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十二章 灭杀千军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八十二章 灭杀千军

第八十二章 灭杀千军

readx();    襄阳郊外,落马坡,唐俊一枪将一名禁军将领挑杀,攻上山坡的禁军随着主将的阵亡阵脚大乱,唐俊鼓起余勇,带着参与的战士来回冲杀,终于将这波禁军给赶下山坡。

    狠狠地喘了口气粗气,唐俊看了看左右,如今还站立在自己身边的战士,已经不到五十人,这一波攻势虽然被堵了下去,但瞅瞅下方,追杀自己的禁军密密麻麻的将整个落马坡围得铁桶一般。

    箭矢早已用尽,如今,只能以血肉之躯跟敌人血战了,跟随自己的战士,体力早已达到极限,全凭一口气再撑着不倒,但下一波,这些禁军再攻上来的话,恐怕会挡不住。

    落马坡,落马坡,什么人想的名字,真他娘的晦气!

    看着身边哪怕如今穷途末路,却依旧誓死追随的战士,唐俊心中就是一阵抽搐,这些战士,可都是他在襄阳城中,仿照当初李轩选拔亲卫营的方式挑选出来的,虽然不及亲卫营精锐,但这几个月来,唐俊跟这些人同吃同住,早已亲如兄弟,如今,当初选拔的五百锐士,却只剩下不足五十人,虽说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既然当了兵,早该有战死沙场的觉悟,但却绝不该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禁军中,一骑快马飞奔而出,马上的将领唐俊认得,是襄阳城一名守将,名叫宋承宪,当初还是他向李轩举荐,才让此人不但没有被打压,反而获得升迁,只是唐俊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此人,第一个反水!

    “唐将军!”宋承宪拨马来到山下,仰头,看着唐俊即便到了此刻,却依旧笔直的身影。在马背上遥遥拱手道:“别来无恙。”

    “哇~”

    耳畔传来一声响亮的婴啼,听着那响亮的婴啼声,唐俊却是微微松了口气,先前,战阵之中,背上的婴儿一直不声不响。差点儿以为没气了,如今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啼哭,却是放心下来,目光陡然转寒,森然的看向宋承宪。厉声道:“吃里扒外的东西,也敢出现在老子面前!”

    宋承宪在马背上摇了摇头,淡然道:“各为其主,襄阳王谋反之心已是昭然若揭,承宪问心无愧,只是不忍唐将军如此猛将,就此丧命,如今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以唐兄才华,又如何甘心就此埋没?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将也当择主而事。难道堂堂大宋朝廷,还比不上一个区区襄阳王吗?”

    “哈哈哈哈~”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唐俊仰天长笑起来,笑的眼泪直流。

    宋承宪有些疑惑的看向唐俊:“不知唐将军为何发笑?”

    “狗屁朝廷。”笑声一止,唐俊横枪策马,傲视着下方密密麻麻。足有近千之众的禁军,冷笑道:“王爷有没有不臣之心我不知道。但就算真有,那又如何?”

    “大胆!”宋承宪勃然变色。目光变得冷厉起来。

    “哈,我唐俊屠户出身,别的没有,就是胆子比旁人大了太多。”唐俊冷笑道:“若无王爷,面对蒙古鞑子的二十万大军,那皇帝小儿怕是还缩在龙案下面瑟瑟发抖吧?蒙古人刚刚退兵,这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要兔死狗烹了吗?”

    宋承宪面色不大好看,盯着唐俊,寒声道:“再说一遍,立刻下马受降,交出郭靖孽子,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否则,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嘿嘿,再说十遍,百遍,结果也一样。”唐俊冷笑道:“要我唐俊跟你们这帮软骨头一般,做那背信弃义的事情,却是做梦!”

    “既然如此!”宋承宪缓缓举起右手,禁军迅速拈弓搭箭,一张张强弓劲弩将山坡上不足五十人的阵型锁定,只待宋承宪一声令下,便要万箭齐发。

    “谁敢伤我将士!”一声龙吟般的怒喝声仿佛在每个人的心头响起,平地里卷起一阵狂风,两道人影无声无息间出现在唐俊身前。

    “李轩!”宋承宪瞳孔骤然凝聚成一点,不明白在近千名禁军毫无死角的围困下,对方是如何出现的。

    “王爷!”看着李轩和毒岛冴子的身影突然出现,唐俊也顾不得对方是如何出现的,翻身下马,单膝跪在李轩身前,铁血汉子,此刻却是虎目噙泪,悲声道:“末将无能,以致襄阳落到了贼人手中,就连郭大侠他也……”

    “好了,本王知道了。”挥了挥手,打断了唐俊的话,目光朝着唐俊身后一个个血染征袍的战士看去,吸了口气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残兵之众不足言雄!”

