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二十一章 夜幕下的魔神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一章 夜幕下的魔神

第二十一章 夜幕下的魔神

readx();    蓝天白云

    朝阳的光辉下,远远看去,床主市的轮廓似乎并没有改变,但又有谁知道,在那豪华宏伟的钢铁丛林中,一夜间埋葬了多少生命?

    经历了一天的丧尸肆虐,昨夜还混乱不堪,处处鸣笛的床主市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座死城,甚至连丧尸的嘶吼声都消失了,寂静的城市中,由远而近的引擎轰鸣显得格外刺耳。¤頂¤点¤小¤说,

    “老师其实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被鞠川静香称作战车的军用悍马车中,看着独自坐在车顶上,眺望着远方李轩,就仿佛一头孤狼般孤独而骄傲,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不为人知的故事,这样孤寂的气质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一直以来,都以从容不迫示人的李轩身上,显得有些意外,却更真实,让毒岛冴子突然有种想要了解这个男人一切的冲动。

    “哪里温柔了!?”低头看了看沉睡在宫本丽怀中,表情中还带着悲伤和恐惧的小女孩,看着一脸出神的看着李轩背影的毒岛冴子,高城沙耶额头青筋不断跳动着。

    “铁与血的温柔。”千岛月睁开漂亮的双瞳,看了毒岛冴子一眼,随即有些担忧的看向李轩,她能感觉到昨夜自己这位主人的状态有些不同寻常,那股暴戾的气息,哪怕是自死亡边缘行走过来的樱花上忍,都会产生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很贴切呢。”点点头,毒岛冴子有些好奇的看向这位很少说话的千岛老师,天生武者的敏锐直觉,能够自眼前这位看似娇柔堪怜的千岛老师身上,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位千岛老师,恐怕是这支团队中,除了李轩老师之外,最恐怖的一个,只是对方为何刻意去隐藏自己的实力,让毒岛冴子有些不解。

    “铁与血的温柔吗?”高城沙耶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李轩。心中对于中国人的排斥依旧存在,但昨夜的一幕,却让她对这位来自中国的老师,产生了一股化不开的畏惧。

    剧情向前推移,大约在几个小时以前。

    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这座城市,闪烁着昏暗灯光的别墅前,中年男人的尸体已经渐渐冷却,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温柔的笑意,只是胸前那摊殷红的血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扎眼。

    无助的女童瑟缩在别墅的墙角。看着父亲渐渐冷却的尸体,幼小的心灵,大概还无法真正理解到死亡的含义,只是看着父亲渐渐冰冷的尸体,本能的感觉到父亲可能再也不会醒来,越来越多的丧尸仿佛嗅到了鲜血的气味向这边汇聚,低沉的嘶吼声汇聚在一起化作一股无边的声潮,不断摧残着本就幼小的心灵。小女孩惊慌的将脑袋埋在双膝之间,发出低低的哭泣。

    并不高的哭声。在只有丧尸嘶吼的夜幕中,却像一盏明灯,吸引着周围无数涌现的丧尸向这边汇聚,那数量,让人绝望,哪怕是经历过学院突围的小室孝等人。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无助的哭泣声,在夜幕下显得有些刺耳,越来越多的丧尸却挤开了别墅的门户,腥臭的嘴中发出对食物渴望的嘶吼,缓慢而坚定地步伐向哭泣的女孩涌去。

    淡淡的绝望在所有人心头浮起。哪怕李轩已经过去,但在这样密集的丧尸群中,没有人相信李轩能够成功的将小女孩救出。

    “眼泪属于弱者,做个坚强的孩子。”李轩的身影出现在一头丧尸的头顶,在小女孩惊讶的目光中,将丧尸的头颅踩碎,身形缓缓落地,碎裂的头颅,脑浆混杂着粘稠的血液以一点为中心,如同一朵黑色的曼陀罗般在夜幕中站房,无头的尸体僵硬的倒地,身后却是更多密集的丧尸在向这边汇聚,有如修罗地狱般的画面,却让人产生一股难言的美感,一种属于残酷的美丽。

    也许是被对方的话语所影响,也许是幼小的心灵已经被恐怖所充斥,无助的小女孩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犹如魔神般在最绝望的那一刻出现在自己身前的男人。

    犹如神狱般森严的气势,对完全遵循本能行动的丧尸并形同无物,同类的死亡更不会让这些没有丝毫感情乃至意识的丧尸生出丝毫的情绪波动,无所畏惧的扑向它们眼中的食物。

    “准备救人吧!”毒岛冴子紧了紧手中的木刀,眼中闪过一抹决然道。

    手里剑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千岛月那纤细的手中,今夜,哪怕违背了主人的命令,她也无法容忍自己的主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

