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五章 俘获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五章 俘获

readx();    天际不知何时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细雨,夜幕下,整个天地仿佛披上了一层纱衣,显得格外朦胧。

    南阳的战火并没有持续太久,八百守军,大都是些未经历过战阵的新兵,而且汉人军队在蒙古军中地位极低,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自然也不会生出什么为国捐躯的情绪,那种事情,对他们而言,太过遥远。

    唐俊甩了甩银枪,粘稠的血珠顺着光滑的枪锋甩落。

    “将军,城中守军已经消灭,如今南阳城已经是我们的了。”一名亲卫提着刀走到唐俊身前,躬身道。

    “鞑子的军队恐怕很快就会回来,告诉弟兄们抓紧时间休息,另外再找一些鞑子的衣物过来,这次头功,却是要我来拿了!”唐俊嘿笑一声,用手中的银枪拨弄着脚下尸体的盔甲,盔甲已经沾染了不少鲜血,不少地方更是破开几个醒目的大洞,却是不能再用了。

    “是!”答应一声之后,亲卫转身离去,唐俊目光看着幽暗的夜色,任由蒙蒙细雨打落在身上,此次渗透到敌军后方,自然不可能带上太多兵马,伏牛山出来的兵马被他暂时交给毒岛冴子带领,自己则带了五百精锐轻骑减从,渗透到蒙古的后方。

    随着蒙古残军不断通过伏牛山,李轩水淹七军的消息想必很快便会被南阳一带得知,罗峰已经率兵去攻打新野,此时想必已经陷落,唐俊和罗峰几乎是同时投入李轩麾下,并同期被李轩选中,重点培养。虽然两人私交不错,但能被李轩看中,自然有股傲气,上次军演时最终以微弱的差距败落,心中自然有些不服。借着这次机会,他却是兵行险招,孤军深入敌后,一举攻占南阳,算起来,功劳可比区区一座新野城要打多了。不过唐俊并不满足,还想借此机会再立奇功。

    随着这场细雨,刘整的军队不得不停止搜救工作,这一路走来,倒是遇上不少残存的蒙古战士。却并未发现忽必烈的身影,眼见这场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道路也变得泥泞不堪起来,更增添了搜救难度。

    无奈之下,刘整跟兀秃几人商议一番,决定暂时退兵,天亮后再继续搜寻。

    一路返回,刘整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难言的躁动和不安的情绪。来时想象中的伏击并没有发生,襄阳的宋军显然还没有能力越过伏牛山来攻打南阳,以刘整对宋军的了解。对方能够得此大胜,恐怕不会继续扩大战果,就算那位襄阳王有这个心思,大宋朝廷恐怕也不会任由这位襄阳王坐大。

    虽然想的通透,但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却并未消失,反而随着南阳越来越近。越发的强烈起来。

    南阳城在夜幕下显得极为宁静,城上的守军大概也躲进城楼里去避雨。宽阔的城墙上,只能依稀看到几名手持火把的士兵散漫的游荡着。

    还好。南阳看起来并未发生变故,只是这样松懈的防守,让治军速来严谨的刘整有些不满,看来也是该找个时间,好好把这批新兵整顿一番了。

    自有校尉上前,唤开城门,情况没有丝毫的异样,但刘整心中那股不安却更强烈了一些,看着缓缓打开的城门,刘整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直觉这种东西虽然听起来玄之又玄,但正是这股对危机的敏锐感,让刘整能够一次次在必死的战斗中存活下来。

    “兀秃将军,先稍等片刻,我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城门已经打开,兀秃已经开始着手指挥那些收拢的残军入城,刘整连忙张嘴,提醒道。

    “有什么不对?”兀秃此刻心情欠佳,闻言环眼一瞪,不满的看着刘整道:“我说你这人到底有完没完,一晚上疑神疑鬼的,这可是你管辖的城池,能有什么不对!?”

