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十章 阴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王爷,为何不杀了他?”夏贵离开,但罗峰却并没有离去,静静地站在李轩身前,目光看向李轩,虽然极力维持着平静,但此刻,任谁都能感受到,在这个平素以稳重、冷静著称的男人,心乱了。

    “不要被仇恨遮掩了自己的眼睛。”李轩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罗峰的身上,并未有责怪的意思,夏贵是罗峰的心结,这世上,能够面对灭门之仇还能完美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不多,其中绝不包括眼前的少年。

    “夏贵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但唯独在这个时候不能杀,更不能在这里杀。”以眼神制止了想要说话的刘整,李轩淡淡的道:“若此时杀了夏贵,那在大义上就会被朝廷得了先机,善杀朝廷使臣,哪怕有天大的理由,在大义上,都站不住脚,你可以肆意的羞辱他,但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杀他,否则以夏贵的胆量,怎么可能就这样跑到南阳来?背后恐怕有人给他支招,才让他如此有恃无恐。”

    罗峰沉默,年轻的脸上,闪过挣扎的神色,紧握的双拳因用力过度,而浮起一道道青筋,良久,才缓缓地松开拳头,向李轩抱拳道:“峰……谨记王爷教诲!”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你已经等了近两年,早晚会和他对决沙场的一天,本王准你临机决断!”李轩拍了拍罗峰的肩膀。

    “谢王爷,罗峰告退!”再次行礼之后,罗峰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出大厅。

    “王爷,我军根基未稳,民心尚未完全归附,此时和大宋朝开战,是否有欠妥当?”看着罗峰离去的方向。刘整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李轩谏言道。

    “就大宋内部而言,如今却是不是最好的时机。”李轩点点头,随即又道:“可惜,时不我待,孤必须尽快整合南宋力量。才有资格与蒙古一较高下,虽然经此大败,蒙古伤了元气,但如今蒙古富有天下,兵源充足。二十万精兵或许凑不起来,但若只是普通战士,蒙哥一声令下,就是百万大军也能集结起来,但凭荆襄之地,想要抗衡占据大势的蒙古,不啻于痴人说梦,所以。必须尽快整合更多的力量。”

    “既然主公已经做出决断,刘整愿以此残躯,誓死追随主公。与主公一同,搏上一搏。”刘整点点头,却不再以王爷相称。

    “加紧训练水军,襄阳城民怨沸腾之日,就是我们揭竿而起之时。”李轩点点头,当初将襄阳拱手相让。目的,就是为了留给这帮家伙去祸害。夏贵绝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自己人,但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敌人。

    ……

    襄阳。太守府

    “江公子何以行色匆匆的赶回来?”吕文焕为江涛递上一杯香茗,微笑着询问道。

    江涛淡淡的瞥了吕文焕一眼,沉默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吕公觉得,若我此刻对付那李轩,有几分胜算?”

    眼角闪过一抹隐晦的笑意,吕文焕摇摇头道:“半分也无。”

    “哦?”江涛差异的看向吕文焕,蹙眉道:“此次来襄阳,为了助吕公能够重或襄阳军权,贾相专门拨了五千禁军于我,这些禁军每一个都是军中精锐,战场上足以以一当十,况且吕公在襄阳经营多年,军中当有一定威望,又是襄阳太守,只要以雷霆之势,诛除首恶,有朝廷兵符在手,想要重夺襄阳兵权,该当不难吧?”

    “江公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吕文焕苦笑着摇头道:“经此一战,那李轩在襄阳军中的声望早已一时无两,或许江公子不知,就算没有兵符在手,只要他一句话,这满城将士乃至百姓,都愿意为他肝脑涂地。”

    “但他此刻远在南阳,只要我们趁机夺得襄阳军权,再以五千禁军设伏,诛杀此人,该当不难吧?”江涛回头,不解的看向吕文焕。

    “但郭靖却还在城中,此人乃江湖义士,为保襄阳,不求功名富贵,守卫襄阳二十载,在襄阳军民之中的声望,不在李轩之下,更是李轩左膀右臂,若非有此人相助,李轩也不可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襄阳整个掌控在手焕眼中闪过一抹森寒,郭靖一家准备隐退的消息,他自然知道,但若放过郭靖,就算斩杀了李轩,他日蒙古再度南下,郭靖定会复出,到时候以郭靖如果旧事重提的话,以对方在襄阳的声望,恐怕不止这个城主之位,就连项上人头,都可能保不住了。

    “既然是李轩的左膀右臂,那就先断掉他的臂膀,看他如何嚣张。”江涛冷哼一声,脑海中,却不由浮现出黄蓉母女那倾国娇颜。

    “郭靖此人,虽是江湖草莽,但一身武艺却少有敌手,想要诛杀此人,谈何容易?”吕文焕作为襄阳太守,却被一个江湖草莽压制二十年之久,心中何尝没有想过除掉此人,但郭靖一身武功,早已臻至绝顶,蒙古万军之中,尚且来去自如,想要杀他,又谈何容易?

