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章 忍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辉煌夜总会依旧很辉煌,至少表面上看去,与往日里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此刻,几名公安拉起了警戒线,大门外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群众,好奇的看着此刻显得有些漆黑的大门。∈∽顶∈∽点∈∽小∈∽说,

    陈坤应付着一批记者离开,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目光看了看地下室的方向。

    命案在楚华市这样的大城市来说并不少见,哪怕如今大环境非常和谐,但在这种利益纠纷之地,每年总会有那么些人,自己觉得生活绝望干一些蠢事。

    再加上这里作为沿海城市,黑社会虽然不像港澳那样严重,但随着城市的繁荣度不断提升,也渐渐成了困扰警方的重大因素。

    当然,黑帮火拼,通常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就算闹出人命,也会在内部自行解决,只是楚华市警局的档案室里,每年总有那么几起无头公案,很多甚至连死者的身份都不清楚,不是无从查找,而是没有那个必要,毕竟很多尸体都是无人认领,警方自然也不会无聊到花费人力物力去管这些事情。

    只是这一次,辉煌的高层几乎在一夜之间死绝,甚至连尸体都是经过两个小时之后才被人发现的,人心慌乱之下,有人报了警,此刻陈坤有些恨那个报警的人。

    仇杀。

    虽然还没有太多详细的鉴定报告出来,陈坤在内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作为楚华市刑警大队队长,对于辉煌的性质自然不会陌生,黑道大鳄吗,在没洗白之前,会有这样的结果,他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暗势力的碰撞。以往也不是没有过,在辉煌之前,楚华市虽然没有旧上海那样混乱,帮派林立,但这暗地里的交锋却也从没停止过,只是基本上。无论这些地下势力怎样兴替,基本上都会在表面上跟白道保持着默契,电视中那种火拼场景基本上不会出现,很多所谓的火拼基本上都是在和谐美好的环境下完成的,看起来更像个大聚会。

    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国情如此,哪怕有暗杀,也不过是针对对方高层,而这边通常也会先得到一些风声。不会毫无准备,相应的手段也十分熟练,说不好听点,就叫料理后事,做一些收尾工作,跟警匪电影中的警察形象差不多。

    只是这一次问题却有些严重,辉煌的少帮主耿傲,如果他活着。两人见面大概也会称兄道弟一番,甚至在不损害警方颜面的情况下。陈坤会给对方一些面子,但现在,人走茶凉,更何况对方已经死了,陈坤可没有给对方讨什么公道的想法。

    真正令陈坤在意的是那五个死去的岛国人,而且还是有着一定身份的岛国人。哪怕本身对于岛国人没有多少好感,但眼下消息已经传出去,虽然现在还没有接到通知,但以两国之间的关系,不用多想也大概能猜到。外交部那边恐怕不久就会为此事而施压,至于最终的结果,出了口水仗的惯例之外,自己这边的压力也绝对不会小……

    “真是该死呐!”送走了一堆记者,陈坤终于忍不住吐了口气,看了看地下室的方向,有些无奈的暗骂了一声。

    “陈队,验尸报告出来了。”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警官从地下室里走出来,手中拿着一份报告,来到陈坤身前,眼中带着一抹心有余悸的感觉,十几具尸体,哪怕在日渐混乱的楚华市,也是不多见的,再加上现场有些阴森的环境,那种视觉加上精神上的双面冲击,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崩溃掉。

    “说结果吧。”挥了挥手,对于那些专业术语,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离真正听懂还有一定的距离,陈坤也没想过去真正学这些。

    “所有死者,都是一击毙命,初步判断,现场没有留下任何除死者之外的痕迹,凶手显然有着这方面足够的经验,应该是杀手、佣兵或者退役特种兵一类,精通此道的人干的,现场唯一存活的是一个女大学生,案发当时是在房间内,只是听到一些混乱,房间里隔音设施很好,没能提供太多有用的信息。”年轻的警员有些遗憾的说道。

    “死亡时间呢?”陈坤道。

    “这个也是唯一发现有些奇怪的地方。”年轻的警员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皱眉道:“根据法医鉴定,遇害者共有十三人,但死亡时间却并不在同一时间,其中有九人是在两个小时前遇害,误差不超过五分钟,但另外四人,也就是那些穿着打扮有些像忍者的日本人,经法医仔细鉴定,死亡时间却在三小时之前!”

