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四章 夜袭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四章 夜袭

readx();    南阳,城守府。☆→頂☆→点☆→小☆→说,

    南阳城守自忽必烈领军南下之后,就将南阳太守替换为水军督师刘整,负责水师的同时,也肩负南阳这后勤重地之责。

    倒并非这位汉人降将有多得忽必烈重视,只是南方不同北地,南阳一带蒙古占领时间虽然已经不短,但却与襄阳毗邻,哪怕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人心依旧偏向汉人政权,不止南阳,新野、邓州、巢州皆是如此,若是以往,襄阳并非主要攻略目标,这几处也有重兵把守,倒也无妨,但此次忽必烈亲率二十万大军征讨襄阳,对于襄阳可说志在必得,南阳这块战略要冲同时也是后勤补给线的战略地位就凸显出来了。

    偏偏此次忽必烈南下,抽调走各地精锐,南阳一带防守就顿时空虚下来,有二十万蒙古大军在前,倒不怕有宋朝军队有胆量绕过蒙古大军,孤军深入敌后,但内部问题却让忽必烈不得不重视,以往的高压政策,在没有了重兵镇压之后,就显得有些无力,若继续执行高压政策,恐怕会内部生乱,影响到整个战局,蒙古将士能征善战,若论打战,哪怕刘整昔日也是号称大宋名将,但在猛将辈出的蒙古军中,论作战的话,恐怕要排到十名之外,但若论在汉人之中的声望,刘整当年叛变,说到底也是被贾似道迫害,相比于老将史天泽,更容易被汉人所接受,单是这一点,这南阳太守之职就要比任何人更胜任。

    是以,忽必烈这次力排众议,以降将刘整担任南阳太守,并总督水军,地位几乎与军中宿将阿里海牙齐平。仅次于元帅阿术。

    刘整也清楚,自己以降将之身担任要职,必会遭到诸多诘难,同时,无论忽必烈出于何种心态,但就这份知遇之恩也令刘整感激万分。上任之后,虽然也有蒙古战将从旁掣肘,但他却毫无怨言,努力建立自己人脉网的同时,也将偌大南阳打理的井井有条。

    宋朝名将,或许在军事战略之上,不及蒙古猛将骁勇善战,但也有一点好处,在宋朝这种重文轻武的背景下。能够被称之为名将的,往往不止有着可观的战绩和武艺,同时也有一定程度的治理水平,可说是文武双全,一个刘整,就将一直困扰忽必烈的南阳打理的井井有条,单就这份本事,就让忽必烈十分欣慰。

    此刻。刘整正坐在自己的书房中,皱眉看着这段时间不断自前线传来的战报。那惊人的伤亡比例,哪怕损伤的基本都是奴隶营,也让刘整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不过他倒没有太多恻隐之心,所谓慈不掌兵,能够走到如今他这一步。那些不必要的仁慈,早在宋朝之时已经被彻底抛弃,反倒是忽必烈这份果断与狠辣,让刘整十分欣慰,乱世之中。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问鼎那至尊之位。

    “报~”

    一名城守府亲信飞奔着冲进来,刘整眉尖一挑,看着未经通报便直接闯入的亲信,有些不满。

    “大人,前线传来战报,昨夜宋军截江断流,蓄水倒灌,如今我军在襄阳的营地,已经化作一片泽国。”亲信微微喘了口气,急声说道。

    “什么!?”

    刘整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汉水紧邻长江,水势平缓,但水面极宽,截江断水,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忽必烈也并非庸才,所选位置,若是寻常水攻,根本不可能奏效,以汉水的水势,若想以水攻之计消灭二十万军队,按照刘整自己推测,就算对方真能截江断流,也也要积蓄两月以上,才可形成如此大规模的洪流。

    可是,这可能吗?

    忽必烈本身军略以及眼光不说,单说此次南征,忽必烈手下绝对算得上人才济济,阿术、阿里海牙、史天泽,哪一个不是沙场宿将,经验老道,还有忽必烈身边那位本家,到现在刘整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可以确定,那位声名不显,却被忽必烈推崇备至的中年文士,绝不是普通的腐儒秀才可比,刘整半身厮混在大宋官场之上,对于看人还是有几分心得的,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那种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目光,直到现在想起来,依旧令刘整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这样的阵容,竟会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对方以水攻之策给一窝端掉,刘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情报的真实性。

    “此事你是从何处听来?”平复了一下情绪,刘整皱眉,怀疑的看向亲信,若非对方是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老人,忠诚无比,刘整差点要怀疑此人是否是敌军派来霍乱军心的奸细?

