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四十二章 朱子柳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四十二章 朱子柳

第四十二章 朱子柳

readx();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更多支持!

    博尔赤蛮狰狞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一枚冰冷的箭簇洞穿了他的咽喉,冰冷的触感中,全身的力气仿佛潮水般向外涌去,张了张嘴,双手徒劳的扣向自己粗壮的脖颈,在一帮蒙古战士惊呼声中,魁梧的身体自马背上颓然滑落。¢£頂¢£点¢£小¢£说,

    蒙古战士随着博尔赤蛮的突然死亡,陷入短暂的混乱,根据蒙古军法,如果主将死亡,他所带领的战士将全部被诛连,恐慌、绝望的情绪,最终化作仇恨,纷纷将仇恨的目光看向这支突然出现的宋人军队,但映入眼帘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箭雨,瞬间没入刚刚聚集的部队中,顿时惨叫声伴随着漫天的血雨充斥在四周。

    马背上,李轩满意的收回了自己的折叠弓,对于自己这一箭所造成的效果非常满意,擒贼先擒王,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李轩自然不愿意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铁军雏形去跟敌人硬拼,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而遭受损失,那才是最愚蠢的做法。

    “反击!”一名还算冷静的百夫长极力控制着因为一波箭雨而陷入慌乱的部队,虽然不知道宋人什么时候出现这样一支精通骑射的骑军,但看对方规模不过百多人,哪怕没了千夫长,以五百名蒙古战士的实力,依旧可以轻松歼灭。

    看着笨拙的收回弓箭的宋人骑兵,百夫长脸上泛起一抹狰狞的笑意,骑射功夫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练成的,以对方的奔行速度。这一轮箭雨过后,根本不可能再组织第二次射击,这段时间,就是蒙古勇士表演的时间了。

    这样的念头,同样在另外四个百夫长心中升起,只是刚刚升起的瞬间。却被无情的现实生生扑灭。

    对面的宋军果然没有继续射击,而是迅速将长弓丢下,自马鞍后取出一柄看起来十分精致的弓弩。

    “不好!”

    几名蒙古百夫长在对方取出弓弩的瞬间就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咻咻咻~”

    刺耳的破空声中,前排的宋军第一时间射出了自己手中的弩箭,并不是传说中的连发弩,只是单弩,虽然射程不远,但短距离内,威力却绝不下于现代化的军用弩。即便是钢甲都能洞穿,更何况大多数蒙古骑兵都是以皮甲爱护身的,弩箭上所携带的力量,即便没有射中要害,也能将身体的某个部位整个洞穿,而这只是开始。

    前排的宋军在射完弩箭之后,甚至没有去查看战果,一勒马缰。熟练控制着战马错开,身后的骑士瞬间冲上。又是一排弩箭发射,配合之默契,哪怕是精于马站的蒙古骑兵,此刻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箭雨仿佛连绵不绝的潮水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至,没有盾牌,只能凭着血肉之躯去抵挡那破空而至的弩箭。

    “嗷~”

    一名百夫长胸前、大腿上。至少被五枚弩箭洞穿,汩汩的鲜血不要钱的往外狂涌,憋屈的怒火终于将残存的理智崩毁,咆哮着策马狂奔而出,却被更多的弩箭瞬间无情的将雄壮的身体打成了筛子。生命的最后一刻,不甘的将手中的弯刀狠狠地甩出,失去生机的身体无力的倒落。

    “噗噗噗~”

    第十轮弩箭飞射而出,双方之间距离已经不足十丈,唐骏迅速将弩弓挂会马背,伸手一探,银枪已经落入手中,一马当先,猖狂的如同一头桀骜的猛虎般冲入哀鸿遍野的蒙古军中,银枪一轮,两名奋勇冲上来的蒙古士兵惨叫着倒飞出去,胸口处,生生被这一枪砸的凹陷下去,眼见活不成了。

    紧随其后的宋军也纷纷冲入敌阵,血光乱舞间,一柄柄狭长的刀刃无情的剥夺者蒙古人的生命,残存的蒙古军此刻已经被打懵了,宋人的军队何时有了如此彪悍的战斗力?这不科学啊。

    朱子柳以及一干村民已经被眼前突然逆转的局势给惊呆了,这个时代的村民,倒是没有太多的感想,只是看着被杀的丢盔弃甲,毫无还手之力的蒙古人,丝毫没有之前那股趾高气昂的气势,感觉十分解气。

    相比于这些村民,朱子柳看到的东西却更多,眼前这支突然杀出的军队无论军队士气还是相互之间的配合乃至,绝对是生平仅见,莫说宋军,他曾多次相助郭靖守御襄阳,见识过的蒙古军数不胜数,但能跟眼前这支人马相提并论的却也绝对不多,即便放到强军遍地的蒙古那里,眼前这支人数不多的部队,也绝对算得上精锐中的精锐。

    只是……宋朝何时出现这样一支军队?

