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四章 定计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五十四章 定计

readx();    “二位稍等,我去通传老师。”毒岛冴子带着黄蓉四人来到校场边缘,歉意的对着两人说道。

    “不必。”黄药师摆了摆手,目光扫过杀的难解难分的两支宋军,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

    “父亲觉得这支军马如何?”黄蓉看向黄药师,黄药师虽然不涉官场,但胸中学究天人,除了奇门遁甲之外,这排兵布阵虽然少用,但身为女儿,黄蓉却很清楚自家父亲在这方面的造诣绝不在奇门遁甲之下。

    黄药师目光在两支军马上逡巡良久,缓缓道:“两军主将,一人骁勇善战,勇猛无敌,堪称勇将,另一人看似中规中矩,却指挥若定,可将部下所有人的力量发挥到极致,两人都是难得的将才,可惜……”

    嘴角牵起一抹冷笑:“若大宋军队,能有一成有这样的战力,大宋将官有一成这等本事,泱泱华夏,也不至于被异族欺凌至此地步。”

    黄蓉闻言不禁默然,陪同夫君守卫襄阳多年,对于大宋官场却是早已看透,哪怕在风气还算清正的襄阳,李副将那样的人物也不在少数,更遑论其他地方,每每想到此处,对于郭靖死守襄阳,就感到一股不值,这样的国家,还是早点灭了的好。

    “老先生所言,跟老师想法不差呢,当初在临安,贾似道为王爷推荐了不少战将,却被王爷统统推掉,最终于军中将唐骏与罗峰二人选出,如今看来,老师当初的眼光还是十分不错的呢。”冴子轻笑着打破有些沉重的气氛,微笑道。

    “哦?”黄药师有些惊讶的看了这个东瀛女子一眼:“此二人不是官宦子弟?”

    按宋朝官场的局势,若非有着强硬的后台,这么年轻就当上一军主将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倒不是。”冴子摇了摇头。看着战场上两人的身影,叹道:“老师曾说过,罗峰是孤儿。也因此,心智要比常人早熟一些。遇事冷静睿智,而唐俊之父乃是临安一屠户,但却因娘亲貌美,被临安城一位达官贵族强掳,父亲也被殴打致死,唐俊孤身一人,提刀趁夜摸入对方宅邸,一夜连杀那位达官全家一百三十四口。若非老师及时出手,恐怕早已人头落地,算起来,也都是可怜人。”

    “难怪如此悍勇!”大小武听得有些瞠目结舌,本以为他们已经算是孤苦,但如今看来,相比于两人,他们确实幸福了太多,看着此时已经渐渐落入颓势,被罗峰一步步切割包围。却依旧奋战不休的唐俊,更多了几分钦佩,武林之中以武为尊。孤胆英雄显然更容易让这些武林中人钦佩。

    “冴子姑娘为何一直称王爷为老师?”相比于他人,黄蓉更好奇的却是这一点,两人之间的关系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但双方的称呼却真的很耐人寻味,权贵阶层,这已经算是不伦之恋了吧,虽然早知权贵阶层**混乱,但今日亲眼见到,哪怕作为东邪的女儿。依旧有些不适应。

    “并未拜过师,老师曾流亡于海外。路经我的家乡,在冴子所在的学堂中当过一段老师。不过却并不是冴子的老师,不过后来倒是教了冴子不少东西。”冴子微笑着解释道,跟随李轩来到这个世界一年,自然知道黄蓉的话外之音。

    “看不出来,王爷看来年纪不大,但经历的事情倒是不少呢。”黄蓉点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自己作为外人,也不好过多插口。

    “不拘一格,可惜,这样做法,他就不怕破了规矩,被同僚排斥吗?”黄药师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本身就是视世俗礼法如无物的存在,自然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只是深知官场阴暗的他,很好奇李轩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不破不立,用老师的话来讲,规矩本就是用来破坏的,纵观历史,哪一次进步不是建立在破坏原有制度的基础之上?”冴子微笑着说道。

    “哈哈,这句话,倒是深得我心。”黄药师双目一亮,拍手称赞道,此刻,倒是有些期待跟这位王爷一会了。

    几人说话间,校场中双方已经分出了胜负,唐俊战败,全军覆没,而罗峰虽胜,却也只是惨胜,若双方人数规模在少一些的话,罗峰也未必能胜,要知道,唐俊这边除了唐俊之外,还有百余名跟随李轩出生入死,经历鲜血洗礼和磨砺的亲卫营,大战中或许起不到作用,但小规模战役中,若能运用巧妙,未必不能扭转一场战争的胜负。

