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三十二章 恶名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三十二章 恶名

readx();    大胜关,南宋东边的重镇,也是长江以北的最后一道屏障,某种意义来说,战略意义不在襄阳之下,只是眼下‘蒙’古的水军还不算强大,加上有老将孟珙主持战局,相对而言,一马平川的襄阳更适合‘蒙’古铁骑发威。。更新好快。

    虽然是武林盛会,而且在大义上也是为国家和社稷而举办的,但不管怎样,大胜关都是军事重镇,无论是主持整个淮南战区战局的孟珙还是大胜关守将,都不可能真的让大批武林人士进入大胜关,那样很容易‘混’进‘蒙’古探子什么的,泄‘露’军事机密还好说,但若趁机挑拨,产生动‘乱’,同时‘蒙’古人趁机进攻的话,哪怕大胜关乃是少有的坚城,恐怕在那种情况下,失守的几率也极高。

    如果没记错的话,郭靖夫‘妇’主持的英雄大会就是在位于大胜关外,太湖之畔的陆家庄举行的,当时看原著的时候,倒也没什么感觉,以为陆家庄就建在大胜关之内,只是如今想起来,不免有些好笑。

    虽然陆家庄只是一个庄子,但大小也算一方势力,庄中仆役f,m.不要太多,只需要两百人,如果运用得当的话,已经可以左右一场攻城战的胜负了,作为军事重镇,又非真的城池,怎么可能让这种存在将庄子建在自己关内?

    此刻,这座坚城之外,李轩坐在马背上,静静地等待着什么,在他的身后,是一支三百多人的亲卫。

    只是此时,他们的样子看起来都有些狼狈,三百亲卫,铠甲已经残破不堪,很多都早已经达到报废的标准,便是身为主将的李轩。此刻身上的装备比起自己这些部下也算不得好,甚至在肩膀的位置,还有一个醒目的破损,能够看到里面新长出来的肌‘肉’,残破的旌旗,随风飘‘荡’。偶尔会传来轻微的裂帛之声。

    这样的阵容,很容易让人将眼前这批人跟残兵败将四个字联系在一起,但若真有懂行的人去观摩这支部队,就不会有类似的想法。

    虽然身上装备破损不堪,但从一个个将士炙热的目光中,丝毫感受不到一丝残兵败将应有的颓废,反而无论武将还是士兵甚至作为‘侍’‘女’的千岛月和毒岛冴子,身上都透着一股难言的锐气,一双双眼睛里释放出的自信。绝非残兵败将该有的眼神。

    并没有什么阵型,三百人随意的在附近,或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聊天打屁,有的干脆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丝毫没有一支‘精’锐该有的任何特征,但偏偏就这样一支散‘乱’无序的部队,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仿佛在眼前的。不是一支残兵败将临时拼凑成的乌合之众,而是一群随时可能暴起发难。捕食猎物的狼群。

    李轩静静地坐在战马上,思索着自己的心事,武林力量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正史中襄阳之战如何他不知道,但在这个武侠位面之中,襄阳城能够在‘蒙’古铁骑的轮番轰炸下屹立二十余载光‘阴’。以郭靖为首的武林人士绝对功不可没。

    一个国家,高层在后方醉生梦死,前线却依靠一群武林人士用血‘肉’之躯去阻挡‘蒙’古铁骑的强弓硬弩,听上去或许热血,但真正站在另一个足够高的角度去看的时候。这样的国家,其实也离灭亡不远了。

    宋朝在建立之初,为了防止地方力量太强而产生叛‘乱’而采取的强干弱枝,中央集权的方针,在经过三百年的腐化之后,各种弊端在这个时期,基本上已经衍生到极致,将原本的优点完全给掩埋了。

    虽然有了襄阳王的身份,让自己在这个位面有了不少便利,但位面安排身份,也不是真的强行让所有人心中多了一份记忆,其中自然也有运作,自己这个襄阳王,来自于贾似道,那个有名的‘奸’相,也因此,虽然有了实权,但在武林中,这个襄阳王的名声并不怎么样。

    关于这一点,哪怕不去刻意打听,也能猜到大概,加上这段时间,有心人暗中散播,在武林中,旁人一提到襄阳王,首先想到的不是对方本身的能力和本事,而是想到此人出自贾似道‘门’下,有‘下跪’将军这颗珠‘玉’在前,李轩这个某种程度上跟夏贵算是同一阵营的队友自然要品尝一下有个猪队友是怎样一种苦果。

