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四章 仇人相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四章 仇人相见

第一百零四章 仇人相见

readx();    郭芙闷闷不乐的扒拉着阳春面,心中却在思量着对策,贼和尚想用自己来钳制丐帮,以郭芙对自己母亲的了解,还真有可能让他们得手了,母亲黄蓉可不同于父亲,这点黄蓉十分确定,但作为郭靖的女儿,以前虽然也有些纨绔,但这些年来耳濡目染,多少会受到郭靖的影响,心中也有股正义感,奈何如今失手被擒,她没有继承黄蓉那古怪刁钻的头脑,此时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脱身之法。○

    “郭大小姐!?”就在郭芙心中苦思对策之际,耳畔突然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抬眼看去,眼前之人有些眼熟,却一时间叫不上名字。

    “在下罗斌,江湖人送匪号开山手。”看着郭芙茫然的眼神,罗斌连忙自报家门,说完,一双虎目却是看向金轮法王一行,冷声道:“金轮法王,你也是堂堂一代高手,怎的尽做些令人不耻的勾当,还不赶快将郭大小姐放了。”

    “呵!”金轮法王抬了抬眼皮,目光在罗斌身上一扫而过,复又阖上双目,懒得理会。

    “罗壮士,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烦请壮士将此事传给丐帮,自有人会来救我!”眼见罗斌脸上泛起羞怒之色,就要动手,郭芙连忙喝道。

    虽然不知道这罗斌是何许人也,但郭芙两年苦修,功力大进,眼力自然也水涨船高,这罗斌明显是外家好手,看其一身气度,也是武林中罕有的好手,但那也要看跟谁比,公孙止和霍都暂且不论,金轮法王却是连父亲生前都不敢言稳胜的高手,寻常武林高手前来。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郭芙虽是好心,但这话说的太过直白,大伤罗斌两人的自尊心,闻言罗斌不退反进,朗声道:“郭大小姐放心,罗某今日定能救你逃出魔掌!”

    说着。双掌一翻,劲风骤起,两只肉掌却泛起一抹金属光泽,分别印向金轮法王前胸以及脑门,他心知金轮法王厉害,是以一出手便是生平绝学,一身功力更是催发到极致,誓要一招建功。

    狂猛的劲风吹的金轮法王衣袂翻飞,猎猎作响。金轮法王却是纹丝不动,任由双掌拍来。

    眼见对方如此托大,罗斌眼中不怒反喜,手中劲道更足,眼见便要拍在金轮法王身上,眼前陡然一花,霍都不知何时挡在金轮法王身前,这对师徒虽然早已貌合神离。但眼下大敌当前,却是又凑到一起。

    脸上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中折扇一合,单手握拳,猛地捣出,毫无花巧的迎上罗斌一只肉掌。

    “啪~”

    拳掌碰撞,发出一声脆响,霍都纹丝不动。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冷笑,罗斌却咚咚咚连退三步,脸上泛起一抹潮红,一丝血线顺着嘴角溢出,骇然的低头看向自己与对方碰撞的右掌。一只右手,此刻却是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竟是在一招之下,生生被对方废掉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右掌。

    “不自量力!”霍都刷的一声打开折扇,风度翩翩的摇晃两下,目光落到随后跟至的韩虎身上。

    眼见强过自己不少的罗斌竟被对方一招废掉,最厉害的金轮法王甚至都没有出手,看到霍都回头扫来的目光,韩虎却是心底一寒,扶着满脸汗水的罗斌,面对霍都的冷嘲热讽,却是敢怒不敢言。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眼见韩虎扶着罗斌,一脸羞怒的想要离开,霍都却是得势不让,便要出手,将两人彻底留下,也算杀鸡儆猴,震慑住周围那帮蠢蠢欲动的南朝武人,只是脚步一动,眼前突然一花,多了一道人影,不等他看清来人样貌,便被一阵刺鼻的酒气熏得眉头直皱,厉声喝道:“哪来的酒鬼,给本王滚开。”

    说话间,便是一掌推向对方,谁知一掌按在对方胸前,一身力气涌入对方体内,却犹如泥牛入海,没有丝毫反应。

    “杨过!?”这一刻,霍都才看清来人的样子,忍不住惊叫出声,也难怪他一开始没有认出,此刻的杨过,蓬头垢面,酒气熏天,实在难以和昔日那位丰神俊朗的少年联想在一起。

    “杨过!?”郭芙豁然抬头,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瞪向这个杀父仇人,虽说郭靖当初非杨过亲手所杀,但若飞杨过掳走郭襄,也不会让爱女心切的郭靖中了江涛等人的暗算,最终却死在朝廷卑鄙的暗算之下,若非李轩及时赶至,甚至连尸首都无法保全。

    他就是杨过?

