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章 夜幕下的哭声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章 夜幕下的哭声

第二十章 夜幕下的哭声

readx();    夜幕下的床主市,高楼大厦失去了往日的光辉,霓虹灯不再闪耀,汽车的鸣笛声在城市的各地不断响起,汇聚成一股声潮,即使南里香的别墅位置相对偏远,依旧可以清晰地听到那些急促的鸣笛声,似乎在诉说着车主的不安和焦急。

    披了一件宽松的睡袍,一个人独自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听着那些焦躁的鸣笛声,李轩面色漠然,在这个城市迅速被丧尸所占据的世界,夜间的主宰就是丧尸,如此肆无忌惮的鸣笛,绝对是作死的节奏,用不了多久,这些鸣笛就会化作急促的哀嚎,最终被丧尸低沉的嘶吼所充斥。

    远处开始有枪声不断响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现代社会安逸而舒适的生活,在不知不觉间消磨着人类本该具备的警惕性,丧尸病毒虽然恐怖,但真正导致眼下这种一发不可收拾局面的,问题还出在人类本身身上。

    这是一个人类文明重新洗牌的时代,若非位面等级过低,于李轩如今已经很难有太大的帮助,李轩一定会将这个世界建立成为自己的一个后备基地,只是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未来发展方向,眼前的位面,也只是被李轩当做一个为现实世界提供人才的地方,会建立一个幸存者基地,至于再往远,李轩没有去想,与其费尽心机去开发一个最低级的低武位面,他更愿意去高武位面去探险。

    “在看什么?”沁人的体香中,姬川雾子裹着一件宽大的浴袍出现在李轩身后,双手扶着栏杆,目光幽幽的看向远处依旧被灯光所笼罩的夜景。

    李轩回头,宽大的浴袍并不能完全遮掩那诱人的曲线,刚刚出浴。身上带着一股难言的慵懒气质,配合眉宇间隐隐透着刚强的气息,更具风情。

    “想想这座城市。到最后能给我们留下的可用人才会有多少?”目光极具侵略性的在对方身上游弋着,嘴中淡淡的说道。简单的话语中,却透着一股对生命的漠视。

    “没有想过去拯救他们吗?虽然我不知道你有多大的能力,但我想,以你的能力,要在这样的乱世有一番作为,应该不难。”姬川雾子轻轻皱了皱秀丽的眉毛,毕竟是岛国人,对这个地方有着一定的归属感。而本身也有极强的自主意识,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而且更多的时候是身体上亲密的接触,但短暂的接触,她能感受到眼前的男人有着一颗不甘寂寞的心。

    “这个世界,等级太低,能给我提供的终究不是太多。”摇了摇头,李轩目光转向茫茫的夜色。

    “等级?”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这个词汇她自然知道,只是世界也分等级吗?

    不过联想到李轩能够带着自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那也就代表着对方还可以游走在其他世界,这个念头有些匪夷所思,但从对方言语间透露出来的信息却也不难推断。但即便有了亲身经历,想到这些,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是啊,等级。”李轩目光皱了皱,落在院落之外的某处。

    一头丧尸摇摇晃晃的走在街道的中央,突然间怔了怔,疑惑的将头转向别墅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开始向这边走来。步履依旧涣散而凌乱,似乎和白天见到的丧尸没什么不同。只是……

    扶着阳台的手轻轻一捏,在姬川雾子惊讶的目光里。坚硬的水泥就如同土块一般,被李轩随手捏下一块,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李轩一挥手,水泥块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圆弧,准确的打在正在行走的丧尸头上。

    并没有使用太多力道,甚至本身的力量都被压制了大半,此时抛出的水泥块自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砸在丧尸的脑袋上,弹了出去。

    行走的丧尸停下了步伐,目光朝李轩这边看了看,随即嘴中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步伐在瞬间加快了许多,狠狠地撞击在青石建造的墙壁上,开始了不知疲惫的撞击。

