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八十四章 反啦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第八十四章 反啦

readx();    请君入瓮!

    这个词汇在唐俊心中一闪而过,襄阳城的大门,此刻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打开了,不过唐俊乃至身后残存的将士,却并没有太多害怕的情绪,尸山血海,再艰难的困境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地方不敢去的?

    李轩目光扫向森然洞开的城门,嘴角牵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与唐俊的想法不同,李轩此刻想到的,却是空城计。

    昔日,诸葛武侯以此计吓退了司马懿的十万大军,而此时,襄阳城自然不能算是一座空城,有五万守军,更有数千禁军存在,怎么看,都不该用空城来形容。

    但,自他李轩出现在襄阳城下的那一刻起,这座有着五万驻军的坚城,对那些篡夺襄阳的人来说,就是一座空城,空有五万大军,却无力调动,能调用的,也不过是那跟随者钦差过来的五千禁军,当然,五千禁军如今恐怕都凑不齐了,围杀郭靖,发动兵变,再到追杀唐俊,这一系列行动下来,如今能够凑足三千之数,就得烧高香了。

    不是空城,却比空城都危险,若非刚才命令传达的及时,恐怕此刻,襄阳城已经易主了。

    即便此刻,随着禁军的离去,东门上剩余的守军已经放弃了守城职责,自发的跟到了李轩的身后,让李轩身后的队伍,在进城的瞬间,扩展到五百的数量。

    并非战时,五万守军不可能全部驻扎在城墙上,大多数守军,如今都驻扎在军营之中,按照大宋军制。非到战时,除了轮岗的士兵之外,除了定期可以获得休假之外,大多数都会留在军营中训练,不会随意外出的。

    不断有大批守军从四面八方过来。聚集到李轩身后,让李轩身后的阵容不断增加,当抵达校场之时,李轩身后的部队,已经扩展到五千之众,而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若有时间,恐怕襄阳五万守军,都会聚集过来。

    不过此刻,五千人已经足够了。

    校场另一边。江涛面色铁青的看着黑压压聚拢过来的人群,突然发现,情况已经完全超出自己的掌控了,朝廷的圣旨,竟然抵不过一个人的影响力。

    黄蓉看着被李轩抱在怀中早已冷却多时的尸体以及被李轩背在背上的婴儿,美眸一颤,泪水不自禁的流下,悲哀、喜悦、苦涩、愤怒、埋怨。各种情绪纠缠在一起同一时刻爆发,这段时间的经历,若是放在普通人身上。恐怕早已崩溃,哪怕是她自己,若非牵挂两个刚出生的孩子,恐怕也很难撑下去。

    “郭夫人,可有人为难于你?”李轩目光落在黄蓉身上,眼中闪过一抹歉意和愧疚。郭靖虽非因他而死,但也是因为他的纵容。才最终导致郭靖一家的惨剧,任由这帮人肆虐。本就是他为了挑起襄阳民愤以及对朝廷的不满而放任的效果,只是最终的结果,没想到却应在了本已生出归隐之心的郭靖一家身上。

    没有理会面色铁青的江涛以及吕文焕一众高层,李轩漠然的目光,只有转到黄蓉身上的时候,才多了几分暖意,眼中那抹愧疚,却是没能瞒过黄蓉敏锐的洞察力。

    莫不成,此事与此人有关?

    泪水夺眶而出,迷蒙了双眼,心底却闪过李轩眼中那一闪而使的愧疚,只是此时,却无心再去思索太多,丈夫已死,女儿落入贼人手中,就连自己,也是身陷囹圄,无论对方在此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此时此刻,她都无力去追究。

    “李轩,你想造反吗!?”江涛缓缓地站起身来,站在校场的帅太之上,目光俯视着李轩,森然道,事情有些出乎自己的预料,李轩在襄阳城的影响力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心中闪过一抹后悔,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目光,终于落在江涛身上,李轩眼中闪过一抹讽刺:“原来是皇室野种,难怪有此胆量!”

