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章 哗变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忽必烈建立的蒙古大营占地极光,几乎将整个襄阳城东面的方向霸占,看似极其凌乱,但内中却层次分明。

    忽必烈并未设立帅帐,他所居住的帅帐,在中军大营中,至少可以找到时顶以上同规格的帐篷,为的就是防止中原武林人士的偷袭,他父亲托雷当年就是在这上面吃的亏,若非郭靖顾念旧情,恐怕这世上也没有忽必烈这个人了。

    世上很多看似必然的事情,都是由无数个巧合堆积而成的,若当年没有郭靖的话,也许,早在二十年前,宋朝已经不复存在,若当初郭靖为了民族大业,狠下心来杀掉安达托雷的话,蒙古如今可能依旧是四分五裂的局面,根本无力去顾及南宋。

    很多看起来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果反过来以结局来推算的话,其实也不过就是适当的人在适当的时间相遇,然后发生了正常的事情,远没有从头说起那般动人心弦。

    忽必烈今夜心神有些不宁,从王帐中走出,自有贴身侍卫跟随左右,哪怕是在这蒙古大营之中,对于自己身边的护卫,忽必烈也从未放松过,尤其知道此刻,在对面的襄阳城里,聚集了不少大宋的武林高手,哪怕身在蒙古,忽必烈也听过那些所谓的高手大都是些无法无天之辈,所想所行,与军纪严明的部队基本上算是背道而驰。

    他相信,如今的情况下,那个襄阳王大概不会真的派人来刺杀自己,这里是军营。不同于襄阳城,成功几率渺茫到几乎看不到,但他更知道,那些宋人的武者未必就会听这位襄阳王的话,江湖和朝堂。就像两条平行线,哪怕因为国仇家恨的原因聚集在一起,两者也注定不会有太多交集。

    想要完全管住那些性格桀骜的武人,哪怕是郭靖都从未做到过,每次襄阳之战,对蒙古人来说。感受最深的绝不是襄阳守军的实力,而是那些神出鬼没的宋人武者五花八门的刺杀方式。

    目光越过漆黑的夜空,投向襄阳城的方向,即便是黑夜,相隔十多里。依旧能够清楚地看到被火把光芒照得亮如白昼的襄阳城头,一队队值夜的守军不时的在城头移动,偶尔能看到一支火把自城头上落下,将地面照亮,那是为了防止夜间偷袭的方法。

    这位襄阳王,至少在防守方面,即便是忽必烈也挑不出毛病,对方已经杜绝了任何来自外部可能的攻击方式。

    嘴角。突然牵起一抹冷酷的笑容,在月光下,带着几分邪魅。又有几分冷酷的霸气,很多时候,决定战争最终胜负的永远不是战场本身,而取决于战场之外,作为蒙古王爷,有资格进军汗位的王储之一。忽必烈的目光,往往能够跳出局外。以足够高的高度来衡量整个战场。

    李轩在算计,忽必烈作为蒙古未来的开国皇帝。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算计,只是谁能笑道最后,却只能看结果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嚣,隐隐伴随着兵器的碰撞声,忽必烈微微皱眉,蒙古军法森严,极少会出现哗变的现象,目光,不由得朝着喧嚣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奴隶营?

    剑眉微微挑了挑,原本不错的心情,生出几许怒意,想了想,招了招手,命一名亲卫去打探消息,很快便得到答案,不过结果,却让忽必烈有些惊讶,竟是这些该死的奴隶跟蒙古军产生了冲突,什么时候,那些奴隶也有这样的胆量了?

    不过随着详尽的过程从亲卫嘴中不断说出,忽必烈原本有些恼怒的神色开始变得沉重,故事并不复杂,但内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却很严重。

    在这次战役中,奴隶军起到的作用很大,能将襄阳城逼到现在的样子,全凭奴隶军用人命去消耗宋军大部分精力,但同样,奴隶军的消耗却更大,数十万奴隶军,战到现在,剩下的已经不足十万,极大的缓解了粮食短缺的困境。

    大浪淘沙,能够在那样几乎没有希望的战场存活下来的,基本上都算得上是奴隶军中的精锐,如果整合一下,或许大蒙古将再添一支精锐,甚至忽必烈已经准备在这次战争结束之后,在活下来的奴隶中挑选精锐组建一支新的军队,甚至连名字他都想好了。

