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一章 水淹七军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七十一章 水淹七军

第七十一章 水淹七军

readx();    襄阳,城守府

    从蒙古军南下开始,襄阳已经采取了宵禁,不过,无论在哪个时期,特权阶层总是存在的,宵禁,只是针对普通人的,对于许多人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吕文焕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此刻的他,却没了原本的儒雅刚强,深陷的眼窝,颧骨突出,明灭不定的烛光下,阴沉的面色犹如来自地狱的情面修罗,再没有一丝大宋名将的风采。

    “再这样下去,这襄阳城,哪还有我们的位置?”李德霸坐在吕文焕下手的位置,闷闷不乐的仰头,将酒碗里的酒水一口气喝干。

    “唉,当初我就不大赞同以罢职的方式来对抗襄阳王,毕竟关乎社稷安危,岂可因私废公?”另一名武将摇头晃脑的叹气道。

    “那还能怎么办?难不成现在让我们上门求情不成?别忘了,当初郭靖上门苦求的时候,大家是怎样对人家的,现在形势反过来了,就巴巴的贴上去,人家未必就会领情,没来的自降身份!”

    “嘿,我们现在,还有身份可言吗?”

    “依我看,当初襄阳王那样强硬的态度对付我们,其实本就没安好心,我们联手罢职,说不定人家还在背后偷笑。”

    “昨日宋承宪来我府上探望,嘿嘿,那小子如今被襄阳王看重,得了实缺,堂堂都尉,虽然没明说,但左一句襄阳王如何如何英明,右一句襄阳王如何如何神武,话里话外,哪是来探望。分明就是来打脸的。”

    “嘿嘿,那还算不错,至少人家还记得你,看看现在的襄阳军,又有几个还记得我们这些老人的。我们现在,除了吕帅之外,可都是白身,出门遇上昔日同僚,不理会已经是好的了,不少人看到我们。直接就给脸子看,搞得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了。”

    听着一干昔日跟随自己的襄阳守将,如今你一言我一语的不断发着牢骚,已经很难从这帮昔日下属身上感受到昔日那种尊敬。有的只是不满、埋怨乃至仇恨,吕文焕冷冷的抬了抬眼皮,却没有说话,任由这些人发了一通牢骚之后离去,看着漆黑的夜色,吕文焕自怀中取出一封密函,眼中目光阴晴不定,最终。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将密函借着烛火点燃,目光冷冷的看向城中的另一个方向。心中默默地发狠道:“既然你不仁,也休怪吕某不顾家国大义了!”

    与此同时,襄阳城外,蒙古大营,奴隶营的叛乱已经渐渐平息,虽然历经战士。这些奴隶的战斗力获得了极大地提升,但没有统筹部署。又无人统一指挥,在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蒙古铁骑面前,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忽必烈站在帅台之上,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大半已经化作废墟的蒙古大营,丝毫没有胜仗之后应有的快感,有的只是一股难言的屈辱和愤怒。

    “王爷,叛乱已经平息,共斩杀叛乱奴隶军七万,俘获两万五千余人,我军损伤三千左右,其中大半是在混战中被践踏而死。”阿术来到忽必烈身边,沉声说道。

    英挺的脸盘狠狠地抽搐了几下,三千蒙古骑士的损伤,对于手握二十万大军的忽必烈来说,本不算什么,但这些人,却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本该属于自己的奴隶军手中,不止如此,本来作为主力炮灰的奴隶军,经此一战,算是彻底废了,明天开始,就不得不以珍贵的蒙古勇士,去直接进攻襄阳这座坚城,原本准备用奴隶军的生命,去填平襄阳这座坚城的计划算是泡汤了,损伤,将在所难免。

    “命令各营,准备迎敌吧。”叹了口气,忽必烈的目光看向灯火通明的襄阳城,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操纵,只是让他疑惑的是,若真是对方暗中出手的话,这么大阵仗,不该没有其他动作,事实上,在混战之初,忽必烈就已经做好迎接襄阳城军队突袭的准备,但直到战争结束,却连宋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猜错了?

    不大可能,若只是突发事件的话,没理由整个奴隶营同时哗变,要知道为了防止奴隶营哗变,忽必烈特意将奴隶营一分为五,就算一处出现哗变,也不会影响到其他方向,但今夜,五个奴隶营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哗变,若说这背后没有人策划,忽必烈是不会相信的。

    “是。”阿术点点头,作为蒙古优秀的统帅,他同样能够在今晚的哗变中,嗅出阴谋的气息,哪怕忽必烈没说,他也已经准备好迎接突发状况的准备。

    襄阳城的城头,依旧灯火通明,那紧闭的城门,没有丝毫打开的意思,在寂静的夜色下,就仿佛一头匍匐在这大地之上的一头猛兽,正瞪着血腥的眼睛,等待着对手出现破绽的那一刹那,对敌人发起致命的攻击。

    寂静的等待中,整个天地仿佛在这一刻失去了声音,整装待发的蒙古骑士,甚至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来了!”

    某一刻,忽必烈突然睁开微阖的双目,能够感受到地面轻微的震颤,对方手中,竟有一支骑兵?感受到胯下战马不安的躁动,忽必烈温柔的安抚着自己的爱马,嘴角掠起一抹不屑,野战之中,蒙古骑士怕过谁来?

    “轰隆隆~”

    仿佛万马奔腾的声音自黑暗中不断传来,那是万马奔腾时才会出现的声音,忽必烈面色突然一变,宋人何时有了如此规模的骑兵?而且就算真的有,又怎么可能全部集中到这里?

    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妥,难言的危机感和不祥的预感自心头闪过,胯下战马的不安更强烈了,哪怕忽必烈不断安抚,也无济于事,不只是他,周围,所有蒙古骑士的战马都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哪怕马上骑士如何拼命抽打,也无法镇定下来,原本整齐的阵型开始散乱。

    “轰隆隆~”

    声音变得更近了,忽必烈突然发现,襄阳城头的人开始从城头撤离,原本灯火通明的火光也开始消失,天地仿佛变得漆黑一片,再远的地方,似乎有东西朝这边席卷过来。

    “轰隆~”

    地面开始摇晃,那席卷而来的东西撞击在襄阳城的城墙之上,整个天地都开始摇晃,空气中在这一刻,突然被潮湿的水汽所填满,忽必烈和阿术同时勃然变色,眼中露出深深地惊骇。

    “撤退!撤退!”竭斯底里的怒吼声中,忽必烈率先调转马头,这一刻,再也顾不上对战马的热爱,疯狂的用手中的马鞭抽打着战马。

    可惜,时间已经太晚,黑暗中人类的视线无法看到太远,加上蒙古战士大都来自北方,他们见过草原的广博,见过沙漠的无际,但长江的汹涌,大海浩瀚于他们而言,却太过遥远,当发现不妥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那接天连地的浩瀚大水,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席卷而至,忽必烈自信可以阻挡天下任何雄师的军营,在呼吸之间,被这毁天灭地的大水所吞噬,哪怕是骁勇善战,纵横天下无敌的蒙古雄师,在这大自然的天威面前,也显得苍白无力。

    “怎么可能!?”一波浪潮之后,忽必烈在金轮法王高绝的轻功相助之下,被带到一座小山岗之下,怔怔的看着被大水席卷的干干静静的大营,足以横行天下,无惧任何敌人的二十万蒙古雄师,竟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片刻之后,忽必烈猛地发出一声惨叫,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无力的瘫倒在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