    宫本丽狠狠地点了点头,虽然害怕,但李轩那魔神般的背影,却仿佛给了她无穷的勇气。

    平野耕太紧了紧手中的狙击步枪,胸中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

    小室孝默不作声的擦拭着已经很光洁的金属球棒,难言的情绪在所有人心中沸腾,只是已经在心中准备豁出性命去战斗的冲动终究没有出现,远处发生的一幕已经彻底让他们的行动僵化。

    并没有固守待援,夜幕下,那并不魁梧的身影将幼小的女童扛在肩上,看着蜂拥而至的丧尸,仅剩的右手缓缓地拍出,很慢的一掌,但即便隔得很远,依旧能在瞄准镜中看到空气中残留的掌影,远远地,隐隐能够听到一声声犹如蛮荒凶手的怒吼,又如传说中华夏神龙般的龙吟声。

    然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里,前方的丧尸如同割麦子一般成片的倒下,就如同白天里,在教学楼中那密集的丧尸群中的情景一般,男人的身影犹如闲庭信步般走在丧尸的海洋之中,右手不紧不慢的向前推动,脚下的步伐并未因为丧尸的澎湃有丝毫的改变,如同更鼓存在的规则一般。

    一颗颗头颅在夜幕下没有任何征兆的爆裂,丧尸赖以形成战力的尸海战术,此刻看起来像个笑话,就如同一面不断向前推移的坚固墙壁,又仿佛一条看不见的分割线在不断移动,在前方,是汹涌而至的尸海,后方,却是尸横遍野的街道,看不到一个站立的个体。

    这是李轩第二次在这个位面真正出手,但相比于教学楼中那短暂的刀术释放,眼前的一幕无疑更具视觉冲击的小国,当那辆经过改装后的军用悍马出现在道路当中的时候,出现在所有人眼中的,却没有想象中密集的尸海,有的只是那月色下,犹如魔神般的身影,肩膀上,眼中犹自带着泪光的女孩以及那遍地的尸骸。

    “爸爸~”

    悍马经过之前所在那座别墅的时候,看着静静地躺在院落中,已经凉透的尸体,女孩忧伤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难言的仇恨。

    面对这一幕,所有人保持了沉默,末世突然的降临以及人性在这样的灾难中开始泯灭,如同一块沉甸甸的局势,压抑着他们的灵魂。

    “不错的埋骨之地!”李轩回头,漠然的目光落在那座依旧闪烁着昏暗灯光的别墅之上,庞大的精神力,可以感受到在那扇门的后面,几名人类正在警惕的关注着这里的情况。

    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中,李轩突然抬起右手,缓缓地向前推出,周围的空气仿佛随着李轩这一掌被瞬间抽空,所有人都感觉呼吸出现瞬间的停顿,眼前的景象仿佛出现一瞬间的扭曲,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出发吧。”仿佛有些疲惫的靠在柔软的车座之上,双目微阖,仿佛真正陷入了沉睡一般,却又有股令人无法质疑的气势自那并不魁梧的身躯中散发出来,鞠川静香下意识的发动了引擎声,也就在那一刻,所有人耳中似乎想起一声物体裂开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轰然巨响。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那栋架构结实的别墅,在震颤的轰鸣声中突然坍塌下去,隐隐能够听到内部传来的惨叫声……

    “我能感受到的,就只有他的任性。”撇撇嘴,昨夜那一幕至今依旧清晰地镂刻在她脑海的最深处,那样的手段,那样的威力,那还是人能够做到的吗?还有那现在回想起来有些负气的做法,真的很难和之前那位冷静睿智中体现着沉稳、谦和的中国老师联系在一起。

    对于高城沙耶的说法,姬川雾子倒是有些赞同,那样的做法,不怎么成熟呢。

    “角度不同,看到的东西大概也不会一样的。”嘴角泛起一抹好看的笑容,毒岛冴子如此的说道,目光却没有离开那道背影。

    “沙耶的家快到了,那座最显眼的建筑,就是沙耶的家。”小室孝放下望远镜,指了指前方一座很显眼的建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如果是他们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的。”高城沙耶看着那熟悉的建筑,淡淡的说道,只是眼底那抹担忧,却骗不了任何人。

    “有人气。”车顶上,李轩缓缓地睁开眼睛,目光远远地眺望着感知中有着大量人气的建筑,眉梢微微挑了挑道:“大家准备战斗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