    “嗡~”

    仿佛是在响应兀秃的话语,洞开的城门中突然响起一声嗡鸣,刘整闻声面色不禁大变,他听的清楚,那声音,分明是攻城弩的声音,那可是战略物资,整个南阳此刻也不过区区十架,威力极大,一箭射出去,就是坚固厚实的城墙都能被轰出一个大窟窿,只是因为填装十分费力,很少会用在守城之上,同时,刘整也终于明白哪里不对,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虽然因为这场小雨的关系,被掩盖了不少,但若仔细分辨的话,还是能够发现,显然,在不久之前,这里有过战斗。

    示警的话语还未出口,十枚足有长枪大小的破城箭已经自城门内轰然射出,首当其冲的是被安排最先进城的蒙古残军,此刻却是倒了血霉,甚至连反应都做不出,便被破城弩之上携带的巨大力道直接撕裂了身体,残肢断臂瞬间撒了一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城门之前聚拢的部队中仿佛出现两条血龙,势大力沉的破城弩洞穿了至少十名战士的身体,才渐渐力竭,但巨大的力道,却带着不少蒙古战士的尸体倒飞出来,将后方大片部队撞得人仰马翻。

    “不好,后军冲城!”刘整面色大变,连忙果断下令,想要趁着城门大开的瞬间,以优势兵力冲进城去,对方能够避开自己在沿途设下的重重防线而不被察觉,人数必然不会太多,若趁此机会冲进城去,很可能将对方一举成擒。

    只是破城弩造成的极大慌乱,加上那凄厉的惨叫,刘整的声音却没能传出太远,前方的蒙古军更是不会听从他调遣,与此同时,城门内传来急促而秘籍的蹄声,只听声音,对方这支骑兵数量竟不在少数!

    刘整面色大变,根本来不及细想为何会有这么多骑兵出现,本能的带着自己的亲卫开始向后撤离,混乱的人群根本挡不住大规模骑兵的冲锋,更何况这些精疲力尽的残军?

    混乱中,刘整听到身后的怒吼声,那应该是兀秃的声音,匆忙中也不由得回头看去,却看到兀秃挥舞着狼牙棒,毫不畏惧的迎向自城门内杀奔出来的骑兵,刘整心中一缓,以兀秃的实力和威望,若能在这里阻挡住对方的冲锋,却也未必不能重整旗鼓,同时刘整也看到那大批所谓的骑兵,人数却不多,但却驱赶着大批战马出来,将还未成型的阵型冲的七零八落,但心中却是一松,对方人数不多,只要挡住他们的第一波攻势,这帮人也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只是下一幕,却让刘整惊骇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城门中,一名手持银枪的小将策马冲出,直直的迎向兀秃,手中一杆银枪,轻巧的将兀秃的狼牙棒挑飞,在兀秃愕然的目光中,枪锋轻轻地掠过对方的咽喉。

    愕然的看着兀秃不甘倒下的身躯,忽必烈手下的万夫长,号称勇冠三军的兀秃,竟然在一个照面之中,被一名小将轻易的击杀,素以勇武闻名的兀秃,竟连人家的一招都接不下?

    这个结果,不但令刘整意外,更严重影响到原本在兀秃振奋下提起来的士气,在这种时候,哪怕是微小的一个变故,都是致命的,而兀秃被秒杀,更是让本就已经精疲力尽的南阳军,士气直接将至谷底,被对方的骑阵轻易击溃。

    唐俊一马当先,枪花乱舞,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本就斗志不高的南阳守军,几乎一触即溃,任由对方直捣黄龙,朝着刘整杀奔而至。

    “吼~”

    怒吼声中,刘整拔出了自己的战刀,迎向这名看起来甚至有些稚嫩的少年将领,虽非以武艺闻名,但刘整既然能被称作大宋名将,自然不会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一把战刀划过一道惨烈的弧线,狠狠地迎向对方直刺而来的银枪。

    “锵~”

    银枪和刀锋在黑夜中碰撞,溅起一溜火花,刘整浑身一颤,只觉得半条膀子都麻了。

    “给我过来吧!”唐俊狰狞一笑,猿臂轻舒,一把将刘整自马背上拖过来,换目四顾,看向依旧顽抗的刘整亲卫厉声喝道:“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声音中,夹杂着浑厚的内力,将整个战场笼罩,原本还在殊死抵抗的南阳守军,看到被唐俊如同小鸡一般拎在手中的刘整,攻势不由微微一滞,面面相觑,短暂的沉默之后,却是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器。

    听着耳旁不断传来的兵器落地的声音,刘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的人生,恐怕要至此终结了,南阳失守,这件事绝对是政敌诘难自己最好的把柄,就算忽必烈活着回来,并有心保自己,也不可能因为自己而得罪大批蒙古贵族老将,而大宋那边,也断无可能再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天地之大,竟再无我刘整容身之地了吗?

    茫然的看着漆黑的天地,刘整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嘿,看你也是汉人,又有几分本事,先留你一命,等王爷来了再行发落。”目光落在刘整身上,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能令南阳守军瞬间放弃抵抗,显然身份不低,心情大好之下,却是暂时没有为难刘整的心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