    罗斌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惊讶的看着这个少年,两年前伴随着郭靖的陨落和李轩的强势崛起,大楚王朝的建立,杨过的名字也迅速传向大江南北,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那段时间,杨过几乎是人人喊打,难怪有些眼熟,罗斌却记得当初英雄大会之际,一身孤傲的杨过被郭靖安排在自己身边。

    杨过却没有理会霍都以及郭芙惊愕的表情,拖着重剑,径直来到金轮法王对面,挨着郭芙坐下,醉眼朦胧的扫了公孙止一眼,也不说话,右手在郭芙的怒视中,按在对方的肩膀之上,内力一冲,瞬间将郭芙的穴道尽数解开。

    “杨兄弟,这是何意?”金轮法王止住想要出手的霍都,目光看向杨过,眼下杨过可不是两年前那个毛头小子,无论功力还是剑法,都不可同日而语,隐隐间已经有了几分宗师气象,那一手重剑剑法,便是金轮法王也要小心应对。

    杨过打了个酒嗝,也不答话,一把托起酒坛,就想再灌两口,却陡然感到小腹一阵刺痛,愕然回头,映入眼帘的却是郭芙那张愤怒的俏脸,却是郭芙获得自由,竟不顾一切的拔下发簪,狠狠的刺进杨过的小腹。

    看着这位儿时玩伴,此刻一脸仇恨,眼角处,还带着几许泪花,心中莫名一软,却是没有多少愤怒。

    苦笑一声,伸手,握住郭芙雪白的柔荑,眼中闪过一抹柔和的笑容,温言道:“郭伯伯待我恩重如山,杨过却误信小人谗言,害了郭伯伯性命,这条烂命,芙妹想要,尽管拿去,只是可否先寄存片刻,待我为芙妹赶跑这些碍眼的家伙,再来取我性命不迟!”

    说话间,却是握着郭芙的小手,一点点的将簪子从自己体内拔出,任由鲜血自伤口不断涌出,混合着满身酒气,朝着四周蔓延出去。

    酒楼的客人早在罗斌与霍都交手之际,就已经跑了大半,余下的都是一些江湖人士。

    “你……”看着杨过那洒脱的脸庞,隐隐间,能够感到一丝丝死气,目光落在对方不断淌血的伤口上,心尖儿莫名一颤,却是有些隐隐作疼,但想到对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却又觉得罪有应得,一时间,心中百转陈杂,却是说不出话来。

    “看来,杨兄弟已经决意要背叛大汗,与老衲做对了?”金轮法王目光落在杨过的脸上,淡淡的道:“对也好,错也好,郭靖之死因你而起却是不争的事实,就算杨兄弟幡然醒悟,你觉得黄蓉亦或是整个南朝江湖,会原谅你吗?杨兄弟正值青春少年,人生也才刚刚开始,大汗雄才大略,对杨兄弟你也是亲睐有加,以杨兄弟今时今日的武功,日后蒙古第一高手非你莫属,大汗求贤若渴,以大王对杨兄弟的器重,他日定能飞黄腾达,平步青云,又何必自毁前程?”

    “呵呵。”杨过站起身来,本是醉眼朦胧的双眼渐渐清亮起来,朗声道:“大丈夫在世,但求心之所安,既然知错,却还要错上加错,岂是大丈夫所为!”

    “既然如此,那就去地下,跟郭靖忏悔吧!”公孙止冷哼一声,锯齿金刀已经在手,对着杨过老实不客气的一刀劈下,他对小龙女垂涎已久,奈何两人整日如胶似漆,哪有他公孙止插足的余地,如今眼见杨过落单,更妙的是与金轮法王反目,正是除掉这个情敌的大好时机,他怕夜长梦多,也不等金轮法王在劝,一刀当头劈下。

    “铛~”一声脆响,玄铁剑已经被杨过握在手中,封住了锯齿金刀的去路,剑眉一挑,冷峻的目光落在公孙止身上,冷声道:“杨某性命,任何人都可以取,唯独你公孙止,还不够资格!”

    “什么!?”感受着锯齿金刀之上传来的澎湃劲力,公孙止面色一变,黑剑如毒蛇般自袖口滑落,一剑刺向杨过胸膛。

    玄铁重剑在杨过手中仿佛没了重量,随着杨过手腕一搅,公孙止一个把持不住,差点被刀剑之上传来的力量卷走了兵器,眼中闪过一抹惊惧,至此才知为何武功强如金轮法王,都对杨过礼让有加,对方一身功力,已然不在金轮法王之下。

    “两位壮士,带芙妹先走,我来挡住他们!”杨过一招逼退公孙止,目光凝重的看向金轮法王,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罗斌两人道。

    话音刚落,身后却传来两声惨叫,霍都不知何时,已经窜到杨过身后,两掌便将受伤的罗斌以及韩虎击毙。

    “大胆!”郭芙怒喝一声,一招落英神剑掌便向霍都劈至,她武功经过两年苦修,已有小成,一身武功施展出来,已然不在霍都之下,两人拳来掌往,一时间,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杨过心底一沉,有心反身相助,但迎面,金轮法王却已经出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