    “呵呵,不过一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吕公太抬举他了。”江涛冷笑一声:“你说,若我捉了他的妻儿,以此威胁的话,是否能让他就范?”

    “这……”吕文焕蹙眉道:“那黄蓉武功不俗,而且为人狡诈,想要捉她,恐怕比对付郭靖都要困难。”

    “吕公啊。”江涛笑着摇摇头,拍了拍吕文焕的肩膀道:“若论排兵布阵,沙场对决,江某自知绝不是吕公的对手,但若说到对付女人的话,不是江某自夸,这天底下能胜过江某的,可真不多。”

    “呵呵。”吕文焕闻言,眼底闪过一抹不谢,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对付女人这种事情拿来炫耀的,即便如今站在同一阵营,心中也有些不屑,脸上却是带着欣然的笑容道:“既如此,那吕某就再为江公子介绍一位少年英豪,此人跟郭黄夫妇有旧,可为江公子充当眼线。”

    “哦?”江涛闻言,不禁双目一亮,若能有个内奸,事情办起来就更容易了。

    “杨少侠,出来吧。”吕文焕回头,对着内堂的方向说道。

    随着吕文焕的声音,杨过面色有些阴沉的出现在吕文焕身后,目光冷冷的瞥了江涛一眼,随即看向吕文焕道:“杨某与郭黄夫妇确实有着杀父之仇,但大丈夫行事,但求光明磊落,杨过虽然不肖,却也不屑去以阴谋诡计去对付一个女人,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报仇之事,杨过自会解决,就不劳吕大人费心了,告辞。”

    “杨少侠。”吕文焕摇摇头,看着杨过道:“昔日你父杨康,乃西毒欧阳锋的义子,一身武功,远在郭靖之上,但最终却惨遭毒手,甚至连西毒欧阳锋,都被弄得不人不鬼,疯疯癫癫二十年,你以为,他们用的手段,就那么光明吗?”

    本已转身的杨过豁然回头,剑眉一挑,死死地盯着吕文焕道:“我父亲,究竟是如何死的,给我说清楚。”

    “哼!”感受着少年此刻身上散发出的惊人戾气,江涛目光一冷,一声冷哼声中,一股阴冷的气势油然而生,大厅中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了十度,粗通武功的吕文焕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杨过有些讶异的看向这个姓江的公子,对方身上此刻所散发出来的阴冷气势,竟丝毫不在师叔李莫愁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江公子稍安勿躁,杨少侠也是报仇心切,想来并无冲撞之意,杨少侠,当年令尊杨康之死,我倒是知道一二,若杨少侠愿意与我们合作,本官自然会坦诚相告。”吕文焕紧了紧身上的衣襟,对江涛打了个眼色,随即和颜悦色的看向杨过。

    “你先说。”犹豫了一下,杨过还是不肯松口。

    “也好,此时最开始,还要从你杨家祖父开始说起。”吕文焕清了清嗓子,他虽然不屑与那些江湖人接触,但这么多年与郭靖共同守卫襄阳,也知道一些内幕,虽然不全,但对他来说,只要知道一些,拿来哄骗杨过就已经足够了,以他的素养,在原剧情的基础上改变一些东西,重新编纂一个以杨康为主角的故事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哪怕杨过聪慧过人,但涉及自己的父亲身死之谜,而且这些年,也隐隐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加上吕文焕有意无意的引导,将故事中的郭黄夫妇刻画成彻头彻尾的大反派。

    “混账!父仇不报,杨过誓不为人!”杨过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内力迸发,将整张桌子砸的粉碎。

    “我等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吕文焕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

    “不用说了。”杨过摆了摆手,目光有些通红的看着江涛道:“你要我如何做?”

    “简单。”江涛嘴角泛起一抹邪异的微笑,看着杨过道:“只需要杨兄弟潜入郭府,为我取来一样东西即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