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第一百零五章 宫廷琐事 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一百零五章 宫廷琐事 下

第一百零五章 宫廷琐事 下

readx();    襄阳,皇宫

    难得清闲的时光,李轩和黄蓉并肩走在新修建的御花园中,对于李轩如此劳民伤财,黄蓉是极端反对的,要知道,当初她和郭靖为了守卫襄阳,一直奉行的便是勤俭节约,是以,对李轩这种做法,有些反感。∏∈頂∏∈点∏∈小∏∈说,

    不过李轩随后,却为黄蓉展示了他的敛财能力,领先时代千年的商业理念,以及新颖的收税方式,不但不会加重百姓负担,更能解决大批剩余劳动力,更是以此,将触手伸到蒙古境内,不断以这种看不见的手段,自蒙古境内大量侵吞财富,不但于国力无损,大大充实国库的同时,还能带动百姓富足,相比以往南宋的民不聊生,眼下大楚治下,绝对称得上天堂,黄蓉估计,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十年,如今强盛的蒙古恐怕会被李轩以这样的手段榨干,甚至不用大楚出兵,蒙古都能不攻自溃。

    这种不见硝烟的战争,却让黄蓉大开眼界,钝刀子割肉,温水煮青蛙,她本就是极聪明的人,一点就通,甚至隐隐间,已经感觉到李轩正在朝着蒙古撒出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只是限于时代的局限性,黄蓉一时间也参不透李轩真正的想法。

    “丐帮弟子传回消息,忽必烈最近频繁调动兵马,再度南下,只是时间问题,陛下可有应对之策?”感受着身旁之人身上的气息,黄蓉有种安宁的感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来我在蒙元的动作,忽必烈已有察觉,若不尽快出兵,再拖几年,怕是偌大蒙元会无兵可调了!”李轩淡然一笑。自信道。

    “兵国大事,岂同儿戏?”黄蓉皱了皱眉,光洁如玉的脸颊上,泛起淡淡不满的神色:“忽必烈如今已经扫平南北,此次南下,必定会集中一国之力倾力南下。以大楚如今的国力,便是据险而守,也相当吃力,况且兵凶战危,一旦……”说到这里,黄蓉却是停了下来,不再言语。

    “蓉姐这是在担心朕?”看着黄蓉故作淡定的侧脸,李轩微微一笑,突然有种想要将那充斥着成熟风韵的身体抱在怀中。好好爱怜的冲动。

    “我只是不愿这大楚好不容易有了盼头的黎民百姓再受战火荼毒。”黄蓉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连忙解释道。

    “是吗?”李轩微微一笑,黄蓉入宫以来,虽然对他故作冷淡,甚至许多时候会刻意回避,但黄帝心经在这方面却有独到的能力,经过阴阳和合之后,两人真气便会生出一种奇妙的感应。会在潜移默化之中,在女方心中种下黄帝心经修炼者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成长,最终彻底俘虏对方的芳心。

    “爹爹,妈妈!”花园中正在修炼的郭襄姐弟发现两人的身影,欢快的蹦蹦跳跳的来到两人身边,郭襄骄傲的抬起粉嘟嘟的小脸道:“爹爹快看。你教我的第一重,襄儿已经练成了。”

    “小混蛋,胡说什么!?”听着小襄儿的话语,黄蓉羞涩难当,忍不住喝骂道。

    “妈妈。襄儿做错什么了吗?”小襄儿委屈的看着黄蓉,眼眶中已经开始闪烁泪花。

    看着女儿红红的双眼,黄蓉心中一软,只是此刻却不好放下脸来,只能虎着一张俏脸,不忍的别过头去。

    “童言无忌。”李轩俯身,抱起小襄儿,微笑着道:“况且,襄儿和破虏本就是朕认下的义子、义女,叫声爹爹,也不为过,是不是啊,小襄儿?”

    “嗯。”襄儿怯怯的看了一眼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冷面寒霜的黄蓉,低声道:“皇帝爹爹,是襄儿说错什么了吗?”

    “襄儿没错。”李轩微微笑道:“九转易筋诀第一重练成了,剩下的襄儿年纪还小,不能修炼,明天爹爹再教你一套步法好不好啊?”

