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九章 阴谋进行时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九章 阴谋进行时

第九章 阴谋进行时

readx();    “岛川先生,赌场是什么样子的?悦子长这么大,还从未进过赌场,好想去看看。”

    岛川紧了紧自己的领带,对着镜子仔细的观察了一遍,脑海中回想起昨日疯狂之后,悦子小鸟依人的缩在自己怀中提出的一个并不算过分的要求,岛川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悦子去一趟。

    “龙之介,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正式?”姬川雾子有些疑惑的看向一身得体正装的岛川,在她的记忆中,岛川婚后除了一些重要场合,是很少穿的这么正式的。

    “浅草那边新开了一家赌场,昨天井上赢了不少,今天想带我去看看。”岛川很自然的说道。

    “赌场?”姬川雾子柳眉轻皱了皱,赌场在岛国是一种正规化产业,但对于赌场,姬川雾子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她见过太多的人在那里一夜间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有新组织,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看看就可以了,十赌九骗,虽然也有人靠赌博一夜暴富,但你该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个倾家荡产。”虽然不打算阻止,岛川有着良好的教育,应该知道这些,她还是忍不住规劝道。

    “我知道了。”心中生出一股不耐,岛川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说教,这些东西难道他还不知道吗?

    “早去早回。”点点头,姬川雾子没有再多说什么。

    “嗯。”闷闷地答应一声之后,岛川头也不回的开着自己的爱车离开了,看着丈夫消失的背影,姬川雾子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两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她也是知道的。一直以来,在家中,也极力让自己做出一个妻子该有的样子。只是有时候,裂痕一旦出现。想要修补就很难了。

    叹了口气,姬川雾子也开始换衣服,作为紫藤斋的执行经理,她可不能像岛川这样悠闲,甚至连旷班都如此理直气壮。

    ……

    “主人,仅仅是昨天一天的时间,我们就送出去近两千万日币,今天恐怕会更多。这样做……真的值得吗?”千岛月带着一张表单,来到李轩面前道。

    千岛月本身是不太在乎钱的,别说上忍,哪怕只是最低级的下忍,也从来不会缺钱,但不缺是一回事,眼看着几千万几千万的往出送,哪怕是日币,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了,就这样眉头都不皱的情况下往外扔。甚至未必会有回报的情况下,千岛月也会有些心疼,毕竟如今兴云社只是草创。很多地方都需要钱的。

    “舍得舍得,有舍未必就有得,但不舍是绝对不会有得的。”李轩微笑着看着刚刚开门,就大批涌进来的赌徒,轻轻地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道:“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在我看来,若能将姬川雾子挖过来,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老板,人到了。”一名精瘦的西装男子走上前来。恭敬地用生硬的汉语对着李轩和千岛月道。

    “嗯,按计划行事。今天,要让我们的客人感到宾至如归。”李轩目光扫向下方疯狂的人群,微笑中,眼底闪过的却是冷漠。

    “嗨~”九十度弯腰,还是很有难度的,不过精神头却很好,兴高采烈的往大堂方向走去。

    “这里就是赌场吗?”悦子如同好奇宝宝一般看着装饰的十分辉煌的赌场大堂,眼中带着一股雀跃的神色。

    “是啊。”岛川点了点头道:“不过这东西,看看就可以了,千万别碰,碰上了,就陷进去了。”

    “尊敬的先生,女士,欢迎来到兴云会所。”一名穿着得体的服务生来到两人身前,恭敬地问道:“我们会所会为您提供最完善的服务,不知先生您是否需要向导?我们会所可以为您提供免费的向导。”

    “那就有劳了。”点点头,虽然不愿意掺和进去,但在中意的女人面前,男人往往会顾全风度或者面子,说难听点就是死撑,尤其是身边还有一双柔柔的眼睛带着一丝祈求的目光时。

    “这边是赌区,先生要不要玩两把?”带着两人在会所中转了两圈,服务生指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微笑着询问道。

    “岛川先生,我们也试试?”悦子看着几名赌徒兴奋地将自己的筹码压下去,很快就抱回两倍的筹码来,眼中闪过一抹蠢蠢欲动的光芒。

    “这……好吧。”有些不愿,但看着悦子的目光,终究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来,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进入了赌区。

