人的通病,只是宦海浮沉,加上之后的遭遇,早已磨平了他的棱角。

    “小人?”李轩闻言,剑眉挑了挑,有些失笑,那神态,那表情,让林冲面色不大好看,只是如今身在矮檐下,却是不得不将心底冒出的那股怒气生生的压下去。

    “东京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或许不算什么大官儿。”李轩以一种很平淡的语气看着林冲说道:“但是,朕的眼睛还没瞎。”

    林冲一怔,有些不解的看向李轩,眼中怒意并未消散,即便面对李轩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气势,腰杆却挺得更加笔直,胸中的那股傲气,让他不愿意被眼前这个男人看轻。

    “不错,有点好汉的样子,否则……”看着心中那股怒气被自己激发出来的林冲,李轩的反应有些出乎林冲的预料。

    “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想要报仇,不难。”想了想,李轩看着情绪骤然间变得激动起来的林冲。微笑着道:“有两条路给你选,至于选择哪一条,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若能得报家仇,林冲必结草衔环以报陛下恩德。”林冲轰然拜倒在地,这一次,跪的却没有丝毫的勉强。虽然外表看似谦和,哪怕跟随赵敏一起投奔了方腊,与那些方腊军中将领也相处的非常融洽,但内心里,却是时刻刻忘不了那份仇恨,只是南方的义军,看似声势浩大,但内里……哪怕赵敏并未认真跟他分析过,以林冲的眼力。也能看得出义军看似浩大,实际上却底蕴不足,加之首领方腊并非那种真正有着雄才伟略的人物,最终的结果,恐怕还是败北的可能性居多。

    赵敏让他来这里,一来是挂念妻儿,二来也未必没有想要借北方之势,他日马踏汴梁的心思。

    “别误会。朕并没有携恩图报之意,以眼下汉宋两朝之间的关系。他日必有一战,若我朝战败,自然万事皆休,若我朝他日能够一战定鼎中原,高球这些人,却是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朕如今,只是给你两个方法,供你选择。”摆了摆手,李轩并未去搀扶对方,至少眼下在没有真正收服这位在另一个故事中有着不俗业绩的猛将之前。李轩还没有准备作出礼贤下士的姿态。

    “林冲敢请陛下示下。”林冲豁然抬头,目光看向李轩,有疑惑,也有些释然在里面,毕竟当了几十年的宋人,让他突然改投别国,哪怕这个国家同样是汉人组成的,心中也有些别扭。

    “第一个方法相对来说很简单。”李轩对着林冲,伸出食指道:“高球如今虽然有些影响力,但底蕴不足,身边纵使有些护卫,但在我看来,也是形同虚设,若你愿意,三日之内,高球直系三代之内人头,就会送到这里,就凭这封信,朕可为你动用一次我大汉朝资源,但仅此一次,此事过后,你与我大汉朝再无瓜葛,是走是留,任你选择,朕绝不强留。”

    本是充满着血腥气息的话语,自李轩嘴中说出,却仿佛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从容的语气,却能让林冲体会到在这番话治下,所透露出来的强烈自信和霸气,虽然并不知道对方会采取怎样的手段,但也无外乎暗杀之类的方式,虽然听来容易,但林冲总有种不真切的感觉,而且这样还算是报仇吗?

    “杀妻之仇,毁家之恨,不敢假手他人,敢问陛下第二个方法。”最终,林冲缓慢却坚定地摇了摇头,此法虽快,却难解他心头怨恨,若是如此,宁可不报。

    “有志气。”眼中闪过一抹满意道:“另一个方法,比之这个方法,却要困难十倍不止,而且也未必你能等到那一天。”

    看着林冲坚定地眼神,李轩点点头道:“方今天下,虽是五国并立,但大理偏安一隅,过小兵弱,吐蕃偏远,也难真正影响到天下大势,以眼下的形势却是大汉、大宋、西夏三国并立的局面,不过西夏……”

    李轩站起身,看着身后那张巨大的地图,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一年之后,便不复存在了,所以汉、宋之间,必有一战,长则五载,短则三年,我可让你独领一军,他日伐宋,必有你一席之位,亡宋之日,便是你手刃高球之时,只是如此一来,你就必须加入我大汉,为我臣子,助我开疆拓土!”

