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六十六章 战起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六十六章 战起

readx();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紧张而宁静之中过去,襄阳城的守军并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对未来,依旧充满希望,只是在郭府之中,哪怕有了李轩之前的劝慰,已经知道了即将可能面对的攻势,郭靖最终还是没有闲下来,一天的时间里,不断重复的检查城防中各种可能出现的疏漏。@頂@点@小@说,

    用他的话来说,哪怕只是一个细小的弥补,未来可能就多一份撑下去的契机,不止是这次,以往每一次面对蒙古人的入侵,他都是这样做的,效果吗……襄阳城在面对蒙古人疾风骤雨的攻势二十年屹立不倒,似乎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小龙女的毒伤在黄蓉的精心调理下,已经祛除,只是身体经过毒伤和内伤双重肆虐之后,陷入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要真正恢复,还需要时间。

    “报~”

    一声急促却又悠长的长鸣自郭府外响起,一口气冲到大厅,中间甚至没来得及换气,显示着来人不俗的内功修为,只是此刻,坐在大厅中的所有人,显然没有心情去感叹这些,就连有些懵懂的郭芙以及大小武兄弟也被大厅中有些压抑的气氛所影响,默不作声,一脸严肃的站在黄蓉的身后。

    “帮主,郭大侠,蒙古人出兵了。”

    随着丐帮弟子简短的话语,大厅中,包括李轩在内,所有人突然都生出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就如同黎明前的黑暗,这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才是最折磨人心的事情。

    “郭大侠,准备吧!”长身而起,李轩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身体,目光遥遥看向东边的方向。喃喃道:“这场仗,可不好打。”

    哪怕是李轩自获得位面穿越系统以来,所经历过的战事已经足够多,其中也不乏影响到整个位面的大手笔,如倚天世界中,一计将元朝的大都化作一片死域。天龙位面中,更是席卷了大半个天下,但这些说到底,还是顺势而为。

    倚天世界中,蒙汉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地步,哪怕没有李轩的出现,按照正常的历史轨迹,蒙古的气数也基本没几年了,天龙位面虽然有些困难。但五国并立的局面,只要能够搅乱局势,挑动宋、辽、西夏之间本就存在的矛盾,也许困难一些,却并不难,而且楚王之乱加上对剧情的掌控,无论是积聚自己本身的力量还是借着楚王之乱于北方崛起都是趁势而起。

    但这一次,却不同。

    神雕位面。在低武世界之中,说道力量水平。并不算高,但若放眼天下局势,对想要插手天下这盘棋局的李轩而言,难度恐怕还要超过天龙位面和倚天位面的叠加,盖因这一次,他确是要逆天而行。

    蒙古灭宋。在这个位面而言,乃是大势所趋,而李轩,偏偏站在了大势的对立面。

    以五万宋军,去面对蒙古携横扫之势气势汹汹而来的二十万蒙古精锐。在李轩所主持的战事中,这种相差悬殊的战役绝对是第一次。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轩径直带着亲卫往城墙的方向走去,明白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自己这个襄阳王此刻却不能坐在城里运筹帷幄。

    与此同时,襄阳城外十里处,蒙古大营中

    忽必烈一身戎装的站在帅台之上,静静地看着帅台下不断集结过来的军队,却没有意气风发的神色,英气逼人的脸上,却带着一股难言的阴郁。

    伏牛山的抵抗的力度超出了他的想象,狡猾更是超出了他的预期。

    根据统计来的结果,那小小伏牛山中,藏兵绝不在一万之下,几乎可以肯定,这绝对是那位素未谋面的襄阳王的安排,普通山贼草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兵马。

    当然,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让忽必烈恼火的却是对方的战术,他们绝对不会走出伏牛山跟蒙古战士正面作战,若是那样,忽必烈也不会头疼,而限制于地形的原因,最是勇猛善战的蒙古骑士不可能骑着马进山林去作战,忽必烈更不可能把二十万大军集体开进伏牛山去保护粮道,而步兵的话,在五个千人队进去后再没有出来,忽必烈就再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很显然,这支被藏于伏牛山的绝对是宋人最精锐的战士,仗着对地形的熟悉,以及山地作战的丰富经验,派进去的部队,就如同泥牛入海,从侥幸逃回来的士兵嘴中得到的情报,五支千人队的覆灭,对对方造成的伤害绝对有限,甚至可以说可以忽略不计。

