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六章 部署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六章 部署

readx();    夜风呼啸,漂泊的大雨迷蒙了黎明的光线。※%頂※%点※%小※%说,

    忽必烈面无表情的站在临时栖身的山洞之外,目光有些茫然的看向远方,任由冰凉的雨点打在自己脸上,听着身后山洞中传来的哀嚎,心脏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他麾下精锐大都是蒙古精锐,并不适应这南方的气候,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一场洪水的洗礼之后,残存下来的战士大都受了风寒,如今又遇上这样的天气,就算没有宋人军队的追杀,估计也活不过这个夏天了。

    这些可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每一个放在普通军队中,都是足以担当百夫长乃至千夫长的精锐,但他们却没有选择那辉煌的前程,一直默默地跟在自己身后,宁愿做一名不起眼的小卒,哪怕是自己最失意的时候,也都不离不弃,而如今,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众,蒙古最骄傲的勇士,没有死在沙场之上,却要悲哀的将要死于病魔的折磨,而身为他们的主帅,蒙古王爷,这天下最尊贵的人之一,忽必烈却无能为力。

    忽必烈突然不敢去面对那一双双哪怕到了此刻山穷水尽之际,依旧坚定无比的眼神,饶是忽必烈早已心如铁石,也无法去漠视这些追随者那信任的目光。

    借着雨水,冲刷掉眼角的泪痕,他是立志要将世界踩在脚下的男人,帝王是不能有泪的。

    “王爷,已经奔波了一天了,吃点肉吧。”金轮法王来到忽必烈身后,将散发着清香的马肉递过来,还有一个酒囊,里面盛满了马奶酒。

    “让将士们先吃吧。”忽必烈摇了摇头,没有去接。

    金轮法王见状也没有强求。叹了口气道:“从收拢过来的将士那里得到消息,新野、邓州、潮州已相继沦陷,就连南阳,昨夜也被一名名叫唐俊的小将以五百宋军突袭攻破,守将刘整被俘,我军武将兀秃战死。荆襄一带,已彻底沦陷,王爷还需早作打算。”

    金轮法王是个纯粹的武者,一般情况下,是不愿参与到这些事情之中的,但此时此刻,忽必烈左右已无人可用,就连那个备受忽必烈喜爱的中年文士,此刻也感染了风寒。金轮法王却是不得不站出来。

    “兀秃也死了?”忽必烈怔了怔,眼中闪过一抹哀伤,兀秃是军中老将,跟随他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想不到,却会死在这里,叹了口气。忽必烈问道:“有没有阿里海牙的消息?”

    “还没有,另外。阿术已经确定在三日之前,在白龙滩附近被宋人围攻,力战而死。”金轮法王摇了摇头,就算不问政事,阿术的威名他也是听过的,乃是蒙古不世出的帅才。声望之隆,丝毫不在忽必烈这位蒙古王爷之下。

    “阿术!?”忽必烈虎躯一颤,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回头,看向近在咫尺的金轮法王,虽然自阿术换了自己的衣甲诱敌的那一刻。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猜测,但此刻,真正听到噩耗的时候,依旧让忽必烈有些失神。

    蒙古可以没有阿术,却不能没有王爷,请王爷日后为我报仇。

    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阿术心中已经有了预测了吧?忽必烈抬头,迎着满天大雨,想起昔日两人策马天下的豪情,如今只是短短数日,却已经阴阳相隔,心脏,仿佛有无数把利刃不断在里面绞动,钻心的痛楚,甚至连呼吸在这一刻都停滞了。

    金轮法王默默地退出一步,看着那雄伟的背影,此刻却不住的在这风雨之中颤抖着,没有去安慰,这一次跟头栽的太大,二十万大军是不存一,大片城池沦陷,更重要的是元帅阿术的战死,对蒙古来说,绝对是一个惨痛的打击。

    忽必烈的情绪并没有低沉太久,作为一名君主,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该做的是什么,他就是狼王,哪怕受伤也只会默默地在黑暗中舔舐伤口,回到人前,哪怕再狼狈,他依旧是那能够威慑群狼的狼王。

    “王爷!”看着回来的忽必烈,守在洞口的几名伤病挣扎着站起来。

    “大家准备一下,这场大雨虽然迟滞了我们的速度,却也限制了宋人的行军,大雨会成为我们最好的掩护,过了南阳,就是我们蒙古的地界,到了那里,我们就安全了。”目光在一众期待的目光上扫过,忽必烈低沉的说道。