    “这……”林冲抬头,目光落在李轩身上,这个结果虽有想过,甚至在心中,业已做好了准备,但当真正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又有些犹豫了。

    “可先在军中熟悉一番,在你绝定之前,朕不会强求你去做什么,不过既然为八十万禁军教头,又能被她看重,想来在练兵方面有着不错的本事,就暂时去帮朕练练兵吧,就当是军中请来的外援,朕也可给你发放一定的酬劳,初来燕京,要在这里生活下去,总得有些收入才行。”李轩点点头道。

    “林冲多谢陛下恩典。”这一次,林冲却没有再拒绝或犹豫,虽然赵敏已经帮他在燕京安顿好宅院,但想要维持生计,坐吃山空却是不行的,此前林冲也想过要去做哪些行当,但如今李轩既然提出这个要求,无论出于报恩还是实利,都已没有拒绝的理由。

    “她还好吧?”

    末了,李轩似乎漫不经心的提起,抬头,目光看向殿外的天空,有些叹息道。

    “赵姑娘吗?”林冲一怔,随机有些恍然,点头道:“赵姑娘无论武功谋略,都胜林冲十倍,只是如今方腊似乎有迎娶赵姑娘的意思,我走之前,赵姑娘似乎已经准备离开义军了。”

    “方腊?”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杀机,点点头道:“林教头若无其他事,可以回去了,这块令牌,是你身份令牌,持此令牌,可前往军营中报备,到了那里,自会有人告诉你该如何去做。”

    “林冲告退。”能够感受到李轩之前身上那一闪而逝的杀机,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却生生让林冲北上惊出了一身冷汗,再次向李轩拱了拱手后,躬身离开天和殿。

    空旷的大殿随着林冲的离去,变得有些冷清,李轩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目光看向殿外的天空,眼中却是杀机四溢,显然,刚才林冲的话,让李轩对方腊产生了强烈的杀机。

    “陛下。”半晌,苏星河出现在李轩身后,看着林冲消失的方向,疑惑的看向李轩道:“臣观此人,虽外表谦和,但举止有度,从容大方,听闻其身手也是不错,在汴梁堪称勇冠三军,有猛将之称,陛下何不趁此机会,将其收服,如今有话在先,想要再次收服,却是难了。”

    “难吗?”李轩眼中杀机消散,转头看向苏星河道:“他现在不是已经在为我效力了吗?”

    “这……”苏星河一怔。

    “携恩图报,或可让其加入大汉,但若说心服,怕是不可能的。”摇了摇头,李轩笑道:“如今,却是向他展现出我大汉的诚意,朕不屑携恩图报,让他没了后顾之忧,至于今后是去是留……呵,朕还真不相信,进了我汉朝军营的武将,还会愿意离开的。”

    “陛下英明。”苏星河心中一叹,的确不是携恩图报,这根本是让人家自己卖身呐,而且到了最后,如果真正能报了大仇,那时恐怕就是死心塌地了。

    “好了,这些事情,暂时先不说了,眼下北方局势渐稳,也是时候该讨论一下攻伐西夏的事情了,眼下西夏皇城,已经被渗透的差不多了,不过若要攻伐西夏,战争却是难免的,以我军如今的士气和兵员素质乃至武将,正面作战不是太大的问题,不过如何让西夏迅速恢复稳定、人员调配,收取民心,却还要好好斟酌一番,我国的人才储备如今进行的如何了?”

    “回陛下,若真能攻占西夏,为确保民心迅速收拢,臣建议西夏原本的基础官员莫要有太多的变动,可在其中选择一些能力优秀的官员进行提拔,同时我国再派出一批官员进行辅助和监督,否则,以我国这段时间储备的人才,哪怕真能攻下西夏,却也没有足够的人才去治理一方。”

    就在林冲手持着李轩交给他的令牌前往军营报备之际,天和殿中,却是已经开始对攻伐西夏做着战前最终的调整和规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