    不过凡事有利自然有弊,每天不间断的在蒙古铁骑弯刀强弓的威逼下以血肉之躯去迎接宋人那如同雨点般的箭雨,心中对于蒙古人的怨气早已达到一个极限,虽然因为蒙古军势大,不敢公然反目,但双方的矛盾却在不断地加深,骄傲的蒙古人看不起这些曾经的战败者,而奴隶对于蒙古人如对待牲口般的态度,也是怀恨在心。

    忽必烈一直小心的控制着这股矛盾的平衡,甚至最近奴隶营的伙食待遇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甚至开始为这些奴隶配备武器。

    但很多时候,仇恨的种子一旦种下,是很难彻底根除的,更何况,双方之间本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只是一直被忽必烈以过人的手腕压抑着无法爆发而已,只是今夜,一场意外彻底将矛盾引爆。

    一个名叫查合理的色目人,今夜,却莫名的死在一名巡夜的蒙古十夫长面前,现场,并没有除了十夫长之外的任何人。

    这件事本身,并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有人杀了查合理,被这名十夫长发现,但这样的解释,在这戒备森严的军营中似乎不太可能成立,而查合理在奴隶军中有着不低的威望,更巧合的是,这名发现尸体的十夫长白天跟查合理发生过冲突,甚至差点引起哗变。

    于是,故事似乎出现了另一个解释,十夫长因为白天的事情感到自己的尊严收到了挑衅,机缘巧合亦或是早有预谋的情况下,碰到了查合理,两人一言不合之下,十夫长啥了查合理,这个解释,似乎更容易被人所接受。

    这件事,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奴隶军遭到各支蒙古骄兵的欺辱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情,尤其是在蒙古人的高压政策之下,也没出现过反叛的苗头,这一次,也只不过想要找个说法,哪怕查合理过去威望很高,但现在,也不过是个死人而已,还不至于引起哗变。

    但随后的事情,却渐渐有些走样,蒙古十夫长自然不会去向一帮奴隶解释什么,哪怕他没有做过,也不会向一帮奴隶解释,那样的事情,在他看来,是懦弱的表现,只是在越聚越多的奴隶眼中,这就成了犯案之后还嚣张跋扈的表现,而混乱中,不知谁出的手,蒙古十夫长带着愕然和愤怒的目光,不可思议的捂着自己的咽喉,魁梧的身体轰然倒地。

    这样一个结果,是双方谁都没有料到的,蒙古战士虽然残暴,但内部却极其团结,一怒之下,自然是对这些该死的奴隶拔刀相向,一瞬间,就有十几名奴隶军倒在血泊之中。

    倒在敌人的刀下,那是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但如今,为之而拼命地对象,不但视他们如牲口,更是毫不犹豫地打杀,若在平时,或许一口气也就忍了,但现在留下来的奴隶军,都是这段时间内,在襄阳守军利箭的洗礼下存活下来的,大浪淘沙,留下来的,自然都是刺头,当一群刺头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本就存在的矛盾也就顺理成章的爆发了。

    先是两名打的最狠的蒙古百夫长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人群之中,然后整整一支小队的蒙古战士突然不受控制的跌倒,然后被人群践踏而死,随之而来的蒙古战士看到这一幕,自是怒火填膺。

    当忽必烈到达的时候,局势已经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住手!”忽必烈心底发沉,通过之前亲卫的描述,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对,但还是有些晚了,看着已经陷入混战的局面,他也无法可想,只能希望以自己的威望强行控制这场骚动。

    “千岛队长,是忽必烈,我们要不要……”人群中,几道诡异的身影混杂在人群之中,却并未靠近战场的前方,虽然看起来一直在前进,但位置似乎并没有变动,其中一名汉子挤到另一名看起来身材娇小的奴隶军身边,用低沉的语气说道,到了最后,还做出一个斩杀的姿势,在混乱的人群中,显得极不起眼。

    “不必~”千岛月目光越过人群,看了眼忽必烈,最终目光却是落在紧跟在忽必烈身侧的金轮法王身上,那可是能够跟主人过招而不死的敌人,千岛月不觉得只是凭借这帮勉强达到下忍的家伙能在金轮法王以及大批蒙古精锐护卫下,刺杀得了忽必烈,很果断的摇了摇头:“目的已经达到,通知其他小队,撤退!”

    制造混乱的,显然并不只是这一波人马,在其他方向也出现类似的情况,只是忽必烈距此较近,才能及时的感到,而其他几个方向,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