    “有意思。”看着丧尸的动作,李轩嘴角浮起一抹轻笑道。

    “这头丧尸……”原本因为李轩调戏丧尸的动作有些不解的姬川雾子,看着丧尸的行为,艳丽的脸上浮起凝重的神色。

    “姬川老师在说什么?”伴随着一阵少女的体香,毒岛冴子和宫本丽以及高城沙耶出现在两人身后,听着姬川雾子的喃喃自语,有些不解的道。

    也许是因为多了李轩这样一个成年男性的存在,两人并没有像原著中一样穿着无法蔽体的衣物出现在李轩面前。

    “这头丧尸,产生了触觉。”姬川雾子表情有些难看的指了指正在不停撞击着墙面的丧尸道。

    高城沙耶挑了挑眉,宫本丽有些不解的看着姬川雾子,简短的话语,透露出来的信息一时间没能在她脑海里转过来。

    “不止如此,我怀疑,这头丧尸的视觉、嗅觉也在恢复,否则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李轩将背靠在墙壁上,双目微阖着说道。

    “……”难言的沉默,凝重的表情迅速爬上几人的脸庞,从灾难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停止过与丧尸的战斗,她们更清楚这句话中所包含的含义。

    他们之所以能从无数丧尸中杀出一条血路,成功突破重围,冲出校园,除了主角光环之外,最大的优势就是除了听觉之外,丧尸几乎没有任何感官能力,而且行动迟缓,只要克服了对丧尸的恐惧,不被大批丧尸围堵的话,丧尸对他们几乎产生不了任何威胁,毕竟只是一群凭借本能行动的生物,只要利用这些弱点,想要对付这些丧尸并不难。

    但如果丧尸产生听觉之外诸如视觉、嗅觉乃至触觉的话,情况就变得有些糟糕了,原本的许多优势都会随着这个变化而削弱。

    “但只要小心些的话,就算有了一些嗅觉和视觉,应该也不难对付吧?”宫本丽俏丽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笑容,期待的看着李轩道。

    李轩双目轻轻阖上。仿佛睡着一般,没有回答。

    “不,老师担心的应该是这些丧尸会不会继续发生蜕变。”伴随着有些凌厉的话语。高城沙耶看着远处渐渐向这边聚集的丧尸身影,表情有些沉重的说道。

    “之前。丧尸最大的优势在它们那几乎无解的感染能力上面,只要被他们抓到或咬到,哪怕只是一点伤口,都会被迅速感染,化为他们的同类,但除此之外,只有听觉的他们其实并不难对付,甚至可以采取一些计策。将这些丧尸吸引到一起然后集中消灭,虽然初期会有一些混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幸存者逐渐站稳脚跟之后,就可以一点点将这些丧尸从世界上抹除,重新建立人类的秩序,毕竟丧尸虽然数量庞大,但却无法繁衍后代,只要挺过初期这段慌乱的时间,最终胜利的还是人类。”

    “但如果这些丧尸可以不断蜕变或者说进化的话。那人类就危险了,触觉、视觉、嗅觉恢复,然后是身体机能。加上丧尸变态的体能,如果最终甚至进化出智慧的话,那对人类而言,将会是一场面临灭种危机的灾难。”

    随着高城沙耶的话,宫本丽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高城沙耶深吸了口气,看向闭目不语的李轩道:“老师是在担心这些吗?”

