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五十八章 夺权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五十八章 夺权

readx();    “吕太守,蒙古军已退,开城门吧。”郭靖再次回到城墙,对着吕文焕抱拳道,三丈城墙,对普通武林高手而言,或许已经算是一道天堑,但对于已经将金雁功修炼到巅峰,内力也是登峰造极的郭靖而言,却还难不倒对方。

    “嗯,打开城门,迎接襄阳王!”吕文焕面色有些难看,更带着几分惊惧。

    那可是一支精锐的蒙古千人队啊!若出城野战,就算有五千兵力,吕文焕都不敢说闻声,蒙古铁骑的威力,他可不止一次领教过。

    在大宋,蒙古铁骑的战斗力,已经快要被神话了,但今天,这个神话被破了,而且是支离破碎那种,若是以前有人跟自己说,谁能凭借百骑灭杀蒙古一支千人队,吕文焕绝对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但今天……

    有心继续关闭城门,但吕文焕不敢,之前拒绝对方入城,还有些道理,但此刻若再拒绝对方入城,本想借着蒙古人的手除掉这位从未在襄阳城露面,威名却已经蔓延到襄阳城每一个角落的襄阳王,谁知反而会为他人做了嫁衣,经此一战,吕文焕敢肯定,这位襄阳王在襄阳城中的声望会被推到一个巅峰。

    本是一个绝杀对方的计略,如今却成了将对方推上神坛的舞台,早知如此,就该放任对方入城了。

    吕文焕甚至可以感觉到身后从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那些平日里自己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士卒,此刻汇聚而来的目光却形成一股难言的压力,逼迫着吕文焕做出决定。他不敢肯定若自己此时还继续固执己见的话,会不会有冷箭射到自己身上。

    “嘀~恭喜宿主正式进入本位面宿主属城,可享受本城气运供奉,宿主可选择即刻自立为王,将获得所属城池龙气供养。是否立即选择自立?”

    “一万位面声望,如今看来花的不冤呢。”听着脑海中突然响起的系统提示,李轩嘴角微微翘起,襄阳城如今可是关乎整个大宋气运的一座城池,可说大宋如今的国运不在临安,而在襄阳。襄阳若失,大宋将再无天险可守,蒙古大军将可长驱直入,直接对临安发起进攻。

    默默地选择了否的选项,如今称王还有些过早。哪怕自己如今在襄阳已经有着足够的威望,之前一战更是获得了襄阳的军心,但这军心,有部分原因还是自己襄阳王的身份,如今国难当头之际,在这种时候举杆造反,大义上就说不过去,莫说这襄阳守军。便是此前在江湖上积累的声望,也会瞬间成为身败名裂,人人唾骂的对象。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打断了李轩的思索,抬眼看去,却见一名披盔戴甲,威武中透着几分儒雅的中年在一众将官的簇拥下,朝这边快步走来。

    “末将吕文焕,参见王爷。请恕末将甲胄在身,无法全礼。”吕文焕脸上笑容可掬。丝毫看不出之前的阴霾,人还未至。已经遥遥朝着李轩抱拳。

    “吕将军不必多礼。”李轩摆了摆手,伸手一扬,身后一名亲卫将一裹黄绢交到李轩手中,李轩看向面色微变的吕文焕道:“此乃临行前陛下所授圣旨,既然诸位将军都在的话,一起接旨吧。”

    他既然敢百骑来襄阳,自然不会毫无准备,军权必须要夺,更不能给对方太多的准备时间,襄阳城的守军,可不能消耗在内耗之上,也多亏了大宋强干弱枝的制度,哪怕吕文焕这样的实权将领,一道圣旨也能将其军权轻易剥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洋洋洒洒数百字,核心意思其实也就是说蒙古犯境,为保大宋江山,特封李轩为襄阳王,领精兵三万进驻襄阳,襄阳一切军事、民生尽归襄阳王管辖,可便宜行事,四品以下官员,有先斩后奏之权。

    吕文焕听着圣旨的内容,面色变得越发难看,虽然圣旨的大致内容早已通过自己的渠道有过了解,但还是没想到这一次皇帝会如此放权给一个年轻人,尤其是最后那句四品以下官员有先斩后奏之权,也就是说,若对方愿意,这襄阳城满城官吏,除他吕文焕以外,无不可杀之人!

