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五章 劫粮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五十五章 劫粮

readx();    酷热的阳光自天空洒落下来,寂静的山道中,此刻显得极其的荒凉,也只有地下那杂乱无章的脚印,显示着曾有大量的人群经过这条山路。≥頂≥点≥小≥说,

    两道人影自树荫深处出来,左右看了看,最终在一处相对开阔的地界停下,仔细的研究着印在山道之上的脚印。

    地上的脚印很杂,有人的,也有牛羊一类牲口的,更有马蹄印,此外,还有一些车轱辘碾压过的痕迹。

    阳光清晰地照射在两人身上,可以清楚地看清楚,这两人各自背负兵刃,一个背负着一柄厚背大刀,另一个却是只有一张长弓外加两个鼓鼓的箭囊,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好像碎布拼凑起来的一般,再看两人背负兵刃,看起来就好像山中的猎户一般。

    其中一人俯身,捻起地上一撮被踩踏过的蒿草,仔细的打量了片刻,正在此时,另外一名似乎正在警戒的猎户好像突然感觉到什么,对着同伴打了个手势。

    同伴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匍匐在地,将右耳紧贴于地面之上,片刻之后,对着同伴点了点头,此刻,两人悄无声息间,朝着一个方向隐没而去,山道重新恢复了寂静。

    不久之后,山道的地面开始轻微的震颤起来,黑压压的人影出现在山道的尽头之处,大批的人群往这边移动过来,却并没有发出太多的吵杂之声,显得井然有序,为首的几人骑着战马,身后的人群则大多步行,偶尔发出木头摩擦时产生的吱呀声响,一辆辆粮车出现在人群的后方,粗粗一看,数量还不少。

    策马走在最前方的武将颇具威严的目光不时扫过周围的灌木丛。兵法有云,逢林莫入,这种地形,在行军打仗时,是最容易遭到埋伏的,同样。作为行军将领,在经过这样的地方时也会加倍小心。

    虽然不大相信那些懦弱的宋人有胆量绕过大军主力跑来后方捣乱,但粮草关乎三军命脉,作为忽必烈钦点的押粮官,无论是为了报答忽必烈的知遇之恩还是想所有人展现自己的能力,这批粮草绝不容有失。

    风平浪静,甚至连一头野兽都没有出现,当最后一辆粮车顺利走出山道,再往前不足五十里便是蒙古大营。路上可说是一马平川,蒙古武将在松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有些遗憾,对一名蒙古战士而言,战场才是他们的归宿,虽然押运粮草同样事关重大,同时也代表着忽必烈王子对自己的信任,但眼下南宋懦弱的只知道龟缩在城里,哪还有胆量出来截击粮草。有时候,他反倒希望有几个不怕死的宋人跑来劫粮。也好过现在这样无所事事,男儿的功勋,果然还是应该在战场上用敌人的鲜血和头颅来夺取才行呢。

    “将军,前方的道路被一群牯牛阻住。”就在蒙古将领暗自感叹未能在战场上杀敌建功之际,前方负责侦测的骑兵突然拍马而回,恭身道。

    “牯牛?”蒙古将领闻言皱了皱眉。抬头向前方看去,却见前方道路果然被一群牯牛阻住道路,看数量,大概有二十多头,却不见放牛之人。不由冷哼道:“定是附近的宋人不知此处乃我军粮道,在此处放牛,见我军来,早已落荒而逃,嘿嘿,二十几头牯牛,也够将士们饱餐一顿了,让人给我把那些牯牛都牵回来,今晚到了大营之后,让兄弟们好好打打牙祭。”

    此时刚刚脱离险地,加上此处一马平川,正适合蒙古铁骑纵横驰骋,却是丝毫不担心有人敢在此处劫粮,若真有人来,他反倒会高兴。

    “是!”

    骑士眼中闪过一抹喜色,答应一声,点了几名蠢蠢欲动的将士就冲上前去拉那些牯牛。

    “咦?这是什么东西?”一名蒙古战士正在拉动牯牛,却在牛尾处发现一串竹节一样的东西,正自疑惑间,耳畔突然响起一声破空声,面色一变,本能的甩头躲避。

    “什么人!?”蒙古战士看着钉在身前不远处土地之上的箭矢,面露厉色,怒喝一声,正要示警,却突然感觉握着牛尾的手有异,连忙回头看去,却见那一截截竹节之上的捻绳似乎被引燃了,正以极快的速度燃烧着,并迅速向竹节内部蔓延。

    一股不祥的预感自心中升起,不等他有任何反应,手中的竹节突然一截截依次爆开,噼啪声响中,牯牛受到惊吓,本能的向前狂冲乱突,没有任何准备的蒙古战士直接被牯牛拖倒,哇哇惊叫着被牯牛一路拖着,以极快的速度冲进身后措手不及的押粮队中,与此同时,数十串鞭炮被人从四面八方丢向股牛群的后方,噼啪乱响声中,二十多头牯牛顿时暴动,狂乱的冲进刚刚被第一头牯牛冲乱,还未来的及调整的阵型。