    “还是那样的动作吗?襄儿不学可不可以?”肥嘟嘟的小脸上泛起几分痛苦的神色,小襄儿有些期盼的看向李轩。

    “放心,这套步法很好看,不过九转易筋诀襄儿还要继续修炼,不准偷懒呐。”李轩点点头道。

    “嗯,襄儿一定听皇帝爹爹的话。”小襄儿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真乖。”李轩揉了揉小襄儿柔柔的头发,笑道。

    “好了,襄儿、破虏,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不要再打扰陛下了。”黄蓉突然伸手,自李轩怀中接过襄儿,看了看一脸不解的小破虏,扭头看向李轩道:“陛下,黄蓉在宫中也打扰了不少时日,也是时候该告辞了。”

    “可是宫中有招待不周之处?”李轩暮光直视着黄蓉,皱眉道。

    “不是。”黄蓉摇摇头道:“陛下多番照顾,小女子铭记于心,只是丐帮之中,还有许多事物要处理,不便久留,还望陛下见谅。”说完,也不等李轩回答,径直带着襄儿和破虏离去。

    “女人呐!”李轩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黄蓉的背影,摇了摇头,左右无事,径直跟了上去,这次,却不准备再放对方离开了。

    ……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属于黄蓉的宫殿中,看着收拾细软的黄蓉,小郭襄有些不解的看向母亲。

    “没有为什么,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家。”黄蓉摇摇头,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里不是皇帝爹爹的家吗?为什么不是我们的家?”小襄儿疑惑的问道。

    呼吸猛地一滞,黄蓉回头,目光凌厉的看向小襄儿:“襄儿,这话是谁教你的?”

    “没人教襄儿啊?”小襄儿摇摇头,茫然的看向黄蓉道:“襄儿说错了吗?”

    “皇帝爹爹,只是襄儿和破虏的义父,你们的父亲,叫郭靖,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黄蓉认真的看着小郭襄,严肃的道。

    “哦~”小襄儿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在她的记忆中,郭靖是个传说中的名字,只是看着母亲以罕有严肃的神色说话,不自觉的有些畏惧。

    “蓉姐,这样说话,会吓到孩子的。”伴随着一声叹息,李轩迈步进来,他功力通玄,即使相隔甚远,母女两的对话却难以瞒过他的耳目和感知。

    黄蓉闻言,目光扫过一脸委屈的小襄儿,心中一软,蹲下身来,看着襄儿道:“襄儿,怪妈妈吗?”

    “襄儿不怪。”摇摇头,只是眼中的泪花却不断闪动,看着让人心疼。

    “我来吧。”李轩摇了摇头,弯腰将小襄儿抱起,看着小丫头极力忍耐的样子,微笑道:“襄儿想不想一直留下来,跟爹爹生活在一起?”

    “想,但襄儿也要跟妈妈在一起。”怯怯的看了母亲一眼,虽然不知道母亲为何突然要走,虽然有些不舍,但若黄蓉一定要走的话,襄儿还是会选择跟着母亲离开。

    “那好,襄儿先带着破虏去冴子阿姨那里住上一晚,让爹爹来说服妈妈,让她不要离开,怎样?”李轩微笑着说道。

    “真的吗?”襄儿小心的看了黄蓉一眼,有些期待道。

    “爹爹是皇帝,金口玉言,不会说谎的。”李轩微笑着循循善诱道。

    “哦,那襄儿听皇帝爹爹的。”襄儿想了想,点点头,自李轩怀中滑下来,拉着一脸懵懂的弟弟走到门外,贴心的为两人关上了房门,脆生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凝霜姐姐,带我们去冴子阿姨那里吧。”

    小混蛋!

    黄蓉咬了咬牙,心中暗骂一声,房间里突然变得安静下来,让她有些心慌,看着李轩直视过来的眼神,故作镇定道:“陛下又何必如此为难我们孤儿寡母?”

    “留下来。”李轩没有回答,缓缓地来到黄蓉身后,伸手,霸道的揽住黄蓉纤细的腰肢。

    “黄蓉已是残花败柳之身,天下好女子千千万万,以陛下的身份,只虚一言,便有无数女子愿意侍于塌前,又何必……”黄蓉想要挣扎,但对方身上传来的阳刚气息,却让她娇躯发软,竟生不出半分力气。

    “但这世上,黄蓉却只有一个。”霸道的打断黄蓉的话语:“朕,只要你,蓉姐,给朕一个机会,给襄儿和破虏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绝情谷之前,朕对蓉姐绝无半点非分之想,但绝情谷之后,朕心里就有了蓉姐的影子,朕不想骗自己,朕要你,要娶黄蓉为妻,朕要给襄儿和破虏一个完整的家庭。”

    黄蓉心尖儿微微颤抖,无力的扭动着娇躯,苦涩道:“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黄蓉只能辜负陛下错爱。”

    “看着朕!”李轩用力,将黄蓉身躯转过来,看着对方躲闪的眼睛,轻声道:“朕只想知道,蓉姐心中究竟有没有过朕?”

    “我不知道。”黄蓉避开李轩有些灼热的目光,有些哀求道:“不要逼我,好吗?”

    “好,朕知道了。”李轩暮光灼灼的看着黄蓉:“既然蓉姐无法做出决定,那就让朕替你做一次决定。”

    说着,不等黄蓉反应,俯身吻向黄蓉诱人的双唇,一双手,更是不老实的钻进胸前的亵衣里。

    “不要……呜~”黄蓉惊叫一声,想要反抗,嘴唇已经被堵上,微弱的反抗中,身上的绸衫却是不断脱落……(未完待续。。)