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十章 得逞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雾子,今晚有空吗?”私人别墅之中,岛川龙之介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妻子窈窕的背影,心中沉甸甸的,只是此刻语气却十分平淡,多年的夫妻生涯,很清楚自己这位妻子在某些方面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哪怕此刻心中紧张,也不敢流露出半分波动。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跟一个有着不俗能力的女人一起生活,岛川对自己这位妻子的一些习惯也了解的十分透彻,也可以说是姬川雾子对他有着足够的信任。

    “有事吗?”没有注意到丈夫的神色,此刻姬川雾子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最近集团的账目出了问题,而源头竟隐隐显示在自己这里。

    虽然这件事眼下只有自己知道,但那么大的漏洞,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人察觉,姬川雾子必须在此之前,找出问题的根源并将它解决掉。

    “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了,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当然,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就算了。”脸上闪过一抹无奈和苦涩,配合现在的语境,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真情流露的样子。

    姬川雾子本是想拒绝的,结婚纪念日在她看来有些浪费时间,毕竟已经不是那种喜欢浪漫的小女生了,况且眼下的情形,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只是当视线对上岛川那有些苦涩的笑容时,心头不禁一软,这些年,随着事业的勇猛精进,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日渐淡薄,已经很难找到当初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了。也许,今晚是个机会也说不定。

    “正好,最近工作压力有些大。趁这个机会放松放松。”脸上流露出罕有的温柔,不知为何。对今夜的庆祝,突然有些期待,也许可以借此机会修补两人之间的裂痕也说不定。

    工作虽然重要,但对于这段感情,姬川雾子也是十分在意的。

    “我已经订好了在兴云会所的豪华套房,我先去准备一下。”眼中闪过兴奋和激动地神色说道。

    “兴云会所?”柳眉微微皱了皱眉,虽然当日拒绝了李轩的橄榄枝,但对于李轩还是保持着一定的关注。毕竟能够以华人的身份收服一名上忍死心塌地的为其效力,单是这一点,已经足以说明对方的不凡,兴云会所自然也在她的关注之中,张了张嘴,有心拒绝,但看着丈夫一脸兴奋地神色,还是默默地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只是去消费而已,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对方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以此为借口来纠缠自己。

    这样安慰着自己,丝毫不知一张针对自己的阴谋逐渐将自己笼罩的姬川雾子微笑着点了点头,颔首接受了丈夫的提议。

    当夜。兴云会所

    经过几天不计成本的散财,虽然最终目的只是为了姬川雾子,但也为刚刚建立的兴云会所聚拢了巨大的人气,在浅草一带,已经是知名的高级娱乐场所,当然,这也跟浅草一带相对有些落后的经济氛围有关。

    姬川雾子将车停靠在宽敞的停车场内,看着眼前车流不息的兴云会所,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在她看来,对方之前这种散财的手段虽然能在短时间内聚拢大量的人气。但赌场就是赌场,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盈利。当那些赌徒失去了之前连战连捷的畅快之后,很快就会意识到这点。

    看来,对那个男人,自己还是有些高估了,这样的手段,在姬川雾子看来有些低端,而且最终所能赚到的利润,说不定还不如之前几天散出去的多。

    “雾子,这边!”门口处,熟悉的身影出现,岛川显然也发现了自己,此刻正一脸兴奋的对着这边不断地招手。

    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自己似乎真的像外界传闻的那样有些魔怔了,原本双方就没有太多合作的可能性,况且今夜自己来此,只是为了享受,并没有商业上的目的,此时却下意识的开始思索兴云会所的盈利手段以及其中的利弊得失。

    “怎么这么晚?快走,为了今晚,我特意给你准备了些惊喜。”岛川一边埋怨,一边却拉着姬川雾子轻车熟路的坐上电梯,目标直指顶层。

    “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急躁。”哪怕是商界知名的铁娘子,此刻被丈夫在大庭广众之下以这种亲昵的动作拉着,也依然有些羞涩,电梯里,有些不满的娇嗔道,只是话虽如此,却依旧任由对方牵着自己的手。