    唐俊以及一众战士不由惭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李轩的目光。

    “但是!”李轩声音陡然拔高:“今天,本王要告诉你们,这话,都他娘的是放屁!”

    唐俊以及一干战士霍然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李轩,有些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襄阳沦陷,本王虽不知具体原因,但就连武艺高强的郭大侠都战死身亡,大势已去,襄阳守军尽降,却只有你们,哪怕身陷重围,却依旧奋战到最后,你们做的,已经很好,你们,都是当之无愧的好男儿,是本王……来晚了。”李轩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王爷!”唐俊悲声道:“唐俊誓死追随王爷,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身后,不足五十名的战士,本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此刻,却被李轩的话语点燃了胸中的热血,五十人呐喊,却生出一股千军万马的威势。

    “放箭!”宋承宪面色有些发青,虽然对方只是一个人,但此刻,他心中却生出一股难言的危机感,哪怕明知对方人少,更何况若能在此一举击杀李轩,所获得的功劳,足以让他享尽荣华富贵,但此刻,心中所想的,却是尽快杀掉这个男人。

    “保护王爷!”唐俊怒吼一声,挺身挡在李轩身前,毫不畏惧的迎向那漫天箭雨。

    “退下!”李轩伸手,拨开唐俊,头也不回的道:“将士们先歇息片刻,待我撵退这帮苍蝇,再去襄阳,为死去的战士讨回公道。”

    说话间,双臂猛地一展,十指弯曲,凌空虚虚一抓,众人耳中,仿佛听到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接着,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随着李轩的动作,眼前的景物仿佛发生扭曲,空气中仿佛多了一道无形的墙壁,漫天而至的箭雨,被这股无形的气墙挡在李轩身前三尺之外,不得寸进,却也并未落地,就这么诡异的以完全违背物理定律的方式,悬浮在空中,随着李轩的动作,悬空的箭雨渐渐开始移动,化作一条由无数箭簇汇聚而成的巨蟒。

    “这他么还是人吗!?”山坡下,宋承宪看着那仿佛被无形气劲束缚的箭矢随着李轩的动作游弋,渐渐汇聚成一条箭矢组成的巨龙,栩栩如生般咋山坡顶端遨游盘旋,甚至不时发出一声声龙吟之声。

    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不只是他,周围的禁军看着眼前这一幕,也生出无限惊恐的感觉,甚至不少禁军将士心神被夺之下,手中的强弓自指间脱落,接着仿佛崩溃一般,转身疯狂的向外跑去,这些禁军终年拱卫京师,虽然号称大宋精锐,但实际上却是很少经历战事,虽然训练有素,但心里承受能力,却远不及那些边境士卒。

    走!

    此刻,宋承宪也顾不得呵斥禁军,调转马头,打马狂奔,哪怕此刻,他手中有近千名训练有素的禁军,更已经将对方逼到绝境,重重包围,但此刻,面对李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势,看着那近乎仙法的手段,却是没有丝毫的底气去与对方硬碰,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远离那个男人。

    “现在想走,不觉得迟了吗?”山坡上,看着阵型逐渐开始崩溃的禁军,李轩极力控制着契机,以乾坤大挪移心法不断牵引着这条箭矢组成的箭龙,目光死死地盯着宋承宪的方向,突然厉喝一声,乾坤大挪移心法运转到极致,箭龙陡然溃散,就如同一台机关枪一般,肆意的朝着人群倾泻而去。

    “噗噗噗噗~”

    一枚枚利箭带着足以洞穿岩石的威势撕裂空气,一朵朵凄艳的血色花朵在人群中不断绽放,箭矢上所携带的巨大力量,甚至能直接将战士的身体撕裂,残肢断臂,血腥弥天,仅仅是短短片刻,原本队列整齐,军容庄重,杀气腾腾的禁军,便化作一群群刚刚打完败仗的残兵一般,原本整洁的地面,此刻却化作了修罗地狱般的存在,遍地都是残肢断臂以及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而作为被李轩重点关注的宋承宪,在李轩出手的一瞬间,连人带马就被至少二十枚利箭洞穿,撕裂的气劲将尸体撕扯的血肉模糊,根本无法将战马和人区分出来。

    残存的禁军终于再也经不住这种画面的摧残,仅存的阵型在瞬间瓦解,甚至顾不得同伴的尸体,尖叫着朝着襄阳的方向拔足狂奔。

    “走,去襄阳!”李轩缓缓收功,挥手间,跨上一匹无主的战马,率先朝着禁军退去的方向走去。

    “王爷神威!”唐俊以及一干士卒这才从那仿佛噩梦般的视觉盛宴中醒转,兴奋地发出一声声狂呼,跟随者李轩的步伐而去,此刻,莫说只是闯襄阳,哪怕现在李轩说要凭借这些人去攻打临安,他们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