    双目微微睁开,有些赞赏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无论性格或者对自己的态度如何。但大脑的分析能力绝对属于顶尖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李轩微笑道:“还不至于,这世间万物。总有些定律是恒古不变的,丧尸中或许会进化出如高城同学所说的那种个体,但应该不会太多,进化是需要能量的,能量守恒定律,相信这些丧尸也该遵循才对,不过对我们来说,那些东西太遥远,单是现在这样,已经很麻烦了。”

    只是一个低级低武位面,哪怕是物种更替,出现太强大个体的几率也不会太高,就算出现,以李轩如今的实力,也足以做到碾压,倒是不必太过担心。

    “那老师有什么计划吗?”高城沙耶目光在不经意间扫过身后走来的小室孝,虽然不想承认,但她也无法否认,这个来自中国的老师,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冷静和睿智,相比于热血冲动的小室孝,更容易让人产生可靠的感觉。

    “看来在这里休整一晚的计划必须改变了。”李轩点点头道:“除了我们之外,这附近应该有不少幸存者。”李轩指了指周围,虽然大多数别墅没有亮光,但还是有几间别墅闪烁着晦暗的灯光,显示着这里还有不少幸存者幸运的躲过了灾难降临的那最混乱的一刻。

    “丧尸既然产生了嗅觉,加上他们现在的表现,这些丧尸应该是被我们这些幸存者吸引过来的,如果不想被它们堵死在这里,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李轩转头,看看已经聚集过来的其他人,除了鞠川静香之外,其他人已经聚集到他身后。

    “大家没有问题吧?”李轩开口问道。

    “我没有问题。”毒岛冴子优雅的点点头,看向李轩的目光里带着几分钦佩。

    “我听老师的。”小室孝和宫本丽同时点头道,不知是否是因为李轩出现的缘故,小室孝如今在这支团队中的表现,不但没有原著中那样显眼,甚至有些平庸的感觉,存在感已经完全被李轩所掩盖。

    “虽然不想承认,但老师说的确实是眼下最好的办法,我同意。”高城沙耶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道,她的意见往往也代表了平野耕太的意见,肥宅在正常模式下通常没有什么主见,即使开启战斗模式,所表现出来的也只是一个军事狂人而已。

    “那大家收拾一下,带上必要的食物和水还有武器,准备出发吧。”李轩点点头,选择性的无视了鞠川静香的意见,不止是他,这支团队中的所有人对于这位花瓶校医估计都没有太大的奢望。

    “老师,快看那里。”平野耕太突然招呼李轩,让他通过瞄准镜看向远处的情况,在那里,一个中年人正带着女儿蹑手蹑脚的走进一户人家。

    “他们应该会让他们进去吧。”小室孝在一旁有些紧张的问道,末世刚刚降临,对于人性的黑暗显然还没有太多的领悟。

    对于小室孝的话,李轩没有回答,接下来就如同原剧情中一样,中年人被那户人家的主人刺死,孤零零的小女孩在目睹父亲断气之后,瑟缩在墙角,失声痛哭起来,因为被声音的吸引,附近的丧尸开始向那里聚集!

    “可恶!”小室孝一拳砸在墙壁上,虽然有过不好的猜测,但真的没有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人性的黑暗就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这世间,让他无法接受。

    “好了,去把鞠川静香叫醒,把她说的那辆战车开出来,准备接应。”李轩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森寒,虽然距离太远,无法挺清楚小女孩的哭声,但那孤苦无助的小身影,却让李轩心底隐隐生出一种刺痛,曾几何时,也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也有过类似的哭声,只是那哭声的主人,却是一个痛失双亲的小男孩,声音变得有些森寒。

    “老师你呢?”毒岛冴子敏锐的捕捉到岳轩语气的转变,惊讶的看向李轩,在她的印象中,这位老师可是很少会有过多的情绪波动的。

    “当然是做一些该做的事情。”李轩没有多说,单手在阳台的护栏上一撑,身体一跃,敏捷的落到院落的墙壁上,如同灵猿一般在错落的院墙上敏捷的奔跑,眨眼间,已经冲出了老远。

    “我们怎么办?”小室孝有些茫然的看着李轩迅速远去的身影,茫然的看向众人。

    “当然是按照老师的吩咐,准备跑路咯。”毒岛冴子轻松一笑,将木刀斜插在腰间,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未完待续)

    ps:今天就一更吧,发生了些事,情绪有些低落,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