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十三章 襄阳城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八十三章 襄阳城下

第八十三章 襄阳城下

readx();    襄阳城,城守府。

    “啧啧,真是个可爱的婴儿呢,长大后,定会是一位如黄帮主一般标志的美人儿,您说是吗?黄帮主?”江涛抱着郭襄的襁褓,手指却粗暴的捏着婴儿肥嫩的脸颊,目光邪笑着看着被制住穴道,无法动弹的黄蓉。

    此刻黄蓉的状态并不好,郭靖的死对她打击太大,心中甚至萌生了死志,一双美目中略显空洞,让人感觉到一股死志,只有在扫过襁褓时,才会发生些许情绪上的波动。

    这种状态,当然不是江涛所想要的,一个萌生死志,对一切都失去情绪波动的女人,就算长得再美又跟一截雕刻又有什么区别?他苦心设局,利用杨过的恨意偷出婴儿,从而将郭靖引出,乱箭射死,然后迅速控制襄阳,一举将刚刚诞下孩子,还处于虚弱期的黄蓉擒获,为的可不是要一个活死人。

    目光渐渐聚集在郭襄的襁褓之上,本来空洞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森寒的迎向一脸邪异的江涛。

    “这就对了!”看着黄蓉眼中的变化,江涛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不怕你恨,就怕你连恨都没有了,人只要有了七情六欲,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尤其是一个女人。

    “江公子,吕大人请您到大厅,有紧急军情商讨。”正当江涛想要进一步挑动黄蓉心底那股仇恨之际,门外突然响起亲卫不合时宜的声音。

    “什么事!?”江涛眉头一皱,有些不满的对着门外道。

    “回公子,追杀唐俊的残兵回来了。”

    “残兵!?”江涛眉头微微一挑,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声。

    “不错。派往追杀唐俊残军的禁军已经退回城中,具体情况,小人也不了解。”

    “哼!”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眼中闪烁着幸灾乐祸的黄蓉,江涛冷哼一声,也顾不得继续炮制这朵带刺的玫瑰。粗暴的将襁褓扔在床榻之上,推门而出,听着身后响起婴儿的啼哭,冷笑一声,将房门关上,径直带着亲卫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房间内。听着女儿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啼哭,黄蓉心如刀绞,奈何血脉被制,根本动弹不得,情急之下。不断催动着体内的真气,以九阴真经之中的解穴篇不断地冲击着穴道,只是对方手段高明,哪怕以九阴真经之玄妙,一时半会儿,都难有作为。

    城守府,气氛有些凝重。

    “附近最近的兵马,也远在新野。对方不过刚刚得到消息,怎么可能这么快抵达襄阳?”江涛看着幸存下来的禁军将领,有些不解的道。既然敢悍然发难,对于李轩的兵力分布自然有过了解,除了襄阳城的五万大军之外,李轩的嫡系军以及招降的蒙古汉军基本上都分布在新野、南阳、巢州、邓州四地,就算全是骑兵,调集人马到出兵。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之内就抵达襄阳,更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漏。

    “回公子。来人只有两人,似乎是襄阳王本人以及一名侍女!”禁军将领低着头。回想起落马坡上那恐怖的一幕,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惊惧。

    “两人!?”江涛闻言,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度,难以置信的看向一脸惊恐之色的禁军将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武林高手在常人看来或许高来高去,手段通天,仿佛无所不能,但事实上,所谓武林高手,除非修为到了五绝那种地步,否则在战场之上,甚至不如普通精锐有用,哪怕是五绝级别,面对千军万马,也只有逃的份。

    江涛本身天赋不错,修炼的又是皇室秘藏孤本,一身武功,放到江湖上,虽然不及五绝、郭靖这等顶尖高手,但也算得上一流,哪怕虚弱期的黄蓉都非他对手,只是他自负身份,不屑与人动手,更知道高手与军队之间的差距,以一人之力,力敌千军,甚至杀退近千名训练有素的禁军,这故事,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民间演绎中的故事?

    听到禁军将领的话,江涛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也不敢相信世上真有人能够做到这等地步,那已经超出了他对高手一词的理解,就算武林中盛传的五绝齐至,也未必有这等本事吧?

    吕文焕同样不信,不过这些溃兵是禁军,他无权插手,是以没有说话,在他看来,李轩虽然颇有武略,但却没见过对方真正出手,不过再高也不可能高过郭靖吧?

    “报!”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急促的通报声,一名襄阳守将脸上带着一抹惊惧之色,飞奔而入,有些气喘的嘶声道:“太守,那襄阳王回来了,此刻正在东城外叫门!”