    “老爷,消息千真万确,刚刚兀秃将军带着一批残军过来,消息是他们传来的,看那样子,啧啧,这些平日里嚣张跋扈的老爷兵,这次可是吃了大亏了!”亲信酌定的道。

    “兀秃?”刘整微微皱了皱眉,这个人,他倒是有些印象,乃忽必烈帐下一名万夫长,一柄狼牙棒使得惊天动地,万夫莫敌,在崇尚武力的蒙古军中,有着极高的威信。

    兀秃可是蒙古精锐军队的将领,连他都溃败下来,对于亲信的话,刘整已经信了九成,若真是如此,刘整突然悚然一惊,连忙问道:“那王爷呢?可有王爷的消息!?”

    倒并非刘整有多忠心,但他更清楚,能有今日地位,全凭忽必烈力排众议,这些时日,为了坐稳这个位置,可是得罪了不少蒙古老将,若忽必烈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不但他这还没坐热的位子恐怕保不住,就连小命都危险了,那些蒙古人对待汉人将领的残暴,刘整可是不止一次见识过。

    “这个倒还没有消息,老爷也不必太过担心,大王身边高手如云,连兀秃那莽汉都活下来了,没道理王爷会出事。”亲信摇头道。

    “快,传令各营,准备……”刘整豁然起身,忽必烈身死不但关乎蒙古气数,更关乎他刘整的身家性命,就要下令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

    “刘整!刘整在什么地方?快让他滚出来见我!”粗豪的嗓音发出生涩的汉语,哪怕隔着还有段距离,依旧让人感觉耳膜发溃,刘整皱了皱眉,却是听出这声音正是来自那位兀秃。

    “兀秃将军,事情我已知晓,如今王爷安危要紧,却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若兀秃将军无恙的话,可随刘某一起出城,南阳、新野、邓州共十五路大军,必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巡回王爷!”刘整整了整衣襟,目光平静的看向怒目圆睁的兀秃,这厮长得五大三粗,身高足足高过刘整一个头,这么迎面看去,不得不仰视,让刘整非常的不适应。

    “哼!”兀秃闷哼一声,原本想要刁难的话语此时却是说不出来,人家已经说了,一切以王爷安危为重,他身为忽必烈身边的猛将,如今独自逃回,忽必烈却不知所踪,终究理亏,闷闷不乐的点点头道:“算你知趣,快快调遣兵马吧。”

    刘整看了看天色,如今已是半夜,此时出城,很容易被敌军趁虚而入,不过看看那些跟着兀秃一起过来的蒙古将士,这番话终究还是被憋了回去,若真的把话说出口,必会被这些蛮汉当做推诿,以这帮鞑子的性情,直接拔刀动手都有可能

    点了点头,南阳留守的八千驻军除了留下八百驻守城池之外,其余兵马几乎是倾巢而出。

    夜色下,南阳城门洞开,朝着伏牛山一带疾行而去,伏牛山乃襄阳到南阳之间的必经之路,否则,李轩也不可能只是截断一座伏牛山脉,就差点困死忽必烈的二十万大军。

    “黑灯瞎火的,就算忽必烈还活着,这天色,也不可能找到。”看着大军远去的背影,几名留下守城的士卒一边推动着笨重的城门,一边百无聊赖的打屁。

    驻扎在周围的蒙古精锐被忽必烈抽调一空,留下来守城的基本上以汉人部队为主,虽然听命于蒙古人,但本身却无多少归属感,私下里直呼其名也是常事。

    “管他呢,当兵吃粮,人家堂堂王爷,命金贵的很呢,就算明知道找不到,那也得找下去。”嘿嘿一笑,老兵脸上带着几分嘲讽的神色。

    “咻~”

    “什么声音!?”新兵疑惑的抬头看向夜空,漆黑的夜色下,似乎有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划过。

    “不好!”经验丰富的老兵在听到破空声的瞬间,已经感觉到危机的降临,也顾不得去提醒新兵,以一个狼狈的姿势躲向城门之后。

    “噗噗噗~”几声沉闷的闷响声中,老兵惊悚的回头看去,两支锋利的箭簇倒插在自己之前所在的方向,箭尾兀自不停颤动,再往远看去,几名新兵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耳旁隐隐听到马蹄奔腾的声音。

    “敌袭~”

    凄厉的嘶吼声中,老兵却是不敢继续停留在城门口处,反身猛地往城内的方向疾奔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