    牛群闯入军阵,一众蒙古战士措手不及之下,被牛群冲的人仰马翻,原本有序的阵型更是瞬间被冲的七零八落,甚至连后方粮队的牛马也被影响,开始暴动,几辆粮车更是在牛群的冲撞下直接被撞翻。

    “敌袭,列阵!”蒙古武将策马在军阵中不断地策马扬鞭,试图止住混乱的士卒迎敌,这种时候,就算再笨,也知道被那些该死的宋人算计了,只是没想到对方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对付他们。

    “哈哈~看来鞑子也不过如此吗!”伴随着一声朗笑,地面突然震颤起来,蒙古武将豁然抬头,却见道路的尽头处,黑压压的一群骑士如风般朝这边疾奔而来,不等他有任何反应,一蓬箭雨已经铺天盖地的凌空攒射而下。

    措手不及的蒙古战士根本来不及稳定阵型,便被铺天盖地的箭雨覆盖,成片的倒下,瞬间变得哀鸿遍野。

    蒙古战将母子渔猎,愤怒的拨打着射向自己的箭矢,同时以蒙古语狂吼道:“敌袭,列阵,反击!”

    慌乱无措的蒙古兵在他的召唤下开始向这边汇聚,至于那些闯入军阵的牯牛,现在已经没时间再管了,当下,当以击溃这支偷袭的宋人为重。

    只是还不等他们有任何反应,又是一波箭雨袭来,这一次的箭雨并不秘籍,但却胜在连绵不绝,而且威力极大,刚刚聚拢过来的蒙古战士还来不及发出一箭,便在这连绵不绝的箭雨之下,一排排的倒下。

    “冲锋!”蒙古武将也是个果决的角色,眼见对方箭势绵密,当即放弃了组织将士的念头,直接发起冲锋命令,狂嗥一声之后,人已经一马当先的朝着对方的军阵冲杀过去。

    “好胆色,我来会会你!”冲在最前方的唐俊眼见对方彻底放弃了防守,竟在这种情况下发起了绝地反击,也不由敬佩对方的悍勇,但骨子里的热血却也被对方的气势所激,彻底的沸腾起来,同样一声怒吼之中,手中银枪一引,催动胯下战马加速,针锋相对的朝着对方如一道旋风般狂冲过去。

    “找死!”眼见对方竟敢跟自己对冲,蒙古武将眼中闪过一抹狂乱的杀机,手中的弯刀高高举起,定要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宋人武将斩杀倒下,以洗刷今日对方给自己所带来的耻辱。

    倏忽间,两人已经在战场上奔进,蒙古武将的弯刀狠狠地斩下,在空中留下一道惨烈的弧线,带着隐隐的劲风朝着对方脑袋斩落,唐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手中银枪徐徐一点,精准的点在对方的刀锋之上。

    “叮~”

    脆响声中,蒙古战将只觉手臂发麻,握刀的一条膀子仿佛都失去了知觉,心中不由大骇,难以想象对方那并不魁梧的身材,何以会有如此力量,两匹战马迅速擦身而过,在擦身而过的瞬间,眼角处仿佛看到一抹寒光,对方的腰间似乎闪过一抹光亮,接着便是脖子一凉,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麻痒。

    蒙古武将的战马借着惯性冲出了数十米远,迎面而来的却是宋人紧随其后的一波骑兵,一名宋军战士眼见对方主将呆呆的停留在原地,却是丝毫不惧,眼中闪过一抹狰狞和狠辣,手中的斩马刀狠狠地斩过对方的脖颈。

    让人意外的是,本该悍勇善战的蒙古武将,就那样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那名宋军战士轻易的割下自己的脑袋。

    唐俊冷笑着收回自己腰间的宝剑,没有理会身后被宋军一刀斩下脑袋的蒙古战将,一头冲进迎面而至的蒙古军中,枪影纵横,所过之处,残肢断臂好似落叶纷飞,鲜血如雨,所过之处,再无一合之敌,凌乱的阵型,轻易便被冲了个对穿,接着调转马头,不等那些蒙古士兵反应,兴奋地狂吼一声,又再次杀入。

    “王爷这牯牛阵用的当真巧妙,看效果,怕是当年诸葛武侯七擒孟获时,蛮人用的猛牛阵也不过如此吧。”距离山道不远处,一座小山岗上,看着被唐俊带着区区五百骑兵便杀的七零八落的蒙古战士,轻笑着恭维道。

    “差远了。”李轩笑着摇摇头,目光却没有继续在战场停留,而是看着远处襄阳的方向,悠悠道:“粮道被断,忽必烈想必也很苦恼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