    眼下,也只能依靠南阳、邓州、新野一带的存粮勉强维持军中的用度,水路也能运送一些粮食过来,但每一次,都要跟宋朝的水师交锋,蒙古的水师毕竟是初建,而水面作战也不同于陆地战斗,受到的变化因素太多,而战士本身的素质反倒被削弱到最小,陆地上,蒙古大军可以压着宋人打,打的他们没有还手之力,而在水上,因为科技水平以及经验的原因,这种局面却要反过来。

    若真要以水路来维持大军供养的话,那其中的消耗,哪怕是如今的蒙古帝国,也足以被这场战争生生给拖垮。

    站在帅台上,忽必烈只觉得胸口有一股窒闷之气在胸间萦绕,二十万大军,却被区区一万宋军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选择强攻襄阳来化解眼前的困境,无论成功与否,就算最终打下襄阳,打开通往南宋的门户,但仅此一战的损失,就足以让整个蒙古在未来数年之内,无力再南下,这个结果,无疑是忽必烈最不愿意接受的,但此刻,他却不得不做出这样痛苦的选择。

    襄阳王——李轩!

    抬头,目光死死地看向襄阳城头的方向,忽必烈心中再一次下了决心:这个人,绝不能留!

    忽必烈身后,中年文士皱眉看了看站在忽必烈另一侧的尹克西三人,对于襄阳的战事,他倒没有太多想法,眼下的情况,除了强攻,也无其他办法可想,反倒是对于这三个去而复返的高手,中年文士心中生出一股疑虑。

    从昨天,三人遮遮掩掩的话语中,不难听出,这次行刺计划,他们是彻底失败了,甚至还赔上了马光左的一条小命,不过除此之外,三人竟然可以完好无缺的回来,而三人给出的理由,也太牵强了,是被那位襄阳王放回来的。

    只看对方的布置,哪怕在兵临城下之际,都要分出宝贵的人手去截断蒙古大军的粮道,显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讲究什么仁义的迂腐之辈,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刺杀自己的敌军高手,这已经不能用大度来形容了,若中年文士知道一些现代术语的话,对于这种行为,只有两个字能够形容——傻x!

    事出反常即为妖,对方无论怎么看都不是智商出现严重障碍的样子,做出这种事情来,只能说明对方有着某种目的,只是三人的样子,也不像是别有用心,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襄阳王,听起来或许很牛,但事实上,跟襄阳城主也没什么不同,中年文士想不出对方有什么能力去策反这三个在忽必烈帐下已经有了足够地位的高手。

    很不好的感觉,不过……中年文士目光扫过站在忽必烈身侧的金轮法王,嘴角不禁微微一翘,看来,王爷显然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妥,至少并不像表面那样如以往那般信任着三人。

    “或许,这正是对方所要达到的目的也说不定。”心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这件事,如果三人没有说谎的话,往深层次想,确实有些像反间计,不过随即,中年文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三人武功或许不错,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于眼下的战局来说,也不过是充当护卫而已,于大局而言,根本无关痛痒,更不可能翻起什么浪花,若自己作为敌方主帅的话,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的用这么复杂的手顿去对付这三人,甚至就算策反一个蒙古千人将的作用,都比这三人大。

    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中年文士的目光再次看向襄阳的方向,相比于尹克西三人,这座眼下不得不去面对的坚城才是最重要的,此刻,忽必烈已经聚集了手中所有能够聚集的人马,蒙古骑兵,步兵,乃至奴隶此刻都被聚集了过来。

    奴隶,在蒙古从敌人部落掳掠过来的战利品,一般是负责运送粮草物资的,俘虏的作战能力很低,甚至不如那些宋兵,在蒙古人眼中,这些人跟牛羊没什么区别,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参加到战事之中的,二十万大军,但随军负责为战士背负粮食的奴隶,却足有四十万之众,平时倒没什么,但现在吗……似乎有些多了。

    中年文士眼中闪过一抹残忍,虽然毫无战力可言,但却可以消磨襄阳守军的体力和箭矢,最重要的是,可以节省更多的粮草!

    “呜呜呜~”

    苍劲的号角声响起,大批的奴隶茫然无措的在蒙古战士的驱赶下走上了战场,也宣布着这场决定双方命运的战争正式拉开帷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