    “也就是说,这里可能不是这四个人死亡的真正案发现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陈坤感觉自己仿佛捕捉到什么。

    “这也是最奇怪的一点,根据现场四人所留下的血迹来看,出血量十分吻合,而且不可思议的是,四人虽然尸显现象推测是三个小时,但根据尸体的腐坏程度来看,却是跟其他人一样,都是在两个小时以前。”

    “中间有一个小时,这四人可能被装在真空包装的容器中,这么大的东西,想要搬运到这里不可能逃开监控。”陈坤皱眉道。

    “问题就在这里。”年轻的警官有些苦恼地道:“现场并没有监控设备,我们的人查看了案发前后一个小时通往现场每一条路径的监控,却没有任何发现。”

    “没有?”陈坤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得到的却是部下肯定的目光,皱眉陈思片刻后,果决道:“我要现场所有人最详细的资料,包括那个女大学生,还有,要三天内所有的监控录像,另外,我要知道辉煌最近一个月内发生的一切,包括他们与什么人结怨,有什么生意,通知所有休假队员。从今天起取消所有休假,三个小时之内,我要在总部见到所有人!”

    “是!”年轻警员连忙应了一声。

    刑警大队忙的如何焦头烂额,因为渡边良介的问题是否会引起两国的外交恶化,这种事,对于目前在现实中只是一有钱的小屁民的李轩来说。完全不需要他去头疼,辉煌的现场没有留下自己的任何痕迹,这一点,李轩刻意确认,就算因为双方之前产生的一些摩擦,而引起警方的怀疑,李轩也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所以,哪怕外面如何风声鹤唳。对他而言,也没有半点影响。

    明珠别苑,房间

    看着沙发上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的女忍者,张筱柔握着一把水果刀,躲在楼梯后面,警惕的看着对方,虽然这些忍者在李轩面前表现的不堪一击,丝毫无法和出现在自己眼前时那种掌控一切的嚣张和霸道相吻合。但那也只是对李轩而言,只有自己的话。这些忍者依旧还是无解的存在。

    心中期盼着李轩快点回来,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位神秘的老板究竟去干什么,但显然,神秘的老板是知道这些忍者的出处的,至于他去干什么,张筱柔虽然受了些惊吓。但思维运转还算正常,大概能猜得出来。

    李轩留下的那颗药丸,此刻被紧紧地攥在手中,张筱柔现在很想上去给这个女人喂下,但双腿却仿佛灌铅一般。愣是半点也无法靠近,明明没有任何动作,甚至也做不出什么动作的身体,此刻却仿佛散发着一股隐隐的杀气,无时无刻在威胁着自己。

    那裸露在空气中,犹自沾染着血液的高耸突然在空气中剧烈的颤抖了几次,然后,明亮的眸子缓缓地睁开,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最终落在一脸惶然的张筱柔身上。

    呼吸瞬间陷入了停滞,张筱柔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握着水果刀的指节因为用力而显得有些苍白。

    女忍没有任何的动作,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却没有任何的动作,目光看着张筱柔,那目光,竟然有些失神。

    女忍失神,张筱柔却在紧张和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时间,直到李轩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心情才终于彻底松了下来。

    “很和谐吗。”看着两个女人大眼瞪小眼,李轩微微一怔之后,看着瑟缩在角落中的张筱柔,有些失笑的摇头道,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看看张筱柔手中那颗被捏的快要变形的药丸,大概也能猜到具体的过程。

    目光落在女忍者身上,眼中依旧挂着笑意,随意的抬了抬下吧道:“不说说此刻的想法吗?能被渡边带到这边,汉语应该听得懂吧?”

    女忍眼中闪过一抹犹豫和挣扎,最终挣扎着站起身,暴露在陌生男人眼前的酥胸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在李轩和张筱柔惊讶的目光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交叠着压在身前的地面上,头深深地沉了下去,直到光洁的额头碰触到手臂。

    “樱花上忍千岛月,拜见主人。”一口流利的汉语,恐怕很多汉人听到后都会惭愧。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但张筱柔愕然了,就连李轩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貌似在不久前,对方是来杀自己的吧。

    看着跪倒在自己身前的女忍,李轩没有去搀扶对方,饶有兴致的拖着下吧看着对方道:“不给我一个理由吗?虽然我自问有着足够的魅力,但也不至于让人看上一眼就自甘为奴的,你的行为,让人很难相信啊。”

    李轩不怕对方有什么手腕,但若真是想玩儿无间道的话,这种做法有些太明显了吧?

    “樱花忍规:一旦任务失败,即便生还,下忍切腹以谢天皇,中忍面壁十年,复仇之后,可酌情领罚;上忍失败,终生为奴,我不想去做忍奴,所以只能选择向您效忠,成为您的奴隶。”千岛月声音里透着一股不甘。

    “忍奴是什么?”李轩对这个倒是产生了一些兴趣,在这个时代,能够修炼到上忍,无论毅力还是心智都该十分坚定才对,李轩很好奇,是什么让一个上忍宁愿成为敌人的奴隶也不愿意回去成为一名忍奴。

    “一旦成为忍奴,将终身失去自由,成为权贵的奴隶,满足权贵的一切要求。”千岛月眼中闪过一抹痛楚的神色。对于所谓的一切要求,并没有多做解释,但李轩大概也能猜出一些来。