    目光落在冲的最猛的唐俊身上,眼中闪过一抹赞许,这名少年将领看似横冲直撞,有些莽撞,但若细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对方并非真的毫无目的可言,每当那些蒙古士兵有聚在一起的时候,这位少年将领就会立刻出手,几进几出,让原本占据着数量优势的蒙古军始终无法聚集。

    精湛的武艺,敏锐的洞察力以及暗合兵法的作战方式,眼前的少年将领若成长起来的话,大宋朝日后恐怕将再多一位名将。

    眼中闪过一抹惋惜,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被另一道身影所吸引,纷乱的战场中,在两位娇俏侍女的陪伴下策马漫步于漫天的厮杀声中,若没有周围那喧嚣的战场,完全就是一位携美出游的贵公子,但此刻漫步在战场中,却让人丝毫生不出别扭的感觉,对方身上仿佛有股神奇的力量一般,每到一处,周围的宋朝将士战力仿佛在瞬间飙升了一个档次,所走的方向和位置也极为考究,基本上与那名少年将领一样,但所用的方法却完全不同。

    那位少年将领,是以自身强悍的勇力去灭杀敌人的斗志同时也激励己方将士的士气。堪称猛将,而这位,却是以自己个人的魅力,去感染整个战场,本身没有多余的动作,但他的存在。本身就牵动着整个战场,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样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朱子柳学富五车,对大宋各大名将也有所了解,只是却无一人能够跟眼前这位符合,或许,只有那位以少胜多,生生将蒙古凶名卓著的钦察营覆灭的襄阳王可以一比。

    等等。襄阳王!?

    朱子柳看向李轩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惊讶,襄阳王的事迹是从全真教传出的,可信度极高,但真正见过这位‘不务正业’王爷的人却不多,但朱子柳作为郭靖的挚友,对于这位即将上任的襄阳王自然特别关注,从全真教那边获得的情报以及一路来的事迹推算。若襄阳王离开全真教没有立刻返回襄阳的话,按脚程来算。还真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对方想要干什么?

    朱子柳眉头微微皱起,此处已经是大胜关地界,属于淮南战区,早已超出了襄阳王的管辖范围,而大胜关,如今能够吸引对方的。或者说能够跟襄阳挂钩的,也只有眼下即将举行的英雄大会了,莫非……

    心中突然升起的念头让朱子柳感觉有些荒谬,毕竟江湖和朝堂,哪怕是在这个非常时期。也是有着分别得,尤其是对方身份之尊,权柄之大,本不该对武林大会这种事情产生兴趣的,但对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除此之外,朱子柳实在想不出其他。

    就在朱子柳陷入思索的这段时间,战事已经步入了尾声,百多人的战争,注定不可能打太长时间,就在朱子柳心中转动着年头的这段时间,战事基本已经平定,与其说是战争,倒不如说是一面倒的屠杀。

    经历了与钦察营的那一场参战,如今李轩这支亲卫部队已经获得了某种升华,如今再对上普通的蒙古军,哪怕有着一定的差距,但先是射杀对方的主将,再是连绵不断的活力压制,到最后短兵交接时,这支蒙古兵的士气基本已经被废了,虽然也有几个悍不畏死的硬骨头,却被唐俊毫不犹豫的轰杀,而普通的蒙古士兵,面对训练有素又精通武艺的亲卫营,基本上已经掀不起什么的波澜。

    “王爷,作战完毕,我军零伤亡!”唐俊拍马来到李轩身前,兴奋地脸颊上粘染着不少血迹,猩红的舌头在嘴边舔了舔,眼中那股化不开的嗜血杀机中,透露着旺盛的斗志。

    “那些战马。”李轩点了点战场上那些失去主人的战马,此刻正盘桓在主人身旁不愿离去,目光看向少年的脸庞,淡然道:“老规矩。”

    朱子柳有些无语,之前看不出什么,但此刻,听着两人并不怎么掩饰的对话,他算是明白对方那样奢侈的战马阵容是怎么来的了,在别的宋军眼中畏之如虎的蒙古士兵,什么时候开始沦落到成为别人眼中的肥羊了?

    甚至朱子柳有些怀疑,就算这支可怜的蒙古军没有去劫掠村庄,都有可能遭到这支行事肆无忌惮的部队毫无理由的进攻。

    遇上这样的对手,朱子柳在心中突然对这些蒙古军生出一丝怜悯。

    “不知先生是……”李轩策马,来到一众脸上带着敬畏的村民之间,目光丝毫没有再那些一脸小心翼翼的村民身上停留片刻,直接落在朱子柳的脸上,微笑着询问道。

    “小生朱子柳,见过襄阳王。”朱子柳收起心中那些莫名的思绪,对着李轩微微抱了抱拳。

    “原来是一灯大师坐下,难怪有如此本事。”李轩眼中透出一抹赞许,对于对方猜出自己的身份并不意外,倒是对方的能力,凭借这帮村民,就能挡住五百名训练有素的蒙古骑兵,单是这项本事,眼前这个书生就比曾经天龙位面同是段家四大护卫之一的朱丹臣要强了太多。

    “区区小策,终究比不得王爷。”朱子柳矜持一笑,眼中却有几分傲然。

    “朱先生可是要去大胜关,参加那英雄大会?”

    “呃~正是。”朱子柳微微一愕,李轩的问话,显然对方也是要前往大胜关,倒是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想,只是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让朱子柳此前准备的许多套话的话语没了实战的余地,颇有些郁闷。

    “正好,本王也想见识见识各路江湖好汉的风采,相请不如偶遇,不知先生可愿与我同行?”

    “固所愿也,不敢……”朱子柳微微点了点头,正要回答,却愕然的看到李轩已经毫无自觉地开始聚拢部队,准备再次出发了。

    你这是在问我的意见吗?朱子柳额头,不由自主的渗出几抹黑线,对方显然根本没有重视自己意见的意思呐!(小说《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