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七十八章 临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七十八章 临盆

readx();    襄阳城,随着蒙古大军的溃灭,这座毅力于大宋边境的重镇再次恢复了繁华,李轩把战线生生往北推出了数百里,也让这座往日的军事重镇少了几分战争的危机感,往来于此的行商更是络绎不绝。

    往日门庭若市的郭府,因为各路抗蒙义士的离去,加上郭靖一家有退隐江湖,离开襄阳的心思,变得清冷了不少,只是此刻,郭府之中却聚集了十几人,已近中年的郭靖此刻却没有了昔日镇守城池时的稳重气度,正焦急的在门外徘徊。

    “郭靖,你如今也是一代大侠,如此暴躁,成何体统?”一直坐在院中的石椅上的黄药师终于有些忍不住,朝着郭靖咆哮道。

    “呃……岳父,可是蓉儿她……”面对发飙的黄药师,郭靖有些发怵,眼神却不自禁的朝着房门的方向瞟去,里面不时传来女人的惨叫,让他一阵阵心揪。

    “慌什么?蓉儿天生福大命大,断不会有事。”黄药师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唉~”郭靖坐在石凳上,却如同屁股扎了钢针一般,若非摄于老丈人威势,恐怕早就坐不住了。

    “郭兄不必焦虑,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郭夫人此次定能母子平安,顺利为郭兄诞下麟儿,来,喝杯茶。”李轩微笑着说道。

    “谢王爷吉言。”郭靖脸上面前露出一抹笑意,只是眼底那抹担忧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他没办法不紧张,虽然已经有过一次经历,而且黄蓉本身修为不弱,体质不差。但这种事情跟修为体质什么的,没有太大关系,在这个医学并不发达的年代,因难产导致女人死去的可不少,况且如今黄蓉也已经不再年轻。这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如李轩这样如同没事人一般还有心情品茶。

    牛嚼牡丹一般,把茶碗之中的茶水一口饮尽,眼神却死死的盯着不断传出女子凄惨叫声的房间。

    李轩微微一笑,看向房门的方向,也有些失神。算起来,他的女人已经不少,现实世界、倚天位面、天龙位面,后来的学园默示录位面更是肆意胡天胡地了一把,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只是不知道是系统的原因又或是黄帝心经太过霸道的原因,却迟迟无法中标。

    虽然作为一个现代人,对这方面并不是太看重,不过算上位面之中的时间,他也到了身为人父的时间段,没有后代,对一个帝王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看来回去后,得找时间跟自己的女人们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才行。

    原本李轩是不准备在这段时间回襄阳的,不过郭靖几天前派人来辞行。准备回桃花岛去安度晚年,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可以理解,毕竟郭靖生在蒙古,长在蒙古,从成吉思汗开始。两任蒙古大汗对郭靖都算不薄,以往碍于国仇家恨。郭靖只能把自己如同钉子一般钉在襄阳,但如今。襄阳之危已解,加上蒙古遭此大败,或许有生之年,南宋都不会面临灭亡,少了那份国仇家恨的牵绊,自然没必要继续留在襄阳。

    只是当时南阳新定,需要自己坐镇,无暇分身,只能派人前来相送,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黄蓉在这个时候即将临盆,倒是让郭靖一家不得不将行程延后,就算未来的峨眉祖师降世,新生的婴儿也是受不得颠簸之苦的,恰好李轩这两天有空,也就星夜兼程赶回来,一来看看这位未来的峨眉祖师,二来也感谢一下郭靖对自己的帮助。

    不说黄药师这尊大神,此次襄阳之战,郭靖召集过来的武林豪杰,如今倒是有不少被说动,加入李轩帐下听命,若无郭靖鼎力相助,哪怕有这场大胜,也不可能一举收服这么多人才,虽然大多数只能算是勇将,但也有不少真正有能力的人才,朱子柳正是其中代表之一。

    大理覆灭之后,段氏退隐,一灯大师这些年青灯古佛,早已不问世事,就连他这个昔日的四大家臣,如今一年内也难见到一面,加上李轩对朱子柳也算有过救命之恩,又有郭靖黄蓉从旁说项,最终选择加入李轩,如今被李轩任命为南阳城守,帮助李轩打理南阳军政。

    “郭兄,听闻这一次,尊夫人怀的可是龙凤胎,不知郭兄可曾为这未出世的孩儿想好名字?”李轩看向郭靖,有些好奇,蒙古大军直接被灭,没有了原著中那般危急情况,这位未来的峨眉祖师,是否还会名叫郭襄?