    无论襄阳王的身份还是因为贾似道的原因而带来在江湖上几乎成了负值的名声,注定李轩目前不会太受武林人士的欢迎。

    这也是李轩没有急着去接收自己地盘,而是选择让大军驻军在襄阳城外五十里处,而自己则带着小股部队外出的原因。

    以贾似道为相多年来在民间为自己营造的‘完美’声望以及夏贵这种猪队友此前的丰功伟绩,李轩敢肯定,就算自己进驻襄阳,目前而言,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吕文焕不必理会,但郭靖的态度他却不得不去在意,以郭靖二十年来所累积的侠名,他的态度,往往也代表着时下武林的态度。

    就算郭靖为人实在,在初期,自己每个决定也肯定会受到质疑,因为练兵,已经荒废了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继续在这种事情上荒废时间的话,战机稍纵即逝,想要再等到‘蒙’古大军齐聚襄阳,恐怕得等到十六年后了,到那时,南宋本就不多的国运基本上就没了,自己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大势难改,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去接收地盘,而是挽回自己在武林中的声望。

    声望这东西就像气运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但却要比气运简单许多,至少它还是有规律可循的。

    尤其是在眼下这种时候,有什么比一次次胜利更能牵动人心,更能重振自己声望的?

    郭靖夫‘妇’的英雄大会,自己是注定要去掺一脚的,此时,英雄大会还在准备阶段,郭靖夫‘妇’甚至还没有开始派发英雄帖,还有不少时间来让自己运作。

    “咯嗒咯嗒~”清脆的马蹄声自官道的尽头传来,李轩抬眼看去,在官道的尽头,一个黑点正在视线中不断放大。

    “王爷,是我们的人,有消息了。”少年将领策马来到李轩身边,看着远处疾驰而来的骑士,眼中闪烁着亢奋的光芒。

    “别高兴得太早,事情未必就会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我是襄阳王,不是淮安王,这一带可不归我管,人家买不买账还两说呢。”李轩倒是没有什么亢奋的情绪,只是淡然的坐在马背上。

    “他敢!”少年将领闻言不禁一怒,嗔目道,只是语气中,多少有些底气不足的感觉。

    “啪~”没有再理会少年将领的愤懑,李轩扬起马鞭凌空一振,一声脆鸣,响彻荒野,身后,原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士兵,迅速起身,便是呼呼大睡的,也在鞭声响起的瞬间清醒过来,迅速朝自己的坐骑奔去,当李轩第三声鞭响之时,三百人已经各自策马立于李轩身后,各依队列,一丝不‘乱’。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识这支部队的训练有素,但此刻,再次看到汇聚过来的士兵,毒岛冴子眼中依旧闪过一抹惊叹,三百名兵甲残破的士兵,阵型在这荒野中看上去有些单薄,但真正面对他们的时候,却有种面对千军万马的压抑感,普通人,还真不敢往这些人面前站,光是那三百人汇聚在一起所形成的压力,也足以让一个心智正常的普通人直接崩溃,毒岛冴子学的是传统剑道,对于日本武道的发源历史也有所了解,即便是将星辈出的战国时代,也没有听说过这种人物。

    疾奔的骑士此刻已经奔到队列面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在李轩身前,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卑职有负王爷重托,请王爷降罪。”

    “不同意?”李轩面‘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坐在马上,淡然道。

    “是。”骑士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愤怒道:“那守将还说,若王爷想入关,他们愿意放行,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战马兵器必须上缴。”

    “呵~”李轩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冰寒。

    “欺人太甚!”少年武将面‘色’在瞬间涨的通红,厉声喝道。

    “那守将叫什么名字?”眼底的冰寒隐去,李轩目光落在骑士的身上,声音却听不出太多的情绪‘波’动。

    “此时大胜关守将乃吕文福。”骑士恭声道。

    “呵,还是位名将呢。”李轩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摇头道:“本是一番好意,既然对方不领情,那这三千‘蒙’古人的脑袋,就由我们来收了。”

    “谨遵王爷谕令!”一干武将亲卫,此刻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以区区三百人扬言要消灭三千‘蒙’古铁骑,莫说在积弱难返的南宋,就算是大宋鼎盛时期,这话要说出来也是惹人耻笑,但此刻,由李轩嘴中说出来,却没人反驳,甚至这三百将士眼中闪烁着兴奋嗜血的光芒,仿佛即将面对的并不是三千足以横扫这一带的‘蒙’古‘精’锐,而是三千头待宰的牛羊一般。;--938+aahhh+26718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