    “有意思的规则。”李轩冷笑一声,虽然没有详细去了解,但上忍在岛国的地位应该不低,而忍奴。地位恐怕比什么下忍乃至普通人都要低,那种巨大的地位落差,而且还是永久性的,哪怕是心性坚定之人,也未必经受得住这个打击,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对方所说的都是实话的情况下。

    “可是我如何相信你?”李轩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

    “嘀,恭喜宿主,特殊职业者樱花上忍,千岛月,自愿成为您的忍奴,是否接受?”话音刚落的瞬间,脑海中却响起系统的提示声。

    “樱花忍规,破者必死!”千岛月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自桌上抽出一把水果刀,默不作声的一刀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腹部。这一刀干脆、果决,甚至连她自己,都不可能中途收刀。

    “叮~”

    无形的指劲轻易地将水果刀击的粉碎,李轩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个女人经如此狠绝,点点头道:“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

    “多谢主人免死之恩。”千岛月再次拜倒下来。同时,随着李轩的同意,系统的提示声也再次传来。

    “嘀,恭喜诉诸,特殊职业者樱花上忍自愿成为您的忍奴。系统判定,魅惑术使用成功,获得对方中度忠诚,由于千岛月自愿成为您的忍奴,效果提升,您获得对方高度忠诚。”

    千岛月

    性别:女

    职业:忍者

    当前级别:上忍10级

    属性:力量51,体质46,敏捷55,精神49

    战略属性:统帅10,武力32,智力13,魅力20

    技能:

    暗器精通(lv6):可以熟练使用任何暗器,提升30%攻击速度

    基础刀术(lv6):掌握刀系兵器的基础用法,每提升1级,提升基础攻击1%

    基础身法(lv6):掌握基础提速执法,每提升1级,提升移动速度5%

    天赋:

    隐匿:利用环境、视觉以及特殊身法降低自身存在感,收敛自身生命气息

    虽然本身实力对于李轩而言,并不算高,但这个职业却是李轩如今紧缺的,虽然穆清雅组织的暗堂已经初具成效,但并未形成忍者这样真正的体系,哪怕是穆清雅本身,虽然走的也是刺客的路子,但更多的却偏向战斗型,而且有着足够的忠诚,也有足够培养的价值。

    “随便找间房,先养好伤再说。”摆摆手,示意对方先离开。

    “遵命。”点点头,虽然有着李轩自位面商城购来的灵药,伤口也已经愈合,但想要完全康复,还需要时间,千岛月没有勉强,恭顺的点点头后,径直选择了一间房屋住下。

    “接下来,该说说我们的事情了。”千岛月离开,李轩将目光看在张筱柔身上,面色也变得郑重起来。

    “老……老板。”张筱柔看着李轩,不知此刻该如何去面对这个男人,那种谈笑间杀人的手段,对于生长在和平年代的她而言,听上去很刺激,但真正发生的时候,却有些难以接受。

    “两个选择,第一,跟我走,我会带你去见识更大的世界,当然,危险也会有。”李轩伸出两根指头,看着张筱柔有些为难的脸色,淡然道:“第二,就此打住,这座别墅,还有我留下来的那些资产,会全部划到你名下,这些钱,如果你不败家的话,足够你富足的过完这一生了,只是从此之后,你我,再无半点关系,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告诉我你的选择。”李轩抬头,目光落在那张很精致的脸上。

    “老板,我……”看着那张比自己还要小,却棱角分明的脸庞,张筱柔眼中闪过一抹挣扎,抿了抿嘴唇,最终却深深地低下头,没有说话。

    “我知道了。”李轩摇了摇头道:“那些资金,放心去用,我还会在这里住几天,等她伤好以后,我就会离开。”

    “轩哥,你……还会回来吗?”看着李轩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张筱柔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涩声道。

    “大概不会了。”耸了耸肩,李轩摇头道,现实世界对自己那边没有太多的帮主,李轩接下来准备全力去经营原始位面,就算回现实,也不会逗留太长时间,两人之间,以后见面的机会怕是不多了。

    心底仿佛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哪怕刚刚获得了一笔对她来说无比庞大的资产,却仍旧无法填充这股空虚,最终,张筱柔鼓起勇气,抬头看向李轩,有些苦涩道:“那在这最后的几天,可不可以好好陪陪我?”

    “当然。”李轩嘴角一翘,起身朝着楼上,那间属于自己的房间走去,身后,张筱柔亦步亦趋的身形,两人的身影,在顶层那张宽大的水床上渐渐重叠,粗重的喘息以及荡人心魄的娇吟,伴随着一件件衣物散落在面,回荡在别墅之中……(未完待续。。)

    ps:  两章合一,五千字大章送上,真心感谢大家的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