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章 换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悠扬却带着一股激荡人心的号角声拉开了襄阳城一天的帷幕,从襄阳城头看去,可以看到蒙古大营中,一队队起兵如同队列整齐的蚂蚁一般自大营中飞快涌出,自发的向各个方向集结而去。

    李轩站在城头,手搭凉棚,他目力极佳,即便相隔极远,也能大致看清对方的布局,忽必烈显然暂时还没有意识到粮道被断,或许已经发现,已经派出人马去肃清粮道,但从对方的阵型来看,这只是一次试探性攻击,并未发起决战,唐俊那边的行动显然还没有引起这位雄才大略的蒙古帝王足够的重视。

    心中默默推算着时间,虽然外围有罗峰所率领的两万大军保护,但毕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想要完全瞒住蒙古人的斥候眼线时不可能的,这边必须加紧一些,将忽必烈的视线牢牢集中在襄阳一线才行。

    “王爷,北城守将李德霸,城门官王元凯,掌旗令吴克方告病请假未至,此外南门守将郑虎,西门守将郭峰以及十几位两门将官也集体告假。”一名亲卫匆匆来到李轩身边,面色不太好看。

    “这是……在向我示威吗?”李轩脸上泛起一抹微笑,只是这个笑容,在旁人看来,有些冷。

    “王爷,蒙古人虽然以东门为主攻目标,但其他三面也不容有失,在下与几位将军也有些交情,眼下正值战乱,不容有失,我这就去把他们请回来!”郭靖浓眉一轩,对李轩请命道。

    “未必会有什么结果。”李轩回头,认真的看着郭靖:“值得吗?”

    “国难当头。岂可因私废公?王爷稍待,在下去去就回!”郭靖沉声道,对于李轩的问题,没有回答,他是个简单的人。关乎国家大事,他不觉得这个时候能用值不值来说,本就该如此才对。

    点点头,没有再去阻止,因为对于郭靖这种人,一旦认准了的事情是可以一条路走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任何劝阻都是多余的,转头,看向亲卫道:“传我命令,亲卫营所有队长、副队长立刻前往各门,陈敢、王军、李烨。你三人暂代各门守将之责,其他空缺,若有不够,自亲卫营中挑出,暂代,今日战事结束之前,务必将军心给我收拢起来!”

    亲卫营从一开始,就是李轩培养基层将官的地方。学的可不仅仅是战场搏杀之术,如何鼓舞士气、引导军心也是必修之课,毕竟是自临安城数万禁军中挑选出来的。一年培养,自然比不上这个时代的名将,但也不会比普通将领差,勇武方面或许要更强一些。

    “诺!”被李轩点名的三人轰然领命一声,随后各自点了几名人选,拿了将令。分别朝三门飞驰而去。

    “王爷,临阵换将。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大忌,如此做法。恐怕……”几人走后,黄蓉蹙眉来到李轩身边,有些担忧的说道。

    李轩摇了摇头,缓缓道:“现在也没别的法子,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将我的背后托付在这些人手中,我反而更担心!”

    看着同样一脸担忧的走来的朱子柳,李轩嘴角一翘,脸上露出笑容道:“若两位还是不放心的话,大可去其他三门看看,本王的亲卫,可不是只会喊打喊杀外加帮我挡刀的莽夫。”

    “如此,便有劳朱师兄带些丐帮弟子去南门。”黄蓉点点头,却没有推却,襄阳是郭靖的心血,哪怕李轩此前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能力和手腕,但关乎襄阳存亡,以她的性格,却是无法真的放心。

    “好!”朱子柳答应一声,向李轩告罪一声之后,带了一批丐帮弟子往南城的方向疾奔而去。

    “嘿嘿,没了我们,看那李轩小儿如何指挥这满城兵马!”襄阳城内,城守府中,李副将一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脸上带着畅快的笑容,一脸恶毒的道:“最好备蒙古鞑子一箭射死才好!”

    “那可不好!”郭峰脸上闪过一抹阴冷的笑容道:“我倒不希望他那么快为国捐躯。”

    “哦?”郑虎闻言不禁一怔,随机有些恼怒的看着郭峰道:“莫不是得了那小子什么好处?”

