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三章 郭芙又被擒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三章 郭芙又被擒

第一百零三章 郭芙又被擒

readx();    嘉兴烟雨楼

    虽然无法和岳阳楼、黄鹤楼这等天下知名的酒楼相比,但在这嘉兴一带,这烟雨楼名声却不比岳阳楼、黄鹤楼这等名胜差多少,昔年一次烟雨楼比武,随着大侠郭靖的名声威震四方,这烟雨楼也因此沾染了不少江湖色彩。

    如今昔日在此比武之人,大都已经作古,便是强如郭靖,如今只剩下一杯黄土,但烟雨楼的生意,却更胜往昔。

    跑堂伙计忙的足不沾地,这烟雨楼可不同岳阳楼、黄鹤楼那等文雅之地,往来的大都是一些江湖人士,这些跑江湖的汉子通常豪爽,一个高兴,可能会打赏一锭银子,但这些人也不好伺候,若不高兴的话,那可是动辄拔刀砍人的,尤其是当今圣上主张文武平等以来,武人地位提高了不少,也使得如今民风彪悍,这些往来跑江湖的,就算是官府的人,都不敢轻易得罪。

    “小二,再拿两坛酒过来!”一道醉醺醺的声音在酒楼的角落响起,声音并不高,但奇怪的是在这喧嚣吵闹的酒楼中,却可以隔着老远就传过来,仿佛将众人的喧嚣声都压了下去,每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在座的不乏识货之人,闻言目光不由一凜,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说话的,却是一个醉醺醺的男子,一身粗布麻衣,却掩饰不住那份桀骜不驯的气势,只看侧脸的轮廓,当是个丰神俊朗的少年才对,不过当大家将目光落在左臂那空荡荡的衣袖时,不由为之一愕,如此人物,竟是个残废。让人忍不住心生感慨。

    不过倒也没人敢去招惹,只看那人旁边随意的搁在墙壁边的那把大的有些夸张的铁剑,那分量,少说都有七八十斤,普通人别说拿来当兵器,单是想要拎起来都费劲。能以这样的重兵器当武器,哪怕对方只是个独臂人,寻常武者也不敢随意招惹。

    “来喽~”

    小二拖着长长的音符,捧着一个酒坛,脚步飞快的来到桌前,目光在满桌空足有四五个空荡荡的酒坛上扫过,一边麻利的将酒坛放下,一边劝慰道:“这位少侠,您已经喝了三天了。酒这东西,喝多了可是会伤身的。”

    如果喝死在我们酒楼里,可是会影响生意的!这半句,小二却没说出来,他整日迎来送往,也算见多识广,眼前少年虽然喝的烂醉如泥,但却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物。两天前那几个想要找麻烦的青皮,可是直接被人家给从这里扔出去。听说到现在都躺在医馆下不了床呢。

    “啪~”

    少年看也不看,一锭银子已经落到小二手里。

    “得,您是大爷。”小二有些无奈的颠了颠手中的银锭,该说的也都说了,人家执意不听,他也算仁至义尽了。

    呵呵。

    看着小二离去的背影。少年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一巴掌拍开封泥,仰头就是咕嘟咕嘟一阵狂灌,这般喝法,让周围不少武林人士目瞪口呆。

    “这位小兄弟。如此喝法虽然豪爽,不过那跑堂伙计说的也不错,喝酒伤身,若不嫌弃,我这里还有空位,不妨一同喝上一杯。”说话的是一个一身劲装的中年男子,一双虎目不怒生威,太阳穴高高鼓起,顾盼间,双目中精光湛湛,显然身怀不俗修为,此刻看这少年一通豪饮,虽是醉生梦死,但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洒脱气质以及眉宇间那摸化不开的悔恨,让人忍不住心生亲近,起了结交的心思。

    杨过醉眼朦胧的朝这边扫了一眼,却没有理会,自顾自的仰头又是一通狂灌,任由酒水自嘴角滑落,将衣襟沾的濡湿。

    “呵,好狂妄的小子!”中年男子对此不以为意,但杨过的行为却是惹得身旁一名铁塔般的汉子大怒,一拍桌子,起身就要过来理论。

    “韩兄,不必激动,这位小兄弟大概是遇上什么伤心事了。”中年男子笑着摆了摆手,制止了汉子的行动,目光却是不禁朝杨过这边扫了一眼,总觉得这名少年有些眼熟。

    “哼,也就是罗兄你好说话!”铁塔汉子冷哼一声,粗声道:“江湖中提起你开山手罗斌,哪个敢不竖个拇指,别的不说,单说当初罗兄你助陛下御守襄阳,打得鞑子哭爹喊娘,单凭这个,就算称呼你一声大侠,也不为过。”

    罗斌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莫要胡说,当初襄阳之战,全赖陛下运筹帷幄,罗某当时也不过听命行事,若说大侠,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郭大侠堪称一声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那可是连陛下都钦佩的人物,胜我罗某百倍。”

    “嘿,郭大侠的威名,我韩虎自是佩服的,不过他老人家已经作古,这世上,这江湖,终究还要有人挑起大梁的,也免得那些鞑子轻看我大楚江湖无人!”