    帅台之上,李轩身后一名射手仰天射出一枚响箭,也预示着这场战斗的结束,毒岛冴子微笑着看向几人道:“军演已经结束,几位请随我来。”

    “黄帮主,多日不见,却是清减了不少。”李轩如今修为通玄,虽然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校场之上,但黄蓉几人的到来,在这个范围之内却也逃不开他的感知。

    “自是比不得王爷在这边潇洒。”黄蓉笑道,言语间颇有些埋怨之意,襄阳那边战火纷飞,双方你来我往,作为守城主力,郭靖早已忙的脚不着地,便是身怀六甲的黄蓉,也不得清闲,反倒是这边,虽然吸引了蒙古一部分军力,但李轩日子过得却是滋润,丝毫没把不远处的蒙古人当一回事,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两相对比,哪怕已经过了少女时期的黄蓉,也不禁生出几分不平来,貌似襄阳城该是王爷您的地盘才对吧,这么不愠不火的算是怎么回事?

    “是啊,王爷,这些天蒙古人攻势越见猛烈,您却在这边按兵不动,这样下去,军中难免生怨。”小武忍不住插口道。

    “生怨?”李轩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武,让小武有些不自在起来,才缓缓道:“你叫武修文?”

    “不错。”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不自觉得挺起胸膛。

    “那请修文兄告诉我,若此刻我的将士开到襄阳城下,与蒙古人激战,城中守军是否会出来相助,或者说打开城门,让我的人马进城也行啊。”

    “这……”武修文很想说一声那是自然,不过话到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来,虽说他们帮助守城,但说到底,真正下达军令的还是吕文焕那帮官员,对方是否肯在兵凶战危的情况下,冒着被鞑子杀入城的危险将李轩的兵马放入城中还真不好说。

    “修文,闭嘴。”黄蓉冷着脸训斥一声,有些话,她作为丐帮帮主,抗蒙义士的首脑,跟李轩开开玩笑无伤大雅,但这种玩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开的,至少武修文还不够资格,哪怕他是郭靖的徒弟也一样。

    “无妨。”摆了摆手,李轩目光对上黄药师投来的目光,双方的目光在空中碰撞,气氛隐隐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东邪大驾光临,倒是小王荣幸。”李轩微笑着抱拳道。

    “王爷费尽心机,让蓉儿将我招来,为的却不是说这些客套话吧?”黄药师淡然道,他不耐俗礼,哪怕对方是王爷之尊,在他眼中也与寻常贩夫走卒无异,倒是对方这一刻所显露出来的气势,让黄药师将李轩放在了同一个层面之上,高手之间,本就有着很多共同语言,以东邪的性子,若没有足够的本事,哪怕是皇帝亲至,都未必会给什么面子。

    “我的目的,应该瞒不过郭夫人,更瞒不过东邪才对,前辈既然肯来,想来也是愿意助在下一臂之力了。”李轩点点头,直接道。

    “截江断流,好大的气魄,但老夫却要提醒王爷一声,蒙古也并非都是无脑莽夫,王爷能够想到的东西,他们又怎么可能想不到,蒙古水师虽然不及大宋精锐,但若要坏事,却是足够了。”黄药师点点头道。

    “这个本王自有打算,只要前辈肯助我,我定能保证未来两月之内,忽必烈绝对无心东顾。”李轩起身,傲然道。

    “你既然帮了蓉儿一个大忙,蓉儿又有求于我,此事也关乎民族大义,老夫自然愿意出山相助,但也只此一次,是否成功,却与老夫再无半点瓜葛。”黄药师淡然道。

    李轩知道,黄药师这等邪气凛然的人物,对民族观念看的极淡,天下是汉人的还是蒙古人的,于他而言,并无不同,这种人,妄图以民族大义束缚,只会适得其反,是以决口不提让他彻底留下来。

    “时间很紧,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若人力物力皆能跟上的话,两月足以。”

    “人手只有一万,罗峰会留下听候前辈调遣,至于其他人,我另有大用。”

    “一万足以。”

    “师娘,师公跟王爷在说什么?”武敦儒茫然的看向黄蓉,一脸不解的问道。

    “自是破敌良策。”黄蓉随意的解释道,她自然清楚两人之间的对话所代表的含义,只是此事却不能为外人道。

    “如此,就拜托前辈了。”最终,李轩跟黄药师敲定了一些细节之后,微微拱手道:“虽非真心,但李轩依旧感谢黄老前辈出手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