    “鱼儿上钩了。”楼上,看着两人的身影,李轩微笑道。

    “听说岛川龙之介是个相当自律的人。”千岛月提醒道。

    “不劳而获的感觉,是人类无法拒绝的。”李轩摇了摇头说道,赌博害人,知道这个道理的人不少,但每年国内依旧有许多人因为赌博而倾家荡产,这东西就像毒品一样,一旦上手了,想要再停下来,就很难了。

    ……

    五天后,兴云会所之外

    “完了!”看着悦子毫不留恋的背影,岛川龙之介无力的坐倒在地上,双手死命的抓着蓬乱的头发,若是认识的人,绝对很难将眼前一脸落魄的男子跟五天前那个衣装得体,开着名车,一副成功人士的岛川龙之介联系在一起。

    五天,只是短短五天的时间,岛川不但输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甚至将偷偷通过姬川雾子的电脑挪出来近一亿日币的公款也赔进去,岛川知道,不只是自己,姬川雾子恐怕也会因此而受到法律的牵连,因为公款是他通过姬川雾子的账户挪用的。

    不过,更让他痛不欲生的却是悦子的绝情,岛川龙之介不是傻子,对方离开时那毫不留恋的背影以及那漠然的目光,无不说明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爱过自己,她所爱的,不过是自己的钱而已。

    金钱、精神上的双重打击,甚至让岛川生出自杀的念头,他不敢回去,也不知自己该怎样去面对妻子。

    “咦?岛川先生?”惊讶中有些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岛川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是自己在赌场中认识的一位熟人,对方虽然是华人,不过为人豪爽大方,有种令人心折的气度,虽然相识不长,倒是位能够谈得来的朋友。

    “李桑,你来啦。”有些颓废的起身,勉强的笑道。

    “岛川先生似乎遇到什么困难了,如果缺钱的话,我可以借你一些。”李轩伸手扶了一把摇摇欲坠的岛川道。

    “多谢李桑好意,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了。”苦笑着摇了摇头,岛川有些苦涩的说道。

    “哪里的话,来,先跟我进来,这里的人也真是的,就算一时落魄,也不该把你赶出来啊。”皱了皱眉,也不顾岛川的邋遢,伸手拉着岛川,向内部走去。

    “不是,是我自己出来的,我需要冷静一下。”岛川连忙解释道。

    “不管什么原因,先进来再说。”不由分说的拉着岛川,径直走进会所内最奢华的一间套房之中。

    “来,岛川先生,先喝了这杯,你我相识时间虽然不长,但用我们华夏的话来讲,那也算一见如故,有什么心事,不防说说,能帮到的,我帮你解决。”李轩热络的开始劝酒。

    几杯黄汤下肚,岛川有些醉眼迷离,将憋在心中的苦闷一股脑说出来,事实上,这件事本就是李轩一手策划的,对方所说的基本上跟李轩所知的差不多,不过其中倒是多了些对姬川雾子的抱怨。

    “这……”李轩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目光看向岛川道:“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不过……”

    “李桑,只要你能帮我渡过这次难关,无论什么事,我岛川龙之介都可以为你去办。”仿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岛川一脸急切的看着李轩道。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既然岛川先生这样说了,我也就直言了。”李轩招了招手,岛川立刻像一只看到骨头的狗一般来到李轩身旁,听着对方的话语,面色也渐渐阴沉下来。

    “李桑,这……”岛川面色不善的看着李轩。

    “一亿不是个小数。”拍了拍岛川的肩膀,李轩的声音就像在诱人犯罪的恶魔,将一枚瓷瓶递到岛川身前,微笑道:“何况,你们之间不是已经没有感情了吗?帮我这次,不但拿一亿日币我会帮你还上,还可以再给你一千万日币,你可以带着这笔钱,远走他乡,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不用再去看那个女人的脸色,可以重新找一个更适合你的女人,这些钱,就算你不去工作,也足够你富足的生活一辈子。”

    岛川目光死死地盯着李轩手中的瓷瓶,面上神色不住的变幻着,最终,咬了咬牙:“两千万,而且,你必须先付我一千万作为定金!”

    “呵呵,贪婪是原罪。”李轩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将一张磁卡塞进到穿的口袋里:“这是一千万的定金,岛川先生是聪明人,我想你该不会做出傻事才对。”

    岛川伸手,艰难的接过李轩递来的瓶子,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