    那边,原本喝的醉醺醺的杨过闻言,却是不禁回头朝这边看了看,不过随后却是那韩虎一通自吹自擂,忒没意思,不禁冷笑一声,继续仰头灌酒。

    当年郭靖、杨康的事情,虽然已经时隔久远,不过在当初,金国小王爷和大侠郭靖那一段往事,若认真去查,却不难查找。

    李轩的话,杨过一个字都不信,不想信,也不敢信,一定戳破他的谎言,还父亲杨康一个公道,他一路追查,自昔日大金王朝的盛京,一路南下,太湖,还有这嘉兴烟雨楼,甚至他暗中潜入全真教,审问了那三个听说昔日是父亲手下的人物,但最终的结果,却让杨过如遭雷击。

    错了,大错特错,原本在内心中父亲那英明神武的形象,在真相彻底揭晓的那一刻,却是在顷刻间崩塌了,随之崩塌的,还有杨过内心的那份对父亲的信仰,以及自郭靖死后,支撑自己冷眼面对全天下仇视的那份信念。

    忘恩负义,以怨报德,杨过可以冷眼去面对天下人的指责和仇视,却无法去面对自己内心的自责和悔恨,他能做的,也只有借酒消愁,他不敢去面对那些昔日的故人,甚至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姑姑小龙女,只能躲在这烟雨楼中,借酒消愁,用酒精去麻痹自己不断被悔恨和自责折磨和煎熬的心。

    就在此时,耳旁的话语引起了杨过的注意。

    “罗兄,你看那少女,是不是郭大侠的女儿?郭大小姐?”韩虎目光看向酒楼中走进来的三男一女,微微一怔,拉了拉身旁罗斌的衣袖。

    罗斌闻言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僧人,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还有一名一身贵气的贵公子,在三人身后,却是一脸愤怒的郭芙,看样子,像是被人制了穴道。

    “金轮法王!霍都!?”看到这四人,罗斌却是瞳孔微微一缩,两年前郭靖黄蓉在大胜关举行英雄大会,罗斌也在受邀之列,亲眼见过这金轮法王师徒,身旁那名儒雅中年虽然没有见过,跟这两人走在一起,料来也是蒙古一方的高手,至于郭芙,罗斌在襄阳城里见过不止一次,却是一眼就认出。

    “是鞑子?”韩虎询问道,语气中却十分肯定,金轮法王虽是僧侣打扮,但跟中土僧侣迥异,分明便是臧僧,而霍都一身华贵皮裘,风格也与中土迥异,再加上发色以及脸部轮廓,也不难分辨。

    罗斌沉重的点了点头:“郭大小姐,怕是遭难了。”说着却是已经起身,朝着金轮法王一行四人的方向走过去,韩虎怔了怔,也跟着起身,大步跟了上去。

    “这些东西,怎么能吃!?”看着小二端上来的一碗素面,郭芙冷哼一声,随手一拨,直接将面拨到地下。

    “郭大小姐,这里不是桃花岛,也不是丐帮总舵,还是收收你那大小姐脾气吧。”霍都冷笑着瞥了郭芙一眼:“不吃,就饿着,小王也想看看郭大小姐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金轮法王目光在周围异样的眼神中扫了一眼,目光落在郭芙的身上,微微一笑:“却是老衲招待不周了,小二,烦请再为这位小姐来一碗阳春面吧。”

    公孙止目光贪婪的在郭芙身上扫过,啧啧有声道:“不愧是黄蓉的女儿,虽然青涩了些,却也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

    郭芙一张俏脸冷若冰霜,狠狠的瞪了金轮法王一眼,看着送到面前的阳春面,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当日黄蓉在黄药师的帮助下,一举将霍乱丐帮的蒙古高手一网打尽,随后为了稳定丐帮大局,重新自鲁有脚手中接过大权,准备重振丐帮微风,恰逢自那些蒙古高手处得知忽必烈即将南下,准备一举攻灭大楚,便派出郭芙以及武氏兄弟前往各地联络丐帮各方精锐,同时也准备再次召开一次武林大会,共抗蒙古入侵,谁知郭芙时运不济,竟在归途之中,碰上了铩羽而归的金轮法王三人。

    她这两年虽然武功突飞猛进,甚至能跟霍都这等勉强踏入一流的高手颤抖数十回合不败,但面对金轮法王、公孙止这等高手,却有些相形见绌,最终无奈被勤,此次三人却是准备以她为质,让黄蓉和黄药师投鼠忌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