    “誓死追随王爷。”洞中的蒙古战士轰然起身,坚定的声音让整座山洞都轻颤起来。

    “出发。”忽必烈的脸色恢复了果决,转身,看着襄阳的方向:“下一次,我们会将失去的荣耀和尊严,全部找回来,将宋人添加在我们身上的耻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吼~”

    南阳城中,李轩站在城楼,目光看着迷蒙的雨幕,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场大雨一过,想要再捕杀忽必烈,怕是不可能了。”

    “王爷,要不我带人再去找找?”李轩身后,唐俊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脖子,眼中闪烁着蠢蠢欲动的光芒。

    “不用了。”李轩摇了摇头:“眼下最重要的是巩固战果,南阳、新野、邓州、潮州,我们的领土扩大了可不止一倍,新降的部队需要重新整编,还要安民,人手本就不足,已经没有太多的兵力去追缴忽必烈。”

    单是南阳、新野、邓州、潮州四地的降军,就有三万之众,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李轩的本部兵马,此外襄阳的军心虽然已经稳固,但想要将这支军队彻底收服,也需要时间来消化,况且,忽必烈气数未尽,就算勉强派出人马追杀,也只会徒劳无功,甚至损兵折将也说不定。

    气数这种东西听起来玄之又玄,但已经拥有一个附属位面的李轩,却很清楚气数的存在,忽必烈在神雕位面虽然没有杨过那样的主角气运,但本身却具备庞大的龙气,哪怕经此一战,令他龙气大损,但作为蒙元开国皇帝,却是位面的天定主角,冥冥之中,会有种莫名的力量对其进行保护,至少在其登临帝位之前,想要杀他会很困难。

    “唐俊,有一件事却需要你去办。”仿佛想起了什么,李轩回头,目光看向唐俊,沉声道。

    “呃,听凭王爷吩咐。”唐俊微微一怔,李轩可是很少以这种态度说话。

    “雨停之后,便火速赶回襄阳,不必理会其他,给我把襄阳军队紧紧地握在手中,没有我的军令,就是皇帝的圣旨也不必理会,襄阳军,要彻底掌握在我的手中,知道吗?”李轩看着唐俊,眼中闪烁着莫名的意味。

    “王爷,您是准备……”唐俊目光一亮,李轩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让他生出极度兴奋地感觉,对于腐朽的宋庭,早在临安的时候,已经彻底绝望。

    “襄阳城是我们的将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只属于我们,任何人,都不得染指。”李轩回头,那一刻眼中所闪烁的光芒,即便是唐俊这样的沙场悍将,也有种莫名的畏惧,止不住的生出一股臣服的冲动。

    “王爷放心,不用雨停,末将这就去。”狠狠地点了点头,朗声道。

    看着唐俊的背影,李轩心中默默地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南阳、新野、邓州、潮州四地,如今已经落入自己的掌控,彻底消化,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蒙古人新败,二十万精锐的折损,对主张南征的忽必烈威望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短时间内基本不可能再有大军南下,对于这新得的四地来说,会有一段不短的安稳期。

    真正令李轩担忧的,反倒是宋庭的态度才是接下来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虽然通过位面系统,通过系统强大的干扰能力,在这个位面获得襄阳王这等实权王爷的地位,但从他降临在这个位面开始,初期身份所带来的优势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泯,尤其是经此一战之后,治地一下子扩张了四五倍,几乎将大半个荆襄囊括其中。

    更重要的是,经此一战,蒙古元气大伤,短期内,不再有南征的能力,原本的四战之地,人人眼中烫手的山芋会在瞬间变成一个香饽饽,那些大宋高层权贵,怎么可能让这么一块肥肉,落入自己这个游离在大宋核心层之外的人手中?

    所以,必须早做准备。

    若论防御和运筹帷幄的话,罗峰无疑是更适合的人选,无论大局观还是统兵能力,罗峰都在唐俊之上,但唐俊却有股天生的感染力,他是天生的战士,能够在平日一言一行中,带动军心,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李轩凝聚襄阳军心。

    至于襄阳的安危,李轩却并不在意,虽然精研过岳飞的武穆遗书,但他却并不准备去做第二个岳武穆,对襄阳除军队之外的地方放任自流,目的只有一个,他需要一个大义,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对大宋出兵的理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