    “你说什么!?”江涛脸上泛起一抹狰狞,看向李轩的目光里,杀机四溢,李轩的语气还有那眼中毫不掩饰的讽刺,却是深深的刺伤他脆弱的自尊心,他是当今皇帝的私生子,母亲却是临安城中名妓,这样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被皇室所认可。

    这种复杂的身世,自负血统,看不起平常人,但达官贵族,却视他为笑话,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努力融入那个圈子,他开始发奋,学兵法、谋略,甚至悄悄自皇宫秘库中搜寻到不少武学秘籍,年纪轻轻,便有不输于江湖一流高手的武艺。

    但这一切的付出,换回的,却是旁人的冷笑和讽刺,付出一切,得到的回报却是无情的拒绝和肆意的嘲讽,在这种环境里,心里开始扭曲,开始恨,恨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恨皇帝,甚至恨自己的母亲,直到有一天,被贾似道看中,在贾似道的帮助下,虽然未能获得皇子的身份,却也得到了自己那位父皇的认可,再无人敢小看自己,但对于自己的身世,却一直都是心底的痛,此刻,被李轩毫不顾忌的揭穿,肆无忌惮的嘲讽,让原本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自卑不断刺痛着他脆弱的心脏。

    “要我再说一遍吗?”李轩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赵匡胤虽然皇位得来不正,但至少也算是一代人杰,可惜,给后代留下的,却没有太多正能量啊。”

    “李轩,你敢辱及太祖,可知光是这一条,就足以让你抄家灭门,株连九族,襄阳将士,还不于我将此逆贼拿下!?”吕文焕闻言,却不惊反喜,此话一出,就已经等同于叛国了。

    原本坚定地追随在李轩身后的襄阳守军,闻言眼中出现一刹那的犹豫。

    “吕文焕!”李轩大喝一声,目光凌厉的看向吕文焕,冷声道:“李轩今日既然站在这里,就没想过再为那个腐朽的朝廷效力!”

    李轩在吕文焕以及周围将士惊愕的目光中,低头看了一眼郭靖冰冷的身体,朗声道:“郭大侠为保襄阳,不为名利,不求富贵,默默地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鲜血,用自己的一生,守护着这片土地,但换来的是什么!?”

    李轩回头,目光看向一个个茫然无措的士兵:“我等披盔戴甲,抛头颅,洒热血,为的又是什么?那本就微薄,却还要被层层克扣的军饷?亦或是所谓的朝廷社稷!?”

    “都他娘的是狗屁!”李轩豁然回头,大声喝道:“我们为的,是保卫我们的家园不被鞑子占领,我们的妻儿不会被战火所波及,能在我们的守护下,在这纷乱的战火中,寻求到一片安宁之地!”

    “但是!”李轩低头,看着郭靖,声音中带上一丝悲切:“一个为了襄阳,不惜放弃自己原本可以安宁的人生,放弃家中娇妻,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在这座城池的英雄,他没有死在战场之上,没有死在鞑子的利箭弯刀之下,最终却死在他所保护的那些用我们鲜血得意生存的朝廷手中,甚至连他的妻子,都将可能遭到他们的玷污!”

    豁然回头,李轩暮光冷厉的看着一个个不自觉抬起头,眼中闪烁着愤怒火光的守军,厉声道:“襄阳城的将士们,告诉我,这样的朝廷,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我们,又是为何而战?为了这些吸食着我们的血肉,却要享受着我们用鲜血所换回来的和平的吸血鬼,你们愿意吗?”

    “不愿!”唐俊猛地举起手中的银枪,愤怒的咆哮道!

    “不愿!”

    “不愿!”

    士兵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振臂高呼,情绪,是一种最能感染人的东西,随着越来多的士兵,被李轩的话引起了共鸣,引爆了心头那压抑多年的火山,那一刻所爆发出来的怒火,让站在对面的吕文焕一行人面色开始惨白,甚至连站在他们身后的禁军,这一刻,看向他们的目光里,都带上了厌恶。

    “李轩!”江涛抬头,死死的盯着李轩,眼中闪烁着彻骨的仇恨,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赵氏子孙,乃天下之主,天下万民,包括郭靖,包括你,都是我赵氏臣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是要造反吗!?”

    “江公子!慎言!”吕文焕闻言大惊,江涛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但他可没有,眼下的情形,说出这样的话语,莫说本就心向李轩的襄阳守军,便是身后着三千禁军,都会生出怨气。

    “我有说错吗!?”江涛回头,脸上带着狰狞,他的情绪已经被李轩彻底挑起,早已失去了理智,此刻就如同一头发疯的狼一般,看向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浓浓的敌意。

    “哈哈!”李轩仰天长笑,冷冷的看向江涛,朗声道:“就是反了,我李轩会用你的人头,告诉你那皇帝老子,今天之后,我荆襄将士,只为自己而战,我们的鲜血,只为自己而流!”

    “给我杀了此人!”江涛面色一变,面对李轩森然的目光,发自心底的恐惧感让他冷静下来,但眼下的情形,已经彻底失去了掌控,一声令下,想象中的万箭齐发却没有出现。

    有些艰难的回头,却看到一名名禁军,缓缓地扔掉自己的兵器,默默地退出几步,任由那如狼似虎的襄阳守军将他们带走,形势在这一刻彻底明朗,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