    不用回头,吕文焕也知道这些平日里追捧自己的官员,有多少会因为这道圣旨而动了心思,毕竟他吕文焕虽然是襄阳城守,却也没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王爷一路奔波劳碌,又刚刚经历一场激战,想必也累了,下官已在松鹤楼为王爷准备了接风宴席……”吕文焕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道。

    “此事稍后再说,现在,请吕将军交出兵符吧。”李轩并没有直接拒绝,对方的打算自然不可能瞒过他,拖字诀在华夏官场上到此时已经衍生到一种极致,乃至到了后世,依旧不倒,但此刻,关乎兵权,他却不准备跟这些人虚以委蛇。

    对于襄阳城兵权,大义、军心乃至民心,他手中有着足够的筹码去夺取,此前所欠缺的,也不过是军心,不过之前这帮人自作聪明把自己拒之门外,却是帮自己把唯一的缺陷也补全了,至于拖延,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李轩自然不会介意跟这帮人玩玩儿,也能更好地接手襄阳,但如今,蒙古大军就在眼前,却是没时间让他温水煮青蛙,只有整合襄阳城如今所能整合的力量,才有机会在蒙古接下来狂风暴雨的打击中撑下来,去享受丰收的果实。

    “王爷初来乍到,还是莫要咄咄相逼的好!”吕文焕靠近,以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声音中带着一股威胁和阴狠。

    “吕将军这是在威胁本王吗!?”李轩目光直视吕文焕,凌厉的气势自周身散发出来,瞬间让吕文焕呼吸一滞。

    “王爷误会,只是下官来的匆忙,未曾将兵符带在身上。”吕文焕一咬牙,声音有些发冷。

    “哦?”李轩眼中闪烁着玩味的神色:“将军此话当真?”

    “还望王爷恕罪。”吕文焕此刻也算豁出去了,要他将视如生命的兵符交出,却是万难。

    “来人,给我将此逆贼拿下!”李轩目光一厉,断喝道。

    “我乃襄阳城守!谁敢动我!?”

    若是别人,哪怕是李轩自己的部队,或许都会顾忌对方的官威,可李轩身后的亲卫营却不同,经过一年的艰苦训练,更追随李轩横扫东南,甚至连钦察营这样的硬骨头都栽在他们手中,早已将李轩当做神明一般的存在,莫说吕文焕不过一个区区四品官员,襄阳城守,就算李轩此刻真的举旗造反,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追随到底。

    说话间,四名如狼似虎的亲卫已经自李轩身后窜出,吕文焕身后的几名副将想要阻止,但这些平日里习惯了作威作福的将领,哪是这些久经沙场的亲卫营的对手,一阵拳脚打踢,便被粗暴的殴打出去,吕文焕拔剑在手,却被一名武艺精湛的亲卫毫不客气的缴去手中兵刃,莫看号称名将,平日里也学得一些武艺,但跟这些由李轩亲手调教出来的亲卫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之上,轻易便被制服。

    “襄阳王,你这是何意?”吕文焕双目通红的看向李轩,身后,属于他的宋军已经举起兵器,却迟迟未动,目光犹豫不定的看着李轩。

    “军规定,未得兵符,任何人不得私自调动军队,否则,形同造反,吕将军既无兵符在身,又是如何调动军队的?”李轩目光扫过周围一个个犹豫不决的襄阳守军,森然道:“还是说,吕将军已经带着这满城将士公然叛国了!?”

    周围一个个襄阳守军,闻言不禁立刻收起手中兵器,甚至几名副官,闻言也不禁悄悄地后退几步,拉开跟吕文焕之间的距离,叛国罪名,以李轩手中的权利,吕文焕或许不会有事,但他们……人家可是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你血口喷人!”吕文焕面色大变,怒急攻心之下,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恨恨的看着李轩,挣脱两名亲卫的束缚,自胸口取出一枚兵符,瞪着李轩道:“先前却是下官疏忽,兵符在此,还请王爷查验!”

    “吕将军为国事操劳,这些天,想必也累了,否则,如此大事也不会疏忽大意。”把玩着手中的兵符,听着系统传来获得襄阳守军指挥权的提示,李轩挥了挥手,示意亲卫放开对方,面色一变,却是又换上一副和洵的微笑。

    那潜藏的含义却是,既然连这种事都能忘记,也该休息休息了。

    吕文焕久历官场,自然不可能听不出其中的含义,恨恨的瞪了李轩一眼,目光扫过周围一众躲闪的目光,心头突然腾起一阵苦涩,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颤巍巍的站起来拱手道:“下官也确实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既然王爷已至,恳请王爷准许下官回家休养一段时日。”

    “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