    说道孩子,郭靖憨厚的脸上也不有泛起一抹幸福的微笑,温柔的看向房门的方向,想了想道:“恰逢襄阳大捷,女儿就叫郭襄,至于儿子……就叫破虏,不知王爷以为如何?”

    有些事情,冥冥中或有天意,或许就算没有原著中那般危机的情况,甚至没有这次襄阳大捷,郭襄这位峨眉祖师的名字。

    郭襄,郭破虏?细细咀嚼着这两个看似普通的名字,但其中,却倾注了太多的东西,点点头,李轩赞道:“好名字。”

    名字其实很普通,但在郭靖心中恐怕也是早有定论,毕竟这座襄阳城,倾注了他太多的心血,几乎将人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代,都托花费在这座城池上,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有的却是铁马金戈,又何尝不是一种属于男儿的浪漫?

    “郭兄,本王家中虽有娇妻美妾,可惜不知为何,至今尚无所出,若郭兄不嫌弃的话,本王愿将这两个孩子收为义子,不知郭兄意下如何?”李轩目光很是认真的看向郭靖。

    说出这番话,李轩心中却没有太多功利之心,说起来,在李轩所知的武侠人物当中,或许喜欢的角色很多,但若说真正敬佩的,如今细算起来,却只有两个,天龙世界的乔峰,虽然一生坎坷,却是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汉子,当时品读原著,只觉得男儿就当如是,可惜,天不遂人愿,当初天龙位面,慕容复的身份,国仇家恨,让两人只能站在对立面之上。

    但在李轩心中,萧锋虽然称得上豪杰,但最敬佩的人,却是眼前这个一脸憨厚的男人,郭靖没有萧峰的惊才绝艳,若不是机缘巧合,加上黄蓉的出谋划策,恐怕很难有今日这般成就,但为保家国,不求名利富贵,默默的将自己如同钉子一般钉在襄阳,抗击蒙古数十载,最终襄阳城破,以身殉国。

    郭靖的一生,或许没有萧峰那样精彩悲壮,但他却用自己的一生,用自己的生命无声的告诉世人,何为侠之大者!

    对于郭靖,李轩敬佩,但自己却没想过要去做这样的人,哪怕身为帝王,骨子里人类自私的天性仍然占据了上风,只是在有可能的范围之内,李轩也不介意相助一番,至少有了自己这个靠山,哪怕郭靖日后真的不再过问世事,无形中,也会少许多麻烦,就算有人要对付他们一家,也得想想站在他们背后的自己,这样纯粹为他人着想,不含丝毫功利之心的事情,在李轩身上可是极为少见的。

    “这……”郭靖闻言有些不知所措:“郭靖一届草莽,何德何能,得王爷如此厚爱?”

    “哈,在我看来,若天下多一些郭兄这样的草莽,我汉家江山也不会沦落至今时今日之地步,既是江湖儿女,又何必在乎这些虚的,今日本王所言,乃真心实意,这义子义女,本王却是收定了。”李轩大笑道。

    “如此,郭靖多谢王爷厚爱。”郭靖有些感动的点了点头,憨厚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

    “王爷行事不拘一格,不怕那些酸儒借此抨击吗?”黄药师脸上带着笑容,毕竟关系到自己的外孙和外孙女,哪怕是黄老邪这等视礼法如无物的人物,也不能免俗。

    “哈,先生此言就有些好笑,本王做事,上对得起天地,下也无愧黎民,关他人何事?”李轩哂笑一声道。

    “旁人都说我黄药师邪气,如今看来,王爷也是同道中人呐,哈哈,知音难觅,当浮一大白!还未恭喜王爷,收得佳儿。”黄药师朗声一笑。

    “老人家这般自吹自擂自家的后辈,也不嫌害臊?”李轩心情大畅,微笑着反问道。

    话音刚落一声响亮的婴啼自屋内传来,众人的目光几乎是同时朝着屋门口方向看去,只听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名妇人喜笑颜开的从屋内出来,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恭喜郭大侠,是对龙凤胎,母子平安!”

    话音未落,妇人只感觉耳畔有微风吹过,郭靖、黄药师的身影已经消失,随后便是郭芙、大小武兄弟欢天喜地的往房内走去。

    “有劳了。”李轩有些无奈的起身,看着转眼间便空空如也的院落,将一锭银锭送到妇人手中,在妇人连声道谢声中,缓步步入房门。

    郭襄是峨眉创派祖师,周芷若是峨眉四代弟子,又是自己的发妻,而自己现在却认了郭襄当义女,这关系,好像有些凌乱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