    “到了,我们进去吧。”电梯很快到了顶层,岛川迫不及待的样子让姬川雾子有些失笑,目光不经意的打量着这座新兴产业的风格,无论对方的策略和手段如何,但显然在这座建筑上下了不少功夫,至少以姬川雾子挑剔的眼光,也很难挑出太多的毛病。

    “对了,岛川,你最近有没有动过我的电脑?”明亮的走廊中,姬川雾子突然问出一个问题。

    “电脑?没有啊,怎么了?”岛川没有回头,随意的回答道,他知道若自己此时回头,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容易露出破绽来。

    “没什么,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问题不大。”摇了摇头,姬川雾子没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一旦猜错,两人刚刚出现好转兆头的感情,可能会彻底走向破灭,对于这段感情,姬川雾子还是十分珍视的。

    “惊喜在哪儿?”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奢华的套房,哪怕以姬川雾子如今的地位和收入,这样的豪华套房也很少去住,本身并不喜欢太过奢侈的生活,那样舒适的生活,往往会腐蚀人的灵魂,让人渐渐堕落,变得不思进取,并没有太多背景的她,不希望自己被那样的生活所腐蚀。

    “闭上眼睛。”岛川龙之介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

    “故弄玄虚。”娇嗔的白了对方一眼,却没有违背对方的意愿,依言闭上了眼睛,心中带着淡淡的期待和浪漫。

    岛川将早已准备好的瓷瓶打开,里面流动的液体倒入一支承装着红酒的酒杯之中,随后小心的收起瓷瓶,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闭着双目的姬川雾子一眼,心中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升起一股难言的绞痛,过了今晚,眼前这个本该属于自己的完美女性,将跟自己再无半分瓜葛。

    虽然曾经有过分手和离婚的想法,但真正到了这一刻,岛川痛苦的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洒脱,内心的深处,对眼前的女人依旧有着浓浓的爱意,只是此刻,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多想。

    “惊喜呢?”姬川雾子半天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有些好奇的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的丈夫手中捧着两杯红酒,正站在自己面前怔怔的出神,不由疑惑的问道。

    “喝了这杯红酒,你就会看到真正的惊喜了。”岛川龙之介压下心头那股痛苦,脸上依旧是灿烂而温和的微笑,非常绅士的将添加了李轩准备的特殊药剂的酒杯递到姬川雾子的身前。

    “希望你真的能给我带来惊喜。”有些不满丈夫的故弄玄虚,姬川雾子接过酒杯,此刻的她,就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两支酒杯轻轻碰触一下之后,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姬川雾子微笑的看向岛川龙之介,正想说什么,脑海中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眩晕,这种感觉……姬川雾子抬头,却看到岛川龙之介眼中密布着血丝,没有了之前的温文尔雅,有的只是一种难言的狰狞,仿佛一头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真的是他!

    心底升起一股难言的失望,接着沉重的眼皮仿佛两座山一般压下来。

    “雾子,别怪我。”目光有些狰狞的伸手将姬川雾子的娇躯揽在怀里,看着陷入昏睡中,依旧紧蹙着眉头的妻子,心中仿佛被刀割一般。

    “李桑,你可以出来了。”转身,看着内部的房门,岛川龙之介的嗓音有些嘶哑。

    “她不会怪你的。”李轩有些生硬的日语在身后淡淡响起。

    “你答应我的另一半酬劳。”岛川龙之介没有接话,充斥着血丝的双瞳死死地盯着李轩,仿佛一头随时欲择人而噬的饿狼。

    “我做事,向来说一不二,不过岛川先生,希望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那样会让我忍不住想要将你脸上那两颗碍事的东西挖掉。”点点头,李轩从怀中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却并没有递出,看着对方的目光中,一股戾气陡然爆发。

    “噗通~”那种经历过无数厮杀的戾气一旦爆发出来,莫说岛川龙之介只是一个毫无准备的普通人,就是一些所谓的高手,在如此恐怖的戾气下,斗志恐怕也会直接崩溃,岛川龙之介直接在这股戾气之下,更是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李轩面前,一脸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直以来,表现的温文尔雅的华夏男子。

    “礼很大,不过我受得起,拿着你的钱,明天太阳升起之后,我不希望在看到你。”随手将代表着千万日币的银行卡丢在岛川身边,李轩的声音淡淡的自头顶传来:“现在,你可以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