    “来了多少人马!?”吕文焕面色一变,没想到李轩会回来的这么快,连忙问道。

    “不足五十人!”将领面色沉重道。

    “为何不就地令人射杀!?难不成他还真有力敌千军之能?”江涛有些心烦意乱,闻言更是不满的看向这名将领,不足五十人,有必要通报吗?至于禁军将领所说的李轩那挥手间灭杀千军的手段,他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这个小人不知,只是守城士卒不肯开弓,甚至因此与禁军发生冲突,小人怕继续下去,会产生哗变,是以特来禀报,请大人定夺。”将领苦涩的说道。

    “混账,都想要造反吗!?”吕文焕面色变得难看起来,没想到李轩入主襄阳不过区区数月,竟然就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要知道,他吕文焕可是坐镇襄阳二十载光阴,也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吕大人稍安勿躁,看来这襄阳王,倒是极善收买人心,既然如此,不妨放他进城!”江涛稳定了一下情绪,冷笑道。

    “公子,这……”吕文焕和夏贵面色同时一变,焦急的看向江涛,夏贵只是单纯的害怕面对李轩,而吕文焕此刻却是真的发自骨子里怕了,李轩对襄阳守军的掌控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如今想来,若非当初李轩滞留在南阳,未能及时回到襄阳的话,恐怕都未必能够成功夺回襄阳。

    “放心,既然襄阳军不可用,那就暂时不用,传我命令,召回所有禁军,校场集合,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力破千军的!?”江涛冷笑一声,挥手制止住吕文焕的话语,想了想又道:“把黄蓉也给我押过去,我要绝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眼见江涛心意已决,吕文焕只能无奈一叹,李轩对襄阳军的影响力超出了他的预估,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如今,襄阳守军失去控制,若强行命令的话,可能出现哗变,一代名将,却连自己的军队都无法掌控,这是他乃至整个吕家都无法承受也无力承受的,如今,也只能依靠禁军了。

    襄阳城头,因为李轩的出现,本就心向李轩的襄阳守军想要开城,负责指挥的禁军自然不愿意,有人想要射杀城下人数并不多的这小股兵马,有人想要搬动绞盘,为李轩开启城门,零星射出的箭矢甚至连准头都没有瞄中,更不可能对李轩等人造成威胁。

    没有理会城头产生的小规模混乱,李轩抬头,看着被吊在城门之上,那魁梧的尸体,粗糙的皂袍之上,留下一个个醒目的箭孔,已经干涸的鲜血让皂袍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双手无力的垂落,略显苍白的手背上,根根青筋遍布,生前显然经历过一场激斗,一双虎目兀自圆瞪,已经失去焦距的瞳孔中,犹自带着不甘、悲愤的神色。

    “一代大侠,即便是死,尸体也不该如此亵渎!”静静的看着被悬挂在城门上的尸体,李轩声音平淡,但却透着一股刻骨的冷意。

    双腿轻轻一夹马腹,战马长嘶声中,陡然加速,身后,唐俊会意,摘弓搭箭,弓弦颤动间,一箭如流星赶月,将悬挂尸体的绳索射断,失去支撑的尸体自空中跌落,被赶至的李轩伸手,轻柔的接入怀中。

    “大胆襄阳王,此乃朝廷叛逆,朝廷有令,曝尸三日,已尽效尤,胆敢私动尸体者,以叛国罪论处,襄阳王,你想造反吗!?”一名禁军校尉见状也顾不得再与城头上的襄阳守军理论,对着城下李轩大声怒吼道。

    抬头,李轩漠然的看了看那名禁军校尉,那目光,让禁军校尉心底发寒,微微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着郭靖死不瞑目的双眼,右手微微伸起,头也不回的以淡漠的声音道:“聒噪!”

    唐俊点点头,再次捻弓搭箭,一声冷喝,又是一箭射出,禁军校尉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只是对方射出的箭矢太快,念头刚刚转动的瞬间,身体还没有做出反应,便觉得脖子一凉,一股极度恐惧的感觉涌上心头,伸手扣向脖颈,温热的触感沾满了双手,双眼圆瞪,发出几声不似人声的嘶吼,徒劳的向周围抓了几次,眼前一黑,一头自城头栽下,头下脚上,自三丈高的城头跌落,脑门儿直接被摔得四分五裂。

    “好!”城头上,不知什么人大吼了一声,一群禁军想要回射,却被周围涌来的襄阳军死死的纠缠住,控制吊桥的绞盘被人搬动,吊桥被缓缓放下,城门也开始缓缓开启。

    “天使有命,打开城门,所有禁军,校场集合!”眼见情况将要失去控制,一骑自城内飞奔而至,对着城头有些混乱的守军厉声吼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