    “我倒是希望如此。”郭峰冷哼一声道:“不过看起来这位王爷可傲气的很呢,我只是想,当他若被蒙古人打的灰头土脸,回来祈求我们的时候,该怎生折辱一番才好。”

    “哈哈,那还真是痛快!”李德霸闻言一怔,随机狂笑起来,指着郭峰笑道:“你这泊汉,果然是满肚子坏水儿,不过……我喜欢!”

    “老爷,各位将军,郭大侠在门外求见!”城守府官家快步进入大厅,朝着众人一辑道:“说是有重要军情相告。”

    “不见,若有什么重要军情,让他去问那位王爷,不必再来问我!”吕文焕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道。

    “且慢!”郭峰突然起身,拦住了管家,微笑着看向吕文焕道:“吕帅,见一见又有何妨,正好,借着郭靖,向这位王爷传递一下我们的苦衷。”

    “有礼,让他进来吧。”吕文焕闻言,点了点头,朝着管家挥手道。

    北门,蒙古人已经开始发动了攻击,黄蓉忧心忡忡的在武氏兄弟的护送下,带着鲁有脚以及一批丐帮精锐弟子匆匆来到北门。

    “师娘快看,蒙古人的军队已经快要到城下了,怎么还不放箭拒敌!”武修文目光落到城外,蒙古人先头的部队已经顶着牛皮盾牌进入守军射程,但负责北门战事的陈敢此刻却并没有下令射击的意思,不由大惊。

    “混账,我去问他!”鲁有脚见状也是一怒,就要上前,却被黄蓉拦住。

    “稍安勿躁,先看看。”黄蓉摇摇头,止住想要发作的武氏兄弟和鲁有脚,目光朝站在城门正上方的陈敢看去。

    “刚才教你们的都记清楚了没有!?”陈敢此刻目光紧紧地看着蒙古人的阵型,缓缓地举起右手,厉声道:“举弓!”

    “嘎吱~”一声声弓弦拉动的声响中,前排的弓箭手将手中的长弓拉的圆满,将弓箭对准了空中,后排的弓箭手却只是捻弓搭箭,引而不发。

    “他这是在干什么!?”武修文有些忍不住了,不等黄蓉阻止,就要上前质问。

    “第一排,放!”陈敢的右手狠狠地挥下,一排利箭破空而出,同时射完弓箭的射手迅速退后,后排的弓箭手踏步上前,举弓搭箭。

    “第二排,放!”

    “第三排,放!”

    随着陈敢的一次次命令,一排排箭簇破空而起,射向天空,在抵达最高峰时,箭头一转,狠狠地朝着蒙古军被盾牌保护的弓箭手攒射下去。

    城下响起了连绵不绝的惨叫声,北门的宋军弓箭手被分成了三排,如同一个循环般射出连绵不绝的箭雨,虽然不如同时射出的箭雨密集,却胜在连绵不绝,加上城墙的优势,一时间,竟将蒙古的弓箭手死死地压制在射程之外,不得寸进,而前方高举盾牌的刀盾手却并不知道后方的情况,依旧缓慢而坚定地朝着城墙迈进,双方之间,出现一道巨大的隔离带。

    “滚木,放!”眼见一架架云梯被搭起来,陈敢将指挥权交给了跟随而来的副将,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后方的将是将滚木自云梯上推下去,没了弓箭手的掩护,聚集在城墙下方的刀盾手立刻成了毫无还手之力的靶子,被一截截巨大的滚木砸的惨叫连连,丢下数百具尸体后,在一阵鸣金声中,开始撤退。

    “投石车,给我轰!”看着推却的蒙古兵,陈敢却没有终止的意思,随着一声令下,架在城墙上的投石车轰然启动,一枚枚巨石砸进蒙古军的阵型,将本已涣散的阵型砸的四分五裂。

    “武少侠,有事吗?”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陈敢回头,冷冽的目光看向脸上还挂着怒气,准备兴师问罪的武修文,面无表情的问道。

    “呃……没事,只是想问问陈将军,丐帮弟子已经集结完毕,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武修文讷讷一笑,打着哈哈问道。

    “多谢好意,暂时不必了。”目光看向黄蓉,陈敢怔了怔,随即遥遥拱了拱手,再次看向在投石机的狂轰下,溃不成军的蒙古人,等待对方再一次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